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从前会,现在舍不得

    ——痛过、苦过,方知幸福不易。

  凰舞  

  肆意舞动的欢乐,极致绚烂的灯光,谱出一曲曲动听的夜之歌。  

  两个同样高大英俊的男人正坐在吧台处喝酒,偶尔偏过的侧脸,嘴角勾起的浅笑,闪耀在周围一群女人的瞳孔中。  

  “我还以为,你会报复潇潇。”丁远摇了摇杯中的威士忌,小冰块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没想到阿铭居然在得知宁骁死讯后,会亲自飞往法国去调查,呵呵,当真是有点迫不及待。  

  转头对上那双黑如曜石的双眸时,不由一怔,眸光微闪,原来兜兜转转,那眼角膜竟是宁骁。  

  就算如今宁骁死了,怕只怕他的影子会永远横亘于他们之间。  

  听到丁远的话,季铭律自嘲的笑了笑:“要是在五年前,我一定会报复她,甚至可能会逼得她上绝路。但现在,舍不得……”  

  舍不得因为报复而把她推的越来越远,舍不得余生的日子没有从前那般肆意的快乐,舍不得漫漫长夜只有自己一个人吹冷风,连一个安稳的觉都没有。  

  如今的季铭律都已经二十八岁了,经历过商场的尔虞我诈,性格也比从前越发沉稳,而且还经历过没有洛潇在身边五年的痛苦日子,那些日子的感觉,尝过一次就够了。人生匆匆,如白驹过隙,他不想再做什么相爱相杀的蠢事,只想得到该有的幸福来弥补曾有的缺憾。  

  丁远释然一笑,看来倒是自己想多了。  

  “听说后天洛氏会召开记者发布会?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丁远也从报纸上看到了有关洛氏这次虚拟财务报表暗箱操纵股票的报道。  

  “不用担心,我跟伯父自有对策。”季铭律打断丁远的话,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是时候该让梁麒清醒清醒了。  

  丁远挑眉,担心么?他可没担心过,只有家里那个笨妮子才会担心。  

  “这件事情结束后,我们一起去海边度假,如何?”丁远想自从洛潇回来后,他们还不曾一起出去过,真该放松下了。  

  “我倒没问题,不过……”季铭律的嗓音稍稍带有几分迟疑,可面色却一派从容淡定。  

  “少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丁远好笑得用手肘撞了他一下,装什么?他那点心思谁还看不出来?  

  “潇潇那里,夏夏会摆平的。”  

  季铭律没回应,只是拿起酒杯跟丁远碰了一下。  

  所谓默契,就是即便不言语,你也了然于心。  

  突然,季铭律身后的卡座来了两位客人,看穿着又是豪门公子哥无疑。两人谈话的声音,过于打扰到了他们,想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准备离开。  

  季铭律路过那两人的时候,恰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你说的是S&G那个季家二少爷?不会吧,他怎么可能跟聂阳抢一个女人啊?”毕竟聂氏跟S&G相比,差了不止一个等次。  

  “我亲眼看到聂阳捂着伤从包房出来,之后季二少也扶着一个女人出来了。”  

  “啊,真的啊?”  

  “是啊,而且看那女人有些狼狈,估计是聂阳想对她施暴……”  

  丁远也听到了这两个人说的话,不禁戏谑一笑,“云深这小子也算是开窍了啊,还懂得英雄救美,不知道那女人是谁……”丁远看到季铭律渐渐沉下来的脸色,随即想到了什么,止住了接下来的话。  

  云深并不喜欢多管闲事,况且在这种物欲纵流的环境里他更是不喜,能把聂阳打伤并且还扶着那女人出来,怕是只有……某人的心尖宠了。

第五十五章 从前会,现在舍不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