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七十九 敞开心扉

  郭凯森收拾好以后,又跟着车回了趟公司,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林丰一个人在家,做好了宵夜等着他。

  林母和小悦悦看完节目从电视台一出来,就被梅晓华直接接到了梅家。梅母早就收好了客房,说什么也要她们住家里。

  呼延礼的太太刚从美国回来,一晃也是好久没见面了,洪梅无论如何得去三哥家里呆一晚,跟三嫂说说话。

  林丰这么长时间没来T市了,当然得在医院跟雷军多待会儿了,所以一家人各有各忙,虽然身处痛一个城市,竟然是个四分五裂的局面。

  “哥,其实你应该陪嫂子去呼延大哥那里的。就嫂子一个人去,不怎么礼貌。”

  “上纲上线!有什么不礼貌的。怎么,好不容易就我们哥俩待会儿,你不愿意吗?”

  林丰一边帮着雷军擦洗,一边笑着说。

  这次再见雷军,林丰心里踏实了好多,也轻松了好多。也有心情天南地北的聊了。哥俩一块看了电视直播,夸了会儿郭凯森,自然而然的,就说起了雷军以后的生活安排。

  跟林丰接触了这么长时间,雷军对这个哥哥的感情也在慢慢的转变,从前的那份拘谨和陌生,渐渐被信任所替代,心里的话,也愿意拿出来跟他分享了。

  关于今后的生活,雷军其实早就有打算。首先他想把房子调整一下。现在的家楼层高,又没有电梯,上下都不方便。如果能换上一套有电梯的房子,以现在自己的生活能力,有个钟点工帮衬就能生活得挺好。

  其次,雷军想工作。体育老师这个职业这辈子都做不了了,其他的本事自己也没有,这次出院以后,雷军决定去街道社区做个登记,看看有些什么适合残疾人做得工作。

  “我现在身体还不太行,就算手术以后,一段时间里我也干不了太吃力的活,所以我就想着先干点轻省的,看车,卖报纸,卖奖券什么的,我肯定干得来;还有我打字挺快的, excel用得也挺好的,做个PPT简单点的也没问题,假如有公司不嫌我是个瘫子影响公司形象,我还能做个初级文员。反正我觉得我能干的工作还是挺多的,不过我一直没敢说,我怕晓洁和森森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林丰表情异常严肃。

  别看林丰平日里跟雷军还有郭凯森总是一副和蔼的表情,一副特别好说话的样子,不过他们俩都知道,这不是他的真面目,他们的这个大哥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赶紧把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给我收起来!这段时间,你就一个任务,那就是养病。身体好了,再考虑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不迟!当然了,关于换房子的事我同意,并且很支持。这个是很重要的事,要抓紧办了。这件事我也想了,跟你嫂子也商量过,我们俩的意思呢,就是既然换了,尽量就做到一步到位吧,省得以后再折腾。你嫂子特别提醒了,这件事呢,不但要听森森的意见,晓洁的意见,也要问问梅家爸爸妈妈的意见,懂我意思吗?咱们是晚辈,要懂得尊重长辈。对了,选房子的时候,不用特别在意价格,钱方面哥哥嫂子是能给你帮助的。差多少,哥哥给你补。别又摆手,这个事你自己做不了主,我说了算!”

  每当林丰开启霸气大哥模式,雷军还真就感到很有些压迫感。但这些问题他已经想了很久了,自然也不会轻易放弃。

  “哥,你怎么这么不讲民主呢?还是局长呢,这也太独断专行了吧!”

  林丰笑了,可语气一点不软。

  “我在外面是局长,在家就是哥哥。长兄如父,这个词你不知道吗?我跟你们讲什么民主!你,还有森森,包括晓洁,都太有主意,我才不能什么都顺着你们呢。关于房子的事情,我会抓紧跟森森商量的,听听他的意见以后,咱们哥仨一起拿个主意,然后再跟晓洁说。你能娶个这么好的女孩进门,咱们不能亏了人家,我说的是物质上的,别人家的媳妇能有的,咱都得有,一点都不能差了。哥哥盼着你成个家盼的都长白头发!别笑,是真的。你有家了,生活才算真的安定下来了。你日子能过得好,我就真的没有愁事了。”

  雷军看着林丰,本想说晓洁不在意这些的,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他看到了林丰眼睛里的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哀伤,让他读懂了很多别人不一定明白的东西。

  那个瞬间,雷军心疼了。他知道林丰的心结,他想让他能放下这些自己已经不在意的东西,可又不敢说。他觉得自己没有个好口才,他怕自己得说不好,反倒会让林丰多想,平白地惹他伤心。

  俩人不约而同地选择避开了这个话题,又聊了些其它的事。雷军特别跟林丰说了大旗俱乐部的事。

  关于这件事,呼延礼已经跟林丰大致念叨过了。当时林丰挺担心的,在这个事情上,雷军的身份还是很尴尬的,在某些程度上也算是当过涉案人员,虽然现在检察院已经撤销了对雷军的刑事起诉,但林丰认真研究过那份公文,总是感觉写得非常不干净,某种程度上,似乎还留有余地。

  呼延礼知道林丰的忧虑,其实他也并不支持雷军的做法。按照他的意思,在王琦这件事上,如果检察院找雷军问询情况,实事求是就好了,大可不必主动去做什么证人,就算呼延礼知道雷军根本也没什么可证的,作为雷军的律师,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当事人不去趟这个浑水。

  不过无论是林丰还是呼延礼都没有跟雷军说些什么,更没有主动去制止他。尤其是林丰,他知道雷军从小经历特殊,他最看重的就是情义二字。

  每当想起这些,林丰就特别难受,就像有利器捅他的肉一样的疼。在雷军最需要家和亲人的时候,他得不到。如果没有那些朋友的扶持和帮助,也许真的就没有他的今天。

  雷军是个善良的人,他的心里盛满了对那些忘曾经给予他爱和帮助的人的感恩,同样又大度地放下家人给予他的伤害。林丰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阻拦雷军的行为,他能做的就是拜托呼延礼多关注一下事态的发展,关键时刻别让雷军再受到没有必要的牵连和伤害就好了。

  如今雷军坦诚地跟林丰说了这件事,林丰又是一阵感慨。他感受到了雷军对他的信任甚至是依赖越来越强烈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让他心里酸酸的。

  “周总和他们的律师一共找过我两次,周总特别客气,每次都怕我身体受不了,都不让律师跟我说得太久。不过我确实能力有限,最多也就是证明一下,当初检察院审我的时候问的那几场比赛,真的不应该算是踢假球,更谈不上赌球了。周总说案子进展还可以,无罪是打不了了,不过减几年,或者缓刑,还是很有希望的。”

  雷军一点都没有隐瞒,把事情跟林丰讲得一清二楚的。

  “哥,是我主动找的周总。我知道这么做其实挺自私的,这段时间因为我的事,哥哥嫂子,森森,晓洁,还有她的家人,还有舅妈,还有呼延大哥,还有朴哥真是操碎了心。我不应该再找麻烦的。只是……只是我实在是……哥,琦哥也许真的是犯了罪了,但他人真的很好,不止是对我,对好多人多很好的。我真是放不下这份执念,我不忍心让他在里面呆十年。出来的时候,都要用老年卡了。我实在是……实在是难受。”

  雷军说得有些激动了,有些不好意的的低下了头。林丰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都说头发软的人心软,长了一头小钢丝一样坚硬的头发的孩子,怎么也会如此的心地柔善呢?

  “这件事三哥也跟我说过。大旗俱乐部的事很复杂,我们这些另是旁人怕是了解不到事情的根源所在。你做的这件事,哥哥不赞成,不是因为怕麻烦,怕受牵连,是怕你再受伤害。不过我能理解你,一个男人不讲义气,不懂感恩,就不配做男人。设身处地想一想,这样的事要是落在我的身上,或许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不过哥哥还是要提醒你,不管你怎么想救王琦,必须要把握一个基本原则,那就是实事求是。只要坚持实事求是,不颠倒黑白,不为了一己私利超越底限作伪证,那我就支持你。噢,三哥也说支持你!”

  雷军眼眶一阵发热。沉了好半天,才说:“我都记住了。谢谢哥,谢谢呼延大哥。”

  林丰笑着胡撸了一下雷军的脑袋,没说什么。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林丰准备伺候雷军洗漱完就回家了。郭凯森晚上演出肯定吃不好饭,他要回去给他准备点宵夜。

  看着林丰站起来就准备去洗手间打水,雷军连忙阻拦。

  “哥你不用管了,我现在什么都能干了。你一大早就出来了,都累了一天了,赶紧回家歇会儿吧,一会儿靳哥就回来了,回来以后他帮一下就行了。”

  还没林丰说话,被他派去超市买东西的靳大哥就回来了。林丰见状也就没再推辞,拿了购物袋,又叮嘱了雷军几句,就下楼回家了。

一百七十九 敞开心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