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五十七 郭财迷和李老财

  看着满屋子关切的脸,李潇不好意地赶紧摇头:

  “没不舒服。昨天晚上看书看到失眠,天蒙蒙亮才有点困意,本来想眯一下混个盹儿,结果还就睡过去了。刚起。起来就往这儿跑,脸没洗牙没刷!”

  听李潇这么一说,大伙才发现李潇真的是一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样儿,看着大明星这么狼狈不堪,一屋子的人都笑了。Kimi也松了口气。

  “晚就晚了呗,给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真是的,邋遢成这个样子,哪个大明星敢这么出门!回头让人拍了去,简直就是笑话了!快去洗漱吧,然后吃点东西,我再调调动作。森森,要不你也休息一会儿吧。”

  李潇冲着Kimi一脸的傻笑,然后抱拳一周。

  “抱歉了宝贝,那我就去收拾收拾去了啊!各位辛苦了!午饭我请,想吃什么都行,别给我省着。诶,森森,我那天看你拿了一套洗漱旅行套装过来,给我用用行吗?”

  “当然行了。就在更衣箱里了,新的,我没打封。走走,哥,我去给你拿啊——Kimi哥,我去一趟,连着帮潇哥弄点吃的。”

  俩人来到更衣室,郭凯森把洗漱套装给了李潇,又找了一包薏米红豆粉,拿出来冲着李潇摇了摇。

  “哥,喝这个行吗?我嫂子买的,说是健康食品。不过不怎么好喝,也不甜。”

  李潇忙点头。

  “行,太行了!这个好喝,我爱喝这个,比芝麻糊好喝。”

  “那你先洗漱,我去给你沏啊!”

  郭凯森匆匆到了茶水间,给李潇沏了两袋,浓浓的,再回到更衣室的时候,他已经洗漱完毕换好了练功服了。

  “太利索了,哥。”

  郭凯森把沏好的糊糊递给了李潇,李潇接过来就喝,边喝边说:“谢谢!嗯,真好喝——我就好歹洗了一把。过不了一会儿就得一身臭汗,洗那么干净也没用。”

  郭凯森笑了。

  “那倒是。我现在早晨过来之前也都不洗澡了!跟哥你的理论一样,白洗,浪费资源。诶,哥,这两天我总想问你,这些日子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其他人呢?怎么不见他们跟着你啊?”

  李潇大大咧咧地说:“前段时间一直忙,整个团队好几月一天都没歇,这次回来也没什么事,就是练个舞,我一个没留把所有人都打发了,给他们放了10天假。当然了,这也是因为琪姐不在家,我可以自作主张,要是她在肯定不答应。”

  郭凯森有些担心的问:“那你也应该留一个人在身边才好啊!你一个人真的行吗?要不我让苏莉过去帮你打理吧。”

  李潇已经吃完了,拿着杯子到水槽洗。

  “什么话啊!怎么就不行了!说的我跟废物一样,离开他们我还不能活了呢!再说了,有什么好打理的,不就练个舞吗,能有什么事啊!”

  郭凯森琢磨了一下,点点头。

  “那倒是。谁跟在身边,苦和累不还得自己受!行了,接着去受罪吧!”

  俩人笑着回到练舞厅,推开大门,却见Kimi万分痛苦地倒在地上,舞者还有助理都焦虑地围在他的身边,郭凯森和李潇一阵紧张,慌忙跑了过去。

  为了尝试一个有点风险的动作,Kimi做一个侧翻时,一个没把握好,直接从三米多的高台掉了下来,饶是他凭着经验避开了要害部位直接着地,也着实摔得不轻。。

  李潇趴在Kimi的身边,声音颤抖的不像话:“怎么样了,Kimi,坚持住啊——120,快打120啊!”

   Kimi疼得直冒冷汗,却不忘伸出手抓着李潇安慰他:“别着急,打完120了。我有分寸,不会出什么大事。”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Kimi被拉走以后,大伙也没心思继续练了,匆匆开车都赶往了医院。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小腿开放性骨折,还折了两根肋骨。Kimi当时就被推进了手术室,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出来。李潇本来想在旁边守着的,可人出来就给推进了ICU,守不守的也没什么意义,他这才忧心忡忡地回了家。

  第二天上午,李潇带上郭凯森专程去看Kimi。那时他已经从ICU出来了,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麻药劲儿早就过去了,现在的他喘口气都疼。就这样,Kimi看着来看望他的李潇还有郭凯森,依旧是一脸的歉意。

  “真是对不起,偏偏这时候受伤,太耽误事了!万幸的是,舞蹈的大框子总算是出来了,后面就让佳佳带你们练吧。让我这一弄,舞蹈的品质必要受影响,没办法,只能将就了,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吧。还有,我跟佳佳说了,回头练得时候,安全第一,你们不用有心里阴影,我受伤是意外,那个动作我们就不用了。潇潇,这次真的是辜负你了,抱歉!”

  李潇进门看着Kimi那副虚弱的惨相,心里本来就难受得不行,如今他又这么说,李潇差点哭了。

  “真讨厌!说这些干什么!你没事就是天大的喜事了!辜负个屁啊!”

  李潇和郭凯森在病房呆了好一会,然后又去护士站找熟人,请她们一定特别关照Kimi。俩人从医院出来,就快到中午了。李潇决定带着郭凯森去他常去的酒店吃饭。

  五星级酒店的餐厅高尚得一塌糊涂,和着似有似无的音乐,俩人一人一个商务套餐,中西合璧,郭凯森边吃边抱怨:

  “潇哥咱以后别来这样的地方吃了,贵得要命,关键也好吃不到哪儿!就这么一份饭,在外面吃,就算去个有点档次的茶餐厅,起码能买两份,而且也绝不比他们做得差!噢对了,你要的那个咖啡到底是不是套餐里配的啊?是不是还得要加钱啊?加钱的话,我就不要了,你自己喝吧,我喝水就行了!刚才我看菜单了,就那么一小杯,比星巴克超大杯的还贵一倍呢!星巴克就够华而不实了,我可不喝。

  李潇被郭凯森嘚啵的烦死了,伸手给了他一巴掌。

  “闭嘴吧!你这个死财迷,没完没了了是吧!刚才要不是你闹唤,我才不点这个套餐呢!我本来想单点的。他们家好多好吃的,都是你扫兴,非吃这个,现在又嫌不好吃!”

  “单点就更不合算了!这个好歹还合算点!我不是嫌不好吃,我是嫌不值!嫌贵!咖啡到底要不要另花钱啊?我问问服务员得了。服务员——”

  郭凯森刚喊了一声,就被李潇严令禁止了,然后还向走过来的服务员摆了摆手。

  “没事没事——郭凯森,你今天要是敢把咖啡给退了,我就……我就打你!真是个败兴的死东西!我告诉你,任何东西都有它的价值。一杯咖啡敢要这么贵的价格,肯定有它的道理。很多事情不能用钱来衡量,性价比也不是你那么算的!我靠,你这个人一点生活品味都没有,就知道傻吃傻逮!”

  郭凯森当然是不服气的,小小地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他也怕李潇真的生气了,所以就忍着不再扫李潇的兴了,老老实实的吃了饭。

  服务员见他们吃完了,利索地收拾了桌子,然后很快就给他们上了咖啡。

  咖啡的醇香一下子飘散开来,李潇看郭凯森变了表情,颇有些享受地喝了一口,忍不住有些得意地问:

  “什么感觉?特棒是不是?”

  郭凯森闭眼做煞有介事状,然后认真地说:“不值!”

  李潇直接把一小袋糖粉扔到郭凯森的脸上:

  “臭傻逼!”

  一时间两个人使劲忍着,怕失态地大笑起来,忍得都快内伤了。好半天,郭凯森才缓过劲儿来,认真地又喝了一口咖啡,终于从善如流了。

  “说实话,真他妈的好喝。唉!有钱就是好,舍得嘚瑟!”

  李潇翻了个白眼。

  “这跟有钱没钱没关系,一个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活出品质。这就叫嘚瑟啊?那你也太没见识了!不说别人,你知道Kimi 吃喝讲究成啥样?”

  郭凯森一个劲儿地点头。

  “哎呦,Kimi哥可没法说,哥你的派头就已经常常亮瞎我的狗眼了,看着他,我根本就不能睁眼啊!其实我也明白,你们吃得讲究,也是为了事业,要保持状态,保持体形,不能吃得太随意了,这是有事业心的表现,怎么样,我总结得还到位呗?”

  李潇笑了。

  “这还差不多!我还好,Kimi讲究真的是为了事业,他们跳舞的艺术生命多脆弱啊,Kimi这个年龄还有这么好的状态,真的不容易。但愿这次受伤别对他以后造成太大的影响,我真的有点担心。”

  “甭担心,刚才医生不是都说了吗,肯定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唉,Kimi哥就是太拼,这样其实也不好。总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活着多累啊!潇哥,其实你也是,太拼了。我就觉得,有时候你也要适当偷偷懒,以前人家不总是说什么,橡皮筋不能总绷得太紧,那样容易折的道理吗?张弛有度最好。哥,我这么说你不生气吧?”

  李潇耸了耸肩。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其实,森森,我问你个问题,你以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怎么看我和Kimi这样的,在普罗大众心目中的变态?”

  变态两个字,轻松地从李潇的嘴里吐出来,郭凯森愣住了,看着李潇半天说不出话。

  明亮的大厅里从容地飘散着似有似无的音乐,弥漫着咖啡的浓香。在这么安逸舒爽的午后,李潇突然问了这么个问题,让郭凯森很是诧异。

  是呀,在自己的心里,李潇,还有Kimi,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一百五十七 郭财迷和李老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