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情破

    第三轮是大家拍卖自己的消息,得到消息的都不太踊跃,韩守中倒是没什么犹豫就把第一条交换了出去,换了一条独山国的大祭司是骆越后裔,知道很多骆越秘辛,但她要见到获取消息的本人密谈,所以给没给消息大家都不知道。  

  最后,金老板请出了大家最想见的望湖山庄二小姐柳星。先出场的是望湖山庄大小姐柳月,一身华服,满头珠翠。雒雪看着柳月,没错,这的确就是姐姐柳月,只是比三年前玉润珠圆了些,可见生活不错,雒雪还是很难相信,柳月会是大伯的孩子,她一点也没看出端倪,柳月对自己和弟弟也很好,比自己大六岁,所以很懂事的处处都很关爱自己和弟弟。而爹娘也总是把最好的给了姐姐,娘还总让自己向姐姐学习,只是爹爹会把自己当男孩,纵容一下,没有太拘着自己。一会儿柳星出现了,一身白衣。雒雪都恍惚了,这个女孩竟然有几分像娘呢,举止形容都流露出温柔,教导的真是好,像是娘的翻版。望湖山庄在辰南国也是很著名的,很多江湖人都见过望湖山庄的女主人冷秋湖,曾也是武林四美之首,不仅人美,聪慧,而且温柔大方。冷秋湖在冷家的及笄礼曾轰动武林,无数名门世家名满天下的公子都前往观礼,真的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可惜冷秋湖选择了柳望岳,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气的冷老爷子把冷秋湖逐出家门,不再相认。柳望岳也不负冷秋湖青眼相加,独自挑战了武林著名世家最出色的子弟三十余人,最后建了望湖山庄,两人大婚更是热闹非凡,可惜冷家仍然未承认。  

  这个柳星虽然没有娘那么美,可依旧艳丽非常,缺少的是从容冷静的气质,她一出现,议论声一片“真像啊,很像,是真的吧。”柳星行了一礼,开口道:“诸位豪杰,我是望湖山庄的二小姐柳星,经过这些年的奔波,终于找到了家姐,可惜幼第尚未寻到,若是在座的各位英雄有幼弟的消息,请告诉小女,小女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这是幼弟三年前的画像。几天后,我将前去独山国大祭司处,若是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会与大家分享,只是希望能找到幼弟,让我们一家人不在离散。我的外祖母曾是骆越后裔,有二子一女,冷家和望湖山庄被灭门,冷家只剩四少爷冷俊峰、五少爷冷俊凯,我家还有三兄妹都是可以去找大祭司一试的。出事那晚,娘一再嘱咐我们不要复仇,冤冤相报何时了,只要我们好好地活下去,所以,我现身想探寻骆越宝藏,并不是为了报仇,只是想听娘的话,找到幼弟好好地活下去。再次恳请各位,如果有知道我亲人消息的,还望相告,这一段时间,我一直都在这里,以后有更多的消息还会与大家共享。”  

  雒雪盯着柳阳的画像,很像五年前的弟弟,可爱的,呆呆地,画的神似,其实弟弟比自己更像娘,更像小女孩,所以常被爹爹嫌弃太漂亮,不敢带着到处玩,其实是因为像娘,总有点舍不得弟弟吃苦罢了。虽然五年后的海敏谦变化很大,不再像个小女孩,脸部的轮廓也变得硬朗起来,可是见过五年前弟弟的人可能会想到,逃到海洪帮的一路上是小女孩,被海长青收养,隐藏了一段时间才出现,恢复成男孩,虽然皮肤也变得有点黑,可是海长青必定是能看出来的,也就是说海洪帮已经知道了,那弟弟和自己的身份也瞒不了多久,可能世子爷也猜到了,自己容貌虽然不是那么像娘,但是还是有像的地方,看到假柳星,世子爷可能就会想到一切,自己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长天门呢,看到假柳星是不是也会联想到自己呢?宁子昀探寻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雒雪一边想,一边不断地喝着蜜酒,竟然不是那么的难过,是时间久了,还是自己已经适应了面具,连心里也带上了面具。她能感到远处海长青若有若无的目光,对面宁子昀不加掩饰的目光,甚至西夷国玄石塔李青锋掠过的目光,在座的众人无一例外都需要自己和弟弟出现,有多少是已经猜到实情的呢。等到面前两壶酒都已经空了,才发现自己喝了不少,脸颊也像着了火,灯光居然都有点恍惚,侧过头,看见世子爷黑着脸,狭长的眼睛里闪着怒火,又无奈。雒雪知道世子爷肯定生气了,自己不知不觉居然喝了这么多,吐了吐粉红色的舌头,狗腿的眯着眼睛,傻笑着轻轻偎过去,仰着脸:“世子爷,我好晕,你不要抿着嘴,都不帅了,你的酒窝藏到哪去了。呵呵”说着,伸着手指点点世子爷的嘴角,“还是世子爷好闻,我身上为什么一股酒味,你怎么没有呢。”  

  韩守中气得恨不得把这小妮子狠狠揍一顿,低头看见雒雪闭着眼睛,长长地羽睫微微颤动,小酒窝若隐若现,还在抽着小鼻子,嗅啊嗅的,玉色的皮肤下透着粉红,红艳艳的小嘴透着水光。像个小孩子一点都不设防的偎在自己怀里,遂俯身抱了雒雪,在众目睽睽下离场了。大厅一片哗然。  

  韩守中带着雒雪回到住处,要了热水,把她丢到木桶里,一会儿韩梧,韩桐把雒雪放到床上。等韩守中再看时,雒雪红着脸,呼吸均匀的睡着了。韩守中看了一会密报,宁子风去了京城,夜探了韩府,并没有见到假装的雒雪,可是几天之后就很难说了。宁子风为什么一定要得到雒雪呢?作为长天门的接任者,他可不是能被感情左右的,长天门也不可能任他胡闹,一定另有原因,雒雪身上一定有秘密,这个秘密不言而喻,在假柳星出现的时候,被大家窥破了吧。韩守中从没想过看到一样很相似的假货,居然会让人毫不犹豫的判断出真品。雒雪不像冷秋湖,至少长得不像,假柳星的美是艳若春花的灿烂,面容上很像冷秋湖,气质上却一点不像,即使装的再高洁。雒雪的容貌精致出尘,气质不冷,却给人秋月笼罩的感觉,可能是还未完全长大,娇憨天真的情态居多,但那一双翦水秋瞳任谁都是一见难忘。小丫头背负着这么大的秘密逃亡了这么久,难怪谁也不肯信赖,万事不求人,只相信自己的力量。心底的疼惜越发浓郁起来,她不想说,就不说吧,也无需探究,只要站在她身前,替她遮风挡雨即可。  

  韩守中坐到床边,雒雪的脸还是红扑扑的,头发柔软的铺散在锦被上,散发着幽幽的兰花香味,小妮子突然茫然的睁开眼睛:“好热,好渴,我想喝水。”韩守中取了水,把她扶起来,喝了水,雒雪又闭了眼睛侧倒在床上,长叹了一声:“好热。”顺手解开了锦衣,露出了浅蓝色绣着一圈雪花图案的心衣,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体,衬出玫瑰色的皮肤。  

  韩守中心中暗叹,这不是我不够君子,实在无法抗拒。两人从到了这里,虽不是夜夜同榻而眠,但为掩人耳目,也总是免不了要睡在一张床,每次自己找尽各种理由,等她睡着了再睡,可是从来也没睡好,今晚恐怕又无法安睡了,自己又没毛病,总是被这小妮子点了火,却只是自己呼呼大睡。韩守中的嘴唇轻轻覆上雒雪红润的唇瓣,柔软,馨香。  

  “韩守中,你,你,放开我,你,你欺负我”韩守中听见雒雪断断续续的碎语,更是着了火。雒雪又痛又痒,又无处可躲,只能苦苦哀求:“松开我,我好痒,好疼,快放开我,我以后乖乖听话,我”没说完,就感到一波又一波奇怪感觉传来,自己的颈项被吸嘬的各种疼痒酸麻,就又混乱了,没多久,下身又开始疼,但能感到身上人是缓慢和谨慎的,没多久,就又掉到了水里,这次彻底是漂浮在风浪里,自己只能紧紧抓住,在颠簸中,晕过去了。

第四十章 情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