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六章 一句TiAmo,只有他会说

    回到房间,洛潇就让季铭律坐到阳台的躺椅上,修长笔直的双腿搭在凳子上,她就坐在一边替他做腿部按摩。和煦的阳光披在他们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灿灿的玉衣

。  

  看女人细心又熟稔的手法,季铭律淡淡开口:“昨晚就想问了,什么时候学的这手艺?” 

  力度掌控得很好,穴位找的也很精准,随随便便按的话也不会有这效果。  

  “你昏迷的时候每天我都会给你按摩全身,刚开始不太会,医生教过几天也算有点成效。”  

  湛黑的眼底泛起一层暖意,大手伸出去摸上她的脸颊,摩挲了几下,“辛苦了。”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一切都不辛苦。”修长指尖下的薄茧微微扫过嫩滑的肌肤,带来些许痒意。  

  季铭律唇角含笑,在阳光的沐浴下,棱角分明的五官显得愈加深邃,当他和洛潇那双漾着温柔的瞳孔对视时,他恍然觉得,那五年的黑暗就像是一场虚无缥缈的幻境,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从未分离过。  

  按摩了十来分钟,洛潇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有点不大高兴的掐了一下男人精壮结实的手臂。  

  “怎么了?”  

  她朝他伸出手,“生日礼物呢?”  

  “昨天是你的生日,你今天跟我要什么礼物。”  

  洛潇别过脸,虽然昨天中午两家人都为她庆祝了生日,可他醒来后压根提都没提这事,而且生日祝福和礼物通通都没有。  

  “生气了?”季铭律捏住她下巴,把她转了过来倾身贴近,“让我闻闻,今早季太太是不是吃了辣椒,怎么这么容易生气?”  

  洛潇把他推开,下巴微扬,“季先生,好好回答问题,你态度这样不端正组织上是不会允许的。”  

  男人一怔,几秒后胸腔发出震动,他低头好生笑了会儿才抬起头看她,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久远的怀念,像是黑白照相机那样久远却值得珍藏的记忆。  

  他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捏“比起生日快乐,我的那一句TiAmo更让你喜欢,不是吗?”  

  生日快乐有很多人对她说,仅仅这一句TiAmo,只有他才会说。  

  “好吧,勉强可以接受这个答案,那礼物呢?”她黑如玛瑙的眼珠转了转。  

  “礼物已经给了你,你忘了?”  

  她微微皱眉,“什么时候?”  

  男人倾身过去覆在她小巧的耳垂边,随着薄唇开合,落下一片滚烫的气息。  

  他压低了沙哑的声线,性感得不像话,“昨晚我可是全数交了货,这个生日礼物应该够份量吧。”  

  闻言,洛潇的脸上忍不住泛开红晕,羞恼的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怎么醒来后的季先生撩人技术更高了呢?  

  “叩叩”听到门外响起的敲门声,两人之间的暖昧气氛慢慢散去了。  

  “阿铭,找你有事,我在书房等你。”  

  洛潇眉眼微弯,“看来阿远吃完了。”  

  “那下次你多做点,我们分点给他。”黑色眼眸倒映出女人愉悦的模样,男人说。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侧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这男人,是要他好兄弟陪他有难同当吗?她的手艺也不是很差啊。  

  *  

  季铭律看见丁远窝在小沙发里止不住的喝水,打趣道:“至于么?”  

  “一大早过来你就这么坑我。”丁远边说还边往他身后看,看洛潇有没有跟过来,小声的说:“夏夏做饭再难吃我都吃了,你怎么不学学我?”  

  丁远觉得自己这样才是真爱的表现,可换来的只是季铭律一个冷漠的眼神,一副觉得他智商低的表现,他难过的开口,“阿铭,你这样做会很容易失去我的。”  

  季铭律懒得再看他这么抽风,眉心一皱,“说正事。”  

  真是不可爱,丁远撇撇嘴,在心里腹诽道。  

  清了清嗓子,他从衣袋里拿出一份名单,眉间染上一丝严肃,“这段时间A市的确来了不少外来人,我筛选了下,稍微能有点关系的人都在这上面了。”  

  季铭律锐利的目光一一在名单上扫过,在看到第三排第一个名字时顿住,“霍玖泽来了?”  

  “嗯,听说是他妻子身体不大舒服才到这儿来看病,阿铭,你说会不会因为远日和S&G的竞争关系,霍玖泽选择帮梁墨衍才对你下手?”说着说着,丁远也觉得不大可能,“也不对啊,照监控来看对方应该是冲着潇潇去的,洛氏和远日不同行,总不会梁墨衍是因为梁麒才对潇潇不利吧……哎没听说他们兄弟关系很好啊……而且之前看梁墨衍的态度对我们并没有敌意啊……”  

  季铭律没有管丁远的碎碎念,又看了下去,扫了几排又顿住,“你在方中笙上面打个×干什么?”  

  “虽然方中笙不算外来人,可他在这段时间回来我也把他记了上去。”  

  “他不是这几年常住澳洲,这次回来是做什么?”  

  “哦,他是回来办寿宴,你知道他有多疼易西彤,易西彤在这儿他当然要回来办。”丁远挠挠头,“而且手下的人调查时发现,不仅是方中笙夫妻两回来,他还带回来另外一对夫妇,不过这对夫妇的资料我还没调查好。”  

  “嗯。”季铭律点点头,继续看了下去,之后的两排人跟S&G曾经是有过合作,其中几家也发生过不愉快,不过单看这样还是不能判断。  

  他抿唇半眯起眸子,说:“明天我们去找霍玖泽。”  

  “你怀疑他?可他好歹是军方的人,要是他不愿意见我们,事情不大好办。”丁远睁大双眼。  

  男人不语,他将名单收好,就去书桌那儿办公了。  

  丁远耸耸肩,唉,那就去吧。

第二百零六章 一句TiAmo,只有他会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