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二十一 如此渣男

  叶子说话的时候,赵伟成一直低着头,老半天才抬头,只说了三个字:“我错了。”

  叶子想了想。

  “我不是不通情达理,我也不是追究什么对错。不过我还是希望你给我讲讲这件事。希望你能理解,希望你能满足我这个要求。”

  赵伟成听得出来叶子的态度。没有来的,他心里踏实了。他琢磨自己应该是有救了。

  于是他抬起了头,喝着红酒,细细地讲述起他和梅晓洁的过往。

  这个故事讲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叶子一直在认真的听,没插过嘴。

  故事里的梅晓洁,因为跟男友赌气,才跟他结婚的。他不过是个备胎。

  他和她是闪婚,闪婚的原因是梅晓洁怀孕了。所以至今也说不好乾乾究竟是不是他赵伟成的种。

  故事里的他,很惨。

  没有背景的乡下穷学生,独自在大都市打拼。想成功,只能赌上自己青春和理想。

  他的当时的学历是硕士,梅晓洁是三本,俩个人文化差异大的根本没有共同的爱好。但她依然很骄傲,依然会在他的面前,显示出优越感。再后来,不知为什么,又和前男友有了联系,再后来他就莫名其妙的被戴了绿帽子……

  讲述还在继续,叶子却走神了。

  叶子很伤心。因为她觉得余斌说得对。这个赵伟成真的很渣。这不是她认识的赵伟成。

  故事结局无法更改,但内容却大相径庭,但真伪又是那么的显而易见。

  叶子几乎要哭了。她太伤心了,伤心得都有些绝望了。

  为什么不说实话,为什么要编这么下作的理由,为什么还要继续伤害无辜的人,为什么要让我失望!

  赵伟成啊,其实就算是知道了一切真相,我还是爱你的。

  叶子的在心里默默的说。谁都有过去,都有糊涂的时候。哪有什么罪无可赦,如果有爱情,什么都可以原谅的。

  我都能原谅。原谅你自私,原谅你决绝,你对别人的伤害我以后帮你弥补;可你却一直在说谎,在狡辩,在推脱,我原谅不了了,因为那实在不是大丈夫所为。

  “叶子,叶子!”

  口若悬河的赵伟成发现叶子走神了,连忙叫她。

  叶子一愣,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对不起。走神了一下,不过,你说的大部分我都听到了。伟成,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说的是心里话吗?你干嘛不能坦诚些呢?说句老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无完人。但要敢面对,敢承认过往的不堪。你是聪明人,你知道我说什么。你……你不应该这样的。事情……事情应该不是这样的。”

  轮到赵伟成发愣了,而且愣了很长时间。接下来的话,就把叶子心头最后一点希望彻底浇灭了。

  “我明白你说的话。叶子。我这个人缺点很多,致命的弱点就是自卑懦弱,今天对你隐瞒了过往的不堪,犯的错,说到底也是这个问题所致。但是你要相信,我是很善良的,也很坦诚。我受到的伤害,也都是因为这样啊。说到跟梅晓洁的这段婚姻,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污点,尤其是那个孩子,更是时刻提醒我伤害的存在。叶子,原谅我没跟您交代这件事,作为男人,这些实在是太屈辱了。叶子,你很善良,你能理解我的苦,也同情我受的伤,是不是?”

  赵伟成红了眼眶。他居然红了眼眶!

  如果不是一早余斌把他是如何为了上位,抛弃梅晓洁去追柳如青,如何为了抢项目,拿自己的儿子当筹码,然后又主动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如何为了追她,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把柳家赶尽杀绝,那么她肯定就信了他了。就算不全信,也会信上7、8成吧。

  余斌早就判断出了赵伟成会这么做,所以把所有的事都摊开了给叶子看。而且每一件事都有证据。人证物证,要什么有什么。甚至包括了他和梅晓洁何时结婚,何时有孩子,以及他和这个孩子的亲子鉴定!

  叶子了解余斌,她知道她的斌哥,绝不会骗她,知道他一个字的假话都没说。他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她彻底死心!

  但她就是不死心,就是要替他辩护,说得振振有辞,说得没有底限,没有廉耻。

  她说,他做得确实不对,但商场就是这么肮脏,肮脏的事你们没做过吗?你们也不见得所有的事,都做得那么光明磊落,那么坦坦荡荡是吧?当然,他伤害了无辜的人,是他的不对,不过,那两场婚姻的另一半,结婚的时候,目的也并不纯粹啊,说到底都是为了利益或者其他什么啊,他不是没有遇到真爱吗?他应该也算受害者对不对?如果遇见真爱,他一定会珍惜。一定不会那么做的,比如……比如跟我。

  当时余斌像看怪物一样的看她,眼中的悲伤让她心虚,让她觉得很羞臊,却咬牙坚持。

  “我不管。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只要他把所有的事原原本本的跟我讲清楚,我就原谅他。”

  余斌立刻冷笑。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他一定会让你失望!”

  如今,余斌的话应验了。他可以放心了,她必须死心了。

  看着赵伟成激动的样子,叶子叹了口气。

  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不过也别让他死的不明不白。叶子非常冷静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地讲给了赵伟成,赵伟成呆住了,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以前斌哥总嘲笑我EQ低,我还不服气,这次我认了,我是个判断力有严重问题的人。伟成,你身上有很多优点,也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你很可能会有更了不起的未来。但这一切我不会跟你分享,我也不会祝福你。你是个只重结果,不重过程的人。你有过人的双商,但你不善良,更不坦诚。你知道我去过梅家,见过你前岳父岳母,还有小舅子,还有儿子。都是那么好的人。你真的不配有这么好的亲人,你也不配有这么好的儿子。”

  赵伟成彻底懵了。他知道已无回天之力。但他还想解释,还想利用最后的机会,搏一搏。

  他站起来,走到叶子的身边,准备拉住叶子的手,准备给她下跪。

  但叶子先他一步,巧妙一侧身,躲开了。然后快速穿上外套,直接到了门口。

  拉开大门的同时,叶子回过头。

  “斌哥让我跟你说,谢伟是他的朋友,他会帮他——就这些。伟成,就这样了,我们分手了,祝你好运。”

  门砰得关上了。那么的决绝,不带一丝留恋。

  赵伟成楞在那里,还保持着伸手的姿态,很傻,也很凄凉。

  脑子里一片空白,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停止了。脑子里一直闪现两个人字:完了!

  叶子一路小跑出了楼门,发现余斌的车就停在那里。

  二话不说冲过去,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余斌看也不看她就发动了引擎。

  车子很快就出了小区,到了主街上。

  小区离市区不是很近。比起市区的街道,这里的主街更宽敞明亮。此时也是夜晚,北方冬天的夜色,静得有些凄凉。

  叶子把头贴在车窗上,看着街两旁的树摇曳着枯枝,竟然也看出了别样的风情。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来T市,就算再来,还会不会是冬天?这别样风景恐怕只能是记忆了吧。残肢败柳般爱情,千疮百孔的爱情,叶子啊,你真的很失败。

  车子缓缓的行进。余斌紧闭双唇,什么也不问。

  叶子说,我跟他说分手了,哥,我想去法国,现在就走。

  余斌没有表情,注视着前方,轻轻地点点头。

  叶子说,我是不是个有问题的女人?大多数人都能做好的事,我却做不好。就像平平常常地谈个恋爱,然后结婚,过着平凡的生活。我没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奢望,却还是要失望。哥,你说,我还应该相信爱情么?

  余斌突然笑了。笑得非常无厘头。

  叶子不明白,奇怪的看着他。

  “生命里的很多事其实是有定数的,在未曾预料的时候就已经摆好了局。爱情不是生命的全部。小傻瓜,记住哥的一句话,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相信自己是幸福的,就一定能得到幸福。顺其自然的生活,生活一定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起风了。枯枝都舞动起来了,显得那么的没有分寸,那么的狂野。

  叶子又哭了。哭得特别痛快,又特别得心有不甘。她总是把最狼狈的一面,展现给这个她最瞧不上的臭流氓看,这是为什么呀!

  当天夜里,余斌就让司机把叶子送到了首都机场。第二天一早,叶子就飞法国了。

  ……

  梅晓洁那天晚上没去医院陪雷军。

  梅母感冒挺厉害的。虽然她不用梅晓洁照顾,可梅晓洁也不能再把孩子推给个病人了。

  梅母这次没跟她客气,不但不去接孩子,而且还让她接了孩子回她的房子住。梅母是怕自己把感冒传染给孩子。

  梅晓洁下班接了孩子,上了兴趣班之后,回到家也七点半了。进门刚给孩子脱了外套,梅母的电话就跟过来了。

  梅晓洁笑了,心里想,她还是不放心啊!

一百二十一 如此渣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