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八十六 精神分裂

  打扮得颇为俏丽的紫韵站在李潇的面前,笑盈盈的,很有几分姿色。只是这神出鬼没的举止多少让人觉得讶异。

  紫韵根本就不在乎旁人的眼光,看得出来,此时她的眼里只有李潇:“真巧,真是巧。远远就听见你的声音了。我还以为幻听了呢。。这世上除了你,又有谁才能发出这么美妙的声音呢?潇,来逛街吗?要人陪吗?”

  这样的紫韵让人很尴尬,也很厌烦,不过李潇还是颇有风度的对她点点头:“你好,紫韵老师。好久不见。”

  紫韵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干嘛这么生分呀,潇?记得第一天进校,你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欢迎新生。那天你穿了一件白衬衫,平常普通的白衬衫,对不对?我站在第一排,也穿了一件白衬衫的,那个时候,我觉得你的眼睛始终是盯着我看的,你是不是一直在看我?潇,紫韵是你的学妹,你忘了吗?为什么叫我老师?你忘了我了是不是?潇,我喜欢你的,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紫韵说话的语速极快,李潇根本就无法打断她。好容易等着她有了个间歇,刚准备张口解释一两句,紫韵突然冲了过来,一下子搂住了李潇。

  梅晓洁和洪梅都呆了,拉着悦悦不知该怎么好。说时迟那时快,一直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助理小冯快步跑了过来,不客气地把紫韵从李潇的身边拉开。

  “女士,请自重。李老师,您没事吧?”

  小冯是余斌不久前刚给李潇配的,被要求贴身跟着李潇。与其说是助理,倒不如说是保镖。小冯外表普通,而且个头也不高,却是退役的特警,身手甚是了得,就刚才那看似轻轻一扒拉,紫韵一下子就离了李潇好几步远的距离。

  李潇有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着紫韵有些痛苦的表情,一时间很是担心,赶忙走了过去,不住地问她有没有伤着,还特别诚恳地给她赔不是。

  紫韵倒还平静,没哭没闹,话都不多说一句,站在原地默默地发了一下呆,然后一些诡异地冲着李潇笑了笑,摆了摆手,又冲着李潇甚是滑稽地比了个心,然后又做了个绯闻,转身就走了。

  李潇颇为尴尬地站在原地,看着紫韵的背影,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太高兴。

  “小冯,你这样真的挺不好的。她是女生,你下手这么重干嘛,伤了人怎么办?再说她和我认识的,刚才就是有些举止不当罢了,没有别的。以后再遇见这种情况,一定要问清楚情况,别上来就动手,行吗?”

  李潇对助理一向很好,除了工作的事,生活上的事从来不跟助理发脾气,象现在这样说话,已经是算说重话了。

  小冯跟李潇的时间短,对他的脾气还不摸不准,看着李潇有了脸色,心里多少有些紧张,脸红了,连忙道歉。

  “对不起,李老师,是我做事鲁莽了。还请您原谅,我以后多注意。”

  见小冯紧张的样子,李潇本来有心劝慰他几句的,可转念一想,这家伙身手过于敏捷,自己做这个工作,以后在公共场所难免会被粉丝搂搂抱抱,要是照他路数做下去,非得惹祸不可。所以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就忙着安抚一直站在一边的洪梅和梅晓洁,还特别抱了抱悦悦。

  “真是对不起啊,吓着你们了吧!现在的中国人跟以前可是不一样了,一点都不含蓄,上来二话不说就又搂又抱的!刚才那个人,你们认识她吧,紫韵,挺有名的一个主持人,是我校友,比我低一级,学妹。才女,就是有点神神经经的。其实没什么的。我都习惯了。小冯刚过来工作,这样的场面见得少,弄得好像怎么着似的,反应过度了。”

  梅晓洁和悦悦都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洪梅却没笑,表情很严肃。

  “李老师,我修博士的时候,专门研究过精神类疾病,做过大半年的临床。刚才的那位女士绝对有很严重的精神疾病,据我的观察,目前她是在发病期间,应该是有很强的攻击性的。刚才小冯做得很对,你是公众人物,比普通人更容易受到这种无谓的伤害,所以要特别小心,一些能够避免的肢体接触,一定好尽量避免才好。你认识她,能联系到她的家人吗?如果可以,要把这个情况跟她家人说,赶紧就医。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讳疾忌医,这种病人非常危险,随时可能做出伤害自己,伤害他人的事。还有,李老师,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再遇见她一定要及时躲开,千万不要让她随便靠近你。小冯再见到这类情况,也要象今天这样,及时被他们隔离。”

  洪梅的专业论证,让所有人都很紧张,李潇更是变了脸色:“您一眼看出她有病了啊?前些日子我同学也跟我说了,说她可能是神经病了。我没信。您这么专业,也这么说,那就肯定是了呗!那可怎么办呢?我跟她不熟,没法跟她家人联系。我回头让我经纪人想办法联系她家人吧!哎呦,真的太可惜了!怎么好好的还神经了呢?”

  李潇很焦虑,更是觉得惋惜。见李潇这个时候还是什么都替别人想,梅晓洁有些沉不住气了。

  “潇哥,你就先别管她神经不神经了,我觉得你就多余管她的事。神经就神经吧,我知道的她的,是个挺讨厌的人。还有我觉得你也别去找琪姐,你要是为这事去找琪姐,琪姐准得呲哒你!你要记住我嫂子话的重点是你以后别搭理她,见她就离她远点!对不对嫂子,我理解得没错是不是?”

  梅晓洁对自己认可的人,一向就是这么个心直口快,她见不惯李潇那副滥好人的样子,赶忙把刚才洪梅说得话替他划了重点。

  洪梅笑着点点头:“这重点划得对。”

  李潇自然知道梅晓洁是好心,感激地冲她拱了拱手,认真地点点头。

  “好好!你放心,重点我都记住了!”

  几个人又寒暄了几句,李潇就跟着小冯先走了。梅晓洁也匆忙打着了车,回家了。

  先一步离开的紫韵,依然在这座大厦里徘徊。来来回回地遛了一遍又一遍,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是感觉身体和灵魂不断地脱节,她有些走不动了。

  找了个有些隐秘的休息空间坐下,此时此刻,紫韵的大脑其实很平静。她默默地想了好多事,虽然不完整,但却很清晰,清晰得让她很想笑,也很想掉眼泪。

  脑子里李潇的形象怎么也挥之不去,那个穿着普通白衬衫的男生,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有变,还是那么让人目眩,可这道光芒却永远也照不到自己的身上。

  恍然间,紫韵难过了。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腕,那只温润的美丽的手镯下面,藏着的是一道道的丑恶,一次次的痛,所有的一切都让她胆寒,却也有些莫名的兴奋。

  紫韵忍不住叹了口气,想了这么久的东西,到头来怎么都到不了手里,看来这个世界真的不属于自己。再托生一回吧,新的一世估计会好很多,肯定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正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又响了。紫韵有些烦躁。看也没看就把它给关了。这世上除了李潇,一切都跟自己屁关系没有了!老娘没空儿应酬你们了!老娘烦了!

  电话是米菲菲打的。她已经给紫韵打了N次电话了,可她就是不接,这回还直接关机了。

  米菲菲除了心里暗骂,也没有别的办法。

  刚才准备出去的时候,米菲菲一个不小心把她住的卧房的门给碰锁了。所有出门要带的东西都在屋里了,米菲菲被困了。

  好在手机一直拿在手里,还不算绝境。米菲菲想要问问紫韵家里的备用钥匙在什么地方,几次联系她未果,她也只好打电话找了个开锁师傅,把房门撬开了。

  就这么一来二去,折腾到天都快黑了。米菲菲本来还想下午去北京的,结果也耽误了。

  其实就算不出这档子事,米菲菲也未必会去了。门锁碰上不久,米菲菲给老妖在北京的那个哥们打了个电话,闲聊了一会儿,想着迂回着问问他,是否有关系可以帮着搭个桥,就算有千分之一的希望,米菲菲也想试试。

  对方别提多冷淡了,那哥们刚从新西兰回来,对一些情况不是很摸门。不然都不会等米菲菲说完,就会撂了电话。当初米菲菲搬空闵晨的家,好多东西都是寄存在他那里,闵晨知道后,没少找他的麻烦。本来嘛,好好的给自己树敌的事,谁也不愿意做。

  米菲菲撂下电话,心真的是越来越冷。走投无路的感觉在心中蔓延。无聊中,她走进了紫韵的书房。

  此时已是黄昏,房间里有些暗。一种说不出的格调,让米菲菲的心有些静了。慢慢地走到书柜前,想随便找一本书看看,不经意间看到一个非常精巧相框。

一百八十六 精神分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