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养伤

  冬青完全没有关注到韩守中的种种,低着头,心里暗叹,选血狱花,以后自己是没自由了,也就是说,最好也就是个妾,也许永远是个通房丫鬟,自己的生死都由别人说了算。选卖身契吧,自由的生活,一直是自己的梦想,出去就找宁子风,大不了陪他去沼泽找血狱花,就算他死了,与自己有什么相干呢?自己已经尽力了,剩下交给长天门去好了,可是这样好吗?宁子风一直都很够朋友,想方设法照顾自己,自己真可以不管他,以后也不想他?冬青纠结不已,咬着嘴唇,皱着眉,不知道怎么办,这时,冷锋进来,低声说着什么,韩守中看了一眼冬青,“大声说吧。”

  “长天门由世子爷开条件,换取血狱花。宁子风已经昏迷多日,毒已发作,这两日不解就会有性命之忧,即使可以延缓,也不过三五日,即使解了,也会就此疯癫。”

  冬青想起别扭的宁子风,皱着眉对自己说,“和我回长天门,我会护你周全。”在能逃离的时候,从来没有犹豫过,要带上一无所长的自己,要护自己周全。自己到底在犹豫什么,大不了以后活不下去了,自己再逃走好了。

  冬青走过去选了血狱花。“世子爷,我也不敢欺瞒,宁子风是我患难之交,我留在大小姐身边,原也是为了用情报换取血狱花,给宁子风解毒,这些想必世子爷已经知道了。如今,我选了血狱花,自是奉世子爷为主子,处处以世子爷为重,但朋友之义我也不敢忘,只盼望世子爷不要让奴婢和朋友拔剑相对才好。”

  “你不负我,我必护你,如你所愿,以后的路怎么走都在你。冷锋,你带着冬青去一趟天济国的住所,让冬青去了一了心愿。”

  韩守中看冬青走了,心里的情绪说不出是什么样,事情的确是按照自己想得在发展,可是,冬青真的就能和宁子风一刀两断吗?救命之恩,宁子风能放得下吗?自己拘着这小丫头,她就能一心一意对自己吗?可是,放任她离开,自己怎么办,原本无足轻重的小丫头,落在眼睛里而已,如今心里怎么就空空的,她对自己别说情义了,恐怕连感激也没有了,诚惶诚恐、恭恭敬敬的丫鬟要多少有多少,非拘着她,有意思吗?想到这儿,颇有些心灰意懒。闭上眼睛,小丫头的一颦一笑又浮现出来,也许能让她为自己笑笑,闹点情绪,也很值得期待呢。

  冬青看到了昏迷不醒的宁子风,旁边是憔悴不堪的宁远,把血狱花给了宁子昀。“我把此花给你,从此和长天门、宁子风、宁远再无恩怨,你们答应会给宁远哥哥解了影蛊,看宁远哥哥的意愿吧。我最后的条件就是:山高水长,以后莫要再相见,从此雒雪是路人。”

  宁远红着眼睛磕了三个头,“雪儿,是我的错,今生无以为报,来生再报。”冬青避了身子,没有受礼,温柔的说:“宁远哥哥,从来没有对错,你保重吧,如果为了我好,就不要说血狱花是我送来的。我在混乱城是快乐的,记住我们的约定,不要共死,只愿同生,好好活着,相忘于江湖。”

  冬青头也不回的走了,宁远和宁子昀看着她的背影,知道,这个虽然身体纤弱,却意志强大的女孩永远的走了。

  冬青回到院子,回了自己的房间。她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不纠结于过去,不自怨自艾,现实总是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给她一击,面对现实,就是最佳选择。所以她一路在想,是永远的带着人皮面具,还是恢复真容告别过去,也许真面目是对新主子的一种尊重吧。

  韩守中听冷锋一字不差的汇报完见面的情况,看到了冬青的决绝,这个小丫头绝情起来比自己还要狠。

  韩守中看到冬青的真面目时,心里一颤。虽然自己曾在金兰苑看到了,但近距离,白天看到,还是惊艳了,年龄似乎又小了一些,精致无暇的脸生动俏皮,一双眼睛似喜似嗔,像个要撒娇的小姑娘,随着她一刹那忧伤,一刹那欢欣。还是那一身月白色齐胸襦裙配淡蓝色半臂,却和从前的干练精明的气质不同,虽然沉静依旧,却多了小女孩的娇俏,谁看到了都不忍拒绝。冬青看见世子爷的惊讶,“世子爷,这是我本来的样子,我原来叫雒雪,请主子赐名。”

  “就叫雒雪,以后见我不必拘礼。你先去挑几个丫头使唤,但是不要让她们近前伺候,等回了永济城韩府再好好找几个丫头。晚饭时过来伺候。”

  晚饭时,雒雪到了房间,看到世子爷正坐在左间,饭桌上已然摆好了饭,净了手,拿着象牙筷子站到世子爷身边,世子爷眼睛看到哪,就取一些,喂到世子爷嘴里,尽量取一些清淡的,又盛了骨头汤,喂了些,两人配合默契,一顿饭安静的结束了,伺候世子爷漱了口,听见世子爷说:“你在这儿用吧。”雒雪搬了小杌子,心里想,真是命苦,以后都要吃剩饭了,开始吃了起来,想起上次自己也在世子爷面前大嚼过,不由得想这世子爷癖好真怪,喜欢看人吃饭。雒雪从来不和食物为敌,安静的吃了许多。一个小丫头把饭食都撤下去之后,世子爷说要出去溜达,走到门口,冷锋说:“大夫要世子爷卧床休息,这几日最好不要起身,世子爷就回去躺下吧。”说完给雒雪递了个眼色。雒雪一愣,看世子爷的精神,以为伤的不重,原来是要卧床休息,想想昨天的情景,怎会伤的不重,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雒雪赶快扶着世子:“世子爷,您就让我们省点心,您躺着吧。”

  “我又没伤着腿,怎么不能走走。”

  “爷不是也吐了好几口血,伤着内脏了吗,大夫说至少要卧床静养十日呢。”冷锋寸步不让。

  “爷,您就回去躺着吧,我给你念书,要不给你弹琴,只要您静卧,您想干什么都行。”雒雪轻声软语,带点娇痴的看着世子爷。韩守中被雒雪的一声爷,叫的没有了脾气,只好由着雒雪把他带回屋,躺到床上。雒雪在和世子爷下盲棋,世子爷说一步,雒雪摆一步,自己再说自己落在哪,当烛火换过了很久,雒雪说:“封棋吧,明晚再下,世子爷饶了奴婢,脑袋都沉得抬不动了,小的伺候爷休息吧。”

  韩守中在黑暗里能感到骨头的疼痛,刚才下棋时并不觉得,而今却似钢针不停的扎,这个小丫头能止痛,再回想一遍下午和晚上的雒雪,疼痛果然减轻了不少。

  一大早,雒雪帮世子爷洗漱完毕,吃了早饭,大夫进了屋,雒雪也没有回避,站在旁边,才看见胸前还有一道剑伤,并不是只有骨头断裂。试着整理绷带,询问注意事项,大夫看见雒雪的脸,忘了回答,听见世子爷的咳声,抬头看见世子爷杀人的目光,吓得跪下认错,雒雪抿嘴轻笑:“世子爷疼的脸黑了吗?我手下没轻重,还要孙大夫给世子爷开点止痛药才好。”孙大夫在世子爷的冷哼中下去开药了。冷锋拿着一堆书匣进来了,雒雪在床榻整理出一块空地,放这些,冷锋又搬进来一个小几,权当书桌吧。冷锋陪在床侧,雒雪在外边闲间缝着一件男子的露出半边肩的小衣。过了半晌,雒雪抬起头,站起身进里间换了热茶,给世子爷倒了一盏,看世子爷并没有抬头,低声问:“爷,午饭想吃什么,小的去看看,再看看药是不是也好了。”韩守中也不抬头:“你看着办吧。”雒雪领命退下。

  午饭后,庄老夫子带人来了,庄大小姐也到了,看见雒雪惊讶无比,雒雪也没隐瞒,来龙去脉讲了一通,竟然还换得了庄大小姐同情的泪水。庄大小姐轻声说:“听说天济皇室和长天门的人已经走了,我刚进来时碰见海洪帮的下人,听见说世子养病,谁都不见。海洪帮去我那儿找过你,我说你已经是世子爷的人啦,是不是来找你的。”雒雪心里一阵郁闷,弟弟看来也见不到了。庄大小姐说庄老夫子来看看世子爷的伤势,可以的话,大家就和六皇子一起走。

  晚间两人下棋的间歇,雒雪忍不住问:“世子爷,下午小姐说准备回程,怎么打算的呢?”

  “你也想走了吗?还是有什么打算?”

  “世子爷的伤势恐怕还不能移动吧,是不是再养一段时间?”

  “再危险的伤势在马上也颠簸过,留在这儿,大家都不安全,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两天之后就可以离开了,你也做好准备吧,一路上和我乘一辆马车吧。”

第二十二章 养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