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十 搅局

  关于梅晓洁和雷军的关系,以后该怎么发展,林丰两口子交流过意见。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洪梅越发喜欢梅晓洁,大方、朴实、坦率,这些优点是现在的年轻女孩子身上少有的,雷军能有这样的女朋友,是他的福分。

  只是这个福分,能否继续维持下去,真的是难说。雷军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今后的生计也是问题,这样的状况下,作为家人,怎么好和梅晓洁谈他们两个人的以后?毕竟感情代替不了生活。现实就摆在这里了,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凡人的日子就是这么琐碎,所有的美好,都是需要附加条件的。

  谈到这些,两口子除了沮丧,也很无奈,这段感情会怎样发展,周围的人除了乐见其成外,什么都不能做。

  如今林母这么唐突的拿出了见面礼,林丰和洪梅都觉得非常的不妥。在他们俩的眼里,这个颇有些逼婚意味的举动,真的很让人难堪。可东西已经递了出去,俩人要生拦吗?

  梅晓洁也被老人的话和举动吓了一跳。被塞到手里的金镯子好沉,一时间让她有些失了分寸。

  办妥了相关法律手续,梅父和梅母专程探望了雷军。

  关于雷军的伤,梅晓洁并没有跟他们详细说过。可一见雷军的样子,二老心里就有了数。只是他们什么都没跟梅晓洁说,找了个时间,梅母给郭凯森打了电话,详细的询问了雷军目前的身体状况。

  郭凯森当时特别紧张,不知怎么就不想说实话,可面对那么善良和蔼的长辈,又撒不了谎。于是就实事求是的说了。只是每个不好的情况后面,都要加上一句,我嫂子说了,能治好的。

  放下电话,梅母坐在沙发上老半天都动不了劲儿,跟梅父说得时候,边说边掉眼泪。

  “晓洁的脾气死倔,她认定的,怎么样都不会改了。只是这以后的日子……还有乾乾……可怎么好啊!”

  一向沉着的梅父也很是心焦。女儿的婚姻已经有了一次失败的教训,第二次绝不能再出现任何问题了。

  晚上,梅父把梅晓洁叫到书房,开诚布公的说了家长的意见。“雷军是个好人,我们都认可。但以目前的情况看,你们不能再往下走了。他不能当好你的丈夫,也没办法当个合格的爹。”

  梅晓洁当时就有些翻脸了:“我的事你不用管。”

  一句话把梅父说得很是上火,不知不觉地就瞪起了眼:“为什么不用管!我是你爸爸,我不管你,谁管你!就算不管你,那还有梅宇轩呢!你一意孤行,想没想过孩子的以后!”

  梅晓洁没说话,但脸上的表情,直接告诉了梅父,我就是一意孤行,你们说出大天来,也没有用!

  梅父气得都哆嗦了,手指着梅晓洁喊:“你就任性吧!冲动起来不管不顾是吧!失败一次还不过瘾是吧!”

  要不是梅母听见喊声冲进来劝阻,梅父真想给这个不听话的女儿两巴掌!

  看着父亲气急败坏的样儿,梅晓洁也挺难受的。她当然知道父亲的心意,但她就是不能不要雷军,她没有任性,也没有冲动。她坚信,以后不管雷军变成什么样,他都会好好待她,会担起一个家的责任,他有这个心,也一定会有这个能力。

  父亲至今还在跟她冷战。继母见了她也是的长吁短叹,就连梅晓华也不站在她这一边了:“雷哥是我爱豆,残了我也支持他。可你是我姐呀,我就是想让你过得好啊,所以也只能对不起雷哥了,他残了我就真不愿意你嫁给他了。”

  梅晓洁没含糊:“残了也一样是雷军。他说过接受我的全部,好的不好的,我也一样。”

  只是现在,拿着一只沉甸甸的的镯子,梅晓洁心里没有由来的沉重了。

  不知怎么的,她觉得这就是一份承诺,她接了,就要谨守这份诺言。

  其他几个人的表情,梅晓洁都读懂了。他们有跟父母一样的惶恐,那是对自己的爱;有担心和不信任,那是对雷军的爱。

  既然有这么多人爱着自己,也爱着他,她还担心什么呢?

  梅晓洁打开了那个漂亮的丝绸口袋,拿出金镯子,看了又看。然后直接带在了手腕上。

  “舅妈,谢谢您!真的是太好看了,还这么合适!我最喜欢老凤祥的金镯子了,雷军说过,等结婚的时候,一定给我买的。结果您抢头里了。我想一会儿戴着去医院给他看看,然后收起来,结婚的时候再戴,您看行不行?”

  梅晓洁做得自然又大方,第一个红了眼眶的居然是林丰:“晓洁,我妈妈她……唐突了,事先我们不知道的。只是……很感谢你,真的。大哥一直都特别能说,可现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就是想说谢谢!谢谢你!”

  郭凯森不但红了眼眶,还流了眼泪:“姐,你还愿意嫁给我哥呀?不是,你什么时候嫁给我哥呀?不是……那个……嫂子!”

  大伙都笑了,梅晓洁瞥了他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还有别忙着叫嫂子,改口钱我还没存够呢!”

  郭凯森高兴得人来疯又犯了:“是呀!都还没给钱呢,我怎么就这么随便改了口呢?姐你多攒点钱啊,少了我可不改口——舅妈,您审美观怎么这么好呢?我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金镯子!冲这我也得赶紧找对象。”

  林母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好,那好啊!森森放心,你最小,舅妈一定打个比他们都大的给你,好不好?”

  郭凯森笑着点头,刚想开口,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Mike。

  郭凯森看见Mike这个名字,稍微愣了一下。当初曾经帮着李潇送过Mike,这个电话还是那个时候留的,从此都没在联系过。

  冷不丁接到他的电话,郭凯森自然有些意外,想接,可转念一想,现在是非常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犹豫了一下,就直接给摁了。

  正想继续跟大伙说笑,电话又响了。

  郭凯森有些厌烦,看看手机,正准备把他调成静音,又有一条短信飞了进来。

  “郭凯森,我在医大附院心内科外。十分钟后你若不回电话,我就会叫上记者去采访你哥哥。我告诉他们你就是个gay,让他们问一问你哥,你们同居的情况。”

  郭凯森立刻就急了。跟屋里的几个人打了个招呼,急忙跑进卧室,关上门。

  “你逼想干嘛!”

  对面的人一阵浅笑。

  “反应过度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我就是要见个面,打电话你不接,就跟你开个玩笑了。”

  一阵厌烦涌上心头。

  “太无聊了吧。我跟你很熟吗?还有,很抱歉,我现在家里有事情,不方便见面的。你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好了。”

  “也好!那就电话里说。我要见李潇。你给我安排。我就在医大附院的旁边的星巴克里等。两个小时后你不给我明确答复,我就去你哥哥的病房闹!这不是开玩笑,我讲真的。”

  郭凯森脸都绿了,骂了声:“你就是个傻逼!”,就立刻就摁了电话。他知道,再说下去,他一定还会骂街。可跟这么个混蛋,骂什么也是没有用的。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给琪姐打电话,把情况跟她说了。

  琪姐还在公司,刚忙完,正准备回家的。听了郭凯森说得情况,也是气得不行。

  跟郭凯森骂了几句,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如今的Mike已经如丧家狗一般,如果再加把劲儿,逼得狗急跳墙,也没什么意思。要是再伤了自家人,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有了余斌给的尚方宝剑,再加上李潇上完节目还瘸着脚就被余斌带到欧洲度假了,林丹华处理米菲菲和Mike这件事的时候,毫不留情。

  关于公司处理Mike还有米菲菲的事情,这些日子郭凯森和李潇忙着练舞,所以除了看见公司发的声明以为,其它的真的就是一无所知。不但给米菲菲和Mike发了律师函,还动用了一些江湖势力,给了两人一些必要的惩治。

  米菲菲有闵晨护着,表面上没啥损伤,Mike就惨了,别说混娱乐圈了,连他赖以生存的小酒吧都被封了门——警方接举报某晚突然临检,一点不费劲儿就查出有人在里面卖淫、贩毒、嗑药。

  作为老板之一,当晚的唯一主事人,Mike被带到警察局问话。连哄再吓,疑点一个接一个,到最后Mike说自己清白的时候,连自己都不相信了。根本就不能自圆其说。

  树倒猢狲散,本就在T市人单势孤的Mike,想找个接他出去的保人都找不到。没办法,只能给在澳洲的母亲打电话,让她通过各种关系,找人为他办了取保候审。

  出了看守所,Mike连哭都不会了。半年之内别说回澳洲,就连出T市都不可能乐,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啊!

  这些事,琪姐当然全知道。不过就算比这还惨,也激不起她半点同情心。这样的人渣,有这样的下场,说到底也算是看了李潇的面子,下手还是很仁慈了。否则就该直接让他去吃牢饭了!

  所以琪姐知道,如今他要找李潇,不过就是要利用李潇的仁慈,来达到他脱罪的目的。好在李潇已经在欧洲了,这个贱货的阴谋不会这么轻易得手了,不过让郭凯森背锅也不行啊!更何况Mike扬言还要祸害人家哥哥呢!

九十 搅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