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命运终究错待了他

    一栋三层楼的别墅静立在半山腰处,整体颜色呈乳白色风格偏英式,远处看去就像是绿荫中一朵幽兰的栀子花,淡雅又不失格调。  

  两个男人站在镂刻着白色花纹的大门前,已经快将近四个小时了,可他们的脊背依旧挺得直直的。在一旁的保卫室内,一个戴着红帽穿着制服的保全朝那处看了几眼,刚才他本想招呼季少进来喝口茶休息下,得到的只是淡淡的拒绝,罢了罢了,也许这些富家公子生来就不是能跟他这种人一起的。 

  突然,大门开了,一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季少,您怎么还没离开?”管家原本以为像季铭律这样的天之骄子耐心一定不好,没想到等他做完事就听到下人说他还没离开,他这才匆匆赶了出来。  

Jay满脸不悦,这话什么意思,他们在这儿等了这么久可不是为了要听这句话的。

  “管家,今天我是来拜见莎那夫人的。”黑眸微掀,嗓音低沉,“您之前说夫人正在午睡,那现在快四个小时了,不知夫人这一觉可有睡好?”  

  管家脸侧了侧,不敢直视那双锐利的黑眸,但想起那人的嘱咐还是硬着头皮道:“季少,您是聪明人,有些话我想不用说得太清楚,您都应该明白才是。”  

  明白?明白什么?明白那午睡不过是一个避而不见的借口?还是明白英撒和顾氏企业的合作已成事实,再也无法改变?  

  “今日我来要是没见到莎那夫人就离开,未免有点不甘心。”季铭律抬头,朝别墅里面深深的望过去,“不如管家替我带一句话进去,如此我也算对父亲有个交代。”  

  管家迟疑的皱着眉,半晌才开口,“季少请说。”  

  “上次会面,莎那夫人跟我说从商切记四字箴言——无信不立,那么我想问问夫人此刻对这四字的理解又是如何?”  

  一句话?这明明还是一个问题嘛。  

  管家微微点头,“那季少稍等。”说完转身走了进去,大门继而又被关上。  

  等到管家再次出来的时候已是十分钟之后。  

  “夫人说,有些东西固然重要,可一旦出现比之更重要的东西时,她自然会选择后者。”管家缓缓的吸了口气,“所以,季少,您请回吧。”  

  更重要的东西,呵。  

  季铭律眸光闪了闪,中指指腹又习惯性的摩擦食指指甲,淡淡的道:“打扰了。”  

  *  

  别墅大厅,一年约四十几的女人坐在沙发上,眼似皎月,唇似红缨,腰似柳絮,一袭修身的淡绿色旗袍将她温婉的气质衬托得更为极致。她掀开茶盖,任由氤氤氲氲的茶香四溢。  

  另一边,还有一个年轻男人慵懒的躺在贵妃椅上,左腿搭在右腿上,一只雪体通白的小奶猫从他的膝盖处慢慢往上爬,他的腿轻轻一抖,小奶猫就完全抓不稳慢慢朝下滑下去。  

  等小奶猫滑下去了,他又把腿放平,等小奶猫有了信心小心翼翼站在他腿上爬上来一半时,他一抖腿,又滑下去了。反反复复几次,小奶猫好像终于抓狂了,无辜的瞪大双眼叫唤着,“喵~喵~”  

  见此,男人一手提起小奶猫把它抱在怀里,眼底溢出笑意,“你呀你,活该被我欺负。”  

  那么小一团,爪子不够锐利动作不够灵敏,他只需轻轻一提,它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管家进来时目光刚一落在男人身上,肩膀就微微一抖,然后他踱步到女人身边,说:“夫人,季少已经离开了。”  

  “嗯。”女人淡淡一应,拿起茶杯喝茶,样子说不出的从容淡定。  

  男人好像是突然注意到了管家,眼眉一挑,“东伯,好久不见啊。”  

  额,刚才他进来的时候不就见了吗?管家尴尬的回应道:“是好久不见了,宁少爷。”  

  宁骁笑了笑,转而从茶几上拿起一块抹茶方糕喂给小奶猫吃。可小奶猫嘴巴太小,咬不碎这方糕,他就把方糕捏碎了喂给小奶猫吃。  

  女人喝完茶,目光看向贵妃椅那儿一人一猫玩得十分愉快,摆了摆手让管家下去。  

  管家走后,整个大厅只剩下他们两人,偶尔听得到男人从喉间溢出的笑,张扬而肆意。  

  “Reige,你这次提的要求有点任性了。”语气听着有几分责怪的意味,但莎那夫人脸上却未见半分责怪。  

  宁骁伸出食指点了点小奶猫的眼睛,头也不回的说:“老师,二十五年我都是这么任性过来的,也不差这一次,不是吗?”  

  莎那夫人的眼神久久落在男人的脸上,最终千言万语也都化成了一声叹息。  

  这孩子从小就天资过人学什么都快,比谁都聪明骄傲,可也许是因为他父亲过于关心他身体的原因,也让他比谁都叛逆张狂。  

  明明拥有让所有人都艳羡的一切,却哪知老天迷了眼,在他生命的这条路上只画了一半,坎坎而终。唉,命运终究错待了他。  

  她收学生从来都是很严格的,不问家世背景,只看眼缘。到现在她还能回忆起跟Reige的第一次谈话,九岁的他眼神就像枯藤一般死寂。  

  【我同意你当我的老师。】  

  【为什么?你不是已经赶走七个老师了吗?】  

  【烂泥一样的人,怎么配当我的老师。】  

  烂泥?据她所知,他父亲给他找的老师好像都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师吧。  

  【宁战,我想你过于高估我了。】她转身要走,他却死死的把她拽住。  

  【我想活,我想在死了之后也可以活在别人心里,你帮我。】  

  【我不想被遗忘,你帮我。】  

  【老师,你帮帮我。】  

  那时候的他双眼很红,喉咙已经堵得厉害,但没有一滴眼泪流下,只是一个劲的让她帮他,那些要求也说得云里雾里,她只是个稍微有点名气的老师,如何来帮他不被人遗忘?  

  可他的倔强就像是一根刺一样,突然扎了她的心口一下,一个字就已经滑出了口。  

  【好。】  

  第二天当他被推入手术室的那一刻,她才明白当时他为何要说那些话,他是怕吧,怕手术失败,一切有关他存于这世上的痕迹就会被抹掉,仿若他从未来过。  

  她想,纵使那天她没去宁家而是换成的别人,他也同样会这么做这么说,因为临近地狱深渊他看谁都会像是救世主。  

  可是还好,他终于是安然活了下来。  

  ……  

  听着莎那夫人那声极浅极浅的叹息,宁骁逗弄小奶猫的双手一滞,转过身背对她。  

  那张俊脸到底还是染上了青白。

第一百五十一章 命运终究错待了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