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九十二 既定方针

  李潇一下子说了那么多的话,感到有些气喘。小冯给余斌沏的茶余斌还没喝,他端起来在嘴边试了下温度,正和口,便直接端到了李潇的嘴边。

  李潇张嘴喝了茶,眼睛里平白的多了些雾霭,看得余斌心里酸酸的。他知道李潇的话还没说完,从他的嘴边拿走茶杯放下,又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李潇的声音莫名的有些颤抖了。

  “虽然不知道米菲菲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但我能猜出来,那一定是紫韵写得关于单恋我的一些胡言乱语。拿出来必要招致很多人的耻笑。何必呢?就算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就算紫韵不过是个疯子,但我还是希望能让她死得体面。希望她给世界留下的是那些美好的瞬间,希望人们提起她的时候,是那个知性大方女主持,而不是一个神经变态的花痴。”

  李潇说话的时候,余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他说完了,他也没说话。一时间屋子里一片安静,静得李潇心里直打鼓。不知怎的,李潇感到自责了,他后悔自己说得话了。

  静静地靠在余斌的肩头,李潇的心里却已是翻江倒海。这么久以来,在与余斌的这段感情中,仔细算下来,李潇觉得自己始终是在索取,在得到,慢慢的,自己就开始变得欲求无度了,甚至有些贪得无厌了。

  刚才说的一番话也是这样,李潇想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米菲菲想找余斌要什么条件,凭什么就站在道德的高地,红口白牙地就要求余斌答应她的勒索?只是因为他爱自己,就要付出代价吗?既然是爱人,自己又为他做了什么?

  李潇后悔了,他一直标榜着相爱首先应该独立,无论精神还有物质,依附于他人,无尽索求,抑或利用他人的情感,获取利益的人是让他最不齿的,可现如今他这种做法,又是什么人呢?

   忍了又忍,李潇还是红了眼眶。

  “哥,你生气了没有?我收回刚刚说过的话,我错了。你别往心里去啊!我没权利提这样的要求,我自私了。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按照既定的方针办就行。刚才我的话其实就是一种情绪发泄,为了舒服舒服罢了。”

  余斌惊讶地看着李潇。

  “怎么了?发什么神经?什么既定的方针?傻子!我的既定方针从来都没变过,那就是让你高兴,让你舒服!你不知道吗?行了,这事就按你说的办了。不许哭啊!要是觉得好些了,就去洗洗,然后吃点东西,让小冯送你回家。后面的事我处理,放心吧,就按你说得办。”

  李潇眼眶中的泪控制不住往下流,一把抱住余斌,哽咽着:“你,你干嘛这么宠着我,不是说好了,就是**吗?就算是兄弟吧,也……也……我对你都没那么好过,我什么都没为你做过……哥,我对不起你,我以后只对你好……哥……”

  李潇从哽咽变成嚎啕,鼻涕眼泪抹了余斌一身,让余斌既觉得莫名其妙的心疼,也还有一丝丝的小甜蜜,当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只能一下下拍着他的背,心里暗暗想,算了,就这样吧!只要我家的小红帽能好好的,别的什么都无所谓了。

  当日下午两点半,郭凯森受公司的委托,在小冯的陪同下去了米菲菲指定的酒店。

  一直等到三点左右,米菲菲带着行李箱,姗姗来迟。俩人没有解释,也没有寒暄,就连一般礼貌的客套都省了。

  “琪姐说已经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了,我们公司已经给你订了回深圳的机票,到了那里会有同事把去美国的一应手续都交给你。所有的复印材料估计你已经看到了,应该不会有怀疑吧?如果没有什么异议了,现在就把东西交给我吧。”

  郭凯森公事公办,米菲菲亦是如此。听完郭凯森说的话,便面无表情地把装着两个日记本的纸袋,递到了郭凯森这边。

  “就是这些。我曾经拍过照片发给你,没错的,你还要当面清点一下吗?”

  郭凯森点点头,打开纸袋和坐在一边的小冯分别很仔细地看了一遍。

  “是,没问题的。就是这些了。那就这样吧,米老师。还有,我们公司还给你安排了去机场的车,你看定什么时间,在哪里接你方便?”

  米菲菲一点都没犹豫。

  “现在,就这里。”

  郭凯森点点头,轻轻叫了声冯哥,小冯立马会意地站到一边去打电话安排。

  小冯前脚走,郭凯森立刻拿好纸袋,跟着也站了起来,冲着米菲菲客气地点点头。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吧,冯哥已经交司机过来了。到时候我们会把你的联系方式传给司机的,他到了会给你打电话。我还有事,先走了。”

  米菲菲一句话也没说,头都没点,眨了眨眼算是有个表示。看着郭凯森离开的背影,米菲菲觉得自己真的能舒服地喘口气了。她真的是太累了。

  一条人命换来的自由,真的没那么轻松。一个小时以前接到了刚从里面出来的老妖打来的电话,从他的痛哭中,她才知道这一步她走得多么的及时!

  如果不是紫韵恰到好处地选择自尽,如果自己还是贪心地要这要那,等到公安局发了网上通缉,那等待自己的又将是怎样的结局啊!

  郭凯森和小冯走了不久,司机就到了。米菲菲头也不回地跟着他快步走到了停车场,匆匆上了车。

   T市的机场离市区不远,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路,如今还没到高峰,司机又是个愣头青,车子开得飞快,有空就钻。米菲菲估计自己到达的时间还会更早些,那样还可以找一家餐厅吃点东西。这么一想,米菲菲还真的就饿了,细算下来,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正式吃过一顿饭了。

  人生如果是个圆,米菲菲以T市为起点,再为终点,画了好几个圈了。而且还是一次不如一次。

  发生这件事以后,余斌自始至终没有跟米菲菲联系过,除了跟郭凯森联系,最后一个电话,是琪姐给她打的。撂下电话,米菲菲看看时间,一分零七秒,而且自始至终,她好像都没说话。

  其实对方根本就没让她有说话的余地,那不过就是个最后通牒,答应不答应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余斌给了闵晨一些足够分量的利益交换,说服他,让他放弃了对米菲菲的继续追打。闵晨已不是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二世祖了,余斌肯屈尊跟他谈条件,他不会傻到为了解一时之气而闹性子。他没那个资格,更没那份资本。

  余斌精明,给的条件恰到好处。特别强调了米菲菲要想获得自由,必须把从闵晨那里拿得东西,还回去。这个面子必须要给闵晨。

  当时这个条件还真让米菲菲犹豫了,自己现在除了被工商税务查扣的资产以外,再补偿了闵晨,真的就是毛干爪净了。可要是不给的话有会怎么样呢?琪姐冷笑着说得那句话也真的让人不寒而栗——如果你觉得做不到,余总说不用勉强。他保证能做到,你手里的所谓杀手锏,一定会安全地交到警方手里。到时候再加一条勒索罪,也不是件难事。

  米菲菲相信余斌说到做到。这个脸她不要,这辈子就不会再有脸了!她必须答应。

  余斌帐算得很精,就连去美国的单程机票都替她算了进去。对了,还有老妖的。老妖会在黄石机场等着他,陪她一起远渡重洋。以后没有余斌的允许,他们俩都不许再与娱乐圈有任何联系,甚至不许回国。否则,后果自负。

  车子已经出了市区,米菲菲把头紧紧靠在窗子上,贪婪的看着移动的风景线,看着渐行渐远,终会与她无关的一草一木。一行清泪止不住地流出眼眶。

  寒门出贵子,这是哪个鬼编的谎话!鬼才信!米菲菲的心如油滚般煎熬。假如自己有幸生在富贵之家,哪怕是小康之家也行!父母慈爱,兄弟友恭,自己怎么会走这样的路,又怎么会如丧家犬一样被人驱赶!

  直到如今,米菲菲真的算是服了。就是个穷命吧,认了就是了!不管怎么样,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值得留恋的东西,自己无论如何也舍不得象紫韵那样一了百了啊!

  从酒店出来,郭凯森先给林丹华打了电话,汇报了情况,告诉他该办的都办了,他和小冯已经去开车了,马上就回公司。

  说话间就来到了停车场,小冯开车,郭凯森也没跟他客气,他得赶紧给雷军打了个电话。

  今天早上回到家。郭凯森一觉醒来都快到中午了。到了客厅一看,林丰一家子,还有晓洁晓华姐俩都在,大伙正在收拾行李。

  见郭凯森出来了,除了梅母和悦悦,其他人都关心地围过来,问东问西。

  郭凯森知道大家的心情,也没顾得洗漱,就连忙开讲。不过只讲了个开头,公司的电话就来了,说有急事,二十分钟后,司机去他家接他。

一百九十二 既定方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