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一十九 风云突变

  叶子的话让雷军尴尬得脸都红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

  李潇果断地把话接了过去。

  “别瞎说,你忘了我告诉过你,乾乾的父母早就离婚的事了吗?军军不是乾乾的爸爸,乾乾的爸爸……”

  “想起来了。对不起了,雷先生。”

  雷军直摆手,想说些什么,却完全找不到话头。只能尴尬地笑笑。

  郭凯森看不下去,一步走到叶子的身前,气都不喘,一鼓作气把话说了个明白:

  “叶子老师,其实这事我一直想跟您说来着,其实,乾乾的生父就是赵伟成赵总,他当初为了升官发财,跟陈世美一样,抛妻弃子,就是个渣男。”

  屋子里一片寂静。

  四个男人同时凝视着一个女人,看着她的脸突然涨红,然后又一点点变白,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慢慢的,叶子的目光转向了余斌。

  “你安排的,是吗?”

  余斌冷静地点点头。

  “对。”

  “一句话的事,有必要搞这么大阵仗吗?看着我出丑你很开心是吗?”

  叶子的表情很平静,但余斌看见她紧紧攥着的双手,一直抖个不停。

  余斌的心蓦地疼了起来。走过去拉起叶子的手,余斌的声音有些抖。

  “我很不开心。你知道的。我不会开心。”

  叶子不说话,也不动。屋子里的气氛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

  大门突然被推开了。梅晓华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不管不顾地嚷嚷:

  “姐夫,你知道吗?森哥这个傻逼,那天带着潇哥上我家吃饺子,还带谁了吗?赵伟成那个傻逼的对象!这你妈要是让我老娘知道了,还不得翻天了。就姓赵的那傻逼,他——森哥,潇哥,还有……那个……那个谁……对,对不起,我……

  叶子都忘了自己是如何离开雷军的病房的。好像除了余斌,大家都在跟她说对不起,尤其是最后进来的梅晓华,惭愧地不行。

  叶子始终都保持着平静,大度地跟所有人说,没关系,没关系,不知者不怪什么的。

  然后……然后就坐在了余斌的车里,去了他家。

  那天的天气很好。房间里洒满了阳光。余斌很体贴,把家里的佣人都打发出去了,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俩。

  她不想说话,余斌也不问。坐在一边抱着电脑看。

  后来赵伟成打了电话过来,她不想接。直接给摁了。赵伟成就一直打,然后又发微信。很焦急的样子。

  房间里很静,静的让叶子很贪恋。她不想打破这份难得的宁静,就想这么沉默下去。

  电话是静音的状态,但不断闪烁的光影,还是会让人心烦意乱。

  “他一直给我打电话,发微信,我该怎么办?”

  叶子突然说话,打破了宁静。

  余斌冷静地看着她。

  “都可以。你怎么选择我都同意。逃避或面对,都可以。只是不能跟他结婚。”

  叶子怔怔地看着余斌,又看看手里又开始闪烁的手机,眼神茫然有迷离。

  “他真的很不错。他上进,努力。他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不知道人间疾苦。他走过的路,我听着都心疼。也许这个过程,会伤害很多无辜的人,但他也受过很多伤,真的,他不容易。”

  “世上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是少数。大多世人的生活都跟他差不多。比如李潇,比如郭凯森,比如你今天见到的雷军。世界上的很多伤害,不是我让你戳回一刀,就可以把往事一笔勾销的。你总说我三观不正,但就是我这么个不正的人,也还是有底限的。他做得事如果可以原谅,那这个世界就没有不可原谅的人和事了。”

  叶子没有说话。

  余斌说得对,她没有什么好反驳的,也没什么能解释的。

  跟赵伟成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完全莫名其妙的就被他吸引了。

  那是一个慈善性质的私人party。来得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赵伟成算是小字辈。跟那些商界大佬坐在一起的他,很出众。年轻,帅气,有节制的张扬。

  叶子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要不是受父亲所托,她是绝不到这种做作而又虚荣的地方来的。一晚上她都很沉默,帮父亲拍了一副画以后,就静静地坐在一边。

  叶子拍得那副画,是赵伟成替他们公司的大boss拿出来拍的。于是因此两个人就有了私下的接触。

  叶子很少跟有家室的男人接触过多,她讨厌招惹一些不该有的是非。但跟他他,却破了戒。

  一切源于一本小说,《杀人有罪》。

  忘了为什么会聊起这本书。好像是聊文化产业,说国产影视,说张艺谋陈凯歌,说《秋菊打官司》,说起了原著作者陈源斌,说起了《杀人有罪》。

  对了,就是这么个顺序。那天他们喝了点酒,微醺,说得就多了。赵伟成给他讲了自己的从前和现在,他有着和苏浦生同样的生活经历,却比苏浦生痛苦。因为他有理智,他不能也不想放任自己。

  在叶子的眼里,理科男如果感性起来,是很可怕的。她就是被那一种有节制的感性俘虏了。然后就违背了自己的做人准则,和一个有妇之夫好了,做了第三者,等着他离婚。

  当他的黑历史就这么无遮无拦地袒露在叶子眼前的时候,叶子到底应该怎么选?

  柳家人的事,如果可以说成是遭遇的话,那叶子应该也算是帮凶吧。

  那么梅家的事呢?还有那个可爱得不行的小乾乾呢?

  电话还在不停地闪啊闪,叶子想,没办法了,真的,除了哭,我真的没办法了。

  就这么直直地站在余斌的对面,像个没出息的小女孩一样,呜呜的哭。

  余斌叹着气,从纸巾盒里扯出一大把纸,一只手把她搂进怀里,一只手给她擦泪擦鼻涕。

  ……

  赵伟成从叶子不接他的电话开始,就似乎知道事情有变了。他想起了李潇手机上的儿子的照片,他敢肯定这是问题的根源。

  继续打电话,越打越心焦。

  有手下进来。说被收购的企业,上午已被工商局正式查封。原因是涉嫌产品质量问题,和严重的欺诈消费者的行为,并已造成重大社会影响。

  手下哭丧着脸,跟死了爹一样,絮絮叨叨说个没完。

  “听说法人也被公安控制了。税务局的人也到了,做假账的事也被提落出来了。估计很快就该查我们了。刚才总公司发邮件过来了,表示密切关注这件事,让您尽快给大boss回个电话。”

  赵伟成不耐烦地冲手下挥手让他出去。可他不识趣地原地站着不走,继续唠叨: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咱们的资金客户也不安生起来了,下午开始,就有三拨过来闹着要撤资。按合同还都没到期呢,他们说就是按合同赔偿也认头,就是必须马上把钱给他们打回去。可……”

  “你出去!出去吧!”

  赵伟成终于忍无可忍,大喊起来,属下也是一脸的委屈,转身出去了。

  赵伟成的脑子飞速地旋转,他必须要尽快摆平这件事,一定要在事情没有发酵以前把这件事给摁下去。

  搜索引擎没有停,赵伟成找了一圈,最终认定除了余斌没有第二个人能解得了这个局。

  搬得动余斌的,只有叶子,叶子如今却突然知道了他的另一段婚姻,还见了他的儿子。

  赵伟成那叫一个恨啊!没有由来的恨。李潇、郭凯森、雷军、梅晓洁,甚至还有梅宇轩。

  给叶子打电话,发信息,已经持续两个小时了。赵伟成知道这个麻烦终究是无法脱过去了。

  或许解铃还须系铃人吧。赵伟成决定去找一趟梅晓洁。

  ……

  赵伟成的车就停在幼儿园的大门对面的街道上。梅晓洁衣衫单薄地从里面跑了出来。

  赵伟成早就看见了她,见她一出门,就冲她招手。梅晓洁点点头,匆匆过了马路。

  赵伟成边开车门边说:“怎么也没穿外套呢?赶快上车吧,咱们找个……”

  梅晓洁站定,一动没动。

  “本来让你在电话里说,你又不肯。什么事就赶紧说吧,我正上着班了。”

  梅晓洁还是那副不卑不亢的样子。

  虽然生活在一个城市里,毕竟不是一个生活圈子,除了前几日在医院里见过她,这么久了,他们从没有相遇过。

  实事求是的说,她比以前还不好看。瘦了,还显老。单论外貌,连柳如青都不如。

  柳如青爱打扮,最近这一年多沉迷微整形,韩国去过好几次了,有一次弄得让赵伟CD差点没认出来呢。

  不过梅晓洁有梅晓洁的味道。她眼睛中的果敢和坚毅也不是一般女孩子所拥有的。

  眼看着赵伟成不说话,梅晓洁有些着急。

  “有事就说吧。挺冷的,我又忙着呢。”

  毕竟夫妻一场,赵伟成知道梅晓洁的脾气,也就没再矫情着让她上车,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想说的事都说了。

  “晓洁,这件事我确实有不当之处,起码我没有跟自己的爱人很坦诚地把自己的一切都讲了。但我也有我的苦衷,咱们毕竟还有个孩子,而且关于孩子的事……这事挺复杂的。既然我已下决心跟过去斩断联系,而这个决心也是你们逼着我下的,如今又把孩子拿出来,在我的未婚妻面前败坏我,我觉得不怎么合适,是吧?”

一百一十九 风云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