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四十四 不杀伯仁

  闵晨咬牙切齿的表白,很快就传到了米菲菲和老妖耳朵里,心里多少有些恐惧。虽然闵晨早已不是曾经的闵晨,但也绝不是那些曾经拜倒在她米菲菲的石榴裙下的普通货色可以比的呀!

  可又能怎么办?在当时的情况下,米菲菲和老妖都认为,要是还来一次的话,他们还是要那么做的。谁知道他闵晨还能回来?难道眼看着把东西都留给国家吗?

  只是这些道理,闵晨不一定能接受,很多时候,男人浑起来是完全没有理智的。随着闵晨愤怒仇恨的的话一遍遍传过来,米菲菲就想,估计这个王八蛋的日子肯定也过得艰难,这阵子自己也好,老妖也好,还是低调些吧,不然让他知道了他们一切如常,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心里肯定就会更气,到时候闹起来,自己还真是挺难应付的。

  这次他们在艺培中心和当地教育频道合作一台主题晚会,大部分节目都是他们艺培中心编排的,编排的水平还说得过去,学员们的表演也算是中规中矩,可作为播出平台,教育频道还是希望能在可看性上下点功夫。从头到尾像一场联欢会式的表演模式,实在有些拿不出手,如果有一两个专业的明星节目,必对整台晚会起到极大的提升作用。所以连总编的意思,是能请米菲菲出山,由老妖编个舞,做个压轴表演,他亲自过来和米菲菲商量这事,也体现了他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米菲菲自然知道连总编的提议是正确的,但她就是犹豫。好不容易才能做到安全脱身,为了这平安,她默默地给自己定的期限,为了安全,起码要蛰伏两年,如今一年不到就破例,又是因为这么一台丝毫没有什么影响力的晚会,实在是不值得。

  老妖知道米菲菲的心思,他也不是不怕,不过这次他觉得米菲菲就是过虑了。闵晨骂了大半年了,又能怎么着呢?论实力,今天的闵晨还有什么实力?跟他们没得比!这世道,想要整死谁,光靠嘴说有用吗?那得拿出真金白银才行!他有吗?

  在老妖看来,这次活动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虽说教育台的不是啥主流频道,但那也是上星的卫视,也是要面向全中国广大乡亲们的呀!这个事整好看了,不但是他们艺培中心的一个飞跃,也昭示米菲菲和他的东山再起的希望。

  老妖口吐莲花,玩命的撺掇,真把米菲菲说动了。想想那飞速流转的时光,一个人,尤其是女人,还能年轻几年啊!趁着还有拼一下的实力,不管了,豁出去了,就干吧!

  晚会很快就演完了,可想而知,就算有米菲菲压轴,社会反响实在一般,效果平平,但在参加活动的学员和家长的眼里,这可是件挺了不起的事,都觉得自己虽然花了大价钱在教育中心学习进修,但物有所值,因为这次演出,好多人都更坚定了自己的明星梦。

  巨大的反响,让艺培中心的业务大幅提升,米菲菲也觉得自己这把做对了。晚会播出的第二天,就开始有人来联系她,想加盟她的教育机构的有,邀请老妖做艺术总监的有,邀请她参演舞台剧甚至影视剧的也有。米菲菲也好,老妖也好,都特别高兴。老妖还唱起了敌营十八年的主题歌:胜利在向你招手,曙光在前头。

  米菲菲变得开朗乐观了,中药不再吃了,心理医生不去看了,夜里也睡得好了。她又象往常一样,开始各种抛头露面,开始在声色圈名利场里运筹帷幄。如果不是又一次遇见她命里的克星,也许又一次漂亮的人生逆转就真的完成了。

  这个克星就是李志民。这个被老妖叫做死弯弯,唯一一个花米菲菲钱的男人,象一贴狗皮膏药,又一次贴到了她的身上。让她的人生从此黯淡无光。

  因为艺培中心的业务一直很好,师资总是很缺。深圳靠着香港,米菲菲也就凭着关系找了不少早先TVB剧集里,让国人很熟的那些过气艺人过来做教学。比起国内在线上的艺人来,现在的港台艺人很便宜,而这些过气的老人儿做教学,性价比很高。虽然他们并没什么理论基础,但很多实践的经验非常宝贵,无论从那个角度讲,他们的课都非常受欢迎,教学效果很好。

  随着教育机构的不断完善,慢慢的,不用米菲菲再多费心,很多台湾的艺人通过关系自己就过来了。让米菲菲没想到的是,不要脸的李志民也在其中。

  李志民过来,米菲菲并不知道,李志民也并不清楚自己过来投奔的老板是她,带他过来的人并没有告诉他老板是谁,当然,他没有问过。不过是过来打工,挣几个小钱,至于更详细的东西,与他而言也没什么大用。

  因此,两个人突如其来的见面就尴尬了。更确切地说,是李志民很尴尬。米菲菲厌恶蔑视的情绪毫不掩饰的挂在脸上,让人很难接受。纵使李志民是个非常没有廉耻心的男人,依然会很难堪。

  “那个,菲……米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既然已经是这样了,无论如何也要打个招呼,于是李志民很假地微笑着,同时很绅士地伸出了手。

  米菲菲却连基本的应酬也懒得回应,就让李志民的手伸在那里,然后跟另外同来的男性友人有说有笑。和李志民同来的男性友人完全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尴尬又有些同情地看着李志民,然后就专心去讨老板的欢心了。

  李志民在中心呆了大概15分钟,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话,甚至没人多看他一眼。既然如此,真的没有待下去的理由了。于是他默默的离开了。

  说句良心话,这个世界上,该恨米菲菲的人很多,就算如今米菲菲真的给了李志民天大的羞辱,可比起当年他的欺瞒与背叛,这也算是小巫见大巫了,但有一点,米菲菲忽视了,那就是李志民能做出那样的事,他就是个小人,说严重些,就是个坏人。

  坏人,从来只会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坏人,从来只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对不起他们,米菲菲应该明白这点,因为她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啊。

  走在深圳的大街上,李志民无比惆怅,无比愤懑!他不但觉得米菲菲这个贱人太他妈的过分,老天也有够他妈的过分!让这个死三八从始至终压自己一头,就是他妈的没长眼!

  就在李志民感怀伤痛,准备找一家小酒馆借酒浇愁的那一刻,却被就没联系的哥们儿常肃一个电话叫去了酒店,从此他和米菲菲的生活都变了。

  常肃多年前被米菲菲重创,很长时间都难以恢复状态。虽说制片人做那些事也不算罪大恶极,常肃也不算是最坏的那个,但被曝光的这么彻底,却实在是少而又少。一时间名声狼藉,乏人问津,常肃被迫蛰伏了好些日子。

  那是常肃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要不是因为回台湾找不到饭辙,他真的不想再在大陆混下去了呢。

  那个时刻,常肃在横店是呆不了了,只能辗转又去了象山。干不了制片人,制片主任了,就是干剧务他也只能忍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毕竟不是一个吃饱了全家不饿的年龄了,有家庭有孩子,不工作,哪来的钱养家啊!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常肃才有幸得到了一个在圈内混了些年头的资深老艺人的青睐,跟着他到了北京。

  老家伙虽然名气不算大,但在圈子里人缘不错,在京城也很有些人脉的,帮他介绍了不少活儿。对于常肃来说,虽然不如以前,但油水也总算渐渐厚了起来,让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缓起来了。

  这个真正缓起来的机会来的很偶然,偶然间他结识了落魄公子闵晨,一个已经瘦死的骆驼。

  开始常肃也没想怎样,不过就是个朋友攒的无聊饭局,随便的一个应酬。圈里人没人不知道闵晨的事,常肃怎么可能会有在他身上找便宜的愚蠢想法!但世事无常,喝多了的闵晨又提起了贱人米菲菲,说到激动时,还爆了瓶啤酒。

  闵晨刚开始说得时候,常肃也没在意,随着就越喝越high,常肃也激动起来了,不顾一切地应和起来。也激动得爆了两瓶啤酒!

  那天大伙都高了,一帮醉鬼又吵又闹,米菲菲的名字被他们叫来叫去,大家无比快乐的沉浸在意淫米菲菲的狂欢里。

  第二天,酒醒了,参加宴席中的所有人都忘了这段儿,闵晨却还记得,常肃也没忘,因为这一点共性,两人就联系上了。慢慢的,常肃发现这个瘦死的骆驼实在比马大,于是常肃决定跟他干了。因为他们都想在不影响他们生活的同时,尽快给他们共同的敌人米菲菲一点颜色看看!

  于是常肃来了深圳,他知道李志民也在深圳,就把他招呼过去了。他们都是米菲菲的敌人,他们都想这个女人死,不用先奸后杀,直接就杀!

  

一百四十四 不杀伯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