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我实在有些不安心

    简欧风格的露台上支起了遮阳伞和小圆桌,精致的瓷器里装着香气浓郁的现磨咖啡。

  一位中年男士眺望着远方的人造树林,天空湛蓝,但云却压得很低,好似所有的热浪都被压在这片树林里,等待着第一道惊雷的释放。  

  棕色的圆木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中年男士没有回头,端着咖啡的手抖了抖,以沙哑的嗓音说道:“你来了。”  

  高大的身形从屋内的阴影下走出来,一双眸子被光反射得透亮。  

  “王董,别来无恙?”  

  “呵,我一把老骨头了,哪经得起‘无恙’这两个字。季总,请坐。”  

  两人做在原木座椅上久久无话,炙热的空气在他们身边却好似寒冰。  

  “季总,您看这片人造树林规划得还不错吧。”中年男人语句中暗有自豪之意。  

  “王董您名下的东西哪有差的,别墅、股票、珠宝、地皮,哪一样不是个顶个媲美私人买家的藏品。”季铭律眸中有笑,却笑意未及眼底。  

  “说笑了,我王某一个小小的股份持有人,哪儿来那么大能耐收藏这么好的东西,也只有这片树林是家族产物,其他的不过是一些眼拙的人看的俗物罢了。”  

  “说的是,个人投资的确是找不到那么好的东西,可要是以公司名义,这利润可就大了。”季铭律眯了眯眼,再抿了一口咖啡。这几年来,老狐狸一直以公司名义投资稍大一点的产业项目,再以公司股份10%持有人的身份将资金转移到自己名下,前不久,这老狐狸又用公司名义投标种了一块地皮,可这块地的产值实在太大,必须要公司执行董事的签字申明才能将地皮划到他名下,这一场下午茶其实只是为了要自己的签字申明。  

  王董心里一惊,季铭律这话像是闲聊,又像是警告,不过还是平了平脸色道:“公司和个人本就相依相存,个人有难,公司又岂有不帮之理。”  

  “王董这话里可有其他话呀,您是抱怨我给公司职员的福利太少还是抱怨我给您的福利太少啊?您可是妻儿圆满,资产丰厚啊。”  

  “我一个粗人,弄不来那些文绉绉的手段,只是啊,这人老了,总希望多得些陪着自己和儿女。”  

  “所以您才投标了那么大的一块地皮?”季铭律微微笑着,有意无意地晃着手中的咖啡,懒懒地等待着一个契机。  

  “季总也是明白人,不如我就把话说开了。前段时间公司和丁总合作了一个项目,主力准备房地产专题,我也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参加了那个投标会,哪知就中了。可是要地皮从公司转成个人,还需要季总您的签字。”  

  “王董,明人不说暗话。我这儿有您想要的,您那儿也有我想要的。”  

  中年男子抬头看了看季铭律,这个男人身上满是笃定,让自己有些不自觉的背脊发凉。  

  “季总是说那些股份吧。”  

  “那10%的股份流动在外面,我实在有些不安心呢。”  

  中年男子不慌不忙地解释道:“季总,我怎么说也是公司元老,您这么做,未免太强人所难了吧。”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我的确是在强人所难”,季铭律忽然将脸转向中年男子,一派祥和的脸却不知为何给人压抑感,“既然看见了这个股份能属于我的可能性,我就一定要拿到手。而且您多次利用公司名义收揽资产,这可是违法的呢,您不会不知道吧。”  

  王董看着季铭律,脑门上不停地冒着冷汗——他竟然知道,竟然一直都知道?!  

  “所以啊,王董,这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我对你仁不仁慈的问题。明天Jay会将股份转让书和我签字申明带来,股份转让后,你应有的福利不会少,只不过公司给你的庇护也不会再有了,如果您不愿意,那不好意思,我们法庭上见。”说完,季铭律起身整了整袖口,转身离去。  

  徒留原地的王董盯着季铭律的身影渐行渐远,恨得牙痒痒。  

  股份换地皮,季铭律,你够狠!

第二十六章 我实在有些不安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