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回城

  两天后,辰南国一行人开始回程,因为和六皇子等汇在一处,人员众多,行程十分缓慢,雒雪坐在世子爷的马车里,方便照顾。马车倒是十分宽敞,就像一间小房间,东西一应俱全,已经初夏,雒雪用青纱做了几重纱帘,底下坠着珍珠和小的玉佩,以免被风吹散,这样既可以透气,也可以看见外面,从外面却看不清里面的光景,一路行来,却很是凉爽,因为受着伤,雒雪连着赶了几套斜露肩的里衣,腋下全用细布带系住,方便换下,也方便换药,外面套宽松的袍子,倒也露不出胸膛,见到外人也不失礼。

  韩守中闭着眼,默默行功,这样可以好得快点,雒雪在绣东西,安静的像画在了青纱帘上的美人图,车里偶尔会有青纱帘下玉佩相碰的叮当声。韩守中心里想这个小丫头是不知道这些珍珠玉佩的价值吗?就这么坠在不值钱的青纱上,多少人都要将珍珠宝贝的藏起来,她却就当是普通的物件,连庄大小姐看到,都惊讶无比,真心赞雒雪才是清流,视金钱如粪土,要不就是真正的富豪;另一方面,也惊叹青纱帘的点子太妙了,也让夏蝉仿着做,雒雪也帮着选了淡粉色纱,底下坠着铜钱。雒雪不好意思的解释:“纱帘做好,却没有什么东西增加重量,也不好意思去要些铜钱,想起天济国的答谢礼,挑了些装在络子里坠着纱帘,这些东西平时也用不上,这不挺好。”

  韩守中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冷锋过来说今晚就在这儿休息了,前面碰上的村子太小,安置不了这么多人,这个镇子还算齐整,可以租到好几个院子,安排得差不多了,一会儿会有人送饭过来。雒雪先去院子里看了看,还算干净,扶了世子爷过去,旁边的院子正好是庄大小姐和一些女眷,好不热闹。吃完晚饭,就听见旁边的院子热闹之极,夏蝉过来想拉雒雪过去,就看见世子爷的黑脸,吓得啥也没敢说,就跑回去了。雒雪无语的看着他,看他摆好了棋,只好坐在旁边陪着下,走了没几步,说是六皇子和庄老夫子到,雒雪忙起身伺候,去泡茶,回来就看到六皇子坐在世子爷对面,庄老夫子在一旁观棋。雒雪倒了茶,站在世子爷身旁,世子爷说,雒雪落子,六皇子下了一会,就棋力不继,露出马脚,世子爷也不好穷追猛打,最后基本算是平了。六皇子看着韩守中笑道:“红袖添香夜读书,都说世子是最孤清冷傲的,这般年纪也不肯好好做一门亲,郡王在京城还着急上火,原来世子是金屋藏娇,有这么一个才貌双全的妙人相伴,难怪只称养伤,谁都不肯见。”

  “六殿下说笑了,只因这丫头还算伶俐,做起事来比较仔细,我手下没有得用的人,就向表妹讨了过来伺候。”世子爷平淡的说。

  “我可听说,世子把辛苦得来的血狱花给了身边的小丫头,不知是不是呢?”

  “嗯,小丫头欠人一命,如今既然跟了在下,在下自然要替她还债。”

  “许多人都说世子爷把血狱花赏给一个小丫头,是浪费,不知轻重,如今看来,这个小丫头的确有不凡之处。”

  雒雪看世子爷微笑着看向她说,“六殿下赞你呢。”忙行了礼,娇憨的笑着说:“谢六殿下赞,如今再不会有人说主子爷浪费东西了,小女身价又涨了不少,世子爷要涨工钱才好。”

  六皇子没想到雒雪会像个小女孩样撒娇,一挑眉毛,哈哈大笑,在场的人也都笑起来,韩守中也笑嗔:“你倒会贴金,顺竿上,也不知道谦虚谦虚。”

  “奴婢才不要谦虚呢,从小就没被夸过,可是有大人物夸奖,虽然也知道六殿下是看在主子爷的面子,那奴婢也要得意得意。”雒雪嘟着小嘴,眨着大眼睛,得意的笑着说。大家也都开心地笑起来。

  走走停停,走了一月左右,终于到了永济城。韩守中借口要休养,决定留在永济城,六皇子带着庄老夫子一行人,在永济城休整了数日,继续赶往京城。

  雒雪坐在耳房里愣神,大夫说世子爷的伤势已经基本恢复了,就是不要太用力,慢慢养养,每天写写字。那自己是不是可以搬离从善堂了,搬到后院去,可是后院不是应该给世子爷的家眷住的吗,自己又没有住进去的资格,可是,自己也不想住在世子爷的隔壁了,世子爷现在恢复了,可以自理了吧。从一开始帮着换衣服,红着脸不知所措,到后来要擦身,沐浴,自己都一力承担,尽管每次世子爷都穿着亵裤,可是两人之间的尴尬和慌乱,都让两人如临大敌,到现在,自己虽然仍然会脸红,但总算是能自如的完成。现在应该不用自己再擦身和穿衣了,也不用喂饭了,那是不是可以慢慢消失在世子爷视线中。正胡思乱想,听见小青说:“雒雪姐姐,世子爷让摆饭,要你去呢。”雒雪应了一声只好出了门。这个小青是到了永济城,胡妈妈又找了两个大丫鬟小青小蓝中的一个,还有两个小点的丫鬟,小红和小白。

  雒雪进了门,看见饭已然摆好了。“世子爷,大夫不是说今儿起,要锻炼胳膊和手腕吗?”韩守中自己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鱼肉,显得有点笨拙,“是啊,可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你坐到对面陪我吃饭吧,小青下去吧。”雒雪只好坐下,假装看不到小青的惊讶。“爷,婢子想搬到听雨苑去,那儿凉快。”

  “不是让你以后就自称我吗?听雨苑?那是凉快,好吧,你收拾一下,给胡妈妈说一下,打扫好了,我就搬过去。”世子爷一丝不苟的练习用筷子,给雒雪夹了块姜丝,知道这个小丫头不爱吃。雒雪恨恨的想,是我想搬过去,可没你,把姜丝又夹出碗“爷,你也要搬吗?冷锋找您就不方便了?!”

  “嗯,是有点不方便,他也适应适应,白天我还是在前院,你以后白天就午饭时过来吧,其余时间在后院休息,想干点什么都行,晚饭我回去吃。冷锋也休息休息。”世子爷不动声色,看着雒雪的脸黑了。“世子爷的伤不是好了吗?哪里还用我伺候呢,冷锋晚上都可以休息了,我什么时候可以休息呢?”雒雪有点急了,声音里透出了不耐烦,世子爷继续逗她:“那你想什么时候休息,休息多久呢,你说吧。”“我说你就答应,你就会逗我。”韩守中看雒雪急了,有点好笑:“好,你说吧,我答应你。”

  “那好,我想自己搬去听雨苑。”

  “也不想伺候我了?!那你想做什么,想去海洪帮?”韩守中心里有点失落,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不仅仅是雒雪辛苦,自己也很辛苦,从来没有让一个人这般近身相伴,从小就自己的事自己做,即使后来有了随从,也只是跟随,私事都是自己动手,受了伤,右臂没法动,看着雒雪近身给自己上药、擦身、沐浴、自己也是咬牙坚持。虽然自己也是有过妻子的,但那时还小,两人也算相敬如宾,她端庄的像个佛像,自己性子也冷,还没热络就离开京城戍边,等再次回去,是那个可怜女人的葬礼,后面又订了亲,还没过门就病死了,再后来就有了流言,说自己命格孤煞,自己并不在意,想着这样也好,不用再应酬那个被称作妻子的女人,自己也不用回京。终于,碰到了这个小东西,想逗她,看她窘迫的样子,看她看见自己裸露的身子,脸上到脖子都透出粉粉的红色,虽然自己也很尴尬,但忍着由着她碰触,细软的微凉的手指每次碰触到身体,都像是带着火种,碰到哪里,哪里就烧了一片,每每都要运功,艰难的克服她带来的窘迫,生怕小丫头看出什么不堪,又想让她靠近,又要时刻警惕自己,这种甜蜜的痛苦有多伤人只有自己知道。原以为已经相处的很好了,相处的时间可以随意自如,难道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又想起前两天海洪帮下帖,自己拒绝了,当时雒雪就有点不高兴,嘟着嘴,几天都不轻易开口。可是海长青灼灼的目光,海敏谦纯净惊喜的眼神,雒雪欣喜不已的模样,都时刻提醒自己,海洪帮是不能让雒雪去的,这海洪帮都低有什么,让她那么喜欢,那海敏谦样貌虽然出众,可是年龄那么小,看雒雪看他的目光,也不是什么爱慕之情,反而是像养的宠物般,眼里满满的都是溺爱。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韩守中沉默,表情又了冷了几分,小丫头看自己的眼神里除了尊敬就是防备,也许还有羞涩吧,反正从来也不会像关注海敏谦那样关心自己,伺候的是挑不出一点错,也不能说没用心,只是那些都是做奴婢的本分,她对自己就没有情,心下更是黯然了几分。

第二十三章 回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