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苦修

  雒雪迈过了这道坎,她能感到风的方向,感到树木的呼吸,光影的变换,身边的队友的气血运行节奏,除了体能训练,她可以坐在马上感受身边的一切,可以时时刻刻的练习隐匿,风来了,她借助风势掠的更远,落得更轻,并不比一片叶更容易让人察觉;在树林里休息,片刻之后,大家想要找到刻意隐藏的她并不比找到一棵树容易,在湖边休息时,她会化身成湖底的一片泥。最后,逼得宁远也夜以继日,时时刻刻在练功,暗影绝杀术的击杀十招已经变成了本能。暗绿色练功服的三十人已经到了目的地,散落在无相山的这片茂密的黑耀森林中。雒雪拉着宁远隐藏起来,准备试一下练习的成果。雒雪在湖边森林中,隐匿在枯烂的枝叶下,她已经布置了几个狩猎陷阱,并且在其中一个旁边做了记号,伪装成猎兽陷阱,她感到走来三个人,其中一个小心谨慎,看到了陷阱,一个上前观察,一个掠上树,谨慎的人守在退路。树上的人呼吸急促,很紧张,并且他是三人中功力最弱的;掠阵的人功力最高,呼吸均匀,关注着周围的动静;上前看陷阱的人武力应该是这三人中最好,气血最高,外家功夫最好,防御强。雒雪仔细感受了下他的步法、呼吸、气血的运行,感到他每到左脚第三步就和呼吸不契合,气血运行一滞,一滞的点正好是天突穴,看来他的弱点就是锁骨间,喉头。这人刚刚解开猎兽陷阱,松了口气,对着其他两人做了个手势,就在这时,脚下突然一松,陷阱,一提气准备向上冲,没想到,落下去的脚已被套牢,向下陷去,掠阵的那人不救反而向外逃去,树上的那人在陷阱突现时,已被隐藏在树叶间的宁远趁乱用暗器打晕了,随后宁远向逃跑的人飞掠,逃跑的人感到被人锁定了,突然听到枯叶间有惊跑的小动物,小心向另一方向掠去,却不知宁远早已经守株待兔,几招之下,被制住了。小动物这才现身,是雒雪,他俩相视一笑,把晕倒的两人擒到陷阱边,雒雪一拽绳子把这个倒霉蛋拽上来,他的天突穴已经让雒雪用一粒石子击中,晕过去了。雒雪让宁远搜了身,拿走了黄白之物、暗器啥的和一点药,其余都留下了。两个人悄悄离开,追大部队去了。两人一边追,一边讨论,雒雪觉得如果陷阱里有毒药或迷药会更好,自己暗器的手法真是差,抓了一把石头在这人慌乱的时候才勉强命中,看来自己不适合战斗。

  《暗影绝杀术》里面有一些怎么炼制毒药,和施毒的简单方法,但雒雪还没有开始好好研读,幸好自小也跟着爹娘耳濡目染了,知道了一些简单的毒药,但如何配置和炼制还不知道,制毒在江湖中也是偏门,这方面的书啊、秘籍也不太常见,研究的人也不多,怎么才能精通,可能还要等待时机。现在在树林里简单识别一下草药毒虫什么的已经属难得。

  雒雪和宁远又打劫了两个穿蓝色试炼服的家伙,比上次速度还要快,两个人的配合又默契了不少。当第三次打劫三个黑色试炼服的家伙之后,碰到了最大危机,竟然没有摆脱另一个尾随的家伙。雒雪在湖水里躲了一天一夜之后,从晨雾中慢慢显现,危机乍现,冰冷的剑已经在肩头,突然听见宁远慌乱的声音:“放了她,否则要你的命。”雒雪心中一紧,如果刚才宁远直接出手,或许还有机会,现在自己被制住,自己又是宁远的弱点,恐怕败局已定。雒雪静下心,这个人身上并没有杀意,呼吸的节律这么轻柔,飘忽的仿佛像晨雾般,忽浓忽淡,肯定是宁子昀。雒雪柔柔的轻声微笑:“子昀公子是要检查我们的课业呢,还是想要我这颗丹药呢?”肩头的剑收走,雒雪转过身,仰望着比自己高半个身的人,面具下还是那干净的笑脸。宁子昀收了面具:“你俩练得不错,我引以为傲的十一组,竟然一个回合就败了。雒雪你让我刮目相看了,宁远本就是子风的暗卫,自小被训练,犯了错被赶了出来,但武技内功都不错的。而你一个多月前有点轻功底子,武力对抗可能也过不了两招,你现在虽然武力值有所增长,但仍然不能单兵对战,没想到的是你的暗影绝杀练得这般好,这日照术和伪装术足以暗杀你想杀的人,尤其是见过你的人,可以轻易看出你并没有太高的内力,会忽略你的危险性,让你能更好的伪装。但你俩有个致命的问题,事先布局的都没问题,临场应变的能力差很多,尤其是宁远,你刚才应该毫不犹豫的出手,你太关心雒雪,关心则乱。你俩都无法逃开,你即使逃跑也要离开,活着才能谋后事。”宁远虽然点头,但他已经站在雒雪身前半步,挡住了雒雪可能被威胁的点,宁子昀知道自己说了也白说,宁远暗卫的品质已经在血液里了,原来是宁子风,现在是雒雪。宁子昀看着这个小丫头,曾经黑黑红红的皮肤已经光洁白嫩透着粉粉的莹润,亮闪闪的黑曜石般的眼睛,平静无波,笑起来弯弯的长睫毛会轻轻遮住眼底的光芒,略显羞涩,否则真要百花失色了。沉思时会轻蹙眉头,咬着红嘟嘟的小嘴,才显露出孩子般的神情,如果再过几年,不要说杀她,恐怕为她杀人的人会多不胜数吧。

  雒雪换回了红色的试炼服,三人已经坐在湖边,点燃了火,火光映着雒雪娇美的红脸庞,宁远看着雒雪,觉得自己的心里也燃烧了一团火,迷惑地看着她。雒雪摸摸自己的脸,只好装傻了,因为婆婆给的药丸已经失效了,“于癞子曾经给我吃过一个药丸,说我这模样,偷东西被抓住会给卖到倚翠楼,我其实也无所谓,倚翠楼的姐姐还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呢,就是不能离开倚翠楼,我就听于癞子的话吃了药丸,可是一直好好的,不知为什么从湖里出来就失效了,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宁远和宁子昀听到雒雪还在羡慕倚翠楼的姐姐,黑着脸对视了一眼,觉得想办法让雒雪变成普通小丫头的模样才是当务之急。宁子昀甚至想,如果大长老宁苍山看到了现在的雒雪,根本不会给她这种慢慢赴死的机会,肯定当时就灭杀了,这个消息还是暂时不要传回去,自己多多关注这个小丫头,料她也翻不出天去。“雒雪,暗影中伪装术里又怎么改变自己的外貌,怎么做面具,你练习没有,这很重要,未来三年你要靠这门技能活下去,不能轻易的露出真面目。”宁子昀诚恳的说。宁远也点点头,“雒雪,还是你原来不显眼比较安全,马上就要到混乱城了,你赶快想办法学会,等一个月后,我们要悄悄消失才好。”雒雪看着这两个人诚恳的表情,腹诽不已,以为自己真是小屁孩那么好骗,天真的眨着眼睛:“那我不用真面目示人,真的可以吗?不算犯规吗?”两人对视一下,宁远迟疑了,宁子昀:“你先变回原来的模样,否则到时通缉令发的不是你原来的模样,大长老会先治我的罪,三年以后,你变成啥模样,那不管我的事,再说你真面目示人,被杀了,我也脱不了干系,没法交代。你先变回去,被杀了我也能说得清。”

  雒雪慢慢瘪了嘴,眼泪在眼眶里转啊转,就是不掉下来,“原来子昀少爷这么为难,我现在好像不能完全和原来一样,怎么办呢?”

  宁子昀看她可怜的小模样,同情心泛滥,觉得自己责任满满。又提醒自己不能被迷惑了,这小丫头原来就很难对付,现在容貌纤尘不染,无辜的足以迷惑任何人,绝不能轻易就范,可是看见两颗晶莹的珠泪就似一湖碧潭上的珍珠,实在不忍让他们掉下来,碎了。

  宁子昀拿出一颗药丸,“这枚是易形丹,可以让人的骨骼变形,保持三天,你先装上,我也只有这一颗。还有两张人皮面具,贴上后保持三个月,洗澡洗脸都不妨碍,只是已经做好了模样,没有办法再染色,变不成黑红的肤色。”雒雪毫不客气的装了起来,“要变成黑红色的皮肤吗?我听说苏木、蓝草、槐米和茜草配好就可以了,还有什么五倍子、象斗都可以的,只是可能会和以前有点差别的,我不知这林子里有没有,咱们分头找找。”宁子昀去了混乱城找锅和木桶,再买了些需要调配的药,雒雪和宁远分头找原料。幸好已到了草木生长的春天,材料倒不难找,雒雪还找了一些其他的草药,毒草以备不时之需。三人把找到的材料收集起来,放在锅上熬成浓汁,倒到木桶里添了些水,雒雪就泡了进去,半个时辰后,雒雪从水中出来,已经又变成那个黑黑的小丫头,比原来还要黑些。宁远和宁子昀一边护卫,一边把剩余的浓汁制成几枚丹丸,用腊封好,以备以后再用。一袭黑衣的美玉公子带着两个红衣的小护卫,尤其是其中一个还是黑黑的小丫头,走向无相山脉最无序和繁华的混乱城。

第五章 苦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