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他们欠了两条命(二)

    “季铭律,洛氏不会跟S&G合作,你的红钻拿回去。”洛潇说完,就把那个她攥了一路的蓝色盒子给重重的放到了桌上。  

  季铭律对于她的到来没有丝毫讶异,反倒是走到酒柜处倒了两杯红酒朝她走来。  

  他的脚步很慢,却很沉,带着迫人的威压。  

  “喝一杯?”低沉询问声落在她耳边。  

  但洛潇只是将头偏向一边,无声的动作代表了她的拒绝。  

  季铭律没说什么,深邃的眼神落在她身上,看了半晌才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连他打算给洛潇的那杯红酒他也一并喝了,许是喝急了,偶有几滴红酒液顺着他的下巴流了下来。  

  “卡噔。”季铭律喝完了杯中的红酒,就把酒杯随意朝后一抛,任它们落在地上。还好地上是铺着厚厚的地毯,酒杯掉落地上没有被摔碎且声音也不大。  

  “洛潇,我有没有说过,我们之间由不得你。”倏地,季铭律强硬的捏住洛潇精致的下巴,迫使她转过脸来面对他,继而缓缓有力的说道。  

  “季铭律,一直纠缠过去,我很累。”洛潇这次不像往常一样跟他找刺,她只想彼此好好的放手,“五年的时间没有我,你不是也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吗?以后一直就这样生活,好不好?”软软的声音,温和的语气,让季铭律自嘲一笑。  

  她有多久没像这样跟他说过话了?嗬,却只是为了让他放手。  

  没有她的日子,她凭什么还以为他会幸福?他埋头于工作,冷面于世人,早已忘记什么叫快乐。  

  “洛潇,当初为什么跟他离开?”季铭律没有回应洛潇的问题,又重新挑起了他们之间的“禁忌”。  

  “……”  

  她沉默了心中越发酸涩,因为如此近的距离,她看着那双黑眸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季铭律看到她的沉默以对,嗤笑了一声,突然松开钳制她下巴的手,揉了揉眉间:“呵,我问得真可笑,你不离开难道还奢求一个瞎子能够许你未来。”  

  “……”洛潇沉默着不停摇头,眸中已聚集了雾气,仿若随时都会滴落下来。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怎么可能嫌弃他?  

  他当初明明是为了救她才失明的,她怎么还会……  

  季铭律看到洛潇略带痛苦的样子,眼中闪过什么光芒,说出的话彻底在摧垮着洛潇的意志。  

  “洛潇,你痛苦什么,该痛苦的不是我吗?你让我换上宁骁的眼角膜,让我每次一看到就恨不得挖瞎自己的眼睛。”季铭律的眸中染上几分猩红,“你让我的孩子跟宁骁死在同一天,之后还割腕自杀,怎么你想以死洗清你的罪孽吗!”  

  他就是恨她,他就是恨她!看见她抵死隐瞒的样子,他更恨她。为什么要离开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宁骁,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为什么不保护好孩子,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真相,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扛!  

  这些问题一个个地挑动着季铭律的神经,即使知道问出这些话会让洛潇痛苦,他却仍然要说出口。  

  洛潇啊,洛潇,你绝口不提这些事,想要减轻你的罪恶感,可我呢?我却因为你的秘密日日夜夜地万箭穿心!你不想面对,我却偏要你面对!  

  “不,不……”季铭律的话就像魔咒般荡响在她耳边,脑海中支离破碎的画面不停的闪过——那些猩红的血液,银色的刀片,宁骁临死的脸,空荡荡无人的白色房间。  

  “小妹,你别怕。”男人安心的嗓音刚落在耳边,她就听到一声巨大的撞击声然后天翻地转,恐惧在那一刻席卷全身,她想抬头看看他,可男人的大手把她抱得紧紧的,她连动一下头都难,直到有滚烫的血液滴落在她的脸上。  

  “宁骁,宁骁……”她攥着他的衣角无助的拉扯,腹部的疼痛也在这一刻涌来,她突然觉得有什么要失去了,“宁骁……孩子……宁骁……孩子……”她除了反复叫着宁骁和孩子,就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办法来可以救救他们。精致的小脸上泪水鲜血交错着,带着几分斑驳的狰狞。  

  洛潇似是再也承受不住痛苦般,抱着自己的头瘫坐在地上。  

  好痛苦,停下,停下来!  

第五十一章 他们欠了两条命(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