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他怕,一语成谶

    易西彤刚一回到宴会厅,就见梁麒迎了上来。  

  “西彤,去哪儿了?刚才怎么不见你人影。”他抚上她的发丝,以手指顺发。  

  “我送我一个姐妹走。”易西彤主动挽上男人臂弯,笑意盈盈。  

  似乎觉得有些异样,梁麒开口:“怎么了?你好像比之前高兴了许多。”  

  “有吗”她晃动了下手包,眸底闪着波光“兴许是因为刚才有人送了我一份讨喜的礼物吧。”  

  “是吗……对了,你今天不是说姑父要来吗?怎么到现在……”梁麒一派儒雅公子哥的风范。  

  “本来姑父是要来的,不过他刚才打电话给我说澳大利亚那边有个紧急会议,所以就不能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宴了。”  

  闻言,梁麒眼中有精光一闪而过。  

  “那还真是可惜了……我还想谢谢姑父给我养育了一个这么好的未婚妻呢。”他说着拍了拍挂在自己臂弯处那只白嫩的手。  

  “以后你想谢姑父的机会还多着,不急啊。”易西彤感受到梁麒的柔情,心中顿觉喜悦。  

  “也对,来日方长。”  

  突然,一连串刺耳的“滴滴”声音响起。  

  宴会厅开始变得嘈杂起来,宾客们的脸上有着惊慌,这是警报声。  

  梁麒皱眉,对一旁跟着他的秘书说道:“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秘书刚走几步,就看见酒店的安全人员向他们大步走来。  

  “梁总,这个警报是连通中庭喷泉里的,要是有人落水,警报声音就会响起。”奥莱酒店的喷泉因为过于深,负责人怕出安全事故,就设置了这个警报。  

  梁麒一听这话,神色冷然,没有注意到易西彤的脸色有些异样。  

  今天这酒店是被他包了场的,来的宾客全是商业有名人士,不管是谁落水,要是出了事,他都得负责。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救人!”  

  一声怒斥,让安全人员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大步朝喷泉方向跑过去。  

  紧接着,梁麒也跟了过去,唯独易西彤站在原地。  

  *  

  ——濒临死亡的时候,你眼前浮现出的脸,就是你此生最爱的人。  

  当梁麒他们赶到的时候,只见岸边一个男人快速脱下西装,毫不犹豫地跃入了水中。  

  不一会,男人就拖着一个女人浮出水面,梁麒上前搭了一把手,就和男人一起把女人带上了岸。  

  洛潇全身透湿,满脸苍白,本该华美的发型和礼服如今都变得凌乱不堪。她双目紧闭的躺在地上,季铭律跪在一旁只觉心脏此刻就像是被绳子勒紧一样的疼,好似五年前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洛潇,你给我醒醒,醒醒!”他拍了拍洛潇的脸颊,用双手十指交叉按压她的胸腔,可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洛潇,你快给我醒来!听到没有,睁开眼!”  

  可无论怎样,她始终是闭着眼,安安静静的,好像再没有睁开的一瞬间。  

  “你欠我这么多,你怎么敢……”怎么敢死……最后的那个字纵使季铭律拼尽全身的力气也无法说出来。  

  他怕……一语成谶!  

  他深吸一口气,接着过渡给洛潇,一系列的动作一直麻木的重复,好似洛潇不醒来他永远都不会停止般。  

  “咳咳……”洛潇被水呛着咳出声来,意识还有些不清醒,只隐约觉得眼前的男人跟水中看见的男人是同一个。  

  这一咳嗽声让季铭律放下心来,眼中的喜悦被在一旁的梁麒不动声色的收进眼里。  

  洛潇纵然有意识了,可眉头始终皱得紧紧的,左手按在腹部的位置,喃喃的说:“季先生,我疼……”  

  闻言,高大的身躯赫然僵住。  

  大概是真的太疼了,不然以五年后的洛潇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喊出“季先生”这三个字的。  

  “季太太,别怕,季先生带你去医院,很快就不疼了,别怕。”季铭律在洛潇耳边轻声安慰着,声音轻谧得好似当年。  

  季铭律刚想把洛潇抱起来,就感到衬衫的衣袖被人紧紧拽住了。  

  “不走……链子……在……水里。”  

  虽然洛潇的话断断续续,可足以让季铭律明白。他眸中的幽深像个黑洞,深不见底,继而把她平放好,抚了抚她的侧脸,朝梁麒说了句,就再次跃入水中。  

  “帮我照顾好她。”  

  季铭律在水中游动,想起那年,差不多也是同样的场景,只是岁月流逝,主角虽还是他们,但链子也不是当初那条了。  

  水底莹莹闪着的亮光映入季铭律眼中,他狭长的双眼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可眼角分明有着自嘲的笑纹。他快速朝着那个方向游了过去。  

  洛潇躺在地上,视线还是落在喷泉处。明明小腹传来的疼痛,已让她快坚持不住就要昏厥过去,可她死咬着下唇,硬是不闭眼。  

  当看着刻在自己心尖上的男人从水里爬起来的时候,她扯唇一笑,是很虚弱的笑容。  

  季铭律,当年的你也是这样呢。  

  季铭律抓着链子,一步步走向他爱的那个人。他为了她,不顾颜面去寻找另一个男人的信物,季铭律,什么时候你变得这样卑微?  

  在要走近到洛潇身边的时候,他却看见眼中的那个女人双眼紧紧的闭上了。  

  他的眼睛倏地睁大,赶忙一把将洛潇抱起。  

  “血……血……”不知道是哪位安全人员看到刚才洛潇躺着的地方,有妖娆的红花在盛开,一下子惊呼出声。  

  季铭律身形一晃,紧了紧手臂,大步朝外走去。  

  梁麒先是打了个电话,让易西彤送走剩下的宾客,然后自己忙跟上季铭律。  

  *  

  一块大大的玻璃窗前,易西彤挂完电话,视线直直的看着某处。  

  这个位置,能将中庭看得清清楚楚。  

  听到身后由远渐近的的皮鞋声,她缓缓转过身。  

  “宁哥哥……”易西彤的眼中倒映着男人高大慵懒的身形,眼中不见之前在宴会厅的亲昵,反而闪过一丝畏惧。  

  就算是一起长大,可对于易西彤来说,宁风锦是个看不透的存在。  

  宁风锦先是淡淡的朝某处看了一眼,下一秒,右手就掐上了易西彤的脖子,将她的身子抵上了玻璃窗。  

  易西彤触不及防,惊吓得把自己的手包也掉落在地上。  

  “宁……宁哥……哥……”易西彤的脸色渐渐变得如墙壁一样苍白,双手不停挣扎,可钳制住她的大手丝毫没有松动。  

  宁风锦眼神凌厉,在看到她快要窒息的时候,才嫌恶的将她放了下来。  

  易西彤浑身无力瘫坐在地上,她看见宁风锦微弯下身,把她手包捡起来,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就随意的丢在一旁。  

  那朵水晶昙花被宁风锦拿在手里摆弄,易西彤一下怔住。  

  原来当时他是看见的。  

  宁风锦眼角的余光扫到易西彤还惊慌失措的脸蛋,就冷眼一笑:“对了,别用你对死人的称呼来喊我,很恶心。”  

  语毕,修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易西彤的视线里。  

第十五章 他怕,一语成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