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上岸

  这一夜雒雪睡得无比香甜,可惜梦里出现了韩守中狭长的眼睛和轻挑的嘴角,右侧脸颊出现的酒窝,醒来后,雒雪使劲儿回忆了一下这位冷峻的韩世子有没有酒窝,最后笑自己无聊,他根本就不笑,哪看得到,再说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跟雒雪没有半点关系的韩守中一夜无眠,在黑暗中辗转反侧。闭上眼,就是失去控制的棋局,睁开眼睛,就是冬青肉嘟嘟的小脸,怎么会有那么水灵的眼睛,那么顽皮的酒窝,自己也是有酒窝的,只是自己一直嫌弃酒窝,大男人长着酒窝,一笑,威严尽失,还怎么统军带兵,故而很少笑。小姑娘的酒窝怎么就那么可爱,还有雀斑也长的很俏皮,像是很会撒娇的小姑娘,每次见她,都是中规中矩的,规矩真的很好,倒不像是小地方医馆里的小丫头。她真的十二岁吗?似乎长得高,和十五岁的表妹身高差不多,快有自己肩膀那么高了,胸口,有胸口那么高了,小丫头总是半低着头,所以看不清她的表情,好像她也很少有表情,总是风轻云淡的模样。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韩守中鄙视自己,不就输了一局棋,还怀疑人家的年龄,难道自己已经输不起了,年龄小棋风还不定,以后好好培养,肯定会赢了师傅,自己下次不可再留手,下棋不专心,一定能赢得小丫头心服口服,自已也要故意输两子,看她急的咬嘴唇,这傻孩子,咬嘴唇不疼吗,不过她还小,坏毛病一定要改掉,她真的好小,十二岁,比自己小十岁,比自己小好多啊,想到这儿,韩守中感到自己脸红了,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心跳的砰砰响,好剧烈,他甚至在想隔壁的冷锋是不是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更是慌乱,猛地坐起来,开始打坐运功,默念清心咒。

  冷锋听见主子辗转反侧,又开始打坐练功,这也太神奇了吧,不是赢了吗?怎么还不睡呢,昨晚就一夜没睡,主子到底在纠结什么呢。

  直到水路结束,庄大小姐和冬青都没再见韩守中,幸好他一直神出鬼没,也没人注意,也不是完全没人注意,冬青就松了一口气,看来算是逃过了。庄大小姐一直让雒雪在复盘,在不明白的时候会偶尔想起韩世子“冬青,你说表哥为什么会这样落子呢,他怎么不出现了,忙也不至于一面也见不到吧。冷爷,韩世子去哪了?”

  “属下不知,属下只是奉命值守在这条船。明天,到永济城就可以上岸了。永济城是个繁华之地,要在这里修养一两天,想来可以见到世子爷。”冷锋答道,心中却在想,世子爷天天晚上都在这条船上复盘,天不亮就离开了,行踪甚是古怪。

  永济城是到金都的必经之城,也是天济国、辰南国、西夷国三国交界要冲。三国中西夷国唯武独尊,兵力稍强,但离永济城较远。天济国地处北方,兵力弱于西夷国,国力弱于辰南国。辰南国是这三国中重文轻武的国家,虽然国力富足,可是兵力却不强,这就是一块肥肉啊,西夷国隔三差五就打个秋风,出兵掠夺一番,天济国也不能坐视西夷国灭了辰南国,所以,总会趁火打劫之后,又隐隐要联合辰南国,三国的关系就这么微妙,打打合合,两国虽然没有联合,但是单独一国是无法抗衡西夷国的,形势所迫,天济国和辰南国还是比较友好,和平的时间最久。六年前西夷国与辰南国兵戎相见,这次西夷国谋划了很久,专门联合北方荒漠的一些部落出兵制衡天济国,辰南国节节败退,西夷大军过境既是赤地千里,辰南国一时间危机重重,有些文臣甚至想要把都城迁到江南,放弃江北的大好河山,当时,韩守中的父亲也领了一部分兵力,他主要是维护京城安危,可是西北节节败退,溃败的大军无人可领,已经到了燃眉之急,皇上无奈就要派润和郡王领兵,润和郡王知道自己还不如西北大元帅周金虎,正好周金虎阵前举荐了年仅十六岁的韩守中,韩守中不顾父亲反对,临危受命,带着部分京城的兵力,先是一路收复战败的西北军,又一路征兵练兵,最后总算是稳住局势,命周金虎的长孙周青镇守,自己带着西北军中挑选的精锐,渗入反击,历经三年,总算收复了失地,也练出一只虎狼之师,进入西夷国内反攻,一时间,血衣战将韩守中声名赫赫,在西夷国就是噩梦般的存在。最后,两国签订盟约,和平相处,三地通商,这永济城就是三地之一。久而久之,永济城就是三国通商贸易汇聚之地,三国虽然在这里互市,但管理这座城的实际上却是海洪帮。听到海洪帮,雒雪想起自己的弟弟,也不知现在怎样,即使见了面,可能也不认识自己这个姐姐了。

  庄家这一行人下了船,坐上马车进了永济城。一路上,夏蝉又恢复八卦好奇的精神,不停的撩开窗帘向外看,外面熙熙攘攘,不愧是商业名城,沿途的商铺布置得各具特色,叫卖声也不绝于耳,茶楼酒肆也人来人往,这里商业气氛浓重,三国交汇,文化开放,女子在街上做买卖也很常见,还有男女三两成群闲逛的,并不讲究男女大妨,仅是以礼行事,倒也不见出格之举。一行人走走停停到了一座雅致幽静的宅第,正是韩守中的府邸,乃是皇上亲赐的。进了府门,穿过前堂,继续向后堂走去,绕着一片水塘曲折前行,到了东面一个垂花门上写“听风苑”进去之后,又见荷塘,顺着院墙,全是竹林,过了游廊见到阁楼,上写“听风阁”,院子里外站着下人,冷锋已然站在那里。

  “庄大小姐,世子爷在前面“从善堂”陪庄老夫子,您入住“听风阁”,有什么需要就和胡妈妈说。”一位精明稳重的中年妇女走上前行了礼,一众下人也行了礼。

  午睡醒来,夏蝉一边铺床,一边讲她逛的成果,这韩府有多大,北边是听雪苑,种的是梅花、梨树各种花树;西边是听雨苑,种的是梧桐和一片好大的荷塘,前面还没顾上去呢,“小姐,这里的下人不好相与,老婆子,小丫头都不肯说主子半句,还是冷爷好,说了许多。原来这里是韩世子的私宅,六年前追击西北流寇,震慑了西夷国,皇上赏的,韩世子常年在此地居住,回京住在郡王府。这里内院管事的就是胡妈妈,听说是韩世子乳娘的亲妹子,乳娘去世,胡妈妈就留在这里了。”

  庄大小姐上了口脂,冬青选了支镶宝碧云点翠花簪,庄重不失可爱,“一会儿要到从善堂请安,怕是会见到韩世子和几位师兄,怕是不好太素,就穿这套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袄裙。”

  夏蝉看见冬青服侍小姐妥帖后笑着说:“春鹃姐姐看了也不会挑出半点错,我就不会选这些衣裳,幸好小姐好看,穿什么都美。”大小姐笑着点在夏蝉的额角,“你就会说,还整天说不到点上。一会儿你也和我去请安,别像上次,见到表哥腿都抖。”

  “不是我一个抖的,听张师兄说他第一次见也有些抖呢,小姐,你说,这韩世子怎么这么可怕,他不说话就是活阎王,一说话,我心都要跳出来了。冬青,世子和你下棋时,你害怕不,他对你说啥了?”

  冬青想了想,“好像从没说过什么,只记得一句,冷锋,封棋。世子爷就是不苟言笑,也不会为难我们小丫鬟,倒也说不上害怕。”

  请安的时候,果然大家都在庄老夫子那儿,到了永济城,老夫子说规矩也没那么多了,一切从简,在这儿休整十来日再走,三天后就是三月三上巳节,大家好好去见识见识。

  “表妹,这永济城的上巳节也算是重要活动,每年从各处赶来的人不少,游园、踏青、诗会、比武已经陆续都有了,今年因五月金都盛会,从各国来的人更多。这里也不太讲究男女大防,茶楼酒肆商铺男女都可任意进出,所以不太安全,这几****也没什么事,以后出门找我即可,如若我不在,也请让冷锋带人跟着。三天后,著名的文会在金兰苑举行,里面有曲水流觞,琴棋书画均可入评,据说彩头惊人,各是名家的诗书画、残局一篇,旁边还有歌舞比较。金兰苑依山而建,想踏青也可向山上去,山顶还有射箭比赛。我们在金兰苑有几间休息室,中午可在那里吃饭休息,也可在望江楼吃午饭休息,你稍作准备吧,伺候的人不够可让胡妈妈安排。”

  庄大小姐听得喜不胜收,自己在江南虽也参加过诗会,到底不是太自由,也没这么盛大。夏蝉更是笑逐颜开,一劲儿拉扯冬青的袖子,惹得大家都看他俩,“冬青倒是可以去对弈几局,说不定会有所得。”

  冬青突然听见韩世子的话,诧异的抬头对上他亮晶晶的眼睛,忙行了礼“世子谬赞,冬青哪有那个实力,可不敢痴心妄想,我这点棋艺也就是陪小姐逗会闷子。小姐的书法,赢得一副名家书法是可以期盼的。”

  “天外有天,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我的字哪里拿得出手,没得让别人不知天高地厚。”大小姐笑嗔。

  “静儿,我看你倒可以一试,你的小丫头棋艺不错也可以去比比,只有一较高下,才能知道自己的斤两啊,我想着,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去试试,这种机会不多,多历练才能进步。”庄老夫子笑眯眯的发话,大家都应声诺。

第十三章 上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