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八十七 管住嘴

  相框里是一张合影,穿着婚纱的紫韵幸福地仰着头,吻着同样是一脸陶醉,低头俯身的李潇。如果不说,没有人看得出这是相片是合成的,两个人表情那么协调,仿佛真的经历着甜蜜,仿佛曾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米菲菲觉得好笑,撇撇嘴伸手去拿旁边的书,一不小心却把照片框碰到了地上,相框一下子摔得四分五裂,顿时让米菲菲有些惊慌,心想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摔了,疯子回来怕是要闹得鸡犬不宁了。

  于是赶忙俯身从一片狼藉中小心拿起相片,轻轻抚打掉上面的薄尘,米菲菲蓦然发现,照片后面的八个字——此生挚爱,除你无他。虽然没有开灯,但米菲菲还是看出来了,这字是用血写的。

  看见血书的那一下子,情不自禁的,米菲菲感觉有些瘆得慌。只是刚准备放下照片时,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一种似乎要豁然开朗的情绪支配着她,米菲菲迅速打开紫韵放着日记本的抽屉,找出她说的那个日记本,一手拿着本子,一手拿着照片,仔细琢磨着。

  或许这也是一条生路,一条用人命搭起来的生路。

  米菲菲很快就沉浸在日记里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思路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

  晚上,林丰又是和雷军郭凯森一起回家住。明天他们一家人就要回N市了,这一晚,一家人依旧还是四分五裂地住着。

  洪梅带着悦悦跟梅晓洁住在一起,林母跟梅母姐俩聊得投机,顺理成章留在了梅家。好在明天的航班是下午的,上午全家再集合也不耽误旅途。

  溜溜折腾了一天,林丰和郭凯森怕雷军太疲劳,进了家二话不说,就要送他回卧室。雷军却忙着拒绝,一个劲儿地证明自己还不累,他还想跟哥哥说会儿话。

  “哥你明天一走,肯定又得好长时间来不了,咱们再聊会儿天吧。我不累,真的,一点都不累。你们就是让我回了屋,我也肯定睡不着。”

  这话说得也在理,于是林丰把雷军从轮椅上抱到了沙发上,让他有个半躺半卧的姿势,郭凯森去卧室拿了靠枕,垫在了他的腰底下。

  “怎么样?行不行?要不要再垫一个?”

  郭凯森调整了一下靠枕,询问着,雷军点点头:“正好。挺舒服的,不用再垫了。森森,冰箱最上面那层,有我以前存的白茶,包的挺严实的,应该口味还不错呢。你给哥沏一杯。记着别等水开,80度就行了。还有,别沏得太浓了,有点晚了,太浓了影响睡眠。你沏菊花喝吧,那个清火。”

  郭凯森点头进了厨房。林丰进屋换了衣服出来,顺手搬了把椅子,坐在雷军的身边,一边给他按摩腿脚,一边说:

  “今天没吃多吧?俩老太太都够呛,一个赛一个的没分寸,一晚上一个劲儿地往你碗里夹东西。要不是你嫂子盯得紧,非得让你吃出毛病不可!”

  看着林丰一脸的无奈,雷军忍不住想笑。自己的胃做过手术,消化系统受过挺严重的伤害,平日里吃东西总是小心再小心。再加上洪梅对于他的身体恢复很重视,不管是治疗还是平时生活,都看管得特别紧,在保健方面,那是有一套体系的,对于他的日常饮食更是格外在意,总是告诫雷军还有身边的亲人,病从口入的悲剧不能上演,饮食上一点不能马虎。

  郭凯森还有梅晓洁作为洪梅的死忠,脑残粉,必是要条条照办。林丰也是几乎天天听洪梅教化,不知不觉间,也早就全盘接受了她的思路。所以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就算梅母和林母怎么劝导,林丰也只给雷军盛了一碗馄饨,甚至都没没让他上桌跟大伙一起吃。

  梅母和林母也是有文化的人,纵是心疼,也知道这是为了雷军的身体好,可虽没有驳了林丰的意思,却还是偷偷给雷军的碗里加了几个馄饨。

  到了晚上,吃饭这事就不归林丰管了,有洪梅,还有梅晓洁郭凯森两个狗腿子,雷军嘴的功能,除了说话,基本上是不能吃什么东西的。

  雷军自从身体渐渐有起色以后,最大的困难就是管住嘴。食欲一天天好起来,每天汤汤水水,没盐没油的饭真的是难咽。一向自以为从来不馋的他,也有了看着别人吃饭,就会心痒痒,就想尝一口的冲动。

  因为今天的家宴主要会聊和雷军相关的话题,刚一安排座位,梅父先点名让他上桌了。虽然是守着美味佳肴,可洪梅和梅晓洁先发话了,除了自己碗里的饭,不要惦着其它的。

  雷军的眼前就一碗五谷打的米糊,比中午的馄饨素净几倍了,这就够惨了,况且还是要对着一桌子的好餐食!

  雷军想想自己当时的眼神可能是巨没出息,因为他自己控制不住偷偷咽了好几次口水。两位妈妈实在是受不了了,忍不住一下一下地往他的碟子里夹菜。

  两人一边夹菜,嘴上还不住地说,吃这个吧,这个好消化!这个也好,这个清淡!少吃一点,就尝尝味道,嘴里淡淡的,不舒服啊!……

  要是搁平时,雷军一定会自觉地不吃或少吃几口,起码得有个正确的态度。可今天他还真有些控制不住了,趁大伙聊得热闹,悄悄地往嘴里塞了好几筷子。

  这一吃不要紧,林母和梅母受到了鼓舞,找借口的话也不说了,不住地往雷军碟子里运。

  在这种欢快祥和的家宴上,任何不利于团结的话,都不能说的。就连一向嘴冷的梅晓洁都忍着没有出言制止谁,她跟洪梅能做的就是趁雷军还没下手之前,把他碟子里的美食,全数运到坐在她俩身旁林丰和郭凯森的碟子里。

  郭凯森自然是无所谓,他是大胃王,吃多少都不怕,林丰可不行。这些年洪梅在家推行健康饮食计划,晚上就给老公吃七八分饱,几年下来,林丰也习惯了。今天却一下子给了那么多,把林丰撑得,不住向洪梅使眼色,恳求她住手,可洪梅根本不为所动,该怎么放就怎么放。

  对面坐着的梅父总见林丰的盘子是满的,便不断的说,是不是饭菜不和口味,是不是照顾不周云云,吓得林丰根本不敢停筷,一顿饭下来,林丰觉得自己撑的简直就要胃穿孔了!

  此刻见雷军在偷笑,林丰就知道他肯定是在想这段,不由得也跟着乐了:“你嫂子今天是真把我当垃圾桶了。我知道,今天这顿饭,要是光管你,还有你舅妈,她肯定拦着不让她夹,不许你吃了,可毕竟还有梅阿姨、梅叔叔的事,她就不好意思直接说了,所以只能折腾我了!真是够呛!我就没见过她这样当老婆的,简直就不是亲的!想饿着我的时候,理由一大堆,就什么都不许吃,今天需要我吃了,也不给个理由,就不管不顾玩命地塞,当我的胃口是橡皮筋做得吗?要不是考虑她的动机还是善良的,真不给她这个脸!”

  郭凯森端着茶杯从厨房出来,听林丰这么说,忍不住也是边走边乐。

  “大哥你也就是便宜便宜嘴罢了,你管得了大嫂吗?再说了,你不乐意,舅妈更不乐意了!那些菜都是她和阿姨研究了半天,专门为哥哥做的,结果都进了你的肚子。刚才收拾的时候,舅妈还跟直跟我念叨,说当医生的事儿太多,多吃一口能怎么地?还说军军多可怜啊,光看着不给吃,多可怜啊!呵呵呵!大雷子,你有这么可怜么?”

  雷军让郭凯森说得不好意思了。

  “怨我,哥,真的是怨我。我决定了,以后再有这样的场合,我一定不能再上桌了,我现在不是一般的馋,真是控制不住,哈喇子都要掉下来了。这也太没出息了吧!”

  林丰的眼里闪过一丝怜悯,拍拍雷军的肩。

  “没关系的。馋是美德,咱家人都馋。我跟森森这么大的时候,比他还馋呢,搭上我又会做,整天嘴不闲着,要不是好动,非得成大胖子不行。放心吧,过不了多久,你就什么都能吃了。再忍忍。到时候我下厨,谁都不带,就咱哥仨,吃个痛快。不是我抱怨,生活在你嫂子的眼皮底下,想吃顿饱饭真的比较难。我总结了她的科学观,就是饿着比饱着更健康!”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洪梅在两个无比热爱餐饮的人身边生活,不但没有产生对食物的热爱,反倒更加下力气推行她的措施,看来这科学确实是魔力不小。

  笑过之后,郭凯森心有余悸地说:

  “首先声明,我最听嫂子的话了。嫂子指哪儿我打哪儿。因为嫂子是教授,高知,那水平可不是一般得高。她说得话,全是真理,全是金玉良言,必须信,必须听。不过现在听大哥你这么说,我还真挺紧张的。我的生活习惯好多地方都不怎么健康,还那么贪吃,还不忌口,哪天要是被她给发现了,会不会就像哥哥一样被管制啊?”

一百八十七 管住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