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十二 心里话

  雷军彻底懵了。梅晓洁手腕上的金镯子,让他更加紧张,但梅晓洁那张开心的笑脸,让他不忍说出让人扫兴的话来。

  “老凤祥。”

  “算你脑子没有坏掉。还记得。只是这次你省了,舅妈送给我的。这会儿戴上只是想让你欣赏一下,回家我就摘下来。等咱们办事儿的时候,配上旗袍就更好看了。”

  雷军心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努力掩饰着,应和着笑。

  “破费了。”

  “是啊!我也觉得这礼物太贵重了。可是老人给我,我又不好意思拒绝。”

  梅晓洁沉浸在喜悦中,没有注意到雷军的脸色。林丰和洪梅却注意了,也感受到了雷军内心的挣扎。

  屋里的气氛变的更加诡异了。除了梅晓洁,其他三个人好像都在揣摩对方的心思。

  林丰看了看表,站起来说:“时候不早了,军军也该歇着了。”

  洪梅立刻附和:“好啊!军军抓紧休息吧。记着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叫护士,不能忍着啊。”

  雷军点点头:“放心吧。”

  三个人很快就离开了。护工老齐打了水过来帮他擦洗,忍不住羡慕地说:

  “小雷你真好福气,家里人多疼你。住着科里最贵的单间,用得药大半都是进口的。护士们都说,这要不是你家里条件好,根本就恢复不了这么快!唉,现在的人啊,要不就得自己有钱,要不就得有个有钱的爹,当然了,有钱的亲戚也行啊!”

  雷军没说话。头微微扭到了一边。

  老齐干护工十几年了,价钱比其他护工要贵30%,但他很有经验,又能吃苦,是护士长推荐给洪梅的。

  洪梅很满意,二话不说就用了他。

  雷军不能动,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刻也离不开人。而且现在他的很多疾患还处在开放期,很多治疗也需要专门的技术。让没有医学常识的人护理,还真是不行。

  老齐很快就承担起了所有的护理工作,吃喝拉撒睡,全都归他管。为了让他能对雷军照顾的更细致,郭凯森擅作主张,额外一个月又多给他一千。

  雷军不是挑剔的人,而且老齐也确实勤快又能干。只是他的话实在是多得过分,多得让雷军难以消受。开始雷军出于礼貌还会回他两句,时间长了,就连敷衍的精神都没有了,直接选择沉默。好在老齐并不在意,他说话只是为了说,并不全是为了交流。

  如今雷军扭过脸去不说话,也丝毫不影响他嘚啵的热情:“你女朋友也挺好的。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个时候不一样,多实际啊!男的都恨不得找个家庭条件好的女的,不说沾光,起码以后少负担啊,女的呢,谁不愿意找个大款,当少奶奶,成天逛街买东西吃东西,最大的活儿也就是给他生个孩子。”

  雷军把眼睛闭上了。

  是呀,梅晓洁怎么就不能过上这么舒服的日子呢?当初自己也想让她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啊!当然,只是想想,自己根本也做不到,只是现在,自己连想都不敢再想了呢!

  趁着老齐扶着自己坐起来的当儿,雷军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知不觉,竟然露出无奈的笑容来。

  曾经引以为傲的腹肌去哪了?曾经粗壮的双腿去哪了?经过自己同意了吗?这具虚弱无力的躯壳,是谁让你来的?

  因为消化系统还很差,吃饭只能吃流质,还不能吃一点有油的食物;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尿尿还靠尿管导尿,拉屎也还是失禁的状态,就是拉了一床,差不多得等闻见臭味了,自己才刚刚知道。

  吃饭靠人喂,排泄靠人收拾,去哪都得人抱着,连坐起来都得靠人协助着。如果不是为了前方那一点微薄的亮光,如果不是为了不愿意让爱着自己的人伤心,雷军真的不想这么窝囊的活着。

  ……

  郭凯森赶到医院的时候,护工已经睡了。可雷军的眼睛还睁着。

  郭凯森趴在他的枕边,抱歉地小声说:“等着我了是吧?真对不起,公司有点事,又把我给叫去了。以后我要是再来得这么晚,你不用等我,睡你的。我看看你就行。”

  雷军眨眨眼,清楚地说:“森森,带我去见见天吧,我想见见天。”

  郭凯森愣了。想了想,像是明白了什么,点点头。

  叫醒了睡着的护工,让他帮着拿了毯子还有垫子,怕护士阻挠,他们趁着值班护士去病房巡视的空档,郭凯森亲自抱起雷军去了楼下的花园。

  此时已进深秋,夜晚的很有些阴冷的感觉。树木中的黄叶已经迫不及待的露出来,随着微风,轻轻回到泥土中。

  护工把垫子铺到长椅上,郭凯森先试了试,觉得很不舒服,想了一下,就让护工先抱着雷军在椅子上坐在,自己赶到停车场,把车开到了花园边上风景很好的地方。

  停好了车,郭凯森把副驾驶的座位放倒,打开车顶的天窗,把雷军抱进车,又给他盖上毛毯,然后让护工上楼休息了。叮嘱他跟护士打个招呼,别让人家误会了。

  护工走了,郭凯森也上了车,坐在驾驶员的位置。

  “哥,冷吗?冷得话我就把车打着,咱们开点热风。”

  雷军摇摇头,伸手拉住郭凯森的手。两个人的手都是冰凉的。紧盯着天窗外的景色,雷军的目光中带着无限的眷恋。

  “哥,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因为舅妈给梅姐的镯子让你多想了啊?”

  雷军的眼睛还是盯着窗外。盯得都要流眼泪了。过了好久,才深深地叹了口气。

  “抽根烟。你抽,我闻闻。”

  郭凯森没抽,他怕烟会刺激了雷军的气管。不过他还是掏出了烟盒,拿了一根给雷军,让他放在鼻子底下闻闻。

  静谧的夜晚,吹着凉爽的微风,秋虫轻鸣,岁月静好。好半天,雷军磕磕绊绊地把自己的心思明明白白地告诉了郭凯森。

  他说,晓洁最讨厌他抽烟了,她甚至说过,赵伟成没有一处比他强,只有不抽烟这点他比不上他。以后烟雷军是绝对抽不了了,不过他也就只剩下不抽烟这一个优点了。如果这也算是优点的话。

  “森森,我不会结婚了。就算好了,万一要结婚,我也不会跟晓洁结婚。她是我这辈子除了你以外最疼的人,我只想她好。她能将就,我不能。我做不到看着我心爱的人,委委屈屈的过日子。所以,就算为了这事连朋友也没得做了,要再一次相忘于江湖,我也认了。”

  心里的话终于说清楚了,雷军累得闭上了眼。说到底还是缘浅,折腾到现在,还是这么个结果。不争了,认命了。

  雷军说话的时候,郭凯森一直静静地听,就算磕磕绊绊不连贯,他也都听得懂。

  郭凯森没说话,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他了解他,所以找不出安慰或者劝慰的话。他们是一样的人。让自己爱的人受委屈的事,真的做不来的。他想,如果换做是他郭凯森这样的话,或许也会做这样的选择。

  他们从小最渴望的就是有个家,因为渴望,所以就一直暗下决心,以后有了就一定要珍惜,要把自己的所有都给这个家,要让家里的人——媳妇还有孩子过上最好最好的生活。

  家,在他们的心里,就如同信众心目中的神殿,亲人就是自己心中的神。爱惜、珍惜,不容亵渎。

  沉默中,郭凯森坚持不住了,他哭了,越哭越厉害。

  雷军费力的伸手去擦郭凯森脸上的泪水。

  “又哭?二十多年,全白说了!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不哭了!”

  从雷军受伤起,郭凯森真的没有这么放肆的大哭过。今天他不想忍了。趴在雷军的腿上,哭得好大声。眼泪把盖在雷军腿上的毯子都打湿了。

  “哥,我特别难受,特别难受!我就再哭一会儿,就一会儿,呜呜……”

  雷军没再说话,一下下摸着郭凯森的头发,心也是酸酸的。这段时间,郭凯森为了他承担了天大的压力,雷军全都清楚,雷军心疼他。

  那个夜晚,雷军和郭凯森相互依偎着,就像在孤儿院的时候那样,用彼此的体温温暖着对方。相互鼓励,用彼此的坚强互相支撑着。

  虽然世界与他们而言变得不那么可怕了,他们也不像以前那么的无所依,有了朋友,亲人,但他们自己的小世界很多时候,还是会闭门谢客的。

  俩人说了好多琐碎的事。

  雷军说,以后治疗费必须精打细算,首先不能再住单人病房了,一天300多,一个月下来就一万多,普通病房一张床不过几十,医保还负担。对了,自己好像还买了住院险,平安保险的,这下又能省不少呢!

  还有,药也要换。能用医保名录里的药,就坚决不能用进口药。这么一来,自己负担的费用也能减下来不少。

  护工能换也换了吧,齐大哥是不错,但太贵了。再说他只服侍VIP的病人,自己换到普通病房,他也未必跟着。这样更好,只是毕竟没当过老板,辞退别人这事也挺开不了口的。

九十二 心里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