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游戏

  宁子昀尴尬的笑笑,也并不着恼,脸上还挂着和煦的笑容,“世子爷原谅则个,这次我带了雒雪的义兄一起来,所以询问,想着有机会可以让他们一见。”

  义兄,这小丫头还有义兄,到底还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事。韩守中的脸色更难看。宁子昀就像没看见,继续说:“这丫头在混乱城的时候认的,是混乱城铁血佣兵团的团长魏如铁和古云,这两人有一份尔是山的详细地图,并且凭着这份地图活着逃了出来,虽然铁血佣兵团死伤惨重,但比起其他佣兵团还是活下来的人多,我们找到之后,才知道是这份地图的缘故,现在这份地图珍贵异常,晚上我会让魏如铁拿出来,太子爷也找到了一份地图,听说辰南国也有详细的地图,不知世子爷能否拿出来大家一同参详参详。”

  “韩将军,还请不要吝啬,我们先行合作,等找到了骆越宝藏再各凭本事,怎样?我们还找到了望湖山庄的二小姐柳星,今晚也会出来的,请一会也来参加今晚的游戏吧。”李青锋笑吟吟的说。

  “游戏?”

  “一会儿大家每位提供一个真实的消息,封好写上排号,掷骰子,谁赢了谁就可以看一个,这个消息由看了的人决定,是不是分享给大家看,每次掷骰子都付一千两银子给提供消息的人,当然也可以当场拍卖。”采金楼的老板出现在桌子旁解释。韩守中看着这个一身红衣,美艳娇媚,顾盼神飞的女人。这女人正站在自己身旁,巧笑盼兮,歪着头,风情万种的看着自己:“接到金贴的贵人中,世子爷是最晚来的,我以为请不动世子爷这尊大佛呢,既然世子爷到了,老规矩,小女子先给世子爷奉上三千两的筹码,一会请世子爷玩得尽兴。”韩守中给韩梧使了眼色,“谢谢金老板,韩梧去送到柳姨娘那里,告诉姨娘是金老板的心意。”韩梧行了礼,拿着筹码走了。金巧巧笑着娇声说:“世子爷还怕你那位姨娘玩得不尽兴吗?她可是赢了不少,要不是世子爷还不知今晚的游戏,我都要以为世子爷是找了个掷骰子的高手来赢今晚的游戏呢。太子爷,我可不管,一会儿定要让我看到三个消息才行啊。”一边说着一边体态婀娜的向李青锋走过去,依偎在太子身边,倒着酒。

  大家又玩了一会,雒雪陪在世子爷身边,笑的嘴都合不上了,真是赢了好多钱啊,世子爷的脸一点也不见笑影,最后忍不住,“雪儿,你啥时会赌大小的,会掷骰子的。”雒雪这才用了不大,但是只要想听就能听见的声音说,“和姐姐在金桂楼,这也是要学会的,为了这个我可没少挨骂呢。”说完,好似又觉得这是丢颜面的事,赶紧站起来行礼,“妾忘了这个金桂楼不能提,请主子责罚。”说罢,大眼睛含着着眼泪,泫然欲泣,柔弱可怜,韩守中不由伸手拉住雒雪,神色也柔和了许多,不忍心再说她,见雒雪就着他伸手一拉之势,柔弱的依在他的身旁,眼泪一颗颗掉了下来,娇声自责“世子爷,我又忘了淑女的规矩了,也忘了自己以后不用再担心没银子吃饭了,您和祺大人已经救了我和姐姐,我还那么傻,您不要怪我吧。”这一番小绵羊似得表演落到了很多人的眼里,都不约而同的想到这血衣战将也难敌美人泪嘛,再冷酷也要看是对谁了。

  韩守中一面心疼,一面想这小丫头用这种糯糯的声音说话还真是无法抗拒,好好的流什么眼泪,虽然是演戏,可是不要这么逼真吧,是不是知道自己没办法看她掉眼泪。心里有点钝钝的痛,想她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掷骰子技术这么好,肯定也是下过功夫的,说不定真是要靠这个吃饭,偷赌客的东西说不定也是真的,义兄什么的肯定也是危难之时认得,这些就不在计较好了,韩守中自动脑补了雒雪的各种苦难生活,心疼起小丫头来,“好了,一会这些都给你,我们去转转,一会就上楼去。”

  韩守中带着娇弱的柳姨娘离开。赌桌旁的人不由都松了口气,这个像冰山一样的男人看来是很宠爱这个八分颜色,九分身姿,十分手段的姨娘。这个信息也很快在各个势力里流传。宁子昀皱着眉,本能觉得这个柳姨娘就是雒雪,但他细细观察,觉得雒雪不可能这么娇弱,声音很难改变的不着痕迹,偏偏听不出异样。难道韩府佛堂的真是雒雪,那样再好不过,免得宁子风空跑一趟。

  大家坐在四周,中间一个大大的圆桌,上面是大家写的消息,已经封好,桌子旁是三位美少女,掷骰子,大家猜点数,猜中可拆看消息,第二轮可自己掷骰子,和三位美少女比大小,最后一轮,拍卖这些消息。

  雒雪给世子爷倒了杯酒,给自己也倒了杯,抿了一小口,小脸飞上了红霞,真的面若桃花般娇艳,百无聊赖的坐着,仿佛和这个赌局没有什么关系,其中一个美少女掷骰子,世子爷看她,她用手指在世子爷掌心写了数字。一会大家都把写好的拆开,世子爷笑着喝了一杯,手中的花箭射向数字七,一位女子端着托盘上来,上面的消息是:“西夷国太子李青锋手中的图文是咒语,独山国的大祭司能看懂一些,大祭司需要鲜血为引,所以要找到柳家二小姐和小公子,或者冷家的四公子和五公子一试。”其他猜中的人也在看着手中的信息。世子爷看完之后递给雒雪,雒雪看完仍旧是笑意盈盈,心里却在想,原来找个假的二小姐就是为了引出真的几人,是戳穿谎言,还是静观其变呢,说不定这个信息就是一个局,寻宝为什么要这几人的血呢,难道自己是骆越的后裔,可是从来没听爹娘说过啊。但是,那些图案的确是符咒,有符文有咒语,并不是单一的咒语,自己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呢?似乎答案就在自己的脑海里,上次看到一部分,就激发了这个能力一般,事后还能想起一些其他的符咒,不知真假,但似乎就能肯定。

  很快第二轮就开始了,三个少女依次掷骰子,掷好后,其他人可以挑战,雒雪听出来这三个掷出来的都是三个六,世子爷笑着问雒雪:“想试试吗?赢了有奖。”雒雪抿了一口酒,眯着眼睛摇头“我可没这能耐,要是能赢了,我不就比她们三个美人能挣钱了,我只要会一点点,赢一下下其他人就好了。世子爷还是你把他们都赢了,我跟着看看就好了。”韩守中轻轻一掷,轻轻一落,雒雪就听到美少女掷好的点数就发生了变化,看来世子爷的功夫不俗,不仅有大用处,还能用来耍赖。周围的人都面不改色,看来都是意料之中啊。

  第二条消息的内容是,骆越古国擅长巫蛊之术,传说中的三种极品蛊术就是骆越人研制的,影蛊是骆越人传入长天门;据说青莲道尊雒星海是骆越传人,医术奇绝,曾说自己身中相思蛊,之后并无相思蛊消息;传说中的天绝情蛊也是骆越人的至宝。据说,身中天绝情蛊的两人可以情深永寿,情延三世。

  雒雪看着消息,心中想着长天门的影蛊,的确很神奇。身中主蛊的一人可以完全控制身中影蛊的一个人,还能互相感应,宁子风和宁远就是最好的例证,看来这个消息可信度比较高。正在想,突然听见韩守中小声说,相思蛊和影蛊类似,只是需要有情而生,一般是男女之间,两人之间有感应,所以练功会事半功倍,一方身死,另一方不会随之身死,但是会一直心痛不已,痛过三年可解此蛊。天绝情蛊是相思蛊的更高的存在,是传说中的东西,必须一阴一阳,传说阴阳可以彼此续命,只要一方不死,就可以救活另一方,施救者会减少寿命,但被救者只要不死,施救者也会活着,只是痛苦万分,生不如死。天绝情蛊有悖天道,所以难以存活,要用特别的法子才能养活。韩守中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三种蛊虫,说的并不完全,这里能听到的耳朵实在太多,但大多数人都可以获取到自己所说的这些情报,只是看雒雪的神情茫然,兴致缺缺,所以简要说明,一边低声说,一边看着雒雪,从她黑亮的瞳仁里看见清晰的自己,狭长的的眸子熠熠生辉、神情温柔而和煦,什么时候自己在雒雪面前是这样一幅不见厉色和暖的模样。心头微微一痛,仿佛被小虫子咬了一口。赶忙摄了心神,转过头去,就看见宁子昀探究的目光在盯着雒雪。

  宁子昀一直在仔细观看这雒雪,几乎没有任何破绽,不,这一点破绽还真不是雒雪的,是韩守中露出来的,那温柔深情的神态,时时留恋的目光,根本隐藏不了,受宠的姨娘,不可能,血衣战将是什么人,原来二十年多年的性子会一变再变,为很多人改变吗?不会,能让世子爷流露出儿女情长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雒雪,可自己为什么就看不出破绽呢?一个备受宠爱,爱慕恩主,温柔小意,娇痴胆怯,贪慕虚荣,风流天成的宠妾做到十足,如果不是自己原来认识她,几乎就以为这就是小丫头的本性。这样的女子哪个男人能不宠爱,看来子风的情路已然断了,小丫头戏演的如此自然,对韩守中也不是没有情义。

第三十九章 游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