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 我还真当你是有能耐了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半月已过,距离订婚宴的日子还余下九天,期间,季铭律单独去见了洛振天,虽然洛父没有打从心底里认可他,但素知自家女儿的性子倒也没有反对,只让他好好记住自己所说的话,男子汉切莫随意失信。 

  季宅 

  傅晚每看过一张图片就转头问洛潇,“潇潇,这个怎么样?你喜不喜欢?恩,感觉裙摆不太好……设计好像也有点繁琐……”可往往洛潇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又回过头继续看去了,满桌零零散散的酒店资料和婚纱礼服图片,看得真叫人眼花缭乱。 

  洛潇无奈莞尔一笑,但看得出她的双眸里满是欢喜。

  一旁的季云深大咧咧的躺在沙发上,不过十几秒就喝完了一瓶酸奶,他坐起身,左眼微眯,精准的瞄向垃圾娄,眶——一个抛物线,刚好投进了。  

  拍了拍手,他这才懒懒开口,“妈,你这个样子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订婚呢。”  

  傅晚瞪了他一眼,“小深,你又在瞎说。”  

  “本来就是嘛,只是订个婚干嘛搞得这么紧张。”可不是么?昨天妈去试吃宴会糕点,口味有一点点不好她就吩咐下去重做了七八点,非要合了心意才行,糕点一直没做出来的时候还紧张得坐立不安,嘴里一直念叨时间来不来得及,开玩笑,还有九天时间怎么会来不及?  

  闻言,洛潇的目光下意识落到傅晚的脸上,她知道那不是紧张,而是高兴的情绪太过于强烈,以至于有些无所适从。  

  她记得那天季先生第一次带她回家的时候,她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可傅晚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只一句话,便让她消了不安。  

  【你是潇潇吗?真好。】  

  起初,她不能理解那‘真好’两个字是代表的什么,可当她看到傅晚拉起季先生的手覆在她手背上时,她才懂了。  

  【你们能在一起真好。】  

  是这样吗?她想纵是不是这个意思,但也相差不远,因为傅晚那时的眼里满是慈爱和让人忽略不了的心疼。大抵是觉得这个世上还有另一个女人也跟她一样这么爱季先生,两个人心里的那份想对他好的感情太过于相似,才让她忘却了不安。  

  何必要不安呢?他们是季先生的家人啊。  

  洛潇轻轻地把手搭在傅晚的手腕上,柔柔的说:“晚姨,不用着急,我们可以慢慢来。”  

  “好,好,我不急。”傅晚眸光闪了闪,眼眶隐隐的泛红。  

  她只是有点控制不住内心喜悦的心情,阿铭这孩子还是在刚学会走路的那段时间特别腻着她,等他长大了点他就什么都要自己独立,不会耍赖不会撒娇不会发脾气,小孩子该有的快乐他都没有……成年了更是一本正经的处事,对人温温淡淡的,说不上冷漠但也不亲近,如今他终于也能像寻常男子那般常有笑颜,她这做母亲的……如何能不替他高兴。  

  正在这时,随着佣人们齐声的一句话两抹高大英挺的身影就出现在视线里。  

  “老爷,大少爷。”  

  洛潇站起身微微颔首,态度谦和有礼,“季叔。”  

  季霆生爽朗的笑了笑,面容中却有着淡淡的烦躁,“潇潇,酒店的布置方案看了吗?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纵然是订婚宴也得不留遗憾才好。”  

  “季叔,方案我很满意。”  

  “是吗,那就好,你们继续看吧。”季霆生摆了摆手就上楼去了。  

  洛潇皱眉看向那西装笔挺的男人,有些困惑的问道:“怎么了?”  

  季叔看样子心情有点不好。  

  季铭律上前来摸了摸她的脑袋,像是对待小宠物般,淡淡的道:“工作上有点事而已,我先上去待会儿下来陪你一起看。”  

  坐在桌前的傅晚拿着图纸的手顿了顿,刚才老公上楼的时候脸色虽然没有多大的变化,可依她的了解,那已经是很不好了。  

  *  

  季铭律后脚刚一跨进书房,就听到文件摔在桌上的声音。  

  他站直了身体,背手而立,“爸。”  

  可谁知这一字刚一出口就像是点燃了炸药桶似的,季霆生怒不可遏的开口:“我当初让你一个月拿下英撒的合作案,可也不是下的死令,你拿不下我也不会不让你和潇潇订婚。呵,现在倒好,你三天前跟我说合作案拿下了今天就可以签约,我还真当你是有能耐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把案子谈下!如今闹得人尽皆知,英撒的签约方居然是顾氏企业,你闹出的笑话该怎么收场?你说!”  

  没拿下就直说好了,他现在居然敢给我玩虚虚实实欺上瞒下,真是丢了季家的脸!  

  季霆生坐到转椅上,胸口还不住的起伏,想到今日的酒会上英撒公布合作方的那一刻,董事会的人个个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哪里想到这太子爷都说已经确定了的合作案到头来会生出这样的变故,问了英撒的负责人,才知道莎那夫人先前根本就没有说过要和S&G签约,只说还在考虑中,是季少自以为是才闹出了这样的笑话。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季铭律是急功近利,好大喜功的人。本来季霆生是完全不会相信的,毕竟自己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还是有把握的,只是临到订婚宴这头上,他又说不准了,谁知道儿子会不会为了女人做事恍惚?  

  很久没有被父亲这样教训,男人的脸色不禁苍白了几分,手不由握紧,“爸,我会去向莎那夫人问个明白。”  

  到了此刻,季铭律知道自己再辩驳也无济于事,只是他想不通那个高贵的夫人明明已经答应了他,为何又突然反悔?如果是不想跟S&G签约,至少应该会在酒会的前一天跟他告知,不至于明知道会让别人看S&G的笑话也还是这么做了。  

  回想起之前接待莎那夫人的几次见面,季铭律深知,那个能够告诉他从商要有四字箴言‘无信不立’的莎那夫人定不会是出尔反尔的人。  

  那么这次,究竟是为何?

第一百五十章 我还真当你是有能耐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