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破图

  雒雪看见院子里阳光灿烂,懒洋洋的翻着一本杂书,想起昨天的冬雪赏梅图,拿出来打开细细品鉴。仔细看天地间孤寂的黑褐色背影,竟像是化成了石刻般的冰冷,心底泛起一阵阵的绝望气息,再看梅花的枝干也是黑褐色,梅花有淡黄色,也有艳艳红梅,竟比鲜血色艳丽,离得近,仿佛能闻见诡异的香味,雒雪轻刮了些粉末,融在清水,也在酒里撒了些,酒里的很快就化成鲜红的血色,血腥味淡淡从酒味中散出来,还透出一阵麝香的味道。雒雪非常肯定,这绝对是人血,因为年代久,又添加药香,使得画上黑褐色看不出是血液。雒雪呆呆的看着这幅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被遗漏了。一会儿,她拿起针刺破自己的手指,带着血点到梅花图中有些不和谐的空缺,点了几朵红梅之后,立刻看出这是个阵法,这像娘曾经教她画的寒梅图,九九之数,可以变幻出很多阵法,这些幻化都被九所破,如果不知道其中的关键,就是大杀阵,入阵者往往会被困死。回忆越来越清晰,似乎脑海中原本就有这样一幅图,随着指尖鲜血的流出,图文越来越清晰,手指点着墨在白纸下写了一些图文,是咒语,是杀阵的阵眼上写的咒文,雒雪心中默念,每念一下,都会有一朵白梅,一朵红梅跳到眼里,全部念完之后,赏梅的背影竟然幻化成两条鱼先后从梅花阵中游走了。片刻之后,赏梅图又变成最初的模样,雒雪用自己血点的梅花,竟然也全都不见了。雒雪合上图,累的有些虚脱,又倒在床上,睡着了。梦里,看见娘拿着笔教自己画梅,见自己画的好,又用朱砂笔不知道蘸着什么红色的颜料,在自己的眉间,画了一朵半开的梅花,自己跑到爹爹的面前显摆,爹爹笑意盈盈,用墨笔在自己的胖嘟嘟脸蛋上各画了三条胡须,自己又跑出去吓唬还是糯米丸子的弟弟,自己一直跑啊,跑啊,弟弟在奶娘的怀里伸着小胖手,可自己就是跑不到他面前。

  雒雪被摇醒了,看见世子爷紧皱着眉头,“雪儿,雪儿,不怕了,不哭不哭,我在这儿。”自己被世子爷紧紧抱在怀里,自己的眼泪湿了整片的衣襟。雒雪从梦中醒来,一直恹恹的,世子爷看她吃了几口饭,说累,又自己去睡觉了,很是无奈,向韩桐询问,韩桐只说,柳姨娘下午才醒,吃了点东西,关在房间里看赏梅图,中间要了杯酒,要了杯茶,要了杯清水,不让人进屋伺候,后来再看,又睡着了,桌上的东西已经收好了。

  韩守中打开赏梅图,仔细看,又闻了闻,也要了酒,也刮下粉末,也看出了是人血画出的画,却看不出更多的蹊跷。走到床边,看见满头大汗,脸色绯红的雒雪,一摸额头滚烫,吓了一跳,赶快喊韩桐去请大夫,韩梧去拿了里衣要给雒雪换上,掀开锦被,看见雒雪身下的血迹,韩守中一下就心凉了,指尖狠狠戳着掌心,才有力气站住,上前把脉,并没有明显的不好,才有点恢复呼吸,听见韩梧低声说:“姨娘来小日子了,并不是大问题。”果然,大夫来了,诊了脉,只说着了凉,思虑太过,来了月信,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开了点药。韩守中这才安心,吩咐熬了药,哄着雒雪喝了下去,陪着雒雪,看她又睡着了,吩咐韩桐去告诉冷锋,这几日哪也不去,推掉所有的邀请约见。冷锋听见吩咐,没表情的脸满是疑问,不可置信,这还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血衣战将吗,还是那个视红颜如骷髅的冷情人吗。

  韩守中陪着雒雪在院子里安静的休养了几天,雒雪最后都快怀疑自己不是生了小病,而是得了不治之症。下床走几步,也会看到世子爷皱着眉头,喝杯水也要先试过是热的才让她喝。连韩梧、韩桐都受不了主子眼也不眨的盯着,这些天完全是主子亲力亲为,居然把伺候人的事也做的一丝不乱,从容优雅。雒雪躺在帐子里,闭着眼睛装睡,这几天还真是尴尬,初潮的难堪竟然无处可躲,这会儿世子爷正运功暖了手心,放在腰眼上,暖暖的,很舒服。幸好,世子爷做的心安理得,还翻书拟了几道养生的汤食,每天小腹和后腰都会在睡前被世子爷运功温暖,贴心的不得了,原来内功还有这般好处。

  “睡不着吗?”韩守中看雒雪羽睫微颤,身体一点都不放松,明显就没有睡。雒雪装不下去了,惺忪着眼睛,“世子爷这样被人一直看着,难道能安然入穗,我已经好了,真的。”抓出世子爷放在腰下的大掌,放在一旁。韩守中看着粉嫩的小脸透出一抹红晕,指尖掌心的柔滑软腻还在,不由心猿意马起来,“全好了,证明一下吧。”喑哑的嗓音落在雒雪红润软嫩的口里。最后世子爷亲自验证已经全好了,才同意雒雪可以出门,才终于让世子爷放心的到前院去见了冷锋,关注了一下其他势力的情况。

  这几日,独山国的大祭司独幽梦竟然来到了江都,在临江的栖凤山上临时搭建了观星台。谁想求见,只要黄金千两,即可求见,但不保证每次见都能获得讯息。雒雪心想这不是变相的挣钱吗,大家还趋之若鹜,争相送钱。世子爷自己去了大祭司那里,回来后一直不说话,雒雪逗了半天,也没问出来,最后放弃了,想着是不是没得到什么好消息,被骗了钱,不好意思说。

  夜晚,世子爷的热情又让雒雪精疲力竭,差点又昏睡过去,忽然听得世子爷低声耳语夹着些哽咽,“雒雪,不要离开我,即使我为你丢了性命,你也不要离开我,死在你怀里我也愿意。”雒雪迷迷糊糊的应着,“你不会死在我怀里,我一定会先被你累死的,该担心的人应该是我,好吧。”世子爷突然笑起来,“那我就如你所愿,咱们再来一次吧。”雒雪无语至极。

  几天后,该拜访的几乎都去拜访了,各种势力都在交换着讯息。海长青也来拜访世子爷。雒雪带着韩梧、韩桐出门,在采金楼小赚了一些,出门碰见了正要进门的魏如铁和古云,古云看着雒雪的背影,心中一动,回头看见她上了马车,绝尘而去。雒雪让马车停在香料铺子前,准备选几种香料,做一点防虫的香包。进去就看见一身白纱袍的几个女子,额头上都画着不同的花纹,其中一个额上画着凤眼图案的女子一直盯着雒雪,其他也有几个陆续都看着雒雪,雒雪当做没看见,选完了,付了银子准备离去,凤眼女子拦住雒雪“这位姑娘,我们是独山国的凤女祭司,想请你去栖凤山观星台坐坐,可有时间?”

  “我不便出门,主子爷不会允许的,请见谅。”雒雪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韩梧韩桐不假辞色,紧紧护着雒雪。

  描着凤眼的女子微微一笑,一扬手,轻声念着咒语,韩梧、韩桐就晕了,被旁边的白衣女子扶住。“姑娘果然不同凡响,竟然不受影响,我这迷心咒还很少失手。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请姑娘去见见大祭司,也许会解开姑娘的困境。”

  “我没有困境,并没有去见大祭司的理由,你们现在的做法就很有恶意,强人所难。”雒雪不敢暴露自己,但也暗暗戒备。

  “姑娘不要生气,我不勉强你了,真是想让姑娘见见我们的大祭司。大祭司预见到江都城来了圣女,所以亲自到了这里,应该早就见到,不知为什么,圣女并没有来观星台,大祭司说今天香味聚集之地会有机缘,没想到碰见姑娘,所以想请姑娘前往。”

  “请原谅,我不想见大祭司,你让我们离开吧。纠缠无益。”

  凤女祭司看雒雪毫不妥协,只好微笑的解开迷心咒,“请姑娘好好想想,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心存恶意。”

  雒雪看解了咒的韩梧、韩桐无恙,就坐上马车回去了。

  回到租的院子,海长青已经走了。韩梧到前院给世子爷汇报了此事。雒雪正在喝茶,世子爷风风火火的进了院子,看见树荫下的雒雪正在分茶,雒雪点了一杯递给世子爷。“世子爷喝杯茶吧,加了点薄荷,清凉静心。”韩守中品了品,口齿留香,带点淡淡的凉意。“那些人已经派人跟来了,雒雪,你想去见大祭司吗?”

  雒雪抬头看牢世子爷“那世子爷想让我去见大祭司吗?”

  “不想,但如果你想要见一见,我就陪你去见见。”

  “那就不麻烦了,但是,只怕该来的总也躲不过去啊。”雒雪目光迷离,也不知敏谦是不是也难逃这一劫。

  “海长青来找我,只是想和我联合,并无意获取宝藏,可能其他的目的并不方便告诉我吧,他还询问了雒雪的情况,托我把驻颜丹全都给雒雪呢。”说着,拿出了装驻颜丹的白玉瓶,放到雒雪面前。

第四十二章 破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