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七十六 节外生枝

  洪梅的话让大伙都乐了。梅晓洁没再耽误,拿起包包准备去上班了。雷军还是有些不放心,轻轻拉了拉梅晓洁的手。

  “早晨下了课真的能找个地方歇会儿吗?不行就请个假早退一会儿吧。我怕你回头血压又高。”

  梅晓洁捏了捏雷军的手掌,然后又跟洪梅和郭凯森说:

  “嗯,你就放心吧,我有数,肯定没问题——那就这么办吧。森森,嫂子的事就都托付你了。我下午请个假,早退一会儿,回家帮着我妈干点活儿。我妈让咱们晚上都回家吃。你们办完事就直接过去吧。”

  梅晓洁说完转身出了门。洪梅本想等科主任上班以后,跟他再聊聊雷军的治疗,却被雷军和郭凯森强令禁止了,郭凯森在雷军的指令下,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洪梅就往外走,让她必须马上回家休息。

  把洪梅送回家,郭凯森先去了趟公司。代言的合同对方已经发过来了,正如林丹华估计的,毕勤真的给了一个非常优厚的价格。抛去公司的收入,郭凯森实打实落到手里的劳务费,扣了税以后也有七位数了。

  林丹华把合约给郭凯森看了看,又给法务部的人打了电话,在几个细节上提了些意见,就直接交给他们跟进办理了。

  撂下电话,林丹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一直傻笑的郭凯森,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极其轻蔑的眼神。

  “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改不了小家子气的毛病!一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穷酸相!这点事算个屁啊,一百多万,连个市郊的两居室的房子也买不到,至于笑到把嘴都咧到耳朵根儿后面去吗?真是给我丢人!”

  郭凯森从来都是怕林丹华的,就算明知道他说的话,不过是在开自己的玩笑,可还是不敢不听他的话,二话不说就把嘴闭上,表情尽量变得严肃了。

  眼看着郭凯森变了表情,想乐不敢乐的样子,把林丹华逗得差点没忍住笑出了。林丹华清楚郭凯森怕他,好多时候,也总想着对他说话的态度尽可能好些,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见到他的那副有点蠢蠢的样子,又忍不住得吼他两声。

  在林丹华心里,如果单纯从专业角度看,郭凯森真的算不上优秀,公司里像他这样条件的艺人也还有几个,可林丹华知道自己还是最疼这一个。

  作为在这个圈子里浸染多年的老江湖,林丹华自信自己看人绝不会走眼。郭凯森的听话,乖巧不是装的,真的只是性格使然,正如当年的李潇,不管环境变成什么样,地位怎么变,他良善的品性始终如一,从没改变过。

  看着林丹华似笑非笑的脸,郭凯森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说两句调侃的话,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不会惹了这尊大佛。正在尴尬中,琪姐推门进来了。

  琪姐知道这里面的套路了,一看眼前的景象,心里就立刻有数了。先笑着把郭凯森拉过来,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然后不客气地对林丹华说:

  “又欺负我们家小孩了!我可告诉你林总啊,你要总是这样,等哪天孩子受不住了,一气之下走了,你可别后悔!”

  还没等林丹华表态,郭凯森就站起来了,一脸的惶恐,特别没志气地表态了。

  “不会,不会的。肯定不会的。我保证我哪都不去。只要林总不赶我走,我就一直跟着林总,跟着琪姐。真的。”

  屋子瞬时安静,林丹华看了一眼琪姐,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琪姐狠狠地瞪了笑得花枝乱颤的林丹华一眼,又佯装恼怒地伸手掐了一把郭凯森。

  “你这个臭没出息的!烂泥扶不上墙!窝囊死算了!活该让他欺负!”

  郭凯森瞬时有些不知所措,可怜巴巴地看着琪姐,小声叫到:“琪姐!”

  一个示弱的眼神,一声“琪姐”,足以让中年妇女彻底破功,琪姐刚刚有些凶神恶煞的眼神瞬间消失,亲昵的伸手搂着郭凯森,一脸的宠溺。

  虽然知道郭凯森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达到李潇的高度,但琪姐心里却跟当初疼李潇一样的疼他。

  郭凯森不只是没有李潇那样的天赋,更主要的,他也没有李潇当年的上进心,说得高大上点,就是在艺术上压根也没啥追求。他做艺人,单纯就是个谋生手段而已。跟李潇比起来,郭凯森的要求更简单实在。

  对于象琪姐这个段位的金牌经纪人,带郭凯森这样的艺人真的是大材小用了。但她却丝毫不在意,一来到了这个岁数,琪姐早也没有了当初的雄心壮志,二来郭凯森的性格和天性,都和她的心意,实在是让她喜欢。

  平日里琪姐总是跟旁人说,自己从带李潇开始,虽然是很辛苦,但在某些方面,自己其实变得很懒。因为跟他在一起,琪姐从来不用担心有内耗,有内斗。李潇始终就是个无比单纯简单的人,只要你真心待他,他就会毫不保留地把一切都袒露给你,会义无反顾地选择信任。在琪姐的眼里,李潇干净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让人怜惜,也让人感动。遇见郭凯森,让琪姐找到了当年的感觉。

  做人比做事重要,这是琪姐一直以来信奉的真理。在她的眼里,只要是好孩子,品行端正,就算将来事业上不能有什么大出息,琪姐依然愿意做他的后盾,帮助他在这个圈子里生存打拼。

  看着琪姐脸上流露出的如同母亲般的柔情,郭凯森迟疑了片刻,最后决定,还是要把自己的心里话说清楚。

  “那什么,其实我想说的是,我首先是要跟着琪姐的,然后才是跟着林总呢!这个顺序很重要!”

  又是瞬间的沉默,这样画蛇添足式的表白,只有郭凯森才会说得出口!于是又一次引起林丹华和琪姐的大笑。

  郭凯森也觉得自己说得很不恰当,想解释一下,心想还不说话了,本来智商就不高,让林丹华吓得又下来一大截子,干脆就跟着尴尬地笑吧。

  正在三个人笑得起劲的时候,林丹华的电话突然响了,郭凯森一扭头,见林丹华拿起电话的神情挺严肃的,就立刻起身告辞了。琪姐本也想跟着他走的,却被林丹华用手势留住了。

  电话打得时间不长,但林丹华的表情却越来越难看。放下电话,林丹华半天都没说话。

  “怎么?是谁出什么事了吗?”

  琪姐被林丹华的表情镇住了,不免有些担心。

  “电视台老寇的电话。昨天有人去电视台告状,说潇潇不但是同性恋,而且生活糜烂放荡,仗着自己在圈内的地位,祸祸了不少小男孩。并且还涉黑,横行霸道,让那些受害者求告无门。这个举报威胁说,他手里有视频,有照片,如果电视台明天不把李潇的表演撤了,他就要利用直播的机会,把这个消息发出去。现在电视台特别犹豫,这场晚会是政府行为,宣传部主抓的,不求精彩,只求和谐稳定。要是真在网络直播的时候,弹出点乱七八糟的东西,谁都负不了这个责。所以他跟我商量,要不就把潇潇的节目撤了算了。”

  琪姐顿时气得脸都变色了。

  “这他妈的还有好人活路吗?这么个破活动,要不是他们死气白咧地让潇潇上,我们有病去给他们捧这个场!现在倒好,这么一个子虚乌有的事,无凭无据的构陷,查也不查,说把节目撤了就撤了!真当我们是傻逼吗!老林,这事你必须要有个态度!这个窝囊气咱可不能受。”

  林丹华的脸黑得都赛过锅底了。

  “你先别激动,这事没那么简单。你也别骂老寇,毕竟是宣传部直接抓的节目,别说老寇了,就连台长也做不了主。这事当然不能顺了他们的意,别说潇潇受得了受不了了,真就这么着了,我们也别混了!这样吧,姐,咱们先别声张,稳当住了,打听清楚谁捣鬼,再想办法。”

  琪姐没再说什么,点点头,匆匆走了。林丹华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拨通了余斌的电话。

  ……

  辛律师往呼延礼的律所赶的时间,正是上下班高峰。这让他比预定的时间晚了近半个小时。

  推开接待室的门,余斌和呼延礼都在等着他。余斌一脸的平静,呼延礼的脸色却非常的难看。辛律师一下子就紧张了。

  辛律师叫辛强,他能有今天,多亏了呼延礼。

  当初辛强刚刚从四线城市的法院辞职出来闯天下,误打误撞来了T市,和大学同学一起合开了间律所,没有门路没有后台,全凭着一股子想当然的蛮力,自然是步履维艰。不但案子做得七扭八歪,还得罪了最不能得罪的人。

  当时的辛强,生活压力大的不行。刚刚有了孩子,本来要和他携手闯天涯的老婆产后抑郁,整天要死要活,而他又面临被吊销律师资格窘境。

  那些日子,辛强每天奔走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举目无亲的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走进了死胡同。

  也许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吧,走投无路间,一个偶然就遇见了呼延礼。

一百七十六 节外生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