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画图

  等祝掌柜走了,韩守中探究的看着雒雪“怎么你很需要钱吗?”

  雒雪心想这哪跟哪,不是应该抓重点,询问自己怎么知道地图,或者地图是什么吗?怎么会认为自己缺钱呢,不过还真有点缺,于是点点头:“原来没觉得钱有用,只要够生活就好了,现在处处都需要,所以想挣点,再说多好的机会,又不费事。”

  “你能补充出多少,可不是加一点就能付很多酬劳。”韩守中逗她。

  “我能画一幅完整的,那个最详细的我也会画,但我想只画一两幅,价高者得之。”雒雪一边说一边拿着笔画起来,一会粗略图就画好了,标注的分毫不差,摆在世子爷面前,又开始画缺角的地图,画了上半副,并且补充一部分,也摆在世子爷面前。韩守中仔细的对了对,分毫不差:“你怎么会知道这幅地图,难道你去了鬼方森林?”

  “鬼方森林我并没有去,但是这幅图我临了很多遍,我在四海书房做了一年多的抄书手,主要是画图,因为这个活儿给的钱多啊。”

  “原来在混乱城你是以此为生,长天门没有派人找你吗?”韩守中想着那份资料。

  “我先画了很多份鬼方森林地图,就赚到很多,后来又和四海书坊的掌柜约好地方,隔几天我会去接任务,他把银钱和任务都放下,我完成后,会找人送给他。胡掌柜真好,从来也没有透露过我的行踪。”雒雪有点怀念那一段危机重重的生活。韩守中有点心疼,那么艰难的日子也说得云淡风轻,揉揉雒雪的头,“可怜的小丫头,以后不会有逃亡生活了。”

  雒雪心想等你的正妻要杀我的时候,我还不是要跑路,还是多赚点钱好。“那世子爷,我可不可以画些地图卖给掌柜的呢,这些钱能算我的私人收入吗?”

  “小财迷,什么时候需要你赚钱,我把我的“独钓散人”的小方章给你,凭此可以在鸿懋银号一次任意支取白银万两。”

  “可是,我觉得自己挣银子很快乐,我想试试,方章呢,我就先不拿了,什么时候需要我再要,我要攒自己的私房钱。”韩守中一边笑话她俗气一边又觉得小丫头蛮有志气,白银万辆都不动心。

  “俗气就俗气,我从来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君子。世子爷,你说掌柜的能给我多少润笔费?一副完整的地图就要五百两,剩下需要我临描的,一张给二两银子,行不?”

  “你那张详细的呢,什么时候能画出来,给我看要不要钱呢?”韩守中看向雒雪。雒雪眨着大眼睛,摆出一副献媚的表情:“给主子爷看,就不要钱了,主子爷能不能帮我卖掉呢,卖个好价钱,我今晚就可以画出来。”

  又请了祝掌柜进来,雒雪把刚画好的递给祝掌柜。祝掌柜仔细一对,不差半分“姑娘想要多少酬劳,缺的这角补齐,就十分难得,姑娘就要上千两银子也使得。”

  雒雪一听,眼冒小星星:“祝掌柜开个价吧,我还可以替你临描一些的,给几个润笔费。”

  “画一张完整,补齐缺角的,我给姑娘五千两,如果姑娘还愿意临一些,每张我给10两,我打算就临100张,姑娘如果能画出更详细的图,我们就拍卖,全部归姑娘,我们只收一点手续费,怎样?”

  雒雪一听,笑开了花,居然这么多,忙答应,拿了一些地图纸就要回去。

  “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再回去,这么着急做什么?”

  “当然要着急了,奇货可居,再等几天,万一满街都是就不值钱了。回去吃饭还不花钱,快回吧,求爷个恩典,回去找个理由罚我禁足吧,谁也不许见,这样我才能更快地完成,对了,也不用找,今天碰上你妹妹了,和她抢了衣料,估计回去就会找到你。”韩守中一听,详细问了一下情况,没有言语。

  两人刚到东府,韩守中就被西府请走了。雒雪进屋吃了点东西,就没再出来,等到世子爷回到东府,据说大发雷霆,罚雒雪禁足在东府一座空置的佛堂。许多人听到这个消息,都会心一笑,这还没过一个月,已然是厌弃了,两个姨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去见世子爷,哪成想世子爷根本就不在府里,谁也不知世子爷的行踪。

  雒雪睁开眼睛,就看到世子爷的脸,吓了一跳,世子爷竟然躺在旁边,吓得赶紧坐起来,揪着被子,“世子爷,你怎么在这儿,什么时辰了?”

  韩守中看见雒雪一脸防备,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来看看你,怎么大白天在睡觉,画得怎么样了。”

  “昨个画的太晚了,我竟不知什么时候躺到床上的。”雒雪一看自己还是穿的昨天的衣服。

  “是我进来发现你睡着了,把你放到床上的,晚饭还放在边上,你这样挣钱不要命,哪里有命花,若是这样,我就在这儿看着你,不许你这么辛苦了。”韩守中有点心疼。雒雪跳起来,“我饿了,我去弄点吃的。”

  佛堂的后面有个小厨房,一会儿,雒雪烧了点水,热了热饭,两人吃了点。饭少得可怜,而且,这已经过了中午,早饭和午饭都没有来送,世子爷看见雒雪的手冻得通红,烧的炭呛人,真不知道原来深宅大院还有这样的地方,但看这个小妮子还自得其乐,“我没事的,你去忙吧,如果晚上能想起来,就给我带点好吃的。”

  晚饭,金盏送来一个食盒:“雒雪,我多放了两个馒头,白天没法过来,忍几天就好了。”雒雪心里暖暖的,什么时候都有贵人帮自己。

  韩守中看着雒雪的晚饭,一直阴沉着脸。“世子爷,你别这样啊,看着你的脸再好吃的东西也咽不下去了。今天的八宝鸭子太好吃了,还有这个鱼肉粥,吃不完,正好晚上当宵夜,还有这个醋鱼,你不是最爱吃,怎么都没怎么吃呢。”雒雪笑嘻嘻的给世子爷夹菜。

  “明天就跟我回去吧。”

  “这儿很好,很安静,我很快就完成了,我还想求你过年也让我在这儿呢,这是天降大任,对我的考验。”

  “什么大任?”

  “当然是伺候好世子爷了。”韩守中被雒雪逗笑了,心里很受用,下丫头嘴甜的时候最会哄人,“真是拿你没办法,这几天我来陪你,过年还是回去吧,这里太苦了。”

  腊月二十八,雒雪完成了任务,大年三十回到了院子。过了子时,世子爷才从西府回来,东府的丫头婆子早就聚在一起玩乐,韩守中进到雒雪的房里,看见她已经沉沉睡去,知道前几天是累的有点狠了。交给祝掌柜的时候,祝掌柜都想不到如此之快。还不到二十天,雒雪就画完了,清晰完整,标注清楚。祝掌柜先付了一部分,等拍卖会完成就会把剩下的付了。雒雪拿到钱的那天,请世子爷好好吃了一顿。等回家的路上就在马车上睡着了。

  粉嘟嘟的脸,红润润的嘴唇,眉色如黛,肤如凝脂,世子爷用手指轻轻碰触雒雪的脸颊,这个软软的、滑滑的小东西让自己的心也变成了柔软的,不能碰触。可是,手指却忍不住描摹这雒雪的轮廓。受到骚扰,雒雪嘟了嘴,嘀咕着,韩守中轻笑,嘴唇不由得就落在了水润润的小脸上,本想轻轻一吻,哪知一阵幽香水滑,就从额头掠到鼻尖又到馨香软腻的口唇。雒雪在梦里,看见世子爷冷峻的脸,为什么眼睛这么亮,亮的耀眼,只好闭上眼,总是抿成一条线的嘴唇竟然这么柔软,是什么到了自己的嘴里,是什么压得自己喘不上气,是什么让自己着火了,好烫啊,雒雪觉得自己快死了,呼吸不了,挣扎不得,自己被困在一个很烫的包裹里了吗?是谁在喊自己,快救救我,是世子爷的声音,他在喊我,快来救我。雒雪感到快死的时候,嘴唇一痛,睁开了眼睛。

  睁眼看见世子爷的狭长的眼睛里灼灼的冒着火,心里发蒙,还在做梦吧。不对,感觉是真实的,的确有重量,嘴唇在吃痛,天呐,自己被世子爷吃了。雒雪心里一急,手上带着劲儿一把就推开了世子爷,急着下床,一蜷腿,顶到世子爷的不知道是小肚子还是胯下,反正世子爷吃痛的低叫了一声,雒雪惊慌失措的站在床下,看着世子爷靠床里趴在锦被上没有动,心想完了,世子爷不会疼晕了吧,会不会在锦被里窒息,我该怎么办,现在是逃跑还是救他。世子爷虽然被顶的吃痛,却是因为没留神居然被小妮子给掀翻到一边,自己居然没忍住,把她弄醒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没有抬头,就听见雒雪过来翻他,嘴里还念念有词:“不会死了吧,应该不会,那是晕了,我没使多大劲儿,世子爷,你醒醒,醒醒。”

第三十二章 画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