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宴会

  楼外楼,本来是几个人的午饭,最后变成了十几个人,要出万松书院的时候,碰上了六皇子豫亲王、祺瑞、庄老夫子和庄修文的父亲庄论新、谢运江、王佐廷、玲珑阁大东家龙岩,还有其他万松学院的正副掌院。当找到舒朗、庄修文、谢善志、柳敏之时,几个孩子都要打退堂鼓了,最后,只好分开两桌,十一皇子本身也就比庄修文大一点,所以由他带着几个孩子坐在另一桌,中间隔着屏风,并且把桌子搬到房间的另一边,几个孩子才敢大声说话。刚开始几个小子面对十一皇子和颂王子都有点拘束,后来看到咬咬根本视若不见,一直问他们对弈厅的事,那谢善志本就是大家子弟,性子又好,善于表达,娓娓道来,很快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屏风那一边也是气氛热烈,都在讨论这次赏花会的得失,哪些是亮点,晚上还有各个比赛选手的酬谢宴会,豫亲王笑眯眯的问:“龙阁主,你这玲珑阁的客卿嘉楠先生晚上真的请不到吗?他本人到底什么样,到底是什么样的高士竟然这样神秘。”龙岩下意识的看向庄老夫子旁边的韩守中,顿了一下,看韩守中连头都没抬,专心的剔着西湖醋鱼的鱼刺,放在旁边的碗里,大家随着他的目光看向韩守中,不知他在做什么,龙阁主笑着回答“不是小人不透漏,实在是在下也没有见过嘉楠先生,他的画作都是托了舒家的秋阳大掌柜送来的。后来,舒朗少爷和舒瑶小姐也陆续送过来几幅,要不是这一次,我还不知道嘉楠先生的书法也这样了得,这次之后,怕是嘉楠先生的书画还要水涨船高。”

  “这么神秘,看来今晚也见不到了,很好奇他那幅画,画的那双小儿女,活泼可爱,喜爱之情扑面而来。老头子我很喜欢呐。”庄老夫子笑着捋胡子。

  “龙阁主,那幅画,我也很喜欢,不论什么价值,还请割爱吧。”韩守中突然插了一句,把剔好的鱼肉给了后面伺候的人,低声吩咐“给那个小女孩吧。”

  大家都互相看了一眼,这个冷面阎王还会做这样的事,祺瑞都笑的露出了牙花子。龙岩赶快问:“永济郡王刚才背着的就是舒瑶小姐吧,不知道永济郡王是否见过嘉楠先生?”龙岩感觉到永济郡王那冷冷的眼神,都有点问不下去了。

  韩守中看到大家热切的眼神,心里有点无奈,“是知道一点,嘉楠先生醉心于书画,并不喜欢和外人打交道,平常神龙见首不见尾,舒瑶拿到的那幅字也不过是他写好的练习之作,几天前已经出外云游去了。”

  “那嘉楠先生多大年纪?样貌如何啊?”祺瑞八卦的故意问,心里想这嘉楠先生不会是老兄你的情敌吧。韩守中的眼神像飞刀一样,祺瑞只是嘿嘿笑。

  正在讨论,听见一个糯糯的女娃儿的声音:“各位爷爷伯伯叔叔,小女娃失礼了。”咬咬从屏风那边过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盘上两个小碗,里面是几小块蜜汁糯米藕,“谢谢韩大叔赐的醋鱼,很好吃。这蜜汁糯米藕也很好吃,给韩大叔尝尝。”说着,走到韩守中身边,用小手捧着一只碗放在庄老夫子面前,“庄爷爷,这碗献给你,不知您的口味,”又捧了另一只碗,放在韩守中面前,“这是我和娘最爱吃的,您也尝尝。”

  “小丫头,一桌子长辈,你怎么那么偏心,我也要吃。”祺瑞故意逗她。咬咬行了礼“告罪了,小女娃这样做并不合规矩,只是自己喜欢的吃食就想让爷爷和韩大叔尝尝,如果叔叔喜欢,那还不容易,这一桌再加一道蜜汁糯米藕,刚才听叔叔问嘉楠先生,嘉楠先生是哥哥和我的启蒙恩师,最不耐和外人打交道,常说书画之乐在于内心体验,仁者爱山,智者乐水,不拘一格,自得其乐。能讨论的常常是技法技巧,偏偏这些只能得其巧,不能得其乐。我也不懂,只觉得师傅与我们也不常说该怎么样画,他常说,心之所至,乐之所在。所以,即使我不喜欢练字习画,师傅也从不多说。各位爷爷、伯伯、叔叔就不要好奇我师傅了,即使见了面,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咬咬笑容妍妍,从容的给大家解释。在座的众人,心里暗暗佩服,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在大人面前不慌不忙,条理清楚,进退有度,竟是这般的乖巧伶俐,不愧是嘉楠先生的弟子啊。

  韩守中满眼都是溺爱,这小妮子还真是得了雒雪的真传,这般的冰雪聪明,应对有度,让人怎么疼爱也不够。庄老夫子也笑着拍拍舒瑶的小脑袋,“小人精儿一个,果然有你母亲的风范,可惜呀,要不然我还想见见她呢。她一切都好吧?”

  “庄家爷爷,娘亲什么都好,有劳您的挂念。娘亲不能亲自拜见老夫子,也是遗憾的。我却想给庄爷爷磕头请安。”咬咬规规矩矩的请了安。庄老夫子笑眯眯的拉着咬咬“好孩子,好孩子,以后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来庄家玩,也让那些臭小子看看,你比他们强多了。”

  咬咬笑的见牙不见眼,“嗯嗯,我最喜欢被夸了。”一屋子笑声不断。

  屏风那一侧,孩子们也谈笑风生。庄修文正在和谢善志说自己珍珑残局被破的事,心中对破局之人很是钦佩,自己得这个残局已久,推演了多次,也不能如愿,正说着,十一皇子想起了什么,对已经回来的咬咬说“咬咬,你们那天是怎么穿过那个迷宫的?”

  咬咬在专心的吃鱼,“我们有那么熟吗?你不是应该称呼我舒小姐吗?就那么走出去了,那个迷宫很厉害吗?”

  “小丫头,你还真小气啊,那个迷宫能走出去的没几个人,没想到你却能走出去。”庄修文听见十一皇子询问,也看向咬咬。

  “误打误撞了,运气好,没办法。正好碰见一个见过的珍珑残局,顺手给破了,可能运气到头了,就碰见了小胖子欺负我的侍女,把我欺负的好惨。”

  “你,——好过分哦,被欺负的是我们,好吧。”

  “噗嗤——”

  一桌子小朋友有气愤的,有忍不住笑的,只有舒朗一本正经的说“妹妹,你别太在意了,他们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你别和他们计较了。”

  “好吧,看在都是哥哥朋友的份上,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咬咬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连十一皇子和颂王子都觉得自己不能再让这个小姑娘受欺负,要好好保护她。

  “舒瑶妹妹,是你破的珍珑残局?你,在哪见过呢?”庄修文惊喜的问。

  “忘记了,回去我找找看啦。”

  “你能现在就复盘吗?”庄修文急切的问。

  “好啊,反正我也吃好了,咱们到那边去。”咬咬放下碗筷,喝了茶,漱了口。准备和庄修文手谈一局,可她没想到的是,这一局竟下了很久,有很多人观战,还有很多人跃跃欲试,之后,到舒家来找咬咬下棋的人让她不厌其烦。

  韩守中和豫亲王,还有祺瑞三人边喝茶边聊天,万松书院的一些人因为晚上还有事,饭后就告辞了,还有一些跑去旁边看小朋友对弈。祺瑞笑着说韩守中:“给小丫头当狗腿当得很顺溜啊,以前怎么不觉得你会是这种德性,你看看老六,人家两儿子见了爹都规规矩矩的,我也有几个皮猴儿,哪个敢使唤我。”韩守中就像没听到,心里却在想,你们哪些个小猴子哪能比得上咬咬万一。

  “女娃儿不一样的,我那个小女娃,也是娇的让人放不开手,再说,舒瑶像个小仙女似得,我那个傻小子,吃了大亏,还在说舒瑶妹妹是小仙女,和文静说要娶了做王妃呢,静之,不如咱们做儿女亲家吧。“六皇子豫亲王望向韩守中,很期待。

  “你觉得他能做主吗?他能让雒雪那丫头接受他就了不起了,我看这对儿母女都不是善茬儿,你家那个小胖子落在咬咬手里连渣滓都不剩。“祺瑞继续补刀。

  “这次我也没有把握会留在这边多久,冷锋重新经营的冷家武林势力已经颇具规模,周青也早已在军部站稳了脚,从天济国撤军后,现在休养生息,我已经安排了韩江带去了我的信,以后若有需要,他俩会听命于太子和你,我的这班兄弟跟着我也吃了不少苦,早年征战厮杀,现在也该休息休息,带带兵娃子,我就托付给六皇子了。至于朝中弹劾我的那些,你们就当不存在吧,我既已挂印,就不在乎那些。京城的润和郡王府还有弟弟照顾,我也就放心了。我的这一颗心在哪,你俩也很清楚,很感谢老天爷给我这个机会,来弥补这几年的亏欠,以后,咱们兄弟就相忘于江湖。”韩守中平静的说着,看见祺瑞一杯接着一杯,“山水有相逢,你我总有相见的时候。”

第七十四章 宴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