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零四 以德报怨?

  梅晓洁抬手给了梅晓华一个大脖溜,一把抢过电话。

  “赶紧哪凉快哪呆着去——喂喂,雷军!别理他,咱们说正事。”

  “那个什么晓洁,这么大的事我都不知道,真是的。你跟晓华说,喜欢什么尽管说,我回头让森森给他买。你不许拦着,这是我们哥们之间的事啊!”

  看着梅晓华嬉皮笑脸的站在身边伸着耳朵听,梅晓洁心里倒还挺感激他的。

  有这么个二百五弟弟真好。有他这么一搅合,起码能让雷军的心思转移一下。

  不过二百五就是二百五,任务完成了,还不走。还在这儿碍眼,难道不知道人家要说些悄悄话吗?

  梅晓洁过河拆桥的劲头上来了,冲着梅晓华嚷嚷:

  “有点眼力见儿行吗?都说给你买礼物了,后面的话就跟你没关系了,懂不懂当电灯泡是可耻的?”

  梅晓华佯装愤怒地离开了,梅晓洁和雷军又聊了一会儿,话题怎么也绕不开郭凯森,都觉得这段日子,要想法多开导他,让他想开了。

  梅晓洁怕说话太多累着他,很快主动撂了电话。

  雷军确实累了,放下电话以后,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脑子却没有片刻安宁。

  郭凯森小时候被人欺负后可怜巴巴的样子,怎么都挥之不去,那双流泪的大眼睛让他心痛不已。

  那时候自己跟他说过很多次,放心吧,等哥哥长大了,给你一个家,咱俩人在一起,就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长大了才知道,这件事他真的做不到。

  辗转反侧睡不着,郭凯森一推门,雷军立刻就感觉出来了。

  在护工和郭凯森的帮助下坐了起来,眼睛里的担忧怎么也掩盖不住。

  “就知道你肯定睡不着。我也睡不着,咱俩一块熬吧。”

  郭凯森笑着给雷军调整了一下靠枕,又拿出二百块钱给护工。

  “齐大哥,你去楼下7-11给我买个便当。这个点肯定没好吃的了,有嘛算嘛。然后你到楼下快捷酒店住一宿,今天夜里我陪我哥。”

  不大会儿功夫,护工就回来了。买了便当,还有汤。

  雷军盯着看,一直操心的问这问那。新鲜不新鲜啦,会不会太油腻啦,有没有加热啦。

  郭凯森真是饿了。什么都不顾,就是一股劲儿的往嘴里塞。

  吃得差不多了,就开始挑剔饭不好吃,汤也不好喝,还贵。

  雷军心疼地盯着他。

  “这么晚了,能吃的也就他们家了。不好吃就别吃了,有藕粉,有麦片,还有芝麻糊什么的,你冲一杯填填缝儿——以后不管有什么事,饭尽量按时吃。你本来胃口就不好,这么饥一顿饱一顿的怎么行呢?”

  郭凯森擦擦嘴,把吃干净的饭盒收拾好,装好袋子让准备走的护工带出病房。然后又从病房的冰箱里拿了个苹果出来。

  “你就放心吧!今天是特殊情况,我这么大个吃货,什么时候也缺不了嘴。”

  一个苹果也吃完了,郭凯森去洗手间漱了漱口。

  从郭凯森进来到现在,他就一直在忙忙叨叨的,忙着吃,忙着喝,忙着说一些乱七八糟的无关痛痒的话;而雷军就一直盯着他看,看他吃看他说,雷军知道郭凯森在想着怎么安慰他,因为这也是他想要做的。

  终于稳当下来了,拿了椅子坐在床边,想都没想,郭凯森的就这么趴在了雷军的身上。大脑袋拱来拱去的,拱得雷军眼眶一阵阵的发热。

  “唉!”

  长长的一声叹息,雷军的心也差不多要碎了了。伸手抚摸着郭凯森顺滑的头发,一下一下。

  都说头发软的人,心就软。雷军觉得很对。他只摸过两个人的头发,梅晓洁,郭凯森的头发都很软,心也真的很软。

  “别难受,森森。咱问心无愧。上天有眼,坏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郭凯森没抬头,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

  “竟说些七老八十的人才说的话!真傻!指着老天有眼,那这世界就乱套了!我才不信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话呢!糊弄人的,就是骗咱这种傻子的。”

  雷军叹了口气。无言以对。

  郭凯森抬起头,怔怔地看着雷军。想了一会儿才说:

  “你准是担心我想不开,又象上次一样,跟个傻逼似的,差点抑郁了,是吧?放心吧,哥。这次不会了,绝对不会——那次我对她还有余情,所以就会想不通,如今我们早就是另是旁人了,她黑我,臭我,我生气,我恨,其实我从你这儿走得时候都吃完晚饭了,吃得也挺多的,可刚才一生气又饿了。我告诉你,单纯就是生气,什么情都没有,爱情、姐弟情、同事情,通通地没有,这么说了,你的明白?”

  郭凯森突然怪腔怪调的倒了口,模仿着雷剧中日本鬼子的语调和表情,把雷军说乐了。

  “真的假的?真的想得开?”

  郭凯一撇嘴,小脸拽的跟二八万似的。

  “老子是谁!老子也是闯荡江湖的老梆子了好不好?,我跟孙悟空一样,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厉害着呢!再说,咱孤儿院里长大的小孩要是脆弱,那他妈的还有坚强这件事吗?上次老子没最好准备,给闪了一下,其实就是矫情了,现在想想,那也太傻逼了,不是吗?”

  雷军轻轻拍了拍他的头。

  “又他妈的犯二了!指着你说点正文实在是太难了。还他妈的孙悟空呢,紧箍咒呢,赶紧戴上。”

  郭凯森呵呵地傻笑起来。

  他说的其实真是心里话,这件事让郭凯森很生气,很别扭,也很难过,但感觉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没有了感情的牵绊,就真的会轻松很多吗?郭凯森不敢肯定,只是现在的他,就像以前被无关紧要的人伤害后,想着如果有机会回击的话,那他肯定不会客气,如果赢了,他还会很高兴。

  郭凯森真的很想要回击,他真的想要跟他们干一场。就算是来个势均力敌的报复,他也狠得下心。

  这么多年了,能这么想,对郭凯森来说,真的是第一次。

  从小到大,郭凯森真的没少受欺负,却从没有想过,更没有做过任何报复的举动。

  小的时候,孤儿院里有几个比他大些的孩子总欺负他。他个子小,白白净净的,又乖,从来不招灾惹祸,可他们却偏偏喜欢捉弄他。

  起了一大推的外号不说,还抢他东西,时不时还要搞些恶作剧让他受点皮肉之苦。

  雷军在的时候,因为有他护着,这伙人还有所顾忌,不敢做得太出格,等雷军上体校以后,他们就变本加厉了。有一次为了抢雷军给他买的零食,把他的一个后槽牙都给打掉了。

  那次雷军真的急了,把最厉害的那个孩子打掉了两颗牙。

  那次雷军的头也破了,缝了5针。满身满脸的血把郭凯森吓死了,同时也激起了他昂扬的斗志。随手捡起地上的铁棍,把打破雷军头的小孩胳膊都敲骨折了。

  离开孤儿院以后,他们大都混得不好。其中带头欺负他的那个孩子,还因为抢劫杀人被判了重刑。要不是因为只有16岁,肯定就枪毙了。

  这件事特别轰动,郭凯森当时还在孤儿院。公审的时候,老师说要让所有的孩子受受教育,特别拉上他们一帮半大小子去看宣判。

  那件事给郭凯森特别大的刺激。虽然他知道他罪大恶极,还是忍不住的同情。看他被带上手铐脚镣带走的时候,忍不住喊了他的名字,还哭了。

  郭凯森人生花的第一笔大钱,不是给自己,也不是给雷军。而是请院长把自己仅有的200块钱送给了要去外地服刑的小哥哥。只是因为他从公审大会上出来的时候,听见别的孩子家长说过,每月要给犯了罪的孩子送钱。他心就疼了,他知道他们都是孤儿,没有家人。如果是自己犯了罪,那么会有雷军给他送钱,送衣服,而他呢?

  回到孤儿院,郭凯森一夜都没睡觉。第二天就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雷军知道这件事以后,不但没说他,还表扬了他。还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200元给他,当时他们刚刚看过李连杰演的方世玉,雷军还学着里面雷老虎的腔调说,这就叫以德报怨,很好!

  一直到现在,郭凯森做过很多很多以德报怨的事,对米菲菲,他也是这么做的。不过现在他不想再这样了。

  为了他郭凯森今天的成绩,公司上下付出了多少的心血。李潇、琪姐,林丹华,对了还有苏莉,他们的努力和辛劳郭凯森不能不记在心里,不能不报答。如今米菲菲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做人的底限,这个怨不是他郭凯森个人的怨了,他没有权利再忍了。

  “哥,我这次又让公司,让琪姐还有林总为难了。唉,真是倒霉催的,你说我就谈过这么一次恋爱,结果就折腾到现在都没个完!我是不是命犯烂桃花呀?我真的都有心里障碍了,这还能不能好好玩耍呀?这是不是逼着老子当gay呀?”

一百零四 以德报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