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零九 瓜熟蒂落

  梅晓洁自认为情绪管理的很好,自认为没人知道她内心的恐惧和焦虑。其实真的都是自认为。

  起码雷军知道她的心。

  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报喜不报忧,不管身体有多难受,难受得多么让人沮丧,都会在梅晓洁面前摆出最无所谓的样子。就算很多痛苦如何也隐藏不住,他也会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是真理,慢慢的就会过去,我有信心。

  起码父母家人知道她的心。

  一向二百五的梅晓华,只要提起雷军的病,哪怕是跟他的病相关的话题,都会立刻变得谨言慎行,唯恐说得不到让梅晓洁有心里负担,就连乾乾都会跟她说,雷苏苏是运动员,雷苏苏最棒了,有病也比别人好得快。说完就会得意看看冲着他比赞的姥爷和姥姥。

  父母虽然至今也没有吐口承认他们俩的关系,但梅晓华叫雷军姐夫,他们也不加阻挠。白天乾乾上幼儿园,梅母就去上老年大学,学的是中医保健养生。

  现在的梅家,总是飘着股淡淡的药味,一向对中药避之不及的梅父竟然说好闻,说这样显得家里很有些古色古香的气质。

  梅母一周至少要去医院两趟,那些熬好的补品炖汤,都会亲自喂给雷军喝,一切都做得很自然,自然得就像照顾自己的亲儿子一样。

  从始至终,梅晓洁没跟家里人说过一句感谢的话,因为她觉得怎么说都没法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

  梅母过生日那天,赶巧雷军要做一个血管介入手术。本来说好是上午第一台做的的,可因为插了两个急诊病人,手术到下午快4点才做。

  都折腾完,梅晓洁回家的时候都快晚上九点了。餐厅的饭菜还没撤,看得出这顿饭人人都吃得心不在焉。

  乾乾的小嘴都快噘上天了。“妈妈没礼貌!姥姥过生日你都不回来说生日快乐!”

  梅母赶紧拉着乾乾,轻声责备,焦急地问梅晓洁雷军手术的情况。

  梅晓华给她盛了一碗面条,也给梅母盛了一碗。

  “要不是老爸拦着,老妈早就去医院给你们添乱去了——妈,您赶紧吃一碗吧,一晚上什么都没吃——梅晓洁你这个人也真是的,姐夫手术完了,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接,弄得老妈都神经了!”

  梅母还是没动饭碗,一双眼睛紧盯着梅晓洁。

  “不是说第一台就做吗?怎么就拖到了下午?不是有什么问题吧?现在人怎么样啊?还清醒吧?这手术以后还做不做呢?心脏还好吧?其它脏器也没啥问题吧?”

  满眼的焦虑,满心的关怀,面对梅母如连珠炮一般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梅晓洁招架不住了。放下手里的饭碗,上前一把搂住梅母,哭了起来。

  所有的人都吓住了。梅母更是吓得三魂少了七魄,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了。

  “那……那……出……出了什么……什么事?人……人不行了,还是……还是……别哭,别哭。咱们一块想办法,有办法的。好孩子,不哭啊!”

  梅晓洁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就是想哭。梅母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一把推开抱着她的梅晓洁,吩咐楞在一边的两个大男人。

  “晓华,赶紧穿外套,把车打着了,跟我和你姐去医院;老梅,你在家看着乾乾,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梅母边说边往门厅走,见梅晓洁还站在那里哭,着急地过来拉她:“别哭了,有妈在,没事的。走走,咱去医院,一定有办法的。”

  梅晓洁又一次搂住梅母,哽咽着说:“不是,不是。他……他……没事,手术特别好,我……我……我忘了取蛋糕,也没给你买生日礼物!”

  其他几个人先是发愣,然后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梅母笑得掉了眼泪。

  “还有点正文没有啊!是不是想吓死我们啊!礼物可以补!蛋糕咱就不要了,不新鲜回头再吃坏了肚子。不许哭了,手术都成功了,这么高兴的事干嘛还哭!我就是惦着你们,怕雷军有闪失。这下好了,赶紧趁热吃面,哎呦,这一闹腾我也觉出饿了——大宝贝,过来,给妈妈来个么么哒,让妈妈别哭了。”

  乾乾跟梅晓华站在一起,虽然不太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但从姥姥、姥爷、小舅舅的表情中,知道妈妈不是因为难受才哭的。

  那是为什么哭呢?小孩子想不明白,也懒得想,反正小舅舅一个劲儿地笑着说妈妈神经病,那就是妈妈的错了。

  听见姥姥叫他,乾乾没动地方,坚定地站在梅晓华的身边,很骄傲又很不屑地看着妈妈,甚至还学着梅晓华的样子给了梅晓洁一个鄙夷的小眼神。

  “妈妈没羞,才不么么哒!”

  大家都笑了。梅晓洁一边擦眼泪一边笑,伸手把儿子拽到身边,轻轻拍了他两下。

  “坏家伙!敢说妈妈没羞!打你!”

  那个晚上梅晓洁吃了两碗面条,撑得半夜都睡不着觉。那天她赶在12点以前发了个朋友圈:

  今天我的老妈过生日,我连束花都没买,订了蛋糕还忘了取,不仅如此,还吃了她做得面条,两大碗。真是个不称职的女儿。

  老妈,生日快乐!老妈,幸福健康!老妈,生日礼物我要补!

  最后送给老妈一百个么么哒!拜托梅宇轩小朋友替他妈妈完成99个!

   12点以前,梅母看到了这个信息。差不多半宿没睡着。又掉眼泪了,泪水很甜。

  这么多年来,在梅晓洁的身上,梅母认为自己说不上比亲妈还尽心,但起码没有做过任何长辈不该做的事。

  想想当初,因为她的冷淡,因为付出得不到回报,多少次梅母也曾夜不能寐。现在再想想,很多事真的不用急,时候到了,自然瓜熟蒂落。

  那次以后,她们真的成了娘俩,曾经的隔阂消失殆尽。梅母会像跟梅晓华一样跟她着急,跟她嚷嚷,梅晓洁也会像跟父亲一样跟她顶嘴,耍脸子,这次郭凯森每天都带着雷军下楼遛弯的事,其实就是梅母率先担心的,然后又不住的在梅晓洁的耳边碎碎念,才让梅晓洁也紧张起来的。

  眼看着梅晓洁跟家人的关系越来越融洽,雷军自然替她开心。从小缺失家庭的温暖,亲人的关爱,让雷军和郭凯森更觉得亲情的可贵。在他看来,这次他能从死神的手里逃脱出来,全靠了亲人的全力救助,靠了他们的不离不弃。

  跟林丰来过一次以后,舅妈又自己来了两次。年届七旬的她,每次来不但要带上好多营养品,到了这里还要一天三顿给雷军做着吃。

  那时候雷军还只能吃流质的食物,老太太顿顿新鲜的汤汤水水的做,一点都不嫌麻烦。每次临走的时候,又会在冰箱里装满满是食物,成品半成品的食材,每一样都贴了标签,那样是军军的,那样是森森的,分得一清二楚,郭凯森都照了照片,拿给雷军看,看得俩人感动得眼圈都红了

  也许会有人觉得,她这是在赎罪呢!谁让他们当初这么决绝的对待自己的亲人。

  但雷军和郭凯森想得不一样。不管当初如何,发生的没法更改。如今她和死去的舅舅能如此待人,起码证明他们还都是有良知的人。

  在他们看来,如果非得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评判是非,那这世间实在是有太多的不可原谅之事,雷军和郭凯森自认没有那么高尚,更不是什么卫道士,感恩的情怀,是他们最平常的心态。

  年年的十月初一雷军和郭凯森都会给故去的亲人烧寒衣,今年自然也不例外。这天晚上,郭凯森提前买好了各种应景的祭品,推着穿得跟球一样的雷军到医院附近的街口烧纸。

  郭凯森怕烟呛了雷军,就让他离得远些,自己去烧。

  看着燃起的火光,还有随飞飘走的纸灰,雷军一直在默默的叨念:

  爸爸妈妈,天气冷了,拿寒衣了。

  爷爷奶奶,天气冷了,拿寒衣了。

  外公外婆,天气冷了,拿寒衣了。

  还有……还有……舅舅,你也拿寒衣吧!

  火光渐渐暗了,郭凯森匆匆跑了过来,询问他冷不冷,有没有让烟呛着。

  雷军摇摇头,一时间不知何故竟然脆弱得只想拉着郭凯森的手,言语间也有了哽咽。

  “森森,咱们走到今天,算不算熬出来了呢?”

  暗夜中,一双晶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郭凯森的心跟着颤了又颤。

  熬出来吗?小时候最爱说的,最爱想的话,每过一阵子,每过一个坎儿,都要想的一句话。如今,雷军刚刚经历的生死,后面的生活还没有着落,该熬的还很多呢!

  可郭凯森听得明白,他知道雷军的熬出来指的是什么。

  虽然前面的路还很长,虽然苦难还会时时光临,但曾经缠绕在心头的恨,怨已经慢慢消散,恢复轻松的心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解放。

  忍不住蹲下身抱住雷军,郭凯森轻声的说,“嗯,熬出来了,哥哥。你这个天煞孤星终于有了着落了。你有着落了,我也一样有着落,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你的亲人也是我的亲人。”

一百零九 瓜熟蒂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