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五章 季先生,我们应该打个商量

    长长睫毛抖动了一会儿,幽深的双眸睁开,季铭律看见怀里放着的抱枕不由无奈一笑。他起身坐起,被子滑落下去露出精壮的胸膛,肩胛处隐隐可见几道抓痕。视线扫了扫没见到那抹窈窕身影时,他拨拨头发,下船将窗帘全都拉了开来,下一秒温暖的阳光全数倾倒在了他的身上,他面朝阳光,摆了摆头揉弄了几下脖颈,懒散地伸了一下腰才进浴室洗漱,然后换了一套家居服穿上。  

  等他下楼来,餐桌上已经摆了几样中式早点,厨娘把白粥端了出来,看见他笑道:“少奶奶刚做好早餐,少爷您就下来了,这时间掐得可真准。”  

  季铭律眸光落在热气腾腾的白粥和卖相不错的紫薯饼上,说:“季太太做的?” 

  “可不是嘛,少奶奶一早就起来做了。”她往常基本上是六点起来,七点将早餐做好,没想到她起来的时候少奶奶已经在厨房里捣鼓了,虽然花了两个小时才将早饭做好,但也是有心了。

  男人点点头,“我爸妈呢?”  

  “老爷有个早会要开已经去公司了,夫人约了亲家太太喝早茶现在在楼上梳妆。”厨娘一一说道:“二少爷还在睡。”  

  “嗯,我知道了,芳姨你先下去吧。”  

  厨娘微微颔首就离开了。  

  季铭律慢慢走过去,走到厨房门口他就顿住脚,视线所触之处洛潇半弯着腰将火关了,把锅盖移开,一股热气喷洒而出小脸染上一抹微红,她用夹子把翡翠烧麦夹出来放到盘子里,细心地摆放好,欣喜的看了一小会儿后从衣袋里拿出手机,只听咔嚓一声,一张早餐美图就到手了。  

  倏地,后背一抹温热贴了上来。  

  “到底是为了给我做早餐还是为了拍美食图?”季铭律从背后环住洛潇的腰身,低头看着那盘烧麦,捏得大小不一,表皮还有一层淡淡的绿色,一大早起来就看见这颜色还真不是能让人很高兴。  

  冰凉的耳垂陷在男人颈边,洛潇微微缩了缩,她侧头看男人笑了笑,“我难得做一次饭,当然要拍下来纪念一下我的成果。”  

  男人一听,抿唇想了想,他突然将衣领往外扯,家居服本就宽松,再加上最顶端的两颗纽扣没有扣上,他这一扯俨然成了一副衣衫半解的撩人模样。  

  “你干什么?”洛潇一惊,两手忙合上他的衣服,目光还不住朝外看,生怕有人进来看见误会。  

  季铭律拨开她的手,又将衣服扯开露出肩胛处的抓痕,醇厚的嗓音落下,“给你拍你的成果。”  

  “这个成果……就没必要了吧。”  

  “你不满意?”他微微皱眉,仿若她要真说了不满意,他就会立马将她打包上楼。  

  她呼吸一窒,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季先生,我们应该打个商量。”  

  男人歪头望向她,眼底的眸光深邃如海。  

  “以后在有第三者存在的情况下,禁止你撩我。”  

  “现在没有人。”  

  洛潇把他衣服又合上,还极其贴心的把那两颗纽扣也给扣上了,“哪没人啊,万一有人突然进来……”  

  季铭律低头,向前一步逼近,两手撑在黑色大理石流理台上将洛潇锁在胸前,看见那双清澈干净的眸子,脑海里就回想起了昨晚那娇艳迷醉的画面,嗓音略带沙哑,“就这么害怕被人看到?”  

  女人咬着下唇,倒不是害怕被看到,只是即便领了证下人们也尊称她为少奶奶,可她到底还没有光明正大的嫁进来,就算嫁进来了,被人撞见亲近,也总归是有些不太好。  

  “你明明就知道……”洛潇委屈的瞪了他一眼。  

  季铭律胸腔一震,似是被她这娇俏模样给迷惑住了,喉结轻微上下耸动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大手扣住洛潇的后脑,薄唇压了下去。  

  洛潇推搡了几下,也没敢过于挣扎怕踢到他的腿,这男人,都说了怕被看见怎么还来啊,慢慢地,她环住他的双臂渐渐收紧。  

  唇舌间,激烈得像是两只亲吻鱼在嬉戏追逐。  

  洛潇的腰间抵在流理台的棱上不大舒服,刚动了动就被男人一把抱上了流理台。  

  “季先生……”她小小惊呼了一声。  

  晨起男人本就有谷欠望,这一吻,像是带动了浑身的热情,季铭律喘息有些粗重,他一手揽着她,一手慢慢伸到胸前,将她的衣扣解开了一颗,两颗……都能看到里面娇美的沟壑。  

  突然,一道清雅男声由远至近,“哥。”  

  云深站在门口,看见两人身体挨得很近,洛潇脸上还有未散去的红晕,眼神不由一黯。  

  “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看饭厅没人,来找找你们而已。”  

  男人点点头,把装烧麦的盘子端了出去,“吃饭吧。”云深也跟着他出去。  

  洛潇一个人在厨房里长舒一口气,还好云深进来前就把衣服整理好了,不然被撞进她就尴尬了。  

  他们几人刚在饭桌那儿坐下,傅晚就下楼来跟他们知会了一声就走了。  

  “云深,尝尝,这是我跟芳姨学的。”洛潇夹了一个紫薯饼给他,云深吃完后称赞好吃,不过怎么跟往常的是一个味儿?即便是芳姨教的,味道也不会是一样吧。  

  季铭律自己也吃了一个紫薯饼,嚼完后道:“看来芳姨应该没少提点。”  

  她白了他一眼,“就提点了几句而已。”  

  “几句?”他半眯着眼看她。  

  洛潇难以承受他的目光,噘嘴说:“问东问西干什么,你要不要吃?不吃拉倒。”  

  季铭律耸肩,得,季太太不会做,还不让人说了。  

  见此,云深忙吃了一个烧麦,以为味道不错结果极其困难才咽下,“嗯,还可以,就是皮……硬了点。”  

  这个烧麦,才应该是没加提点的真实手艺。  

  洛潇看两人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又做砸了,叹了一口气,身旁男人瞧她恹恹的模样唇边漾开浅笑。  

  她在他身边一切的喜怒哀乐,看得见摸得着,真好。  

  大家把紫薯饼吃得差不多了,烧麦就动了两个,这时来了一位客人。  

  丁远大咧咧的拉开椅子坐下,“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正好没吃早饭,不介意吧?”  

  “不介意。”  

  “哟,这不是我最喜欢吃的翡翠烧麦嘛,看来芳姨今天是知道我要来才做的这个,你们吃不吃,不吃我全吃了啊。”虽然还客气的问了一声,可丁远直接就把一盘端到了自己面前,刚要送入口,就看见洛潇坐在对面欣喜的看着他。  

  “咳咳,潇潇,你男人在身边呢,你看我做什么?”他尴尬的咳了一声,不会是他今天剃了胡子抹了发油帅过阿铭了吧,要是潇潇移情别恋上他,那他就是罪过了。  

  她还没来得及说,季铭律就把她拉了起来,“小深,看着他,不吃完不让他离桌。”  

  为什么?丁远目送他们上楼,一口咬下烧麦,下一秒就直接吐了出来,“这不是芳姨做的啊。”  

  “这该不会是潇潇做的吧?”在得到云深肯定的回应后,丁远讨好的笑笑,“云深,我就只是来找你哥谈事的,我已经吃了早饭了,这个就算……”  

  然而一切并没有什么用,面对云深这个黑拳手,丁远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吞,含泪吃完所有的翡翠烧麦。

第二百零五章 季先生,我们应该打个商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