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五十 为了他

  雷军被郭凯森逗笑了:“你逼现在是越来越能说了。而且特别油嘴滑舌。咱们说说正事,你别总跑偏行不行?我同意,咱家的事你做主,我跟你说,我抽屉里的三张大额存单,一个到期了,10万,我这些日子的花销,你拿手里搭着用了——别插嘴,听我说完。现在学校那边还没有跟我解除劳动合同,每个月呢我还能有一千多的基本工资。除了刚才说的那个存单,我手头还有个四十来万,呼延大哥说,我能拿到国家赔偿,多少还不好说。这事我先不指着,有呼延大哥给运作,我也吃不了亏是吧。你说得一点很重要,我的恢复时间不好说,什么时候能出去挣钱前也不好说,所以我手里一定留下20万不动,算上你取出的十万,下个月还有一张到期的存单,你取了,这二十万以外的花销就都你担着了。我不能吃软饭,能吃你。”

  郭凯森冲着雷军一个劲儿地翻白眼。

  “告诉你别算计了,听不懂吗?你弟弟我现在是在快上市的大公司工作,还是那里头准头牌,钱是大大的有!不要看不起人好不好?今非昔比,我已经今非昔比了!靠,又逼着老子说成语,不接地气了!”

  雷军做了个无语的姿态,无奈地看着郭凯森,郭凯森得意地笑了。

  “我说的是真的,哥。咱俩谁跟谁都不藏着掖着,更用不着客气啥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对吧。”

  雷军微笑着点点头。

  “对。这事就先这么着,还有个事,那什么,我现在情况越来越好了,所以想回家住了。”

  郭凯森先是一愣,接着有些犹豫地说:“回家啊?那倒也行。不过养老院这边毕竟有医疗条件,要不就等嫂子过来,看看你的身体情况之后,再定成吗?”

  “其实我是这么想的,嫂子来之前我就得去办住院了,算算日子呢,我去住院的日子,正好能赶上我在这儿是一个整月,我要是顺便就把退院手续办了呢,就比较好算账了。最重要的是如果不及时退的话,我住院花一份钱,养老院这边的钱也得交,太浪费了!”

  郭凯森一下子跌倒在了雷军的腿上,大喊着:

  “救命啊!你不要再继续算计了好吗?你可把我腻味死了!咱们能不能换个话题,说点符合咱们这个年龄的事儿呢?比如吃喝玩乐啊,比如女人啊!别天天跟个老娘们一样,坐在这儿算账!”

  雷军被他逗得乐不可支。

  “我靠,你他妈的说得还真是的。我这是怎么了?伤哪儿也没伤了脑子啊!听你的,爱咋地咋地,不他妈的算计了,潇洒点,怎么地也不能让你这货看不起!对了,忘了跟你说了,我明天让晓洁陪我去保姆市场转转,既然要回家住,还必须得找个保姆。我想好了,先找个住家的,等过过我活动能力强点了,再换个钟点工。我告诉你吧森森,别看晓洁是女的,她谈价不行,这事得靠我,所以这事必须得我盯着办。”

  郭凯森边笑边拍打雷军的大腿。

  “你完了,彻底完了!比女的还会划价,就他妈的一个假娘们儿啊!”

  郭凯森的调侃自然让雷军乐不可支。就算老天给了他们灭顶之灾,让他们失去亲人失去健康,但他们却还是坚持着熬过来了。如今的他们敢于回望曾经的不堪,还能大声的笑,就行了!

  明天也许很好,也许一般,或者很差,那又怎样呢?这不就是生活的魅力吗?

  李潇很快就回来了。简单休整了一天,就匆匆赶到了公司。到了排练室,郭凯森已经和Kimi练上了。

  能再次给李潇和郭凯森编排舞蹈,Kimi很开心。两个艺人都很努力,也很配合,这对于编者来说,确实是件幸事。不过Kimi又觉得很有压力,虽然上次在舞彩人生的编排赢得了各方赞誉,但对于一个对舞蹈有着偏执热爱的人来说,不可能做重复自己的事。

  李潇还没来的这几天,Kimi一边带着郭凯森做恢复训练,一边不断地调整舞蹈的编排思路,也就是一边无情地折磨郭凯森,一边更加无情地折磨自己。

  见李潇进了排练室,郭凯森和Kimi都迎了上去。李潇让助理把饮料零食分给排练场的工作人员,亲切地捏捏郭凯森的脸。

  “这两天让Kimi折磨得够呛吧?想哥了没有?”

  没等郭凯森说话,Kimi就很不客气的飘了个大白眼给李潇,怼得异常有力:“还好意思说我,咱俩比,你矫情我矫情啊?森森,我今天把话撂这儿,他来了,你就更要受折磨了!”

  郭凯森一脸的苦笑,冲着二位一个劲儿地作揖。

  “行啊,两位哥哥,你们看着办吧,怎么着我都配合。我早就想开了,豁出去了,你们尽量矫情,我这条小命全由你们做主,死活就是它了,没包涵!”

  郭凯森的回答让李潇、Kimi同时大笑起来。李潇手指这Kimi不依不饶。

  “瞧瞧你干得好事,把人家孩子都折腾成什么样儿了!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跟你练啊!”

   Kimi笑归笑,嘴可一点儿都不软。

  “我就这脾气,跟我练,不脱层皮就出不来好东西,就算你这个大腕到了我手里,我也一样不会手软。当然,你对自己也不会手软,估计比我狠。”

  这回连郭凯森都忍不住给Kimi点赞了。

  “Kimi哥你说得太对了!潇哥那个狠劲儿上来,也是没谁了!唉,别说了,俩哥哥真是叫半斤对八两啊,都是处女座,都有严重的强迫症啊!不过我真心求求你们,多少可怜可怜老弟我,能将就的,尽量将就,好歹每天能让我顺利的上个六楼。潇哥,我已经连着两天爬上楼了。是爬,真爬啊!”

  郭凯森一脸的苦大仇深,李潇和Kimi只是笑。郭凯森知道,笑归笑,真的干起活来,那就是一点儿都不能含糊了。

  贫气了一会儿,郭凯森就主动到一边练动作了。Kimi简单跟李潇交代了一下自己编排的思路以后,李潇一分钟都没耽误,马上去更衣室换了练功服,然后跟着Kimi的助理做起准备活动了。

  李潇一丝不苟地做着准备。接这个工作,李潇真的一点不比郭凯森来的轻松。虽说有些舞蹈基础,可岁数毕竟在那儿摆着了,况且又始终没有系统训练过,乍一恢复,身体的各种痛一下子袭来,很快衣服就被汗水湿透了。

  虽说是市里点名让李潇上的节目,可余斌一直说算了,他实在不想李潇平白的受这个累。

  李潇也不是没有犹豫。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各种力不从心。现如今演武戏、动作戏的时候,很多时候,武指的动作刚一做完,他就开始紧张,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真的不给力了,几年前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动作再做起来竟是那么的生涩,动作做不到位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虽然他始终坚持一部戏里大部分的动作还是要亲力亲为,但有些他却是真的做不来了,必须要靠替身来完成了。

  上次舞彩人生表演的时候伤了脚,李潇心里其实是有数的,动作有难度,演练时间太短是原因,但说到底还是体力的问题,自己形体的黄金时期真的是过了。

  然而就算犹豫,李潇还是决定接下这个活,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Kimi。

   Kimi比李潇大,刚刚过了四十岁生日。作为舞者,他的黄金时代早已过去了,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Kimi的黄金时代,可不是做舞者得来的。

   Kimi是科班舞蹈演员,但出名却很晚,而且不是在幕前做演员的时候出的名,他是开始做编舞才一点点被这个圈子认可,他多年积淀的才华才开始慢慢释放,才成为综艺圈混得最成功的舞者。

  一晃也十多年了,Kimi演出编排的大大小小的歌舞节目不计其数,有影响力的也是数不胜数。凭着出色的工作能力,一流的人品,Kimi的事业一路开挂,所以当他遇到麻烦和困难的时候,自然会有很多人都愿意伸手帮他一把。

  Kimi是个gay,他在还没有踏入这个圈子的时候,就出柜了,这个事不是秘密,圈子里无人不知。当然,大家还知道他有爱人,是个德国人,叫Frank,工程师。俩人常年两地分居,感情却一直特别稳定。

   Kimi不是个性张扬的人,但却很执拗。早年因为性向的问题,被父母赶出了家门,从此断了联系,直到现在也没有往来,Kimi每年坚持寄回家的钱,也从来都是被如数退回。为此,Kimi很难过,但却不改初心。

  回想当年,Kimi不但跟家庭断了关系,更曾经因此受到社会的歧视。大学毕业以后,Kimi作为当届成绩最好的学生,却没有一个专业团体愿意收他,穷途末路之时,Kimi只能靠着在夜场跳舞艰难度日,受尽屈辱,直到一个偶然遇见Frank,他生活才开始有了改变。随着社会的一步步开放,Kimi的艺术之路也慢慢顺畅了,人们开始接受他的艺术,也接受了他这个人。

  

一百五十 为了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