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产子

  进了腊月,一切都忙了起来,虽然两人不像一大家子那样繁忙,但是该有的一样都会有。雒雪问过身边的陶嬷嬷,有样学样,认真的准备起来,还跟着丫鬟剪着窗花,宁子风怕她伤着,“跟着小丫头闹什么,快都收起来,伤着了怎么办?”

  雒雪看着慌张的丫头们,嘟起小嘴,知道拗不过,拿出洒金红纸,“那就请玉大老爷,赏个墨宝,咱们贴春联去。”研了墨,沾了笔,自己先写了上联“春入春天春不老”,宁子风一愣,看着风骨清峻的字体,有点恍惚,“怎么了?”雒雪歪着圆圆的脸,小酒窝跳出来,宁子风笑着说,“没想到你的柳体这么有风骨。”也写下下联“福临福地福无疆”。

  雒雪换了赵体接着写,“爆竹两三声人间是岁;梅花四五点天下皆春”。

  “是不是更喜欢这种清腴华润的字体?”雒雪写完也有点迷惑,似乎赵体更适合自己,自己也写得更熟练,那擅写柳体的似乎是另有其人,自己也似乎练过一些,是谁呢?肯定不是玉枫,他写的是虽是柳体,却无劲媚的体势,更擅长的是颜体。宁子风略一沉吟,拿过笔,“你歇歇,剩下的我来写,赵体更适合你,自有一段风流。”心里有许多的苦涩,他知道韩守中是擅长柳体的,也是被人追捧过的。虽然雒雪已经不记得那人了,可是总有这样那样痕迹会留在雒雪的记忆里,无法完全剔除。这些痕迹会埋在两人的心底,算是隐患吧,却无从医治。正好绯儿端来点心和奶茶,宁子风就拉着雒雪走进屋里,净手吃茶,白白的奶茶沫沁在红润的唇边,宁子风不禁喉头发紧,指尖抹在雒雪的唇边,抹去奶沫,不由得放进嘴里,雒雪脸腾地烧了起来,旁边的绯儿别过脸去,似乎没有看到,可是耳朵却是红红的。雒雪把手中的茶盏塞进宁子风手里,嗔怪的瞪了一眼。宁子风其实把指尖放进自己嘴里,微甜,已经有点尴尬,没想到自己的动作比脑子快,虽然得了小丫头的白眼,却是有了别样的感觉,温馨甜蜜,也许这样也不错。

  宁子风借口雒雪的身体,事事的都监督着雒雪,不让她太过劳累,奈何雒雪就是闲不住,对吃食又来了兴趣,流连在厨房,自己动手,主要是指挥着厨娘动手,尝试着各种菜式和汤水,不让宁子风到厨房掺乎,宁子风都要怀疑是不是雒雪专门在躲着他,幸好每次的菜式、点心、汤水都很好吃,让试菜的他食指大动,不再追究。到了正月初五,雒雪突然感到了不适,小腿微微有些肿,吓得宁子风丢了魂,直到大夫说不妨事,只是不能站得太久,每天转过两大圈后,要把腿抬高,适当按摩。宁子风任雒雪多不愿意,也禁了足,推了外出的各种应酬,即使来了人,一个时辰后也必定送客,每天陪着转两圈,亲自给雒雪按摩小腿。雒雪别扭不已,不肯褪去锦袜,泫然欲泣,宁子风看着雒雪眼中的泪水,又心焦又心痛,却是不肯妥协,撕扯掉白色绫袜,看到莹润珠圆玉腿,精致如珍珠的脚趾,淡粉色的指甲美好的泛着光,手指触碰上细腻滑润的肌肤,从指间到心尖都在颤抖,终于还是不想让雒雪看见自己的丑态,生硬简单的隔着锦裤按了几下,快速离开了。是夜,宁子风觉得自己的指尖带着火苗,怎么会有比锦缎还柔滑的肌肤,绵软又带着弹性,指尖的触感会忍不住想轻捻重按,划过自己的肌肤,让自己坚硬如铁,一夜无眠。

  宁子风诚惶诚恐的过了年,到了二月份,雒雪正在张罗立春的吃食,闹着要咬春,宁子风卷好春饼“别吃太多了,不好消化。”雒雪这几天肚子靠下走了,终于能多吃一些,任凭宁子风怎么劝,也不肯停嘴,最后撑着了,到了下午,竟然开始拉肚子,晚上不拉肚子了,却破了羊水,吓得大家慌作一团,幸好,请来的稳婆嬷嬷都有经验,大夫也仔细把了脉,确定也该生了,宁子风才能少做安定。

  到了半夜,雒雪已经浑身无力,感到生命力逐渐在消减,自己又再吃了点浓汤,还是生不下来,突然感到下面血流的加快了,稳婆和嬷嬷都变了脸色,大夫又重新开了药,也感到自己可能又要睡过去了,看见宁子风闯了进来,握着自己的手,给自己含了老参,一股内力传送过来,“雪儿,你振作点,你会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雒雪感到滴滴热泪落在自己的手上。

  “小枫,答应我,无论如何要让孩子活着,谢谢你对我一直这么好。”雒雪闭上眼睛,意识开始模糊,宁子风的声音渐远。恍惚间,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出现在眼前“娘亲,你不要我了?”“不能,我不能丢了孩子。”雒雪心脏部位生命之灵开始自己调动万物的生机,突然,神海里传出一个焦灼低沉的男声,那么熟悉,那么痛心,“雒雪,你要好好活着,你要了我的命去,只要你活着,我就会找到你,你不能不要我。雒雪,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无论海角天涯。”

  韩守中从下午就开始心慌,到了半夜,感到生命力在飞快流逝。一定是雒雪,雒雪有了危及生命的危险。韩守中通过绝情天蛊感到雒雪的危机,心痛加惶恐。都已经大半年了,自己重新回到地宫,的确天翻地覆,无法再进入其间,沿途进行了细细搜索,也到了天济国的长天门,盯了京都的宁子昀,也去见了海长青,两家联手在寻找,偏偏一无所获。雒雪现在生命力飞逝,一定是遭遇到了什么,看来是有人把她藏起来了,必须要想个办法,来打破现在的状态。韩守中疯狂的吞着补气血生命力的丹药,加大输出的力度,“雒雪,你要好好活着,你要了我的命去,只要你活着,我就会找到你,你不能不要我。雒雪,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无论海角天涯。”天亮的时候,韩守中感到生命力稳定了下来,自己因为吞的丹药太多,把五脏六腑及经脉涨破不少,需要一个多月的休养才能恢复。

  韩江一早进了书房,看见自家主子颓然的坐在椅子里,原本黑亮的青丝居然都变成了白色,脸色也透着苍白,看来又是一夜的折磨,银丝如雪,衬着消瘦的冷峻的面容,说不出有多惨痛,忍不住惊呼“王爷,你怎么了,竟然一夜白头?!”

  韩守中摆摆手“没事的,我需要好好睡几天,除了雒雪有消息,不要打扰我。你联系一下周青和海长青,过几天,我要对天济国用兵,我倒要看看宁子风是不是真死了,他死也好,昏迷也罢,都太蹊跷了,我要把真相逼出来。”

  雒雪睁开眼睛已经是十几天以后,幸好,每天虽然昏迷,宁子风却坚持喂些汤药和肉粥,一开始,无论是汤药和汤水都喂不到雒雪嘴里,根本不能吞咽,宁子风亲口哺到雒雪嘴里,两三天后,已经有了吞咽意识,能吃些肉粥,即使这样,原来圆圆的包子脸已经成了线条清晰的小尖脸,巴掌大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清澈的看向床边趴着的人,想抽出手来,惊动了宁子风,憔悴无比的一张脸张皇失措的惊呼“雪儿,雪儿,你醒了吗?你哪不舒服吗”呼呼啦啦,不知从哪进来了一群人。

  “嗯,我的孩子呢?”雒雪嘶哑的缓慢的问。绯儿忙端着一点温水,扶起了雒雪,喂了一些。

  “孩子好着呢,乳娘,把小姐抱过来。”宁子风转身去抱孩子,“一个漂亮极了的小妞妞,生下来没多久就睁开眼睛了,身体很好,吃得好,睡得香,天天要在你这屋里睡一会才不闹。”

  一个精致的小瓷娃娃放在雒雪眼前,长长地眉眼,卷卷的浓密的睫毛,小指甲大的红宝石一样的嘴唇带着点笑意,几乎透明的白皮肤透着粉,雒雪的心在柔软的颤抖,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小精灵真的属于自己。眼泪就落了下来,吓得宁子风“雪儿,你哪不舒服吗?别哭,对眼睛不好啊。”

  “我没事,我想和她一起睡一会儿。”雒雪心神俱疲,看着漂亮的小妞妞,安心的又睡着了。

  雒雪的状态一天天好起来,每天补药和食物流水一样的送上来,忍过了两个月,实在忍无可忍,老大夫也仔细看过,确定没什么大问题,终于允许断了补药,出了月子,多休息,不要劳累即可,还特别嘱咐了宁子风,短时间不宜再要孩子。宁子风点头,心中苦笑,雒雪自从醒了,天天自己带着孩子,晚上和孩子一起住,虽然不太拒绝自己的捏捏脸,抱一抱的小动作,可是再亲密一些,就很勉强,找各种借口。宁子风虽然心里很苦,却不想让雒雪觉得为难困扰,一心一意想着总会有水到渠成的时候。

第六十三章 产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