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青梅竹马,沈家三少

    走近,洛潇看到圆桌上多了一杯柠檬汁和最新的珠宝杂志,双眸微睁,诧异的看向眼前男人,只几秒,便笑着说道:“这才算是个学长的样子。”

  这么多饮料他为什么独独替她选了柠檬汁?洛潇没去问,也没必要去问,因为她知道凭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想知道什么都不会是难事。  

  洛潇喝着柠檬汁满足得似猫儿样落入季铭律眼里,他抿唇微笑,关注了她两年,怎么会不知道她爱在骑马后喝柠檬汁的习惯?  

  “伤口还好吗?”  

  “嗯,再过一个星期就该痊愈了。”季铭律背上的伤不比洛潇手上的伤,他的更深更痛。  

  徐徐微风拂过,洛潇的长发被吹得飘动起来,有一缕调皮荡得很高,季铭律下意识抓住,柔软的发丝穿透手指,很顺滑的感觉。  

  她除了端着杯子的手一僵,其余并未作什么反应。  

  黑眸绞在那张精致的五官上面,看到红唇因为刚喝过柠檬汁而变得水润,不知怎的,心里有些不知名的渴望在这一刻竟有些蠢蠢欲动,季铭律的喉结滚了滚,才开口说道:“这什么洗发水?很好闻。”  

  “啊?”洛潇没想到季铭律竟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愣了两秒才说:“这是‘倾世’系列之一的梦。”  

  ‘倾世’系列是香水天才染倾倾针对女人设计的成果,系列下的洗发水、香水、沐浴乳各款全球销量不超过一百,就算你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大多是英国皇室和极少数权贵夫人才有的,而豪门千金是绝不可能有。  

  ‘倾世’系列?季铭律只是乍一听时有过惊讶,在细想到洛潇跟沈家三少沈世的关系时便明白了。  

  洛潇跟沈世是青梅竹马,而沈世的妻子就是染倾倾。  

  一年前,在沈世和染倾倾的那场轰动婚礼上曾经有宾客这么问过沈世。  

  三少啊,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过去这么多年里你对洛氏千金可是好得不像话,怎么到头来就是没走到一起呢?  

  这个问题是很多认识沈世和洛潇都想问的,但他们没想到就有人敢这么直白的问出来,还是在沈三少婚礼的这一天。  

  那时的沈世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揽紧了染倾倾的腰,回答说,如果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  

  只此一句,不再多言。  

  那人不太懂得沈世这句话的意思,但也很知趣没再问下去。  

  其实,沈世不是没想过跟洛潇在一起,有时候他甚至憧憬过要是他未来的妻子是洛潇,他们定然会很幸福的。  

  因为,懂得彼此了解,懂得彼此宽容。  

  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年少的沈世平日里虽然总是对洛潇言辞轻佻,行为痞气,但只要洛潇有一个皱眉,他就会挖空了心思来讨她开心。  

  他们无所顾忌的疯闹,言谈举止在外人看来俨然就是一对感情要好的情侣。  

  但他们自己知道,感情再要好,唯独缺了一点动心。  

  没有动心,又如何能繁衍出爱情?  

  午饭的时候,大家都显得格外有食欲,他们一上午都在玩保龄球、高尔夫、骑马自然是累的,当然,除了季铭律上午是悠哉度过的,谁让他是个伤患呢。  

  “潇潇,跟你作对的宋瑜柔怎么突然就出国了啊?”夏璃嘴里包着一个水晶饺,含糊不清的问。  

  “不知道,不在意。”她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说。  

  洛潇就是这样,对于不重要的人她从来不会多去了解对方近况,宋瑜柔出国原因她完全没兴趣知道。  

  季铭律和丁远暗暗的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件事他们清楚就好。  

  “那唐城后来怎么样了?”比起宋瑜柔,辛蓝关心的却是唐城,因为系部开展交流会的时候她看得出那是个很有才华的男生,如果因为这次伤人事故……那就太可惜了。  

  “这个你得问他。”秀手朝右一指,大家的目光都纷纷落在那张棱角分明的五官上。  

  季铭律黑眸一扫,淡淡说道:“这次唐城伤人确是情有可原,我替他和李子涵在B市找了学校和房子,以后他们都去那里生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唐城伤人是因为李子涵被阔少侮、辱的事早在小范围流传开来,虽然他在知道的第一时间已去把消息压下,可八卦传播的速度是比瘟疫还快,还是有很多人知道了。再者,他们就算不说,可一些异样眼光也是无法避免的。  

  所以,这对于唐城来说,是最好的去向。  

  说话间,季铭律总会剥好虾子后放进洛潇碗里,旁人看得有些意味深长,倒是洛潇丝毫没什么不好意思,他剥一个,她就吃一个。  

  只有云深受不了此番景象,猛地站起来,冲着洛潇大声说道:“你凭什么要我哥给你剥虾?”  

  “小云深,你没看到么,不是我要求的,是你哥自愿的。”洛潇懒懒掀眸,语气很是无辜。  

  “我不管,反正你就不准吃。”  

  “小深!”季铭律听到云深有些孩子气的话,不悦的冷了脸色。  

  “我告诉你,你不准……你干什么?”云深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洛潇夹了一个剥好的虾放进他碗里。  

  “你这么生气不就是吃醋了吗?喏,给你一个。”那样子,仿佛是多大的恩赐一般。  

  云深的嘴角僵硬的抽了抽,我明明是不喜欢自己崇拜的大哥在服侍人,怎么就成他吃醋了?  

  “你……”云深还想说话,可看到洛潇那张云淡风轻的脸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好闷闷的坐下。  

  云深吃瘪的样子让洛潇心情大好,小屁孩,还敢跟她斗!  

  “对了,过几天是A大的校庆晚会,你会不会来?”洛潇转头对着季铭律说。  

  “你想我去?”黑眸对上,下巴的线条绷得紧紧的,仿若她要是说个不想他就真的不会去。  

  季铭律当着所有人的面自然而直接的问出来,嗓音低沉好听,叫人有些羞赧。  

  洛潇条件反射的想回答一句,当然不想,但,久久说不出口。  

  好半天,她才轻声应道:“嗯。”  

  虽然只有一个字却让季铭律的心里顿时温暖起来,头脑一热,放在腿上的手就这么移过去覆在了洛潇手背上。  

  他的心里没底,想着或许下一秒洛潇就会把他的手打开,到时丢脸他也认了。  

  因为她,他早就变得不像自己了。  

  但是洛潇并没有打开他的手,反而回握住,她看到季铭律眼中浮起一丝错愕,满意的弯了弯嘴角,心里嗔怪的吐出两个字,傻子。  

  她有些,期待过几天的校庆晚会了。  

  倘若洛潇知道她所期待的校庆晚会将会是她和夏璃、辛蓝最好一次美好的聚会,那么她会希望时间能够走慢点,越慢越好,甚至那一天永远都不要到来。  

第一百一十二章 青梅竹马,沈家三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