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灵力

  韩守中看着雒雪又沉浸在符咒中,这小妮子一遇到自己不明白的,或者喜欢的,就会十分专注,不弄清楚子丑寅卯,就决不罢休。这时的雒雪眼睛闪闪亮,眉头轻蹙,偶尔还会念念有词,脸蛋因为兴奋像笼着一层红光,不由得建议,“喜欢啊,咱们也去买点。不过,你不要期望太高。”

  雒雪一听,立刻起身,拉着韩守中一起去买,就像怕他后悔一样,“为什么,那些攻击符咒也不是完全没用啊?”雒雪不解。

  韩守中笑着解释,“我师父原来就能画一些,但他总说,好符咒要有灵力,灵力要天赋才能修习,或者说是需要有各种元素的灵根,才能感应到各种元素,这就是血脉之力中蕴含的,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修炼,至少他就无法画出高灵力的符咒,还不如修习武功内力来的快,而我,根本感受不到那些元素之力,所以我只是修习武功,没有推演和画符的潜力,师傅总说厉害的符师可以以一当万,只是这厉害的符师万中无一。你要喜欢,啥时见了师父,我要几本书给你。”

  “那要怎么才能知道自己有没有灵根,或者是什么灵根呢,还有没有灵根就不能修习吗,符师又是什么呢,就像我们所说的剑客一样吗?”

  “灵根是天生的,应该是可以测定的,听师傅说,他的族人会在十岁左右感受到天地元素的能量,十一二岁开启血脉之力,就能测定是什么灵根,再根据灵根不同,灵根的等级不同选择修炼的功法,凝聚调动元素之力就是灵士,修成灵士才开始正式走上修炼一途。也有没有灵根的人进行修炼的,只是很难,所以男子一般就会转而修习武力,毕竟武功的修炼门槛不高,女子就放弃修炼元素之力,还有很多可以修炼的。至于符师,那就比修炼灵力的难度更大,首先符师的修炼起点是灵师,也就是说可以调集元素之力进行防御或者攻击等等,真正好的符师,还要有超人的精神力,运用精神力把各种元素之力,或者天地元力凝聚成奇特符文,并可以将符文铭刻在物品之上,比如符纸、武器、阵法等等,而这些符文,因为各自的构造不同,又是拥有着不同的能力。所以,符师是个统称,其间还有很多门类的。”

  “真的好神奇,除了武功,居然还可以修炼其他的。”雒雪感觉又到了另一个世界。

  “是啊,这个世界无奇不有,有修炼内力的,有修炼外家功夫的,有修炼灵力法术的,有修炼巫蛊术的,还有修炼丹术、阵法、炼器、毒力等等,很多都是我们闻所未闻的呢,我也是听师傅曾经念叨过,真正接触的并不多。”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临时交易区。雒雪和韩守中走到一个卖符咒的摊贩前,很多人都在抢着买,雒雪也在翻看,韩守中直接向老板要品质最好的,雒雪挑一些,又走向下一个摊贩,两人不紧不慢一一找过去。在一个帐篷前,雒雪看到好多空白的符纸,朱砂等各种可以画符的矿石灵粉,一个满脸都是皱纹的白发老婆婆坐在帐篷里,眯着眼,点着不知名的香,雒雪小心戒备,这香味曾在独山国大祭司身上闻见过,里面有微量迷香的成分。

  韩守中专注的看着案前摆放的几粒晶石,雒雪则看见一段木头上血红的符咒,每一个符咒都跳出来,写到雒雪心里,这是一段辟邪咒。小时候,娘亲曾蘸着朱砂在每个守岁的晚上画到她和弟弟的小脚丫上,新年一早,娘亲还会画一个简单符文,在脖子后面,是身体健康的祈愿符,她还记得每年正月十五,自己出生的时刻,娘亲会在右脚踝画符,最后一次画符,还说会保佑自己幸福长寿,可是没有爹娘又怎么会幸福呢?雒雪心中一阵绞痛,韩守中察觉到雒雪的异样,老婆婆睁开眼,盯着雒雪,“很好,很有灵根,你愿不愿意学习,成为祭司呢?”

  雒雪摇摇头,准备和韩守中离开。“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血脉之力,你会成为大祭司,小姑娘,你跟我走吧,你和他在一起,会有一个很大的劫难,有性命之危,如果要长久的在一起,男人会倍受折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血,看不清,你俩的前路都是血雾。”老婆婆两手之间多出了一些跳动的火焰,形成了各种的形状和烟雾,原本浑浊的眼睛却闪着诡异而狂热的光,沙哑的声音透出不确定。

  雒雪看着那些跳动的火焰,感觉到体内的骚动,神台的晃动,感召着自己对火焰的渴望。但她坚定的摇摇头,韩守中拉起雒雪就要离开。鬼使神差,雒雪询问道“你这些符纸和灵粉怎么卖,我想要一些。”

  老婆婆盯了片刻,收拾了些画符的材料,又从帐篷里取了一本书,一枚水晶球,薄薄的一张泛黄的类似皮质的卷轴“这些都送给你,没有人指导,学会画符是很难的,不过你的血也许会是绝好的画符灵力,能会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也许我这秘术在你手里不会泯灭。用你的血,滴一滴,如果你有这份造化,我全都送给你。”

  雒雪看到手里的羊皮袋,满满全是画符的材料,这诱惑难以抵挡。羊皮卷上写着“焚天狱火”,卷轴最后有一排血红的字“焚身浴火,可焚天灭地。”火焰符咒仿佛要透纸而出,跳跃不已,很快就契合了自己的心跳,雒雪看到韩守中的不认同和制止的眼神,也看到老婆婆充满期待的目光,这也许就是个危险的陷阱。两难的选择,按照以往的惯例,凡是情况不明,透着诡异的事情,雒雪都会放弃,但火焰符咒律动的节奏让雒雪从心里透着欢喜,就像终于找到了知己,顺应自己的感觉吧,她闭着眼睛,从指尖逼出一滴血,点到焚天狱火几个字上,羊皮卷上的符咒就像注入了生命力,整张卷轴火焰之力燃烧而出,一滴血从火焰中跳出,霎那射入雒雪的印堂。雒雪感到这一滴血包裹着一小团火元素,悬浮在神台之上,好似烈火焚身,每个细胞都在痛苦的焚烧,之后感到自己的五感六识无比通透,天地间的火元素都能感到,似乎沟通无碍。起手捏了个诀,张开纤纤玉手,一朵跳跃的火焰像个精灵在手心舞蹈。

  “如果你愿意,我带你去激发血脉之力,一定会成为庇佑苍生的大祭司,你现在的法力已经超过火神殿的祭司了。”老婆婆满脸惊喜,难以置信,这血脉之力,这火灵根的等级绝不会低,修习起来肯定事半功倍,不甘心的继续劝说。

  “我无意庇佑谁,也不想当大祭司,只是想安静平凡的生活。不知要怎样报答老婆婆呢?”雒雪收了火焰,感应到自己已经把羊皮卷轴的秘术都记忆在脑海中了,也感到了这秘术的强大,不能无缘无故的获取秘术,认真的询问老婆婆。

  “如果以后你的孩子有谁喜欢火焰,请不要阻挡他,请把这份羊皮卷交给他,让这道秘术流传下去。”

  “如果遇到有缘人,我定不会让这法术湮灭。”雒雪没有答应让自己的孩子学习,但若果碰到可以学习的人,一定让法术流传下去。

  雒雪和韩守中回到宿营地,雒雪在帐篷里练习,老婆婆给的水晶球,雒雪试着把精神力渗入,里面写着《火焰术》,竟然是火元素的修习功法,从入门到中级再到高级初等的一些法术修炼和指导,有很多修习心得,原来是老婆婆一本简单的修炼手册。薄薄一册书则是《符咒入门》,里面是一些基本的符咒,一些基本符咒的写画规则,一些基本符阵,雒雪发现,里面很多符文自己并不陌生,甚至能画会念,一些确实需要认真学习,雒雪试着把它们学会,再不同的组合在一起,但总是不能尽如人意,自己还是对火元素的符咒,符阵感觉最好,生命力的能画一些,但效果一般,其他的一些不太复杂符咒只是能看明白,感应到,却无法画出来。雒雪决然的放弃了,开始修习《火焰术》,《火焰术》的修习,一般初级的修习,就是达到灵士巅峰,很多人都要一二十年左右,达到灵师级别大多数人需要三四十年,真正成为法师是大多数人的一生的梦想,至于大法师、天师都需要很强的天赋或者很好的机缘,再往后的仙师、圣灵法尊等等都是传说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血脉之力真的很强,火元素很有亲和力,很快就超越灵士,达到灵师级别,修炼手册中一些简单的法术也会使用,只是法力很快用完,灵力不继,现在想达到更高层次不太现实。于是,雒雪认真学习火元素的符咒,简单的阵法,想要快速拥有战斗力,再配合“焚天狱火”进行修习。

第四十九章 灵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