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九章 她终究离开(五)

    卧室船头柜上的手机屏幕忽地亮了,一直在那儿嗡嗡作响,可大船上已经没有人了,只留下一片空荡荡的寂静。  

  机场  

  丁远不厌其烦的一遍遍拨打季铭律的电话,可打了七八个都还是无人接听,余光瞥到那相谈甚欢的三人,他眼底的光越发浓稠。 

  这时,欧阳倒是接到了电话,他点了两下头就把手机递给宁骁,“少爷,是方总。”  

  宁骁眸光微闪,转头微笑道:“你们慢聊。”然后起身走到一旁接电话。  

  “方叔。”  

  “小战,你看到彤彤没有?”  

  “没有,她怎么了?”  

  “那丫头偷听到我跟你兰姨说话,知道你今天要去法国,在家闹了一阵儿就跑出来了,我看她八成要来机场找你……”  

  “方叔,你放心,要是我看见西彤,我会让欧阳把她带回来。”  

  “那好。”  

  宁骁刚挂断电话,像是应景般他一转身就看见易西彤站在不远处,易西彤跑到他跟前,虽是一言不发双眼却溢满了委屈的水光。她的出现,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夏璃还歪着头问洛潇,“这不会是宁骁的桃花债吧?”  

  洛潇没回答,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宁骁瞧见易西彤哭,心中生出一丝不忍,疼惜开口,“回家吧,方叔在担心你。”  

  易西彤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像是被浸了盐水的鞭子抽过那般疼,“宁哥哥,你明明说过要好好陪我一段时间,为什么要走?而且,就算要走为什么不是回英国?”  

  “法国……你为什么要去法国?你去也带上我啊……你又要丢下我一个人吗……”她拉住他的手,嗓音带着啜泣声。  

  宁骁轻叹一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傻丫头,你怎么会是一个人呢?方叔兰姨他们都很疼你,还有子艾也在你身边,要是你喜欢,我也可以让欧阳陪你玩一段时间,再不然还……”这次去法国,宁骁不会带上欧阳,他只想和洛潇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我不要!”易西彤尖锐地打断他的话,她一下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上,“就算有再多人对我好,可他们都不是宁哥哥啊……”  

  “西彤。”  

  “还有,你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都还没给我,你怎么可以走?”明明下个月就是她二十岁的生日了。  

  “我会给你寄回来。”  

  “不,你已经把项链准备好了,我不要你寄,我要你下个月当面送给我!”她抹去眼角的泪,执拗的看着他。  

宁骁眉间起了一丝淡淡的横纹,“那串项链我不是送给你的。”  

  “我不信!”  

  大概是知道以易西彤的性子短时间是说不通的,宁骁只好冷下脸,沉声说:“西彤,听话!”往常易西彤最怕他生气,可用在今天毫无用处。  

  “我不要,我不要!宁哥哥,我不准你走,不准你离开我!”她的双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袖,生怕他挣脱开来。  

  此时,大厅响起他们乘坐的航班语音播报,洛潇站起身走过去,“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嗯。”宁骁强硬地扳开易西彤的手。  

  而易西彤现在才发觉了洛潇的存在,震惊睁大双眼,眼眶里的水雾越攒越多,一脸不相信地开口,“宁哥哥,你是跟这个女人……一起走?”  

  洛潇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竟扬起几分凉薄的笑,“怎么,你没跟她说?”  

  宁骁知道她心里不好过,就不跟她逞口舌之争了,“走吧。”随后他从欧阳手里把两个行李箱接过来,就要带着洛潇朝安检口走。  

  易西彤恍惚了几秒,待反应过来她红着眼小跑上去扑通一声跪下。  

  那样的举动,惹得所有人驻足观望,饶是洛潇也震惊得站在原地。  

  “宁哥哥,你别走!以后我会乖乖听话……不再任性,你说的我都会照做……你别离开彤彤好不好……我喜欢你……”  

  易西彤一个劲的流泪,一向骄傲的她在此刻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她一心只想把他留住,把她最爱的男人留在她身边。  

  宁骁一双杏眸闪过一丝疼痛,他硬下心肠不去扶她,“彤彤,你是我捧在手心里呵护大的妹妹。”  

  话音刚落,易西彤瞬间惨白了脸,她还以为宁哥哥最近开始对她有所转变了,原来一切都是她妄想了,“妹妹……呵呵,我一直都只是妹妹……”  

  欧阳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走过来,“少爷,你跟洛小姐快走吧,易小姐这儿有我。”  

  宁骁薄唇紧紧抿起,拉过洛潇的手就离开,任由易西彤在身后失声痛哭,那一瞬,他恍然想起小时候西彤被他不小心弄丢过一次,她就躲在一个角落里哭得厉害,有好心人过来问她她就闹腾得不准别人靠近。  

  【宁哥哥,你为什么才来啊?我好怕……】  

  【对不起彤彤,宁哥哥不是故意弄丢你的,以后不会了,宁哥哥不会再丢下你。】  

  【那……那我们拉钩……你不准骗人。】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的是小狗。】 

但谁也没想到今天的分别到下一次再见已经是天人永隔。 

  *  

  一辆蓝色布加迪威龙飞快的奔驰在公路上,接连闯了几个红灯也不在乎,季铭律冷着脸掌握着方向盘,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他还是该问她的,明明爱的人是他,为什么还会跟另一个男人走?  

  突然,眼睛里又传来一阵刺痛,他猛一闭眼,听见有车辆急按喇叭就把方向盘激烈的往右打转,直冲冲地开上了公路旁的花台。  

  车子停下后,他又闭了闭眼,视线依旧一片黑暗,他摸索着安全带解开,打开车门下车。  

  “先生,你怎么样?”是刚才差点和他撞车的司机见他走路跌跌撞撞忙过来扶住他。  

  “我没事。”季铭律推开那人,径直朝前走却撞到了车头。  

  司机又赶忙扶住,见他双眼不聚焦走路像是在摸索,惊异的睁大双眼,“先,先生,你不会是看不见吧?”那他怎么开车的啊?  

  耳边落下那三个字,季铭律就像是机器人被卸下了电池一样,僵硬在了原地。  

  半晌,他才低低说道:“是啊,我看不见了。”他落寞的垂下头,英俊的五官上布满冷嘲。  

  阴沉的天空也霎时飞起了鹅毛大雪,没过多久A市就穿上了冬日的银装,白茫茫一片。  

  这场迟来的初雪终究还是下起来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她终究离开(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