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五十八 又现眼了

  明亮的大厅里从容地飘散着似有似无的音乐,弥漫着咖啡的浓香。在这么安逸舒爽的午后,李潇突然问了这么个问题,让郭凯森很是诧异。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很苦恼。对自己这个异于常人的性向,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妥协,只是到了最后时刻,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我虽然没有Kimi那么勇敢,可依然不愿意做违背自己本心的事情。比起Kimi,我是幸运的,周围的人大都给予了我最大限度的宽容,这让我非常的感恩。但我想,我,我们,还是很让人瞧不起,抑或是鄙视的吧。”

  说话间,李潇有些伤感,垂下的眼眸瞬间黯淡了许多。郭凯森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有些担心。

  “潇哥,是出什么事了吗?好好的干嘛说这样的话。在我眼里,你,还有Kimi哥,确实跟一般人不一样,你们比一般人成功,比一般人努力,因为你们特别较真,所以才能成为特别有本事的人。我和我认识的人,对你们都很敬佩。还有,Kimi哥我不是特别熟,而你是除了我哥以外,在我认识的人里头,最善良,最善良的人!我向你保证,我要是说了瞎话,就天打五雷轰!至于什么性向,怎么了?这事跟旁人有屁关系!都什么年代了,又没伤天害理,老子愿意爱谁就爱谁,管得着吗?嫌碍眼的,就闭上狗眼别看呗!哥,爱你的人,谁也不在乎这些东西,除去爱你的人,那剩下的就都是无关紧要的人了,他们愿意在乎就在乎呗,反正你也不认识他们,就算认识也没关系,你又不是为他们活着。”

  郭凯森一派理直气壮,把李潇说得眼眶发热。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岁数,还在意那么多干嘛。森森说得多好,爱自己的人不会在意那些所谓缺陷,其他人愿意质疑就让他质疑去吧!

  于是李潇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郭凯森的脸:“你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都快赶上琪姐了。前一段遇见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本来就特别的糟心,然后Kimi感情又出现问题,我也跟着有了兔死狐悲的心,你说得对,是我庸人自扰了!有闲工夫管那些,还不如腾出空来好好琢磨琢磨戏,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呢!”

  郭凯森笑着给李潇点了个赞,俩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准备起身回去了。

  临走之前,李潇想买点点心带回去给大家吃,伸手就要招呼服务员,却被郭凯森坚决制止了。

  “咱们出了门往前走不到100米,就有一家西饼屋,也特高级呢,齁贵的,整的可花里胡哨了,咱公司的女生们都特喜欢,绝对也算有品位了。就那样的,价格也比这儿便宜一半儿了!我实在是看不了你这么乱花钱,求你啦,哥,咱出去买行吗?”

  郭凯森死气白咧的样子,把李潇逗得乐不可支:“行行,听你的行吗?以后我要是再跟你这财迷一块儿出来,我姓你姓!”

  两人边笑边起身往外走,却被从电梯间走出来的余斌叫住了。

  “怎么这么巧?来吃饭吗?”

  李潇愣了一下。

  “你不是还在深圳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呢?”

  余斌一笑。

  “早晨才决定回来,直接就飞回来了。刚谈完事情,正准备跟你报备呢!怎么样?练得够苦的吧,又瘦得跟麻杆儿差不多了。”

  李潇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讨厌!胖成猪就好吗?晚上回家吃饭吗?”

  “当然。你练到几点?我没什么事了,你下工我让司机去接你吧。晚上回我那里,我让于妈给你炖汤。”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老夫老妻一样的聊着,完全忽略了旁边的郭凯森。郭凯森不怕忽略,他就想如果有一件隐形衣就好了,那样就可以化作一缕青烟,飘得远远的了。如今这么尴尬的站在一边,走也不是,呆也不是的,真的是好难受啊!

  虽然人家两人说得热闹,从头到尾也没郭凯森什么事,可出于礼貌,更出于对余斌天然的恐惧,郭凯森从始终都在做一块非常称职的人肉布景,面带微笑的把目光投射在他们二人身上,当然脑子早就神游八方了。

  也许余斌真的就是郭凯森命中的煞星,也许只是活该倒霉,就在郭凯森完全放空的的时候,突然听到余斌在叫他的名字,而且好像还问他什么,郭凯森一阵慌乱,下意识往旁边一退,一下子就撞到了经过身边,装得满满的行李车。

  随着一阵惊呼,满车的行李都被他撞掉了,而他竟然还狼狈的坐在了行李车车上,被带走了好几米远!

  大厅里的人一下子把目光都投射到了他的身上,郭凯森又一次那么的渴望老天给他开一个地缝!

  整整一下午,李潇想起这事就笑,郭凯森那个郁闷啊!

  回到家,跟雷军梅晓洁说起这事,郭凯森依旧羞愤难当。梅晓洁一边笑一边说:“你可真没有志气,怎么就这么怕这个余斌呢?就算是大老板又怎么样?”

  郭凯森不但不急,还没志气地点头。

  “真的,我特别没志气!特别没种!不光是余总,还有林总,老远见了我就紧张。林总爱骂人,我怕他还有情可原,余总别说骂了,话都没听他说过几句,你说我怕个屁呢?不是都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吗,我从小就怂,不信你问我哥!那时候我们院里有个王姨,管生活的,特别厉害,不听话就拧大腿里面的那块儿肉,我简直怕死她了,都落下病了,老远看见她就打嗝,有一次打得特厉害,打得都翻白眼了,把我哥都给吓哭了,呵呵呵!”

  郭凯森笑了起来,雷军也笑了。

  “还说呢!哪是光翻白眼这么简单,几乎都没气了,脸憋得通红,手也凉了!搁如今你都能上头条!打嗝差点打出人命!真是个奇葩!”

  梅晓洁也笑了,但心里却酸酸的。吃完饭两人回屋以后,梅晓洁忍不住说:“我以前真不该对森森那样。”

  雷军却一脸的无所谓。

  “听我俩说那事心疼了?其实现在提起小时候的事,更多时候,真的就当笑话说了。你别看森森总是贫嘴呱舌的,但骨子里就是个胆小又懦弱的人,不是所有孤儿院出来的孩子都他那样,我挨的打比他多去了,刚去的头一年,我大腿里面那片肉一直都是青的,可我不还是那么楞!天性这东西可准了,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是真理。”

  梅晓洁笑笑没说话,可心中的疼痛又重了了几分。她实在听不了雷军轻描淡写的说起小时候的遭遇,又不愿意因为自己表述不清,让他误会自己的情感只是浅薄的同情。

  转过身轻轻叹了口气,梅晓洁到厨房给雷军热了半杯奶。再进屋的时候,雷军正拿着iPad看。梅晓洁进来,他就放下手里iPad,接过牛奶杯。

  “我喝完牛奶你就走吧,明天就要上班了,早点歇着。”

  梅晓洁点点头。

  “嗯。明天起我就得下了班才能过来呢,你一个人要是闷就玩玩游戏,iPad上面的游戏都是晓华下的,他说挺好玩的。”

  “好,我学着玩。你不用惦着我。现在我除了行动受点限制,其他都挺好的。我是专业运动员出身,灵活着呢,过不了多久,就是坐在轮椅上,也一样什么都能干!对吧?”

  梅晓洁伸手杵了雷军的脑门一下。

  “瞧把你能耐的!话说头里,你可不是光行动受限,你身体还虚着呢,不许逞能!在家要以休息为主,知不知道!”

  雷军笑着给梅晓洁敬了个礼。

  “放心吧,梅老师,我听话!”

  梅晓洁乐着低头轻轻吻了雷军。

  “很好,梅老师奖励一下。”

  得到了奖励,雷军立刻得寸进尺,没等梅晓洁抽身,一双手臂就把她环绕进了自己的胸前。梅晓洁不但没有挣扎,还顺势跌进了雷军的怀抱,享受着来自爱人最热烈的亲吻。

  此时此刻,余斌也在吻着李潇。吻得不仅热烈而且狂放。桌边的红酒杯被碰洒了,殷红的酒液倾洒得四处都是,醇香的酒味让气氛更加的迷乱不羁。

  余斌已经热血喷张了,他忍不了了,用了最后一丝清明,一把抱起早已被他弄得七荤八素的李潇,进了卧室……

  翻云覆雨之后,李潇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躺在床上,连眼睛都懒得睁。一动不动的任由余斌抱他进浴室洗了澡,换了干净的睡衣,精神才慢慢的好了一些。

  这些日子练舞,李潇的体力消耗很大,陪着余斌这么折腾,真的是有些吃不消。但他就是这个脾气,在性生活方面,也跟他做人一样,特别懂得迁就对方。俩人这么久没见了,余斌的冲动李潇能理解,所以就算再累他也不想让他忍着。不过适当的还是要吐槽两句:

  “就他妈的跟个饿狼一样,不折腾死我你心里难受是不是。”

  余斌端着温水从外面进来,眼瞅着李潇无力地倚靠在床上,声音疲惫沙哑,那份无法言喻的性感让慵懒包裹着,弄得余斌的火又要起来了,要不是顾忌李潇的身体,死活他还得再happy一次。

一百五十八 又现眼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