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三十四 放心不下

  于是廖胜就来了。不是为了雷军,只是为了自己的饭碗。

  廖胜已经把他想说的都说了,雷军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时间雷军的心里温暖也踏实了,看来呼延礼说得情况都是对的,大旗真的挺过来了,太不容易了!只要王琦的情况向好,大旗的情况也向好,雷军就觉得高兴。

  于是,在对待廖胜的态度上,雷军瞬时也缓和了许多。只是看着廖胜递过来的慰问金,雷军摇了摇头。

  “感谢俱乐部还惦着我,更谢谢周总。你回去跟周总说,我挺好的,她事情多,不用特意来看我。等我的感冒好了,我会去看望周总的。那个慰问金就算了,现在俱乐部也好,周总也好,用钱的地方多,我心领了。”

  雷军一派坦荡,在廖胜心里却是装腔作势,不要慰问金,嫌少吧?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廖胜心里暗暗骂着,嘴上却还说着客气话,俩人简单又寒暄了两句,医生进来了,要给雷军输液了。借着这个茬口,廖胜告辞走了。

  回到俱乐部,廖胜把慰问金交给了周敏萱,不知出于什么样的用心,他居然用看似语意不详实际却是傻子都明白的语言,告诉周敏萱,雷军的态度很冷淡,明显地是在和俱乐部,和王总周总划清界限,以他的小见识呢,既然是这样周总还是不要跟他做进一步的接触比较好,不然人家会以为咱们有求于他呢。

  廖胜的话让周敏萱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而这份失落还毫无掩饰的显现了出来。那一瞬间,廖胜竟然莫名的高兴了一下,能间接打击一下雷军,他就是觉得开心。

  看着廖胜走出了办公室,手里拿着装着慰问金的信封,不知怎的,周敏萱心头涌起了一阵脆弱的心酸。原来情义是有保质期的,过了期就不能用了。那个本来仗义讲义气的雷军,在她的脑海里,模糊的几乎没有影像……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月,郭凯森的戏差不多到尾声了,但他还是没坚持到杀青,请求剧组帮了个忙,把他的戏集中了一下,赶了两个通宵,凑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回了趟T市。

  这段时间,雷军的身体始终恢复不好,中间还因为肺感染高烧住了一次医院。这样的情景,身边还是没有亲人陪着。梅晓洁的行程本来就快要结束了,却意外在德国停了下来。梅母青年时期的好友在那里安了家,条件很好,知道他们三口儿来这边散心,说什么也要他们改签证,在这边好好休养一下。

  梅晓洁内心是拒绝的,可一看憔悴的母亲,还有苍老的父亲,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一路上三个人互相顾忌彼此的情绪,心情都是非常压抑的,根本就达不到放松的目的,如今父母能有个同龄的伙伴陪着,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件好事,梅晓洁觉得这个时间必须要花。即便她的心里真的有太多的事放不下。于是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又发动了梅晓华等一众人帮着劝,才让他们延长了签证,在德国多耽搁些日子。

  那段日子,雷军开始感冒,梅晓洁心里甚是惦念,雷军知道他的心思,知道如果自己一味地瞒着她,会更让她担心,于是他比较诚实地把自己的身体状况,治疗状况都一五一十地跟她说,让她放宽心。

  “前几天我还跟呼延大哥说呢,现在我就是个病秧子,一点屁事到我身上都成了大事。你踏实地在德国陪叔叔阿姨,千万别操我的心。这趟旅游,对你来说真的辛苦活儿,怎么办呢?同样的打击,毕竟咱们还年轻,再难也应该更扛压才行。只是这个压力我应该帮你分担才是。可我却做不到,除了说点便宜话,能做得就是尽量不再给你添乱了。晓洁,真的是……再熬一段,慢慢会好的。”

  雷军说得动情,他叮嘱梅晓洁要顾及父母的感受,要照顾好他们,可梅晓洁的千疮百孔又要谁来抚慰呢?那一瞬间,他好恨自己,恨自己的无力无能,让最心爱的人委屈。

  梅晓洁自然明白雷军的心思,眼泪差一点就掉了下来了。

  “唉!好好的说这些干嘛!到此为止了!不许跟我煽情,惹我难受了!你说得对,小的没了,老的就不能再有事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就跟着他们再多呆些日子了。没什么可熬的,我第一次出国,看什么都新鲜,挺好的。现在跟船上不一样了,通信方便,WiFi可好使了,等忙过了改签的事,我发照片发视频给你,还有,咱俩也可以视频啊!”

  梅晓洁从没了亲妈,到有了儿子这20多年的时间,自己用冷漠冰封了心房,走了那么多的弯路,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如今那可早已复苏的心虽然很疼很疼,但比起之前的麻木,这种痛苦好像也是一种享受。冰冷的梅晓洁觉得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雷军跟梅晓洁该说的都说了,可却跟郭凯森隐瞒了自己生病的事。梅晓洁远在天边,不是拔腿就能往回赶的,可他不一样,要是知道自己病了,郭凯森肯定会不顾一切回来探望的。

  拍戏有多辛苦,雷军知道,郭凯森在这部戏里戏份很重,这么大的工作压力,不能再为了自己的身体分心了,所以每次俩人通话他都会报喜不报忧,视频的时候,也是提起做足准备,尽量把最好的状态展示给他看。

  说来也巧了,雷军发高烧那天,折腾了大半宿,一早就被送进了医院。安排好了病房,护士就过来推他去做胸片,郭凯森那一会儿正巧有时间,就打电话过来想跟他聊聊。

  雷军的手机撂在病房了,跟他一同过来的养老院的护工,听着电话一直执着地响,想着俩人平日里交情不错,一个多手就接了,一听是郭凯森,顺便也就把雷军情况都跟他全说了。

  撂下电话,郭凯森急得一身汗。感冒好长时间了,一直不好;发高烧,39度;去做胸片,怀疑急性肺炎,或者肺感染……所有的话都刺激着郭凯森的神经,要不是旁边站着的苏莉一直拦着,他当时就去找导演请假,立刻回家了。

  苏莉理解郭凯森着急的心情,也跟着着急,不过毕竟不是当事人,此时还能理智开导他,求他稍安勿躁。

  就耽误了这么五六分钟的时间,雷军就回来了,听护工一说,也着急了,电话也跟着打了过去。不过不管他怎么解释,郭凯森就是坚持得回来看看才放心。气得雷军气儿都上不来了,咳嗦个不停。

  郭凯森更害怕了,虽然嘴上安慰他自己不会回去,可一放下电话,急得话都不会说了,冲着苏莉不停地说,急死我了,真是急死我了!

  关键时刻,苏莉还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先给正在回T市的路上的梅晓华打了电话,让他到了立刻去医院,尽快掌握第一手材料,及时向森哥汇报。然后又继续献计献策,出主意,让郭凯森跟N市的嫂子说说,嫂子跟医院的关系好,肯定能第一时间了解最权威的信息,有事没事一目了然,就算不能很快知道雷军到底怎么样,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总是没错的啊!

  那一下午,郭凯森的电话都打烫手了,来来回回的电话打了无数通,虽然最后确定雷军是感冒引起的肺感染,没什么危险,但郭凯森哪可能放得下心。

  工作的关系不能说走就走,但不回家看一眼,郭凯森又什么也干不下去。雷军今时不比往日,心肺功能极差,一般肺感染搁别人没事,可到他那里就是大麻烦,这一点小毛病就能把他折腾个半死。想来想去,郭凯森最后还是先打电话求了琪姐,让她替自己跟林总求个情,得到公司的谅解以后,郭凯森又去求制片人毛老师,最后才敢跟导演提要求。

  好在公司体谅他,林总亲自打电话允了他的请求,也跟毛老师打了招呼。郭凯森千恩万谢,那架势,林丹华要是在他跟前儿,郭凯森给他磕一个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段日子,郭凯森在剧组里厚厚道道的,不怕苦不怕累的,导演包括整个剧组的人都挺喜欢他,他提的要求又不算过分,大伙都配合。请假这事处理得还算顺利。

  赶回家,雷军还没出院呢,郭凯森先去科主任,主任大夫,护士站那里分别感谢,了解情况,然后才到了病房。只是俩人见面,相互都没有好心情,彼此看着彼此,都是那么的憔悴。

  雷军一脸的无奈,语气中还带着些许烦躁。

  “我现在说话放屁都不如了是吧!跟你说了多少遍,怎么就不听!跑回来干嘛呢!你看看你,脸色难看,又瘦又黑的!是不是又好几天没怎么睡觉?折腾什么呢?折腾病了怎么办?特别忙吧?又是没白天带黑夜的了吧?吃饭怎么样啊?胃疼没疼啊?”

  

一百三十四 放心不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