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归国再遇

    A接机闸口处,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其中一个男人最为出众。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五官俊秀中带着一抹精明,蓝色的牛仔衬衣套着一件以藏蓝色为底色,印着彩色民族风花纹的毛衣,看起来格外的随性。他抬头看到闸口上方一个巨大的电子牌,上面清楚的罗列着已经到达或者即将到达的航班编号,眼角不禁微微上扬。 

  五分钟后,一个从闸口出来穿着黑色翻领大衣的男人跃入视线,丁远就大步迎上去,锤了下他肩膀,笑着说道:“怎么样,英国的日子过得舒服吧。”  

  “还好。”季铭律淡淡的回了两个字,就自顾朝前走。  

  被晾在原地的丁远愣了一下,追上去跟他并肩,“喂,我们好歹两年没见了,装什么冷淡啊……那怎么算还好,你倒是给我说说呀。”  

  男人微微侧脸,精致的下颌正好抵在了竖起的衣领上,大衣的黑色与肌肤的白皙形成鲜明对比,加强了视觉效果。  

  “如果不明白,你可以亲自去英国体会体会。”  

  一听这话,丁远下意识摆手,“免了,我可舍不得我家宝贝。”  

  “阿远,我还真瞧不上你这春风得意的样儿。”季铭律瞧见丁远眼中的温情,嘴角不由一撇。  

  “额,抱歉,我忘了你可不像我,还是个孤家寡人啊!”  

  黑眸警告性横过来一眼,丁远才敛去玩味的笑意,“好了,走吧,哥几个在凰舞给你接风呢。”  

  *  

  出了机场大厅,天已近黄昏,太阳慢慢地钻进薄薄的云层之中,有灰色的柔纱包裹着,添了一丝神秘。  

  红色的迈巴赫急速的行驶在马路上,丁远双手掌着方向盘,眼角的余光还不时的扫向身侧的男人。  

  两年不见,阿铭倒是变了不少……唉,说到底,这季家长子还真是不好做。  

  “你之后怎么打算?接手S&G?”  

  季铭律本是看向窗外,听到丁远的问话,收回了目光,眼神平视前方,右手中指腹却摩擦了一下食指指甲,“不,还不到时候。”  

  回国之前,他也以为可以接手S&G,可父亲却说只能让他先在S&G历练一下,至于掌权还不够资格。虽说现在季铭律才二十二岁,对于接管家族企业的年龄来说尚算年轻,可他对自己的能力是很有信心的。妥协父亲的决定,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对方是他父亲。  

  季铭律那样一个细小的动作悄然收进了丁远眼里,这么多年,阿铭的这个小习惯还是没变,只要心情一复杂就喜欢用右手中指腹去摩擦一下食指的指甲。  

  倏地,搁在表台上的手机嗡嗡作响,丁远的手刚拿起却停止了震动,而其间不过只有短短几秒。  

  他划开屏幕,看到未接来电那个熟悉的名字,勾起一抹浅笑,这丫头居然打挂板。  

  丁远回拨过去,刚一接通,他就轻声唤道:“潇潇……”  

  潇潇,那么深刻的两个字落入季铭律的耳里。  

  可电话那头的人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请问你是手机主人的朋友吗?“  

  “额,嗯,她呢?”  

  “这位小姐喝醉了,跟两个女人撕扯,现在在一区的警察局这里,如果你时间,请尽快过来。她……”  

  嘟——电话挂断,话音戛然而止,丁远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阿铭,我现在得去一区的警察局接人,要不我让琛子先过来接你?”毕竟几个兄弟也在那等着,这主人公迟迟不出现也太不怎么好。  

  季铭律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不温不火的道:“不用了,一起去吧。”  

  “那行。”丁远在十字路口调转车头,继续飞快朝前开去。  

  *  

  一区警察局  

  “队长,有人说来保释那位醉酒的小姐。”  

  “什么保释?事情都还没处理好,那位小姐无缘无故动手打人,还不能……”  

  警察队长本是低着头处理文件,却在感受到头顶有阴影笼罩过来时一下抬头。看到眼前两人就是来保释的,一下就有些懵住。这不是地产少东丁远吗?还有这……这不是最近占据娱报版条的S&G太子爷季铭律吗?  

  “丁少,季少,我,我不知道那位小姐是你们的朋友。”要是知道,他怎么可能会因为那两个舞女把人抓回来。  

  “人呢?”丁远上前一步,态度有些倨傲。  

  “在……在里面。”  

  警察队长带着他们一间明亮房间的时候,就看见这样一幅场景,两个头发凌乱穿着性、感裙子的女人坐在一张桌子旁写着口供,听到有突兀的脚步声,她们下意识转头看去,眼中都闪过惊艳的神情,没想到在警察局还能看到这么帅气的男人。瞧身上那不菲的穿着,一定是个金龟婿,要是自己搭上了,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可就是她们这一转脸,那脸上斑驳的指甲印和巴掌印就露了出来,丁远一看到,没忍着笑意,大大咧咧的笑了出来。而那两个女人因为他这一笑,似是想到了什么,顿时花容失色,赶紧把脸转过去。  

  视线一转,落在长椅上的女人身上,她侧躺着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睡着了。  

  丁远刚欲上前,警察队长就开口道:“丁少,还得麻烦你过来签下字。”  

  丁远点了点头,就先过去签字了。  

  季铭律站在原地,眸光淡淡的看着长椅上的女人,一条薄薄的贴身黑裙套着牛仔上衣,身材纤细白皙,纵然没露出面容,也叫人移不开视线。  

  似是有些不舒服,女人动了几下想要翻转身换个姿势,可椅子的宽度她刚一翻,后背就整个悬空,快要摔了下去。  

  季铭律瞳孔一缩,大跨几步上前将她接住。  

  等到丁远签完字要找寻洛潇的身影时,才发现洛潇已被季铭律抱了起来,长长的如海藻般的黑发倾泻而下,精致的五官被遮住,只看得到白皙的柔胰。  

  “潇潇怎么样?脸上有没有被抓伤?”顾不得内心的震惊,丁远关切的问道。  

  “她没事,只是手背破了点皮。”黑眸触及到那手背上的抓伤,到底还是掀起了波澜。  

  “哦。”  

  丁远看着季铭律抱着洛潇的动作,心中的疑惑是越来越大。这怎么回事啊,阿铭怎么会抱女人?难不成潇潇认识阿铭?没道理啊,他跟夏夏都在一起快两年了,这压根没听说过啊。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等,等一下,潇潇不会就是当年在A大校门口强吻阿铭的那个学妹吧?  

  *  

  丁远坐在驾驶座上,透过后视镜看到潇潇睡在阿铭的腿上,手握成拳头放在唇边咳了两声,“那个,阿铭,潇潇就是强吻你的小学妹?”  

  季铭律眸中带着淡淡的幽光,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洛潇柔软的发丝,半晌才应道:“…嗯。”  

  “你陪我来警察局,是因为知道是她?”  

  这一次季铭律没有回答,可这无声的默认,算是伤了丁远的心,他还以为是好兄弟,才要陪着他一起来警察局,结果这小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怎么知道我认识潇潇?”问题刚一溜出口,丁远就明白了什么,“你怕是因为潇潇的强吻就喜欢上了吧?不用说,我跟潇潇的关系你肯定是一早就调查清楚了。”  

  车内,完全是丁远的自问自答,而季铭律只是深深的看着腿上的人儿。  

  阿远说得对,他确是因为当年洛潇的强吻才一眼情深,他爱极了她脸上明媚的笑还有那张狂挑衅的样子。  

  他在英国修学两年,除了学习,就只是想她,想她,想她……当他知道她的好姐妹成了自己好兄弟的女人,他忽然觉得,原来这世上还真的是有缘分这回事。  

  他每天都在想象着如果有一天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会有什么反应?  

  “那现在?”丁远扭头问道。  

  “送她回家。”  

  “OK。”  

第一百零二章 归国再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