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不要好看,只要跟你相配

    这一晚,季先生还真是身体力行的做到了所谓不放过该是什么样子。  

  到了下半夜,洛潇意识已经迷糊,她只隐隐约约记得睁开一条缝隙,男人眼里的炽热依旧滚烫如火,落下的吻重而深,她情不自禁往后缩又被一把捞了回来。 

  “季先生,好累……”轻轻如猫叫的撒娇声要是放在往常定会勾起男人怜惜,可今天大概真是被刺激到了,男人置若罔闻只顾专心……做。  

  他低下头,鼻尖爱恋的在那圆润的肩头上厮磨,蹭一下,亲一下,再蹭再亲……反反复复多次也不厌倦。 

  “你睡就行,不用管我。” 

  这男人说什么不用管,她怎么可能不管啊……洛潇累得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她屈起手弱弱地捶了他两下,秀拳刚一抬起就被他一把抓住,没过几秒,指尖就染上一抹湿热。 

身体本能的颤栗让她情不自禁的去迎合男人的吻,她抱紧了他的脖颈,任他予以谷欠求。他重重一沉,不断地融入,不断地索要,她能感受到他的急迫,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灵上的,他是那么想要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孩子。之前想要孩子但也算是顺其自然,可如今他真是迫不及待了。

到了最后,她止不住嘤泣求饶,可他内心的渴望就是收不住。 

  *  

  自从那日在医院与那个女人擦肩而过后,洛潇和夏璃几乎每天都要追问自家男人十来遍,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查出什么消息,那个和辛蓝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究竟是辛蓝,还是……这世上真有如双胞胎那般相像的两个人。夏璃性子比较磨人,丁远有时候耐不住都想全盘托出了,可话溜至嘴边想起季铭律的叮嘱还是将话吞了回去。 

  【我想了想,还是到了周日晚上再告诉她们。】 

  【你不是说要让她们想想怎么告诉辛蓝关于她忘掉的过去?】一晚上时间仓促想出来也不可能毫无漏洞,辛蓝不比以前,总会看出些什么破绽。  

  【该怎么告诉就是她们俩的事了,我们没必要掺和。】其实季铭律这么想也是从两点出发,一是如果现在就告诉她们辛蓝没死,而是失去记忆成为了霍家主母,依那两个丫头的性子定然冷静不下来,到时冲上门和霍玖泽发生不愉快就得不偿失了。二是关于那段过往是要瞒还是说,都是她们三姐妹之间的事了。 

  Sole一店内,洛潇换好了一件大红色中式礼服出来,V领精致的滚边设计和肩颈处深蓝色刺绣图案相得映彰,身材纤细修长,两手交叠放在腹部优雅动人,盈盈一笑,眸色里的光耀眼得无法让人直视。

  她一站到镜子前就有店员来替她整理裙子下摆,等店员起身后她才微微颔首礼貌一笑,“谢谢。” 

  店员楞了一下,似乎被这一句道谢惊到了。A市豪门千金不少,来这儿试礼服的更不少,可那些千金一向趾高气昂的看人,从来没有给予过她们同等的尊重。  

  “不客气。”店员回道,慢慢地退到一边。  

  傅晚从沙发上起身走过来,好好的看了一会儿才满意的点头,“好好好,潇潇穿这身真好看。”  

  “晚姨。”洛潇害羞得垂下眼睫。  

  云深也过来站到傅晚旁边,“妈,你这话里的意思是说人靠衣装?”  

  “混小子,又乱说。”  

  他走近两步,目光落在她精致的锁骨上不过一秒又回到她脸上,唇角上扬,“嫂子,是很好看。”  

  话音刚落下,季铭律就从试衣间出来了,他穿了一身中山装,很单调简朴的设计却让他增添一丝不同以往的魅力。男人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朝她走来。那一刻,洛潇分明感受到了自己心跳加快了不少,明明不再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明明他们都认识九年了,明明这个男人更心动模样她都见过,可胸腔跳动的速度依旧慢不下来。  

  扑通,扑通,扑通,好像他每一步都是踏在了她的心上。  

  直至他来到面前,她还没能完全回神,眼底躲藏了一抹浅浅的痴迷。  

  “怎么,我这身不好看?”一句纯粹的调侃,季铭律以为能如愿看到洛潇脸红的模样,哪知她给了他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  

  “嗯。”她一脸真诚的回答。  

  旁人听见了都瞪圆了眼,季太太,你是很爱睁眼说瞎话么?  

  男人略微紧眉,薄唇微张,刚要说什么又被女人一句话堵了回来。  

  “是好看过头了。”  

  她的眼睛亮亮的,带着一丝得逞的笑意,像极了那年参加活动踩在泳池桥上时的模样。彼时她见不得他云淡风轻安然自若,恶意惹火,撩出反应后又吓得狼狈躲到洗手间里,不顾他留在原地懊恼。

“我不要好看,只要跟你相配。”他眼周晕开热度。

那点热度让洛潇想起昨晚的情景,两颊很快变得绯红。  

  云深搁在裤边的手紧握成拳,攥了几秒后又舒尔一缓,他抬手蒙住眼散漫开口,“又开始虐狗了。”  

  闻言,店员一个个都笑到不行,当然,因为顾忌他的身份完全只敢在心里偷偷笑。傅晚是上一辈的人,平时养尊处优也完全是一派富家优雅太太该有的样子,乍听这虐狗两字不明白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提及狗不太文明。  

  她转头一本正经道:“小深,注意措辞。”  

  云深一怔,继而大笑不止,边笑还边说:“妈,我就说让你平时上网不要光看商业新闻嘛。”  

  傅晚瞪了他一眼,眉间染上几分无奈,这孩子怎么教都不听,优雅优雅,都去哪了?公共场合哪里能这么大笑?  

  洛潇靠在男人怀里眉眼都笑弯了,倒是季铭律见着云深这大笑的模样,菲薄的嘴唇抿起。  

  *  

  两人很满意对方身上的礼服,这中式礼服也就定下来了,因为婚纱和女方婚戒季先生很早以前就设计好了,所以洛潇就将上次参加国际珠宝展览会的那枚纽扣形戒指拿来加以修改作为男方婚戒。  

  本来她也想重新设计一个,可不仅是她还是季先生,都觉得圆形纽扣是最能代表他们两人的爱情。  

  他们从店里出来后,季铭律和傅晚要去公司一趟,倒是云深没有事就陪着洛潇去酒店试菜。  

  总体来说,洛潇除了甜品不是很满意以外,其他的都没太大意见。  

  “觉得不好吃?”  

  “也不是,就是……和我想要的味道不一样。”洛潇再尝了一口。  

  云深自己尝了尝味道,沉吟了一会儿,“不然,甜品我来做吧。”  

  “你会?”她诧异的开口,云深虽然嗜甜如命,可应该只会吃不会做吧?  

  “少瞧不起人,我可是这行的专家。”顿了顿又说,“反正嫂子你和哥办婚礼,我也没出上什么力,这做甜品的活儿交给我也算我的心意。”  

  她笑笑,“好,我就等着看你这季二少有什么能耐。”  

  说完,她转身去了另一桌品尝菜品,云深盯着她背影眸光终究是黯淡了不少,他再尝了一口手上的巧克力慕斯蛋糕,舌尖触及的感觉确实一阵苦涩。  

  什么时候他的味蕾也会算随他心情的变化而变化了?  

  试完菜品后,差不多已经六点了,洛潇一出酒店门就接到了季铭律的电话。  

  “季太太,菜品试完了?”  

  “嗯。”  

  “我公司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你和小深快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一起回家吃饭。”  

  从这里回季宅是要经过S&G,“好。”  

  “让小深开车慢点。”  

  洛潇目光移到云深身上,云深直觉可能是在说他什么,摆摆手示意把电话拿给他。  

  云深接过毫不意外听到一阵嘱咐,“哥,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把嫂子好好的送到你面前。”  

  挂完电话后,云深一路上开车都比较平稳,可就在路口右转弯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冲到他车头,他猛地一踩刹车,女人就倒在了地上。  

  云深最先的反应就是偏头看洛潇,脸上是掩不住的关心,“嫂子,有没有事?”  

  这一急踩,洛潇坐在副驾驶座上额头磕在了车窗上,她揉了揉,还是感觉有点儿疼。  

  “没事。”  

  云深看她白皙的额头上有一圈泛红,气急败坏地松了安全带下车,他踩刹车的时候明明没碰到那女人的身子,怎么就倒下了?  

  妈的,这是被碰瓷了?  

  洛潇看他气冲冲的样子赶忙也下车,怕他急性子闹出什么事来。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不要好看,只要跟你相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