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一十七 错

  赵伟成的脸完全撑不住了,彻底地垮了下来,可还没等他说话,门被余斌推开了。

  赵伟成垮着的脸又一下子飞了回去,热情地伸出双手,他突变的表情把叶子和李潇都看呆了。

  “余总,怎么是您?您好!您好!”

  跟赵伟成的热情洋溢比起来,余斌很镇定。脸上挂着招牌表情,嘴角上扬,皮笑肉不笑的。

  “你好!我来接潇潇——潇潇,怎么样,吃好了没?”

  李潇外套都穿好了,快挪了几步走到了余斌的身边。

  “吃好了。你可真准时。斌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我都认识,叶子,赵总——叶子,什么时候来的T市?”

  看见余斌,叶子连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都欠奉,冷着脸看着他。

  “来了些日子了。怎么了?需要跟你打招呼吗?”

  叶子的态度这么恶劣,让李潇有些吃惊。

  “你们认识啊?还有仇是吗?”

  李潇天真得有些莽撞的问话,让本来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竟然消散了。

  叶子忍不住笑了。余斌也笑了。

  “有点仇。她是我太太的闺蜜,对我没好感很正常。你们俩什么关系?我可没听你说过跟她熟啊?”

  李潇点点头,然后对着余斌翻了个白眼。

  “我跟谁熟都要跟你说吗?我们俩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死党,不行吗?”

  余斌哈哈大笑,伸手捏捏李潇的鼻子。

  “臭德行的——死丫头,还好么?什么时候回美国?听uncle说你交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结婚?”

  从始至终,赵伟成一直站在一边,做一个表情甜美的人肉布景,这下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了。

  “下个月,我们下个月去美国订婚。余总有时间来观礼吗?”

  赵伟成的话,让余斌一愣,他看着叶子,半天没说话。

  李潇倒是很开心,不过也有些小遗憾。

  “下个月几号啊?下个月我月初我就又要开工了。你们要在国内订婚我还能参加,要是在美国估计我去不成了。不过也没关系,订婚,不是婚礼对不对?等你们婚礼时我再去。”

  赵伟成一个劲儿得点头。

  “对对对,等婚礼的时候,李老师一定要参加的。我们婚礼打算也在美国搞。上个月我在LA定了个house,婚礼呢,我们打算就近在Las Vegas办。毕竟朋友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嘛,还是喜欢个热闹。蜜月呢,我们打算去南极。”

  “南极?这么神经的打算肯定是叶子的主意。”

  李潇的话音刚落,就被叶子狠狠拍了一掌。

  “什么什么?说谁神经?主意是伟成出的。他说我全世界哪都溜达过了,就还没去过南极呢!这么贴心的想法,到你那怎么成神经了?”

  李潇边笑边跟赵伟成道歉。

  “对不起啊,赵总,我开玩笑呢——叶子,到时候,给我捎个企鹅回来啊!”

  赵伟成和叶子都笑了,只有余斌还是一副大佛的表情。不等赵伟成再说话,一把拉过李潇。

  “我一会儿要回北京,要没什么什么事就走吧。把你的车钥匙给我,我让司机把你的车开回去。”

  ……

  车子已经开出去一会儿了。李潇感觉出来余斌的不快。

  “我说了你忙就不要来了,我要个代驾就行。”

  余斌扭头看看李潇。

  “喝得不少吧?去茶社喝点茶。他们说来了极好的大红袍,你尝尝,好的话就拿些回家。”

  “不是要去北京吗?”

  “大半夜的去什么北京啊?我刚从北京过来。我懒得理那个姓赵的。”

  李潇有些八卦的看着余斌。

  “我看出来了,你从进到房间跟人家赵总说话,就一直阴阳怪气的,怎么了,欠你钱吗?”

  余斌笑了,伸手拍了一下李潇的脑袋。

  “比欠钱厉害多了!行了,别瞎打听了,我肯定满足你的好奇心。一会儿喝茶的时候,我给你讲故事——叶子也是瞎了眼了,左挑右挑的,怎么选这个破烂货!”

  李潇狠狠瞪了余斌一眼。

  “什么破烂货,叶子说了,人家赵总是博士,专业特棒,金融专家——诶,你是不是因为叶子腻味你,才这么唱衰人家呀?”

  余斌笑笑,不再说话。

  叶子腻味他,这话一点都不假。

  叶子的父亲和余斌的父辈关系非常密切。改革开放初期,叶子的父亲下海从商,挣的第一桶金就是在余斌父亲的帮助下完成的。

  两家人从此成为挚交。

  余斌是看着叶子长大的。对这个聪慧的女孩始终爱护有加。不过自从叶子跟她妻子相交之后,对这个从小依赖的哥哥有了特别的看法。

  其实就算不认识余太太Amy,她也会跟余斌在感情的认知上产生分歧的。

  虽然从小接受西方教育,但叶子依旧是很传统,很正派的女孩。她完全不能接受余斌这样视感情如玩物的世界观。站在女性的角度,她又非常主观的,理所应当地就把Amy认定为受害者,尽管当事人也跟她解释过多次,叶子还是见到余斌就要冷嘲热讽一番。

  余斌根本就不在意。小妹妹而已,怎么说也没有恶意,对她的感情,也没有因为她的恶言恶语而少过半分。

  前几日跟Amy因为工作上的事通过一次电话,正事说完了,余斌刚要撂电话,Amy突然说,叶子交了个男朋友,是个金融界的新秀,目前在T市工作。他们下个月就会订婚了。你抽个时间关心一下。毕竟叶子是你很在意的人。

  放下电话,余斌就想,过两天到T市,一定要跟叶子见一面。到时候带着李潇一起去,他知道这姑娘一直喜欢李潇的。

  没想到不用他介绍,人家两个人已经是好朋友了,更没想到,她的未婚夫竟然是赵伟成。

  赵伟成是T市这一年来的一个数得上名的风云人物。余斌跟他没有任何私交,但对他的事情却了解得很清楚。

  在余斌的认知里,他应该算是个人渣。为了个人利益不讲道义,没有底限,在他这里从来都是不可饶恕的。

  余斌当然知道自己的三观是很不入流的,但他有他做人的准则。抄人后路,挖坑害人的事是绝对的小人之举,而赵伟成恰恰就是做这样事的人。

  余斌跟柳家不是很熟,跟谢伟的关系却很密切。当年谢伟刚出道,就曾经在他的麾下干过。后来去了美国留学,又在华尔街干了一段,回国后就转战金融界了。

  谢伟年纪跟他年纪相仿,出身也很苦,但人很能干,也很刻苦。当年跟余斌一起工作的时候,就给余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他去美国进修,余斌曾经还给了他些帮助。谢伟很记恩,回国后虽然不再跟着余斌干,但只要余斌有什么需要,他都会第一时间过来帮忙。

  被赵伟成算计被赶出公司的时候,余斌在国外,回来的时候,谢伟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小公司另起炉灶了。

  谢伟什么都没跟余斌说,余斌也没有多问,但他知道一个从底层打拼起来的人,这个打击对他来说有多大了。

  所以余斌侧面打听了一下情况,知道了赵伟成的事,原来是靠着这样的手段,不惜抛弃妻子吃软饭来获得的成绩,这让余斌万分不齿。

  于是明里暗里,余斌在资金上,项目上都给了谢伟很大的帮助,让谢伟一天天强大起来。直到某一天,谢伟专程上门跟他说,他要报复。

  余斌不吃惊。谢伟不是个任人宰割的绵羊。他不说话,静静地听。

  于是谢伟说了当年的事,又说了现在的事,说赵伟成故伎重演,又搭上了更大的靠山,如今正在把柳家往死里整。谢伟说自己没有替柳家出头的意思,只是觉得登高易跌重,此时赵伟成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这时候出击报复他,是个绝好的时机。

  谢伟想让余斌出手帮忙。不过是个小目标,赶他出T市,赶他出金融圈。余斌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只是万万没想到,赵伟成的新靠山竟然是叶子!

  余斌把这一切都跟李潇说了。

  李潇惊得连上好的大红袍都顾不得喝了。呆呆地看着余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余斌把李潇手边冷掉的茶倒了,又给他换上新的。

  “茶好不好喝?是你喜欢的口味吗?喜欢的话我让他们给你装几盒?”

  “不是……你……你不是造……造谣吧?我看赵先生那个人挺好的,知识分子,温文尔雅的,刚才聊天的时候,讲话有水平有分寸,再说叶子又那么聪明,看人很准的,像你说的品性这么差的人,她怎么会没有觉察,怎么可能要跟他结婚。造谣!肯定是跟你说的那个朋友出于什么个人目的造谣,或者就是你理解有误。我不信。”

  李潇边说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不好喝。我不喜欢。”

  余斌看了看李潇,然后把服务员叫了过来,让他们把大红袍换掉,然后体贴地问李潇想喝什么,

  李潇想了想,“就喝点金骏眉吧,冬天喝红茶暖胃。”

  服务员答应着匆忙地更换了茶叶,都弄利索了,很快就关门退了出去。

一百一十七 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