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 她不记得他了

    瑰丽的旭日露出小小的一角,辉映着如缕缕金丝般的朝霞,带着温暖的光,从若有若无的薄雾中闪出来。  

  而卧室里因着厚重的窗帘遮挡还是处于黑暗中,隐约间,可见在那染着紫花偌大的床上,一双细嫩的手露了出来,把从床顶倾泻披下的雪纺纱挠在了一边,接着一具穿着雷丝睡裙的年轻身体现了出来,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看了看房间的布置,待意识到是自己的卧室后,她才皱着眉回想昨天发生的一切。  

  她记得昨天她因为设计作品没有得到第一,心里很失落,就去了酒吧买醉,然后听到两个舞、女一直在旁边说着一些污禾岁的事,当时不知怎的脑子一下发热就跟她们动起手来,之后好像去了警察局,还有……  

  洛潇烦躁的扯了扯头发,之后发生什么,怎么记不起了?  

  她下床,把窗帘全部拉开,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她一下不适应,微微闭了下眼,再睁开,感受那暖暖的阳光,整个人都变得愉悦起来。  

  洛潇从楼上下来时,已然换好了衣服。她里穿了一件白色的立领衬衫,外套着一件裸色直筒裙,看起来格外甜美。  

  在一张长长的白色餐桌旁站在一位中年男人,大约五十来岁,他看见洛潇下楼笑了笑,眼角带出些许皱纹却更显得慈爱,“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他,就是洛家的管家——福伯。  

  “嗯。”洛潇也回以一笑。  

  看着面前的各式各样西式早点,她刚刚拿起叉子,却又倏地放下。一旁的福伯见此,上前一步询问:“小姐,怎么了?”  

  “福伯,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啊?”  

  “哦,是丁少送小姐回来的。”昨晚上他还一直在担心,这老爷夫人去了国外旅游,小姐这么晚还没回来,要是出了事谁负责得起?  

  可就在他等得焦急的时候,丁少就把酒醉的小姐送回来了,可福伯没说的是,接过小姐的时候,他好像看到车内还隐隐坐着一个人,不过是谁就不知道了。  

  “阿远?”清澈的星眸微闪。  

  “嗯。”  

  知道昨晚是丁远送自己回来的,洛潇的柳眉依然轻蹙着。昨晚她好像闻到一种烟草味,虽然不是很浓,可她就是闻到了,但阿远自从跟小璃在一起后就没再抽烟了。  

  *  

  A大  

  洛潇在A大学的是珠宝设计专业,而他们家也是在A市拥有强大设计团队的洛氏集团。她现在在上有关首饰表现技法的课,思绪却半点都没在上面,恰在这时,有人发消息给她。  

  看到屏幕上闪烁着的A3花,她的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手指轻点。  

  A三花——就是包括她在内的A大三姐妹,洛潇、夏璃、辛蓝,而除了她,其他两位早已冠上了“人妇”的称号。  

  蓝:潇潇,昨晚没接我电话,今天准备以死谢罪呢,还是以死谢罪~~  

  潇:好吧,是我错,辛小姐你要怎么罚,我都认了(委屈)  

  蓝:好啊,那中午我们去星光,你请客。(坏笑)  

  潇:OK。(不就一顿饭的事嘛~~)  

  璃:诶诶诶,潇潇请客,也算我跟阿远一份。  

  潇:你们忍心在我一个单身贵族面前秀恩爱么。  

  齐道:忍心(点头)。  

  潇:……好,没问题(咬牙切齿)。  

  *  

  星光  

  辛蓝和夏璃在餐厅门口远远的就看见洛潇的身影,两人眸中都快速闪过异样的光芒,隐隐的又透着一股难言的默契。  

  “嘿,潇潇。”  

  洛潇不由打了个冷颤,明明早上有那么大的太阳,可正午了怎么还有些凉意。  

  “你们怎么在门口等我,阿远和时夜呢?”  

  “在里面。”两人同时挽上洛潇的左右手,带着她一同走进了餐厅。  

  很多年以后,季太太坐在自家的沙发上问了季先生一个问题,季太太说,如果她没有答应要在这一天请客吃饭,是不是他们就错过了?  

  季先生只是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季太太不解,为什么?  

  季先生说,两年暗恋,两年思念,足以让我回国藉着任何理由见你。就算这次没见到,还有下次,下下次……人生有那么多年,我不信没有那个时间让我遇见你。  

  三人女人一起进入雅间时,正好看到三个长相出众的男人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他们听到关门声,齐齐回头,凝望间,洛潇看到中间那个男人因为转头而露出来的刀刻般俊美的侧脸时不由顿住了脚步。  

  她足足看着他有十秒之久,才偏头小声侧问,“他是谁?”  

  夏璃和辛蓝看到那不施粉黛的俏脸满是漠然时一惊,大小姐,你不会吧,竟然不记得你当初强吻的对象?!那可是在A大流传了将近一年的风光史呢!  

  更让她们震惊的是洛潇紧接着的一句话,“我请客那是我补偿昨天害你们担心,现在多出一个跟我没关系的人,他的账我可不认。”  

  不是洛潇小气,只是她处事向来如此,随心情。  

  “潇潇,他可不是什么没关系的人呐。”洛潇的细语还是没有逃过三个大男人的耳朵,丁远虽然心里有些发笑,却还是得替兄弟说话。  

  “哦?那丁少倒是说说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洛潇对向丁远讥诮笑了笑。因为就在刚才不知不觉间,她的两个好姐妹,竟然自发的坐到自家男人身边,完全把她抛弃了!  

  “他……”季铭律一手按在丁远的肩膀上,止住了他将要说出口的话,随即高大的身体站起,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到她的面前。  

  面前的男人的一件黑色夹克,五官轮廓冷硬而锋利,属于他的沉稳气息的渐渐逼近,洛潇反射性的朝后退了一步。  

  “洛潇,你好,我是季铭律。”洛潇看到来至面前的男人嘴角噙着浅笑,嗓音极为柔和,眉眼却带着些微薄凉。  

  他的左手背在身后,朝她友好的伸出右手,但她没看见,那只被男人藏在身后的手实则早已握成了拳头,手背上有明显的青筋凸起。  

  他们离得这么近,可洛潇看不透那双黑曜石般的瞳孔闪烁着的是何意味。心下一紧,洛潇撇开视线,坐到了位子上,留下那只指甲修剪得格外好看的大手还僵在半空中。  

  那个男人的眼神过于压迫,她不喜欢这样的目光,仿若她是一只待宰的小兽。  

  洛潇如此举动,无疑是落了男人的面子,空气中渐渐漂浮起尴尬的泡沫。  

  季铭律无谓的收回手,语气淡如清秋,“烟瘾犯了,我去抽支烟。”语毕,他离开了雅间。  

  没了聚会的“外人”,洛潇忽然莞尔一笑,转头看向旁边两对道:“好了,我们先点菜吧。”  

  “潇潇,你刚才那样,不好。”辛蓝抿着唇,细长的眉眼有着淡淡的不赞同。今天一早她就听阿远说了有关潇潇和季铭律当初发生过的事,之前潇潇还没到的时候,她很清楚的看到季铭律的眼中无一丝波澜,好似对所有的事情都漠不关心,而等潇潇来了,他的神情有着明显的变化。虽然不多,但是与之前一对比就很鲜明。  

  洛潇曾经说过,辛蓝就像是一幅江南水墨画,婉约怡人,就像她现在说起“责怪”的话,也还是温温和和的。  

“有什么大不了,是他小气。”其实,洛潇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是有些失礼,可她心里也有气,只不过开开玩笑,有必要这么认真吗?  

  “洛潇潇,你这算不算错了也不认?”霍时夜散漫的把玩辛蓝的手机,琉璃的灯光打在手机壳的小钻上,璀璨的让洛潇刺眼。  

  “霍时夜,你!”光滑的脸颊染上气恼的红晕,她把目光袭向丁远和夏璃,瘪着嘴,委屈的小声说道:“你们,也觉得是我错了?”  

  “嗯。”他们点了头不算,丁远故意扬声说道,“岂止啊,潇潇,要是有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我面子,我非……”  

  感受到腰上传来的疼痛,丁远咽下了之后的话。  

  想起刚才那抹离去的身影,洛潇的目光怔然,眸底深处不知私藏着什么暗潮。  

  刚才真的过分了么?  

  *  

  吸烟区  

  手中夹着的烟燃着点点星火,季铭律俊脸清淡,优雅的吞吐着云雾,狭长而锋利的黑眸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一切。  

  没人知道他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去结束英国的商业课程,最大的原因不是S&G,不是季家,而是那个在两年前抢走了他第二颗纽扣的她。  

  洛潇,你取走了它,难道不知道它的意思吗?  

  洛潇找到季铭律的时候,看到他明明抽烟的动作是那么优雅,却硬生生的多了旁人勿近的气息。  

  她缓缓吸了口气,就走了过去。  

  “嘿,学长!”洛潇状似撒娇的弯起嘴角,“刚才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总不会真要跟我较真吧?”  

  “不会。”季敏律挑起眉尖,朝一旁的烟缸里抖了抖烟灰,洛潇没发现,刚才那一声学长,让他黑瞳闪过稍纵即逝的光斑。  

  “我听阿远说了,你以前也是A大的学生。”  

  “嗯。”  

  “你还是S&G的未来继承人?”  

  “嗯。”  

  额,季铭律接连几个淡淡的反应,让洛潇挫败了。搞什么啊,难不成还在生之前的气?  

  洛潇抿了抿下唇,随即伸出右手,“学长,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洛潇。”  

  洛潇洛潇……他怎么会不知道呢,那个他在深夜轻唤了两年的名字。  

  “季铭律。”他把烟灭了,握住那只白皙的手,只两秒,便又分开。  

  在这之后他们就一起回了雅间,接下来饭桌间的气氛也总算比较愉快。  

第一百零三章 她不记得他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