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昙花一现,只为韦陀

    这一耳光让刚才还咄咄逼人的季铭律一下变得安静下来。 

  半晌,他用白皙纤细的食指挑起洛潇的下巴,语气难掩苦涩。  

  “洛潇,当初的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如今一提到宁骁你就失魂落魄,这样的你,要人怎么爱。”说完,季铭律转身离开,病房的门被“嘭——”的一声关上。  

  洛潇看着离去的决绝背影,眼泪肆意的落下。  

  季铭律,我自始至终,爱的都是你一个人啊。  

  一扇门,隔绝了走廊和病房,也隔绝了季铭律和洛潇。  

  相爱相杀,他们便是如此。  

  *  

  洛氏设计部  

  唐柒正拿着本娱乐周刊百无聊赖的翻着,突然她看到了一个标题,惊奇的睁大了双眼。  

  远日副总订婚宴上,洛氏千金意外落水!!  

  洛氏??!!那不就是我们公司的大小姐吗?唐柒赶忙浏览着内容,当看到落水女子照片时,倏地咋呼的跳了起来。  

  “啊,啊,啊,大小姐居然是……”  

  一连串的惊呼把其余的同事都纷纷吸引了过来。  

  “小柒,发生什么事了?”  

  “咦,你手里拿着的不是娱乐周刊吗?难道有什么惊人的绯闻?”  

  “喂,唐柒,有什么你就快说吧,好奇心都被你勾起来了。”  

  ……  

  大家的疑问都在唐柒咳了两声后止住。  

  “咳咳……现在我要公布一个重大新闻……”看到同事更加好奇的眼神,唐柒把杂志摊开拿到他们面前。  

  “你们看,前段时间来我们设计部的新同事洛潇原来就是我们洛氏的大小姐。”  

  闻言,大家都愣了。大部分人对比照片是相信了,不过还是有少数人的质疑声。  

  “不会吧,如果是大小姐,她怎么会甘心做个小助理?”  

  “你懂什么,指不定这是大小姐想体察民情。”  

  “唐柒,你以为这是古代啊,皇上还要微服私访?”  

  “你……”唐柒真是无语了。  

  正在唐柒解释不清时,一道略带磁性的声音适时插入。  

  “唐柒说得没错,洛潇就是洛氏千金。”  

  大家抬头望去,来人是邵言东。  

  “东子,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昨天宴会我也去了。”不再理会他们,邵言东说完就回到自己座位上。  

  打开笔记本电脑,想输入最新的珠宝欢迎度,可看着屏幕,打什么都没心思。  

  邵言东还清楚记得,昨晚洛潇挽着地产少东进入会场的那一刻,样子美得就像是一幅画。  

  他远远的看着,她跟那些豪门公子哥,谈笑风生。  

  当时他以为她是有什么关系,或者是帮朋友什么忙,才能来参加这个宴会。  

  可是几个年老富商的一番话,让他知道了真相。  

  “你们看,那不是洛振天的掌上明珠吗?”  

  “对啊,听说是去出国留学了,这……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们说,这洛氏千金跟地产少东在一起,难不成是想要联姻?”  

  “唉,谁知道呢。”  

  ……  

  要是不知道她的身份,他还能有勇气去追求她。  

  可如今……原来他以为的洛潇从来都不曾进入过他的世界。  

  *  

  和煦的阳光穿过婆娑树影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的洒满了整间病房。  

  当季云深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洛潇一身病服迎着阳光,站在窗边接电话,偶尔唇边勾起浅笑。  

  “洛洛。”心弦触不及防的颤了颤。  

  洛潇挂完电话回过头,看到季云深两手提着不同的袋子站在门口。阳光将他的脸涤荡得更加温暖。仍然是简单的白色T恤和卡其色长裤,可少年却好似一夜之间成长为男人。  

  “云深,这是?”  

  “左边这是给你准备的衣服,右边则是早餐。”季云深边说边衣服放在床上,又把早餐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盒子打开,香气浓郁的肉粥令人食欲大振。  

  洛潇微微侧头,脸上洒满日光漏下的碎银:“云深,原来你还记得我爱吃苏斋的粥啊!”  

  “……呃,嗯。”季云深递勺子的动作略微一顿。  

  洛潇接过勺子,吃着粥,那温度好似暖进了洛潇的心里,而氤氲的雾气有些飘散。  

  苏斋距离雅苑的路程比较远,可以前季铭律总会亲自开车去买回来。  

  季云深看到她吃的差不多了,就走过去从装衣服的那个袋子里拿出了某样东西。  

  “洛洛。”他把东西摊在手心里。  

  洛潇接过来一看,微微凝眉。  

  那原本精致的昙花项链,此刻不见了昙花,只剩链子。  

  季云深见此,以为洛潇是多想了,忙解释道:“洛洛,你别误会,我哥昨天从水里拿出来的时候这链子就已经是这样了。”虽然昨天他并没有在现场,可是他知道,他的大哥是不会做出取掉昙花这种没品的事,要是自己还有点可能。(季二少~~你这种时候在想什么啊~~)  

  “云深,我知道。”  

  季云深哑言,他怎么忘了,洛洛对哥的了解不比自己少。  

  “对了,丁远让我跟你说声抱歉,昨晚S市那个地产项目出了问题,他连夜就飞了过去,还把夏璃也带着的。”  

  “小璃也去了?那也好……要是她来我又得被教育一番了。”洛潇的神情有一丝放松,她怕夏璃看着这样的她会担心。  

  “云深,我不希望我的病情……”  

  “你放心,哥已经吩咐好了,外界只知道你是落水受了风寒。”  

  “恩……替我谢谢他。”  

  “我会帮你转告的……那我就先走了,你记得照顾好自己。”记不得也没关系,反正也有人照顾。当然后半句话季云深只敢在心里念叨。  

  “恩。”  

  待云深走后,洛潇走到床边把袋子里的衣服拿了出来。一套睡衣,一条裙子,甚至连贴身的衣物都准备得有。  

  洛潇俏脸闪过一抹尴尬。云深这小子,果然是长大了,连这些都想得到。  

  她将手中的链子重新带回颈上,没有抚到昙花,心中暗叹。  

  易西彤到底还是没舍得丢掉宁骁的链子。  

  思及那朵水晶昙花,她的思绪又开始飘远。  

  那年宁骁在送她项链的时候讲了一个关于昙花的神话传说。  

  传说昙花是一个花神,她每天都开花,四季都很灿烂,她爱上了一个每天为她锄草的小伙子,后来玉帝知道了这件事情,就大发雷霆,要拆散鸳鸯。玉帝把花神贬为一生只能开一瞬间的花,不让她再和情郎相见,还把那个小伙子送去灵柩山出家,赐名韦驮,让他忘记前尘,忘记花神。可是花神却忘不了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她知道每年暮春时分,韦驼尊者都会上山采春露,为佛祖煎茶,就选在那个时候开花!希望能见韦驮尊者一面,就一次,一次就够了!遗憾的是,春去春来,花开花谢,韦驮还是不认得她。  

  宁骁说:“昙花一现,只为韦驮,可是韦陀终究不记得她,洛潇,你就像是韦陀,记不得我。”  

  洛潇记得那天有明媚的阳光,宁骁慵懒地坐在窗边,刘海软软地塌在额前。他说出这句话,转过头来看她-----脸上有不规则的光影,眼里有看不清的愁绪。那一刻,洛潇突然觉得,心好疼。

第十七章 昙花一现,只为韦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