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疑心

  宁子风站在院子里,一片一片的叶子落下,心里一阵欢喜一阵忧愁。雒雪现在和自己生活在一起,每天都简单快乐,似乎认同了自己所编织的一切谎言,身边的丫鬟嬷嬷以及下人都言辞一致,甚至还有了一些朋友。可是,他偏偏感到了距离,那个傲气灵动的小丫头不见了,会偷偷看看自己的神色,害怕见外人,甚至会偷偷装睡,安静的谁也不想见,总是掌灯的时候,会不停地打呵欠,小心的催自己离开她的卧室,对自己亲密的举动,会红着脸,磕磕巴巴的说“大夫说,不能伺候,还是让珍儿或者珠儿伺候吧。”这两个本来是伺候雒雪的丫头,雒雪不知听谁说了什么,抬了姨娘。宁子风黑着脸把伺候的人都收拾了一遍,雒雪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惊慌失措的扭着锦帕,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宁子风怕吓着她,把雒雪搂在怀里,雒雪委屈无比“你别生气,你喜欢谁,要谁都可以,我不能近身伺候,就应该早做准备,也不至于让你受苦,她们不得你的喜欢,再选好了,别生气,好吗?”“傻瓜,我没生气,难道在你眼里,我是因为你不能伺候就生气吗?我不需要人伺候,以前没有,以后也不需要。我只想伺候你。”宁子风看见雒雪红了脸,依旧期期艾艾的接着说“可是,那不合规矩,我还是住到西院去吧。”宁子风不想雒雪着急,看到了她的坚持,也说服不了,就自己搬到了西院,勉强让两个丫头在西院伺候,但是也没抬成姨娘。

  宁子风默默的想,自己还是贪心了吗?自己本来只想着好好守护着雒雪;而现在,会想着时时陪着她,可是发现她独处时似乎更自在。原本,想把谎言变的更真实,也会带着雒雪出门交际应酬,结交了一些夫人小姐等,相处也算得和睦愉快,没想到,单纯的她也会观察别人的生活,和别家进行比较,知道别家的夫人更看重、更欣赏男子主外,不能白天在内院厮混,屡屡规劝宁子风不可白天在内院流连,自己的规矩也做的十足,害的宁子风只好也规规矩矩。每天早上克制自己,早上练完功,一起吃完早饭,就会出去看看铺子,在书房坐坐,下午才去陪陪雒雪。就这样,也会让雒雪惶恐,“你这样,朋友笑话怎么办,何夫人已经提醒我了,你也多出去走走,喝喝酒什么的吧。”弄得自己很无奈,这都什么破规矩,自己家媳妇不能时时见到。

  自己不仅想时时见到,还想牵着她的手,拥着她,逗她,看她慌乱的红着脸,嗔怪的目光,惹急了会躲着不见人,是啊,什么时候才能变成真正的小夫妻,自己还没体会浓的化不开,就已经被推出房外了。等着小丫头生了孩子,一定把没得到的全都补回来。没关系,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有一辈子来慢慢来体会。圆圆的月亮照着宁子风,看见他笑的像个小孩子,满足而快乐。

  雒雪睁开眼睛,她搞不懂现在的状况,她找不到什么漏洞。醒过来就是宁子风玉雕似的脸,欣喜若狂,周围的下人也众口一词,看不出丝毫破绽,可雒雪总是感到很陌生,很孤单。开始还觉得是因为自己失去了记忆,所以莫名的不安全感会有,可是每当自己在夜深人静时,会感到其他人的呼吸,别人生命的律动,甚至,感到无数个夜晚,院子里那个男人都一站站一宿。雒雪不敢表露太多,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许多别人不会的,却偏偏对现实一无所知。她可以感受到那个叫玉枫的男子对自己的喜爱,眼里的深情无法遮挡,几乎从不违背自己的意思,即使火热的欲望爆发在即,也能发现自己的拒绝,克制自己,雒雪有点愧疚,可是心里总是有点排斥这种亲密的举动,也不想勉强自己,可是,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明明玉枫也是很小心很紧张。自从发现自己可以通过很多细节,辨别人的情绪,人的心意,就发现周围的所有人对自己都很好,信任而且喜爱,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全心全意的托付呢。

  丹枫谷的红叶美的灿烂,一潭秋水晶莹如碧,配上火一样的枫树,绚烂静美。雒雪看着在潭边正在给她烤鱼的玉枫,安静的忙碌着,似乎做过很多遍一样,可是,雒雪知道玉枫也是头一次在烤鱼,旁边的长随小福子在指导他,玉枫不停地翻烤,再尝尝味道。雒雪觉得让一个玉树临风的公子来烤鱼,真是大材小用,偏偏玉枫不肯假与人手,又怕烟气熏了雒雪,远远的练习。

  “夫人,要不要先吃点点心,老爷的烤鱼怕是还要等一会呢,没想到老爷会亲自给您烤鱼。”绯儿在旁边笑着说。

  “我等着吃烤鱼,不能让老爷白忙活。你去把菊花茶给他们端去,也让他们歇歇,时辰还早呢。”雒雪接着在纸上画着,心头一动,填上玉枫,只是烤鱼的举动实在破坏画面,想了想,又添了一个圆圆的自己,是个侧影,嘟着嘴等着吃。

  “夫人,这画有趣,老爷必定喜欢,我捧过去,讨个赏。”翠儿也笑着凑趣,捧了画走过去。

  雒雪看见远处玉枫起身,洗手,喝茶,赏画,脸上透着笑,看着自己充满情意,自己摹得不敢看下去,慌乱的下笔,等镇定下来,是一个男子的侧影,男子回首看着自己,冷峻的脸,狭长的眼睛透着一样的情意,偏偏这张脸并不是玉枫,自己也不曾见过,连梦里也没见过,为什么会在无意识的时候画出这样一张脸呢,突然觉得玉枫正朝自己走过来,慌忙用笔涂了,揉成一团,扔在脚下。另画一张玉枫在树下潭边抬头远看的红叶山景图。

  “雪儿,这一碟子鱼肉我已经把刺去掉了,你尝尝,别等凉了。”宁子风把自己刚才烤的鱼递过来,看见案几上秋景图“休息一会,刚才的烤鱼图深得我心,画得好,比这些有意境的秋景图活泼有趣。”

  雒雪吃着温度适宜,口味合适的烤鱼,笑得见牙不见眼,频频点头“好吃,一会我还要吃。”宁子风捏捏雒雪的脸,把嘴角的一点鱼肉拈起放进自己的嘴里。雒雪无语的面色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好,“嗯,为什么雪儿嘴边的鱼肉比较香呢。”宁子风眼睛不眨的盯着雒雪,雒雪胀红了脸“不害臊,跟我抢吃的,我不要了,先让大厨吃饱才好。绯儿,摆饭吧,你家老爷饿了,不给我烤鱼了。”几个丫头站在远处,低着头,绯儿一听主子点了名,也不好继续当木头人,只得应了一声。

  两人吃了饭,慢慢悠悠回府,准备晚上的祭月活动。雒雪还没玩够,坐在车上,让宁子风陪着好好的看了看冰城。过了中秋节,雒雪又磨着宁子风去冰城逛了几次,买了成堆的书籍,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诗词歌赋,轶闻趣事,杂文游记,雒雪一概都搬回了家。

  北地的秋天特别短,很快就雪花飘飘,进入了冬天。一进冬天,雒雪就像是贪睡的猫咪,醒着的时间有限,每天捧着本书打发时间,更是不爱动,肚子越发的明显,大夫仔细看过,一切都好,可宁子风却更加小心谨慎,早早请了稳婆和有经验的嬷嬷,每天陪着雒雪,推掉了一切外事。雒雪对宁子风小心的态度非常无语,连伺候的丫鬟嬷嬷都连带的紧张起来,雒雪原来还能做做针线,自己做了好几套小衣服,现在连针也不许动。雒雪选的衣料都是按小姑娘准备的,丫鬟嬷嬷们都是按小公子准备的。雒雪心里暗笑,自己生的肯定是个漂亮的小姑娘,母女连心,雒雪每天和自己肚子里的小东西嘀咕嘀咕,觉得小东西好像能明白自己的心思,夜深人静的时候,会特别的活跃,安抚自己的情绪。雒雪每天闲了,会对着肚子念一阵书,说一通话,唱唱歌,最后,连宁子风也跟着说话,念书,讲故事,惹得丫鬟嬷嬷偷偷的笑。每当这时候,雒雪就会觉得这个男人真的会是个好父亲,真心的疼爱自己和这个孩子,难道这个孩子的确就是他的?!

  宁子风这几天食不下咽,睡不安寝,看着雒雪依旧好吃好睡,看书闲逛,一点没有临产的焦虑,心里好生敬佩,原来自己竟是这般不堪大任,连个小女子的心里素质也没有,以前刀光剑影也觉得平常,现在会这样连自己也不曾想过。雒雪看他熬的辛苦,会给他按摩按摩头上的穴位,让他每天好好睡一阵,轻笑他“不如你出趟远门,回来我就生完孩子了,也不用这么辛苦。”宁子风握着雒雪的肉肉的小手,“我要宝宝第一眼看见我,像我一样长的这么帅。”

第六十二章 疑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