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追随

  雒雪抱起咬咬,让她站在软榻上,给她整理衣服,重新梳理了头发,一边做一边慢条斯理的柔声说:“我是乡野粗人,没见过世面,不知道什么仁义礼信,只知道以暴制暴,我在那黑色帷帽里下了无影毒,只要我死了,身上的无影毒会引发你们中的无影毒,只要我们娘俩安全离开,我就会奉上一半解药,可以保证你们一年之内不会毒发,我回去带着家人离开,一年后会奉上另一半解药。诸位都是皇亲国戚,性命自是金贵无比,可我也不想把自己和家人的性命拱手相让。”

  “雒雪,你真的不记得我们了,我的性命原本就是你救得,你要可以拿去,只是你能解了项儿身上的毒吗?我们真的不会怎样的。”庄文静痛心疾首,很难想象那个时刻护着自己的小丫头怎么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雒雪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端庄贵气,眼神真挚,透着焦急,似乎想不起来什么,心底又有着一些好感。哎,这也是个母亲,不忍心太为难她,拿出一个玉瓶递给庄文静:“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解药给你,让那个小胖子说话注意点,不要动不动就要让人死,我们家孩子胆子小,禁不得吓。”

  “哈哈哈,雒雪,你这丫头是真不认得我们了吗?你现在很厉害啊,你家丫头禁不得吓,就要我们一起陪葬。好,忘就忘了吧,可是你忘了我们谁都可以,可你不能忘了他,他为你一夜白头,日夜承受噬心之痛,他——”祺瑞实在忍不住了,这还是那个娇俏的乖巧的丫头吗?!回忆里的娇俏的小侍女和掌控生死的女子差距有点大,可看到好友眼中的情绪,想到他受到的折磨,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给我们陪葬那也是你们逼的,你们上位者只会记得自己的性命和尊严,别人的命都是草,所以孩子小小的年纪,就会轻易开口让别人去死。我为什么会忘了你们,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也许老天爷让我忘掉这一切就是惩罚吧,不如平静的接受。”雒雪打断祺瑞,但是她看向阴影里的男人,心头竟有一丝不忍,看到那道哀伤绝望的目光,心神也有点恍惚,这个男人也是爱自己的吧,那看向自己的眼睛是那样的熟悉,笑起来会有酒窝,咬咬笑起来也会有酒窝。

  “尘满面,鬓如霜。纵使相逢应不识。是天罚吗?雒雪,无论你记不记得我,都无所谓,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走,从今天起,我要跟着你。我不怕毒,你的蛊对我也无用,你拖家带口,我孤身一人,你也甩不掉我。我要你重新认识我,接受我。我,韩守中,字静之,今天起跟随你,不离不弃,否则天诛地灭,魂飞魄散。”韩守中从阴影里走到雒雪面前,平静而郑重的发了誓。他突然觉得,就算忘记自己是天罚,今天能重逢,老天就留有一线,自己还在奢求什么,只要能陪伴雒雪左右,足矣。

  雒雪挑起长眉,“何必发这么重的誓言,头顶三尺有神明。你了解我现在吗,就要跟着我,我相公要是生气,我们夫妻失和怎么办?你能负责吗?”她看到了男子的坚持,忽然意识到自己无法阻挡,似乎心底也不想阻挡。

  “我负责,我一直都想负责。”韩守中一本正经的说着,但是嘴角却向上一勾。

  “哈哈,静之,你们——,你真的抛家舍业,什么都不要了。”祺瑞忍不住笑了,这根本是韩守中最想做的事。

  韩守中向六皇子拱手行礼:“仰仗豫亲王向皇上禀报一声,不忠不孝的韩守中挂印而去,寻找那成仙修道的真义去了。”

  雒雪走过去,抱起咬咬,向外走去。韩守中也毫不迟疑跟着出了门,屋里的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突然又听见温柔的女声:“烧了黑色帷帽,毒就解了一半,有内力的人再吃三天黄连泄泻火,就全解了。谁要是再有什么想法,还是想好了再来找我报仇。否则不要出现在我的周围。”众人感觉像是刀从项上划过,留下一命很庆幸。

  咬咬伏在雒雪肩上,看着跟在旁边的韩守中,觉得娘亲收服了这么厉害的一个跟班真心不错。“娘亲,他要一直跟着我们,算不算我们的仆人呢,会不会听我们的话呢。还是,他也像舒朗哥哥一样,会变成我们的亲人呢,会好好疼爱我呢?”雒雪无语,要怎么解释,还是什么都不解释。

  韩守中看着这张和雒雪一样的小脸,心疼不已“我会听你娘的话,会好好疼你的。”

  “那你为什么不抱着我,娘会累的呀。”

  韩守中看着雒雪,伸手就要抱咬咬,雒雪挣扎了一下,并不想放手,可小丫头已经拧着身子,扑向韩守中,雒雪只好松开手。

  韩守中的脖子被这个小小的手一搂,软软的头完全信赖的一靠,满心都是欢喜,看着身旁朝思暮想的脸,觉得阳光都分外的明亮。自己完全被这两个小丫头收服了。

  雒雪回到舒宅的时候,咬咬已经在韩守中怀里睡着有段时间了。雒雪看着咬咬微红的小脸,睡得那么安心,这个男人有什么样的魔力,竟然会让自己这个精乖的小丫头这么信赖他。雒雪看见舒朗和两个小丫头焦急的等待。舒朗看见娘亲回来了,身后跟着个黑衣男子,男子虽然满头白发,却身姿挺拔,面容年轻,神态柔和,怀里抱着熟睡的妹妹,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放下。

  雒雪搂住扑过来的舒朗,轻拍了拍舒朗,又拍了拍红素和花絮,安慰了三个人,“一切都没事了,放心吧。花絮,红素你们领——这位韩大叔,把小姐安顿好,你俩也休息休息,让肃肃和菲菲看着就行。”

  韩守中毫无怨言的跟着两个丫鬟向内院走去,两个小丫鬟对视了一眼,这个看着不凶,但让人感觉很压抑的大叔是谁啊,怎么会抱着小姐,小姐是连嬷嬷都不让抱的,偶尔会在夫人那里撒撒娇,被夫人抱一抱。红素一看自家小姐这么信赖,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韩大叔,小姐真没事了吗?你是来送小姐的吗?”

  “小姐没事了,你还不相信夫人的话吗?!我以后就是来保护夫人和小姐的。”韩守中耐心的回答。

  “当然相信,可我听说那个小胖子是皇孙,能善罢甘休吗,不过,夫人好象还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呢。”红素喜滋滋的盲目崇拜起来。

  “小姐为什么叫咬咬——”

  “呵呵,听夫人说小姐因为是咬春那天,就是立春那天生的。”红素开启聊天模式,一直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直到进了屋。

  韩守中放下咬咬,看见了另外两个小丫鬟,一个和花絮差不多十五六岁,长的和红素很像,另一个十一二岁,很安静。韩守中又摸了摸咬咬的脉搏,没有问题,嘱咐小丫鬟准备点清淡的吃食,咬咬还没吃午饭,醒来先吃一点。

  雒雪想了想,“朗哥儿,韩大叔可能暂时要留在我们家,保护我们家,他身上有点功夫,我想你和咬咬如果愿意,我就和他商量一下,请他教你俩一点简单的功夫,练武也是要吃苦的。我想,他暂时就住在中间这进的西院,东院是给你留的,你再过两年就要从后院迁出来了。你觉得这样安排可以吗?”

  “娘亲,我要学武,我不怕苦,以后可以保护娘亲和妹妹。韩大叔能教我吗?妹妹习武太苦了,我就保护她好了。”舒朗因为今天的事,迫切的想强大起来。

  “韩大叔那边我去说,即使他不愿意,介绍一两个功夫师傅还是可以的。至于咬咬,我看她比谁都爱凑热闹,可能拦也拦不住。”

  “娘亲,不如让韩大叔住在东院吧,我住西院也可以的,我也从奶奶那里搬出来好了,要不,早起会影响奶奶,她又要心疼了。”

  “搬出来也好,你现在进进出出也比小时侯多了,还要有独立的地方招待同窗好友,前院书房、客厅偶尔还要见各位掌柜。你就搬去东院吧,东院大一些,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随时可以搬进去,再有不满意的,你自己好好规划规划。韩大叔不知能住多久,再说,西院有角门,他进出方便一些。还有件事,我还没想好,过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带咬咬出趟远门,你现在要上学,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散漫,你就留下来好好读书,我带咬咬寻师傅去,可能你也看出来了,咬咬有点特别。如果没寻到,我们就回来,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生活,如果寻到了,我就独自回来,你陪着娘在这儿等咬咬,过个三年五载,她也就回来了。”雒雪看到舒朗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搂住舒朗“傻孩子,妹妹还是要回来的,只不过分开一段时间。你是个好孩子,事事都让娘亲很放心,你好好读书,替娘守住这个家。”舒朗头埋在雒雪的怀里,哭了起来。

第七十一章 追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