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这是准备抵着时间到场

    夜色阑珊,A市最好的酒店流光溢彩。 

  今晚说是订婚宴,可排场比那些正式的婚宴都还要隆重许多,受邀的宾客不仅囊括了A市商界名流,连政界都有不少知名人士出席。  

  三楼是主会场,穿着统一大红旗袍的女侍应生和黑白马甲的男侍应生端着托盘不断穿梭其中,好满足宾客的各种需求。  

  会场的某一处,洛潇穿上了那件一字肩长款礼服,头发挽成了一个斜拢在左边的发髻,在琉璃灯光的映衬下那渐变散步的细钻更是让人觉得光彩夺目,她还化着精致的妆容,眉眼更是不可抑制的弯了,整个人都洋溢着幸福的色彩。  

  在她对面站着的男人大约一米八七的身高,三件套正式西装衬得他越发挺拔出众。  

  她扫了眼会场中央那儿两家父母相谈甚欢场面,勾了勾嘴角然后把视线收回来落在男人脸上,眼神专注而认真,说:“把她接回来以后,不要再把她弄丢了。”  

  刚才阿远说已经知道了小璃的消息,但他还有些事情没有解决好,等他把一切不确定的因素都除掉后,他会把她接回来,再也不分开。  

  能在今天知道夏璃的下落,这于洛潇而言,是最好的订婚礼物。  

  丁远扬了扬眉,往日的郁结已消散开来,难得有一丝轻松,“潇潇,这个你不用说我也会这么做。”没有她的日子,他的世界安静得让人发慌,那样的感觉他再也不想体会了。  

  会场中央,季洛两家父母站在一块儿,气氛很是融洽。  

  “老季,我女儿自小被我们宠坏了,日后你们可要多担待啊。”洛振天爽朗笑笑。  

  “老洛,你看你这说的什么话,且不说我们二十几年的交情,单看潇潇这孩子我们夫妻俩也是喜欢得很,绝不会让她受了委屈。”季霆生站得笔直,五官棱角分明。  

  “放心吧,我们会把潇潇当自家女儿来疼的。”傅晚裹了件香槟色长裙,目光落在对面那一身优雅的淡蓝色上,悠悠的叹了口气,“清玥,没想到兜兜转转我们竟成了亲家。”  

  明明当初,她那样热切希望她们能成为妯娌。  

  清玥紧了紧身上的披肩,她看着身旁的男人纵使青春不再,但英俊如昔,眼神纯粹而温柔,“是啊,我也没想到。”  

  谁也没想到当初最讨厌的男人会成为此生最爱的男人。人生啊,就是这么让你意料不及却又满心欢喜。  

  突然,大门处传来一阵喧哗,竟是沈家三少携爱妻染倾倾到场了,两人同款黑色系礼服,格外登对。  

  等他们走近时,洛潇和丁远也走了过来,一一打过招呼后两家父母就去接待宾客了。  

  “三哥三嫂,谢谢你们特地回来。”看到他们出现,洛潇很是高兴。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谢的。”沈世伸出食指轻点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  

  “三哥,朵朵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吗?”

  “她这两天刚掉了牙齿还在闹情绪,我们就把她留在美国了。”染倾倾顺势拉过她的手,素来清冷的脸上也漾开笑意,“潇潇,我们回来的匆忙没带什么礼物,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三嫂。”洛潇轻喊了一声,眼睛里亮莹莹,“我不缺什么的。”  

  “别啊,潇潇,难得逮住机会不好好宰你三哥一次那怎么行?”丁远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三少,好歹是你最疼爱的妹妹出嫁,该放点血哦。”  

  “这说起来,也是丁少你最好的兄弟办喜事,你不是也该放血么。”沈世淡淡睨了他一眼,随后直直看着洛潇,“如果暂时想不到这个订婚礼物要什么,那就等到结婚那天三哥一起送给你好了。”  

  洛潇甜声应道:“嗯。”  

  沈世环顾了一下四周,觥筹加错的人影偏偏没有那一抹,“怎么没看见季少?”  

  “他说要办点事晚点到。”下午的时候季先生已经给她打了电话。  

  沈世抬手腕看了看手表,俊眉微皱,“还有不到半小时订婚宴就开始了,他这是准备抵着时间到场?”带着几分磁性的嗓音下暗藏一丝不满。  

  闻言,洛潇咬唇,“那我现在给他打电话。”说着,她从手包里把手机拿出来拨通号码。  

  嘟——嘟——嘟——几十秒的响铃过去了,却没有人接通。  

  她紧了紧手再打了几次,可都依然无果,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哑着声音开口,“他应该要到了。”  

  见此,沈世眉间的沟壑已经很深了,他刚想说什么却被染倾倾安抚性的握住手,看潇潇的样子已经有几分不安了,要是他再说而季铭律又还没到,恐怕她都要害怕了。  

  丁远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潇潇,你别担心,我去酒店门口等等,说不定阿铭已经到了。”  

  这句话刚落下,就见Jay急冲冲的进来,还差点跟侍应生相撞,他险险躲过,径直朝季霆生那儿走去。  

  见此,他们也赶忙走了过去,这情况,难道真出了什么事?  

  Jay低着头双手握成拳放在身侧,看了洛潇一眼又猛地缩回来。洛潇心一凉,涩涩的开口:“是不是……他出事了?“  

  “不是。”Jay望着季霆生一句话很是艰难的从嘴里蹦出来,“董事长,季少说……说他今晚不会来了。”  

  “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他不会来了!”一听这话,洛振天刚才还愉悦的脸上霎时变得铁青。  

  “就是……季少说他反悔了,不想订婚了,要取消这场订婚宴。”在众人的注目下,Jay硬着头皮才把话说完整。  

  倏地,洛潇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冰冷的地窖,冷得她发抖又站不稳,她想说些什么又开不了口。  

  “混账!”季霆生气得一甩袖,“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宾客也全来齐了,他现在居然给我说要取消?那逆子在哪儿,让他马上过来!”  

  “阿铭在哪儿?有什么话让他自己过来说清楚。”傅晚虽然也很震惊,但不至于发怒,他的儿子她很清楚,明明爱着潇潇怎么会不来?  

  “夫人,季少给我打了这个电话之后就没消息了。”Jay微微垂下头,他没告诉他们,其实季少还有一句话是要他转告的。  

  【如果真觉得取消订婚宴麻烦,不如让洛潇就地找一个未婚夫,应该不难。】  

  这句话,连他听了都有几分不忍更何况洛小姐?他如何说得出来啊。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这是准备抵着时间到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