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出行

  初夏,雒雪安排好杭城的一切,准备带咬咬去独山国寻找师傅。雒雪把几个铺子安排给舒朗定期巡查,经营事宜都委托给了几个大掌柜。看到舒朗有点压力,笑着安慰舒朗,“这也不是你应当干的,想巡查就到处看看,因为忙了,不想管,就不要费心,一切以身体为要,读书、访友、巡查什么的自己安排就好。尤其是铺子,原本也是常做的,各大掌柜也都是可靠的人,我把责任全权委托给你,是怕掌柜的为难,真要有事,你能处理就处理,处理不了就拿了了我的帖子,去拜访郡守大人,还有庄家,还不能解决就找玲珑阁委托卖掉好了。即使铺子都没有了,你带着奶奶,找到藏好的身份文牒和金银钱票一走了之,万万不可以身涉险。韩大叔留下的人,也是可用的。一年半载我们就回来了,再说还能书信往来,你不要担心,舒家的大梁总要落在你身上的,你就权当练习好了,只要活着,其余的都是可以再挣回来的。”舒朗红着眼睛点点头,扑在雒雪怀里。他从小就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自己要承担更重更多,他也为了这一天,努力勤奋,不想让娘亲和咬咬失望。

  韩守中的手下韩梧、韩桐也从永济城到了杭城,还带了四个会武功的小姑娘,两个身手不错的半大小子,雒雪看看,也没有拒绝,两个半大小子给了舒朗,一起练武,一起读书,两个大点儿的跟着自己,两个小点儿的跟着咬咬,咬咬的四个丫头就留在杭城,请了先生读读书、绣绣花、照料院子,韩梧留下来传递消息,做接应;韩桐跟着南下,韩江也跟着南下,这样一行十人简装慢行。离开的时候,咬咬、和舒奶奶、舒朗万分不舍,但因为提前已经做了心里准备,倒是红着眼睛出了杭城。

  韩守中带着韩江,雒雪带着韩桐和两个大点的丫头红菱、青罗,咬咬带着两个小点的丫头锦儿、绣儿,还有拉行李的两辆马车,咬咬和雒雪乘坐的两辆车,韩守中和韩江骑马,十几人简装慢行,倒是没有直奔独山国,反而是以游览为主。每到一处,都向当地人打听有什么值得一去的地方,或者有什么风俗习惯,到了大的城市,美食美景美事都要体会一二,最高兴的要数咬咬和她的两个小丫头锦儿绣儿,哪都觉得好奇,哪都和原来的天地不一样,两个小丫头很是佩服咬咬,很快就被咬咬收服了。

  雒雪看着对面咬咬和韩守中两人拿着一张单子,在商量着路线。两人的眼睛一般的狭长,黑亮,有想法时,都会轻轻挑起眉头;一笑或者一咬嘴唇就会出现两个长酒窝,虽然自己也有酒窝,可却是圆圆的,他俩的酒窝不会像自己的那么轻易的显现,一旦显现会让脸的轮廓更明显,冷峻威严。原来以为咬咬是和自己一般模样,越相处,越发现两人好多习惯都很像,就像现在,两人决定要不要去谜团重重的十万瑶山,其中招摇山和庭堂山是咬咬向往好久的,可是瑶山危险重重,据说进入就会迷失其中,很难走出来。两人左手微微握紧,又松开,又握紧,雒雪想,看来两人决定一闯了。果不其然,两人一对视,笑着做好了决定。

  雒雪恍惚,已经从夏季走到了秋季,这两三个月的朝夕相处,咬咬和韩守中已然是父女情深,说是父女,其实更像友人。韩守中带着慈父的心去疼爱咬咬,但遇到大事小情必定要争得咬咬的同意,也会向朋友一样很尊重咬咬的心意,咬咬也从不因为自己小就带着任性,反而是处处都替大家考虑,当然优先照顾的是娘亲。韩守中自然也是万分支持,对自己,两人比着对自己好,似乎这一行人里,自己才是最需要照顾的一样,这样最好,坐等他俩决定好了,跟随即可,有什么是比陪伴更好的决定。夕阳的红晕燃烧了天边的云朵,万物都染上绯色,金色,红色,银色交替,披着晚霞的两人留在绝美的景色里,雒雪看着父女俩起身,带着光晕,笑意盈盈,向自己走来,这一幕莫名让人湿了眼睛。

  又走了几日的行程,到了梧州,马上就要进入十万瑶山,风俗已不同辰南国,这是最后休息补给的地方。正好再过几天就要过“盘王节”,这“盘王节”每三五年才过一次,甚至有的12年才过一次。而这次是五年一次的“盘王节”,梧州做好了大庆的准备。这些天来,梧州城人山人海,周边村寨房舍都已打扫干净,男女老幼梳妆打扮,换上节日盛装,载歌载舞。

  雒雪看着咬咬和小丫头都欣喜不已,也由得她,租了个院子,小住几天,让大家都高兴高兴。雒雪陪着咬咬逛了逛梧州城,很快就失了兴趣,人一多,雒雪就不想再逛了,虽然这里风俗,男女都可以在街上行走,很多地方女子也可以随意出入,甚至,男女可以互相表示好感,抛花包。但是,当雒雪看到众人的注目礼,宁愿还是留在院子里好,韩守中便派了韩江,韩桐,赶车的老酒,陪着咬咬和小丫头每天早出晚归,他和雒雪留在院子里下下棋,说说话,看看地图,制点毒药、迷药什么的,也算各得其乐。瑶家也算是制毒、制药的高手,咬咬寻来了很多草药,医书交给雒雪摆弄。

  “娘亲,你看看,我好看不?”咬咬跑进屋里,雒雪看着咬咬一身瑶家小女孩的节日装扮,竟然是红白色短裙,高高的绑腿,露出白腻的一段长腿,雒雪看韩守中惊诧的目光,不由得笑了,“很好看,这身装扮很漂亮,只是瑶家女子露出的腿是小麦色,你的腿太白,不如裙子再长一点,可能更好看。”

  “哦,那我再换一套去,我买了好几套呢,娘亲,我也买了好几套给你,你也选选看,都先放在我房间里了。”咬咬说着又跑了出去。

  韩桐随后进了屋,看见韩守中的目光,心里一颤,“夫人,小姐是刚回来,才换的衣服,我想也没有外人,就没有阻拦。”

  “很好看啊,咬咬说给我也买了,我也想试试呢,我去咬咬那里瞧瞧,给你主子重新换杯菊花茶,压压火吧。”雒雪轻笑,瞥了一眼尴尬的韩守中离开了。

  韩守中放下手中的茶杯,“胡闹,那些衣服怎么能让咬咬带回来,要是穿了出去,要多少人才能保护的了,我看你们就是太松快了。”

  雒雪看着咬咬一套又一套的换,每一套都很美丽,最得咬咬喜欢的是一套短裙,一套短裤,解放了束缚,解放了天性。雒雪最后替咬咬选了一条红白相间的宽幅百褶及膝裙,红白绑腿高高的,露出一点膝盖,雒雪想,要是用红色彩绘成五毒虫,可以把露出的膝盖遮挡一下,更显活泼俏皮。另一套是阔腿的中裤,彩色围裙,彩色裤脚,半臂露出的小胳膊如果用青色勾出藤蔓,与头顶的青色头巾花色一致,脖子里是好几个银色挂银铃的项圈,就跟瑶家采药小巫女别无二致,咬咬欣喜非常,决定明天去看“盘王节”就这么装扮。

  雒雪也试了几套,每一套都很有特色,尤其是一套水蓝色短上衣,水蓝色百褶裙,中间竟露着一截小蛮腰,腰间的银铃更是魅惑,雒雪轻摆腰肢,发出清丽的铃声,雒雪调皮的跳起舞,逗得咬咬和几个小丫头笑声不断,正好韩守中进了院子,韩桐撩起珠帘,正要禀报,就听咬咬笑着喊“娘亲疯了,变成了山里的狐狸精,韩桐快看,我娘美不美。”韩守中看见那腰间一抹白腻,灵动柔软,再看精致绝美的脸没有平常的安静冷清,笑靥如花,眼睛里的笑意化成春水,眼波流转处,像是火焰跳动,竟是让人无法直视,韩守中只觉得置身火海,每一处都要被烧成灰。雒雪也正好注意到院子里的韩守中眼中跳动的火苗,赶快收敛了做派,跑到里屋,重新换过一套无领无扣对襟绣花衫,下穿黑色窄身长裙,裙脚和袖口饰有几何形花卉刺绣花边,配合宽腰带和短围裙,高挑端庄。韩守中进了屋子看见重新换过装的雒雪,眼睛落在精致的锁骨和长脖子上,雒雪知趣的取了银色重重叠叠的项链带好,不漏出一点皮肉。

  “明天大家都去观礼吗?我已经在苍梧最大的酒楼订好了房间,咬咬要去广场玩,一定要带了韩江韩桐才行。”

  咬咬高兴不已,“太好了,我还和厨娘的女儿学了舞蹈,我也可以去跳了,娘亲,你也去跳好不好?”

  雒雪安抚了咬咬“你去玩吧,娘亲就不跟着你胡闹了,我明儿一早给你画符文,保证你变成瑶家漂亮的小姑娘。”

第七十六章 出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