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四十 销假

  苏莉的话刚说完,郭凯森还没来得及开口,雷军立刻就说:“没事了,这边什么事都没有了。森森,快给毛老师打电话吧,赶紧回去。毛老师人太好了,对你又特别好,可不能让他为难。”

  郭凯森回头瞪了雷军一眼。

  “什么叫没事了!我熬了两个通宵,好不容易请了一个礼拜的假,你就不能让我歇歇!再说了,你住个院身边连个家人都没有,我能放心吗?上午我问护士长了,你的治疗还有三天。明天有个检查,没啥事就可以出院了,等你出院我再走。”

  雷军直摇头:“不用,你什么都不用管了。你看我现在这精神,检查能有问题吗?还有,养老院天天都有护工过来照顾我,护士长、护士都对我特别关照,你担心什么啊!毛老师要是不为难,能打这个电话吗?森森,你可得懂事,没有人家毛老师,你能这么顺利的上这部戏吗?你啊……”

  郭凯森一个劲儿地摆手:“行了,行了,你又开始嘚啵,烦不烦?”

  梅晓华也凑上前跟着掺和:“姐夫,你就让森哥再呆两天吧。森哥说得对,你住院,身边怎么也得有个家里人。我明天又得跟导师出差了,也没法陪你。别的不说,到你出院的时候,乱七八糟好多事呢,你一个人哪儿应付得过来呢?多不让人放心啊!”

  雷军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胡说!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到时候养老院有车过来接我,吹不着晒不着的,你们看着不看着的能有什么差啊。你别听晓华乱说话,他小孩,不懂事。森森,你就是烦我嘚啵我也得嘚啵,你现在的事业正处在关键时期,爬坡阶段,自己努力,也得靠这些前辈扶持,要是落个不敬业的名声可就不好了。”

  郭凯森气哼哼地直叹气:“行了行了,听你的行吗?我再呆一天,明天的检查我必须跟着,只要一切正常,我后天就走。你别再说了,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就去给毛老师打电话。我知道的,我不会让他着急。”

  郭凯森话音刚落,雷军立刻说:“那行吧,按你说的办,后天一早走。小苏,你订票吧,订后天最早的那班。”

  郭凯森狠狠地瞪了雷军一眼,然后冲着苏莉点点头。

  第二天,郭凯森一天没闲着,出来进去的折腾。雷军的检查的结果还不错,基本没什么大问题,这让郭凯森的心踏实了不少。不过他还是从医院的医生护士,到养老院的院长、医生、护工一通的拜托,又赶着去了超市,买了好多有用没用的东西,到了晚上,又忙着给雷军擦身子,洗头、剪指甲。

  然后,他认真地拜托了医院的医生护士,又开车赶到到了养老院,上到院长,下到护工挨个拜托,接着去超市给雷军买了好多有用没有的东西,到了晚上,还给他洗了头,剪了指甲,擦了身。

  从始至终,雷军由着郭凯森折腾,好几次话到嘴边想让他歇歇,结果也是没说出来。看着病房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句不满的话也不敢说,雷军理解郭凯森的心情,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焦虑,这会儿他唯一能做得就是顺着他,哄着他。

  给雷军洗完了了头,郭凯森去护士站借了吹风机,一边给他吹头发说:“后天你出院,我不在,晓华又要跟导师出门了,身边真是一个家人都没有。真是纳了闷了,梅晓华上的是个什么研究生,人家上学都老实在学校呆着,天天教室实验室,他倒好,天天出差,弄得跟业务员似的。算了,就算他在也没什么用,我也照样不放心。哥,我跟院长阿姨说好了,接你出院的时候,阿姨派两个护工过来,都是最细心的,最有护理经验的。还有,这段日子家里人都不在你身边,这次回院里,阿姨给你安排特护,你绝对不能再有病了,这么下去,咱们的手术什么时候才能做啊!我跟阿姨说好了,特护一定要最好的,不怕贵,多少钱都行,只要你不再受罪,不再得病,咱们不怕多花钱。”

  雷军忍不住扭头:“其实……”

  只说了两个字,郭凯森立刻打断:“其实什么呀,其实!你坚强,你能忍,我可不能忍!一场感冒,别的先别说,又下去好几斤肉!你现在一共才有几斤啊!经得住折腾吗?哥,我可不跟你开玩笑啊,这次要是不听我的话,敢把护工辞了,我真生气啊!”

  郭凯森啪地把手中的吹风机关了。嗡嗡的杂音没有了,病房里一片安静。雷军看着郭凯森把吹风机放在桌子上,然后又走到床前,坐在他的面前。那一刻,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彼此看得很清楚,眼里的,心里的,都看得一清二楚。“只要你能康复,能有个好身体,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乐意。跟你的事比起来,在我眼里所有的事都是小事。在这个世界上,我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是身外物,就算将来娶了媳妇,她也比不过你在我心里的地位,哥,我这么说你信不信?”

  郭凯森的眼睛里平白地有了雾气,那雾气萦绕在雷军的心上,让他怎么说不出话来。静了好一会儿,雷军才伸手,摸了摸郭凯森柔软的头发,叹了口气。

  “傻话。全都是傻话。都大明星了,还说这么没分寸的傻话,像个小孩子。放心吧,我不说其实了,你说得都对,我听你的话,只做对身体有力的事,不让你天天悬着心,行不行?”

  郭凯森也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整个人松了下来,俯下身子,头靠着雷军的腿。小时候无助的日子里,兄弟二人无间守望的岁月,过电影般的展现在彼此的脑海里。

  郭凯森说雷军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雷军又何尝不是这么想呢?一边胡噜着郭凯森的脑袋一边耐心地说:“你跟我说身体最重要,你也一样的。虽然说咱得敬业,可也不能过力啊森森。你胃不好,尽量按时吃饭,尽量不要饥一顿饱一顿的,不能暴饮暴食,只要得空就睡觉,睡不着吃安眠药也得睡知道吗?等你这部戏杀青了,我带你找这次给我看病的老中医,他挺神的,据说调理肠胃比咱们上次找的那个大国手还厉害呢!”

  郭凯森舒服地趴着,瓮声瓮气地说:“什么大国手,就是个大骗子,药那么老贵!老子吃得是金子吗?麻子不是麻子——坑人啊!我最讨厌他了!”

  雷军轻轻拍了下他的脑袋:“胡说八道,贵有贵的道理,能治病就不怕贵。刚才我说得话你记着了没有啊?”

  “记着了!唉,从小就让你宠着过,都成习惯了,从你一有病,我的好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什么都让我干,什么都得操心,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哥,你快点好起来吧,等你好了,你要好好伺候伺候我,宠我,当然,连上你媳妇一起宠,她也挺不易的。你要替我收拾屋子,给我做好吃的,让我再过一把猪一样的幸福生活,睁眼就吃,闭眼就睡。哎呦,想着就美!上帝啊,菩萨啊,弥勒佛啊,玉皇大帝啊,求求你们了,保佑保佑,全来保佑!保佑我哥快点好吧,早点给我和我嫂子当牛做马吧!”

  郭凯森的大脑袋一个劲儿地在雷军腿边拱来拱去,拱得的雷军心里又酸又甜:“行!就这么的了。就让这些神明一块儿保佑吧,等哥好了,你就是家里的大少爷,我媳妇是家里的大公主,我心甘情愿给你俩当佣人,当长工。想怎么使唤怎么使唤,让我干嘛,一句话,哥们眼都不眨,立刻都给办了!”

  郭凯森腾地坐起来,拿出手机,一脸的认真。

  “就是这个意思!不行,我的把这段话录下来,当成证据,到时候你要是敢反悔,我就跟你媳妇一块儿联手办你——来,来,哥,再说一遍!”

  “去你奶奶的!滚蛋!”

  雷军笑着伸手就给了他一巴掌,郭凯森夸张的大叫一声,然后也笑了起来。

  开心的笑声背后,是两颗无法平静的心。此时此刻,郭凯森默默地祈祷,祈祷雷军能早一天摆脱病痛的折磨,能过上平常人的生活;雷军也在默默的祈祷,祈祷自己能早一天好起来,不再成为郭凯森和梅晓洁,还有亲人们的负担。

  郭凯森提前赶回了剧组,毛老师和导演都很高兴,急着赶通告的齐美宁更是感激万分,不断地说着客气话,郭凯森直说没关系,然后一会儿都没歇着,就随着她把所有的戏都集中赶了出来。

  忙到差不多凌晨2点,才算把齐美宁所有的戏都赶落完。齐美宁别提多感动了,特别交代助理买了一大堆好吃的,真心实意的感谢陪着她点灯熬油的兄弟姐妹,尤其是提前销假给她帮忙的郭凯森。

  

一百四十 销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