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五十一 伤痕累累(1)

  Kimi有间工作室,规模不算大,但很有名,平时除了要给各类大型电视晚会排舞,他还要教学生。在他那里工作的舞者,都是业内数得上得精英,因此,找他学舞练舞的大多是明星,凡是在Kimi工作室学过舞的明星,多少就好像跟专业沾了点边呢。

   Kimi从骨子热爱自己的事业,因此他的教学要求很是严格,而且不管你是怎样的身份,只要来这里学习,他都会根据个人的身体情况,设计教学方案,教学严谨,而且一视同仁。不过如果不是真的想在艺术上有所进益,只想玩票的或只是要镀镀金的人,都会受不了他的课程安排,到头来半途而废的大有人在。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以受过Kimi的调教为荣,跟他在一起吃苦学艺的过程,往往都会成为这些人日后夸耀的资本。

  在生活上,Kimi也是个很质朴的人,对Frank的爱简单真挚,从来没有半点隐瞒和虚伪。他把自己现在的一切都归功于Frank给他的爱情,他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全部都给了Frank,还用了的全部的积蓄在汉堡买了房子,他想干到45就退休,到时候看Frank的意思,愿意到中国来可以,留在德国也可以。

  两个人一晃过了十多年,在Kimi那里,感觉是那么的踏实和稳定,这几年他甚至想找个地方结个婚,想着彼此能象普通人一样有个所谓的名分。

  然而Kimi终究没等到这一天,Frank不爱他了,没有理由,就是倦了而已。但Kimi很快就发现,其实是他有了更好的选择,喜新厌旧,劈腿罢了。

  如此局面,Kimi不知道该如何挽回,严重的精神洁癖,让他无法接受感情中的重大瑕疵,只能强忍着剧痛放下了。没多久Kimi大病一场,病好了就要关了工作室。那一刻,想想自己走过的一路,磕磕绊绊,伤痕累累,苦巴巴的挨着,换来的确是这样的结果,Kimi也倦了,他当然想不通,却也也懒得想了。

  Kimi的遭遇让人同情,朋友不愿意看着这么好的一个人就此颓下去,纷纷伸手拉他,鼓励他走出伤痛,不要轻易放弃多年打拼得来的大好局面,放弃自己始终不懈追求的事业。

  几乎丧失了生活勇气的Kimi,在朋友们的全力扶持和鼓励下,休息了小半年,才算慢慢走出来。这次晚会的总导演跟他关系非常好,刚一立项就把刚刚开始正式工作的他拉进了组,让他给李潇编排一个开场舞。

  李潇跟Kimi其实并没有很深的私交,但对他的感情经历还是很了解的。对于这个执着又勇敢的同类,李潇钦佩更羡慕。平日里李潇对Kimi总是很照顾,经常会推荐朋友去光顾他的工作室,碰倒一些有影响又颇有油水的工作,也会第一时间想着他。这次知道他受了情伤,李潇虽然没有第一时间去安慰他,但却让人专程从法国的酒庄订了两箱上好的葡萄酒送给他。

  也就是基于这个原因,当李潇得知总导演是请了Kimi做他的编舞后,才下定决心接了这个活。这是Kimi正式复工的第一次亮相,李潇无论如何也要支持一下。

   Kimi是个有心人,大家对他的心意他尽数收到了,这自然包括了李潇的情谊。他感动,也很有压力,他不想让朋友们失望,要把最好的艺术表现呈现给大家,尤其是李潇,一个对艺术那么精益求精的人,Kimi既想排出有水准配得起他的作品,又想能让李潇省点力气。因为他清楚,李潇毕竟不是科班的舞者,毕竟已经年过三十,一段专业的舞蹈表演,需要付出的精力常人无法体会。

  有了这个想法,Kimi编排的时候,就有了框框。既然是主题晚会的开场舞,总导演的也给了命题,要求舞蹈必须是民族舞。

   Kimi折腾好几遍,初步拿出的方案大家都说还不错。除了李潇和郭凯森,还有两个专业的女舞者,舞蹈运用了大量的传统戏剧的元素,如果再加上电视特有的声光影响,应该非常的唯美动人。

  在大家的一片赞美声中,李潇却摇头了:“Kimi,这不是你的水平。一点都不特别,太平庸了。离演出还有一段时间,都还来得及,我觉得要调整,而且要大调。”

  李潇的话说得很冲,现场一片寂静,甚至有些尴尬,但当事人却心平气和,认真地点了点头:“你说得有道理。形式过于花哨了,内涵的东西自然就被冲淡了。我也觉得不是很理想,可脑子好像被这个命题桎梏了,想不出更好的方案了。”

  李潇很严肃地看着Kimi:“你不单是被命题桎梏了,也是被我和森森的外在条件桎梏了。我们俩都不是专业的舞者,增加了你编排的难度。当然,比起森森来,我的情况可能更差一些。不过你是知道我的,不管干什么,就算吃力,我都是要往上够着干。跟着你Kimi跳舞,我对自己是有要求的,希望自己能在你的帮助下做到最好。Kimi你要相信我,我的潜能还没挖掘出来呢!”

   Kimi笑了,伸手拍了拍在一边傻站着的郭凯森:“森森,还记得我刚刚说的话吗?你看看,到底是我厉害还是他矫情?”

  ……

  李潇回来的第一天的排练没有拉得很晚,郭凯森已经过了假疲劳期,精神状态身体状态都基本恢复正常,洗了澡跟李潇和Kimi打了招呼就先回家了。

  李潇练完舞就一直没动地方,直到郭凯森走,都还在排练大厅坐着。此时此刻,练功服浸满了汗水,黏腻在皮肤上甚是不舒服,可比起浑身上下的痛,李潇觉得这还真就不算什么了。

  该走的都走了,排练厅明亮又安静。李潇头靠在沙发凳上,昏昏欲睡。

   Kimi提着一桶温水走了过来,推了推他:“已经没人了。懒得动弹就等我给按摩完再去洗澡吧。毛巾是新的,你简单擦一擦,然后我给你按。按摩油是我找香港的武师要的,除了味道差一些,效果还是很不错。”

  李潇换了个姿势,脱了上衣,接过Kimi涮洗过的温热的毛巾擦着汗。

  “真的没办法不服老。肌肉骨头都他妈的僵了。就这个状态真怕会拖了你的后腿。”

   Kimi没说话,接过李潇用过的毛巾,又在桶里洗涮一遍,然后给他把后背擦了擦,再洗涮,递给李潇。

  “把下身也擦擦,我主要给你揉揉腰和腿,不然明天你就该下不了地了。”

   Kimi打开按摩油的瓶盖,一股很浓的中药味弥漫在空气里。他到了一些在自己掌心,用力揉搓着,同时示意李潇趴在垫子上,告诉他全身放松,跟着双手就轻轻敷在了他的腰间。

   Kimi的手法很专业,李潇顿时就舒服了好多,要不是Kimi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的跟他说话,他觉得自己都要睡着了。上上下下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Kimi一身的汗。李潇伸个懒腰站了起来,感觉真的轻松了很多。

  “真是没得说,你这手法,比那些专业医生都强。”

  “那是,这是我的第二职业。以后干不了舞蹈这行了,就去当个按摩师父,一样养活自己。”

  “哪有这个可能,你就是为舞蹈生的,这辈子你只会干这一件事了。”

  李潇边穿上衣边认真的说,Kimi想了想,深深叹了口气,红了眼圈。

  “谢谢你潇潇,你本来不用来受这个罪的。我知道你上这个节目是为了我。我懂你的心意,谢谢。”

  李潇没敢正视Kimi的眼睛,低着头,想想才说:“其实很多事刚开始的时候,觉得真的过不去,但真的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都能过去,真的都能过去。我有亲身体会,而且不止一次。不要为了不珍惜你的人伤害了自己,不值得。”

   Kimi点点头。

  “Frank这件事对我的伤害很大,毕竟付出得太彻底,到最后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真的是很难过,难过到……难过到有些生无可恋了。唉,多亏了还有朋友给我鼓励,让我没有这么轻易放弃,让我以后的路,起码还有舞蹈相伴,这么想想,老天确实也没赶绝我。”

  Kimi坐在李潇的对面,轻声诉说着,看着李潇那张熟悉的脸,心不知为什么,突然就裂开了一个口子,那一瞬间,他突然特别想倾诉,想跟这个善良的人倾诉那些无法对人言的苦痛。

  “我俩就算平日联系不多,但彼此还是了解的,你知道我不是个经不起事的人,这次真的是被伤了个体无完肤。跟你说实话,我现在心里多恨Frank,就多恨自己。过去的日子,我错了,错得离谱。咱们虽然走得是同一条路,但你脾气温和,从不走极端,始终懂得跟这个世界和平共处。这么多年来,虽说有伤害,有委屈,但最终都会很体面的给自己,给周围的人一个交待。我不一样。为了这个普罗大众不能接受的性向,从一开始就做出了与这个世界拼个你死我活的姿态,一路死磕,一路受伤,却不知悔改。痛的时候,我会怨天怨地,会诅咒,但现在想来,过往的很多伤害,都是我咎由自取。有个事我没跟别人说过,所有的人都以为我这次这么绝望,所有的一切都想放弃了,是因为Frank,因为爱情。没错,这是个很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全部,不是关键的那一下。Frank跟我说分手后没多久,大概也就两三天吧,具体我也记不得了,我得到消息,我表姐打得电话,让我回家一趟。我爸爸死了,肝癌。”

  李潇一愣,抬头看向Kimi。那张清秀却苍白的面孔,此时装满了绝望。

  

一百五十一 伤痕累累(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