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十六 烦恼且愤怒

  从那以后,郭凯森的饭碗里餐餐都有肉了。就算有时候奖励的肉少些,不够两人分的,雷军自己不吃,也要给郭凯森吃。

  郭凯森那时候就想,这辈子亏了有个哥哥,不然我连肉都吃不上。长大了,我挣得钱,全都给我哥哥花,他喜欢什么我给他买什么。他怎么疼我的,我就怎么疼他。

  后来做塑料花开始给钱了,后来雷军又被体校挑走了,郭凯森饭碗变得更好了。

  清清楚楚地记着,第一次下饭馆,吃得是兰州拉面。哥哥还给他加了鸡蛋,自己没要,还认真地把碗里面特别小块儿的肉都挑了出来,全给他吃。

  肯德基、麦当劳也是哥哥带他吃的。因为钱少,只能买两个汉堡包,哥哥只吃了三分之一个,剩下得都给了他,还把回体校坐车的钱拿出来,给他买了一包薯条……

  真的不能想了,也不能说了,因为郭凯森又想哭了。

  这么多年来,郭凯森其实也没少挣钱,但生活上的大小开支,都是雷军负担。雷军鼓励他买车,买名牌衣服穿,总是说,你干这行,面子比什么都重要。日常开销,有我,你根本就用不着管。

  这次的事,郭凯森的心里有多内疚,没人知道。雷军为了挣钱,在外面兼职,踢比赛当裁判。身体坏了,还遭了无妄之灾,说到底,自己就是有责任。

  如果能早早的在经济上能跟他分担压力,雷军就不至于这么卖命挣钱。不至于身体的痼疾越来越重,更不至于惹上这样的无妄之灾!

  是他郭凯森对不起雷军!

  那天他跟洪梅和梅晓洁说了很多。他这辈子只有雷军这么一个亲人,别说他现在有条件,就是没条件,他就是要饭,就是卖肾,只要能让他健康起来,他都干。

  所以,今天晚上,郭凯森睡不着了。第一次这么恨米菲菲,恨一个毁他财路的人,特别的恨。

  第二天,郭凯森顶着个大黑眼圈先去了医院。

  可能是头天晚上过于兴奋了,雷军一早起来就有些发烧,精神也不好。

  护工给他擦了脸,又喂他喝了些米汤,就又开始昏昏欲睡了。但看见郭凯森来了,立刻支撑着要护工把床摇起来,冲着郭凯森树了个大指,然后说:“最好!”

  郭凯森自然不会谦虚:“我最好是不是?没吹牛吧?实至名归对不对?”

  雷军肯定地点点头,笑意一下弥漫开来。

  今天是个好天气,阳光明媚。就是在病房里,依旧能感受到空气中撒播的舒爽。

  紧挨着病床坐着,郭凯森不错眼珠地盯着雷军看。

  多久没这么看他了?健康的小麦色的皮肤不见了,病态的苍白,配上他棱角分明的脸,凹凸有致的五官,竟然还是那么的好看。

  郭凯森看愣了。傻乎乎的说:“哥,我以前都没发现,你原来这么好看。”

  雷军用非常无奈的眼神看着他:“傻缺!”

  郭凯森笑了:“说你好看你还骂我,你才是傻缺!上午我没事,陪你待会儿。下午得去公司开会。林总召集的。也不知道几点能完。排舞就只能安排在晚上了。晚上我就不来了啊!有事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雷军点点头:“多吃点好的。蛋白粉,买进口的。还有复合维生素,也要吃。”

  看着郭凯森,雷军就有操不完的心。就算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可还是忍不住要替他走心思。

  郭凯森没有运动基础,这次这么大运动量的训练,对他的身体其实是影响很大的。雷军是干体育专业的,这里面的门道他懂。营养要跟上,不是多吃点饭就能补上的。

  昨天看电视的时候,他就跟梅晓洁说了,要给郭凯森买些营养品吃,不然体力吃不消。

  “晓洁给你买的,要吃。”

  郭凯森听话的点点头。听他声音沙哑得厉害,拿起旁边的水杯喂他喝。喝了两三口,雷军喘了口气,又说:“劝嫂子回家吧。有工作,还有孩子,不能总待在这里的。不落忍的。”

  雷军突然说起这个话题,郭凯森倒也没觉得意外。其实他心里也有这个顾虑。

  洪梅公务缠身,就算没有林丰那么忙,教学科研也是一大摊子事呢!如今都撂下了,真的也是没那么轻松。每天她都要接好多电话,打好多电话。梅晓洁跟郭凯森说过,现在雷军的病情稳定了,是不是该劝嫂子回去了呀?

  郭凯森说是。可俩人说着说着,又觉得什么都离不开洪梅,有她在,他们才有主心骨,他们的心才定的下来。于是就都自私的屏蔽了刚才的话题,想着能拖再拖些日子吧。

  如今雷军说话了。郭凯森了解雷军的脾气,既然说了,就是心意已决。于是,没有犹豫就点了头。

  “周末大哥来看你,可能舅妈也来,就让嫂子跟他们一起回去。我提前跟大哥说,回程票给嫂子的也订上。”

  “不不,不要来。着急。影响身体的。”

  “不想让舅妈过来是吧?我会说,不过可能不行,听嫂子说,要不是哥出差了,悦悦没人管,她一早就自己买票过来了呢!”

  雷军叹了口气。没说话。郭凯森劝解道:“既然是一家人,干嘛走得那么生分呢?就因为你让呼延律师带信出来,让我无论如何不能跟大哥说,我听你的了,且不说这瞎话编得我都快吐血了,就说大哥知道以后的事吧,那是真生气呀!把我那一通数落。说到底,就是哥嫌咱们太外道,不拿他当亲人。”

  雷军摇摇头:“不是的……”

  “我也解释了呀,可哥心里就是别扭啊!换位思考,搁咱身上咱也别扭。所以舅妈的事我一定拦,她要是坚持,我就不坚持了,行吗?”

  想了一下,雷军点点头。

  俩人正说着,郭凯森的电话响了。一看是琪姐。

  “森森,在哪儿了?”

  “在我哥这儿了。有事吗,姐?”

  “我在林总这儿了,一会儿潇潇下了飞机也直接过来,余总也来。你哥那儿离得开人吗?能过来吗?”

  郭凯森看看雷军。

  电话外放的声音很大,雷军听了个七七八八,于是连忙点头:“去忙!去忙!”

  “好的琪姐。半小时左右我就到啊!”

  放下电话,郭凯森先给雷军把床摇平,又喂他喝了几口水,然后就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郭凯森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

  取了车,直接往公司开。一路都是红灯,一路都在堵车。郭凯森倒是没有急躁。他知道,没有用。就像他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生气,没用;着急,更没用。

  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只是这次好像自己就挺高的。

  郭凯森赶到公司的时候,余斌和李潇已经到了。林丹华一张大黑脸,恶声恶气的对他说:“走着来的吗?这么久!让余总和潇哥都在这儿等着你!”

  郭凯森顿时慌了,磕磕绊绊地来回道歉。

  李潇把郭凯森拽到跟前:“从医大附院过来,能这么快就不简单了。有一次也是这个钟点,我开了快一个半小时。靠,老子还憋了泡尿,真他妈受大罪了!”

   几个人都笑了,林丹华的脸也好看了一些。

  琪姐没好气的瞪了林丹华一眼:“林总你别总这么吓唬森森。我跟你说了,今天这事,孩子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这段时间,他有多努力,你也不是没看见。明摆着是那个臭妖精在搞事情,防不胜防啊!”

  琪姐说完话,还特意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余斌,颇有些挑衅的味道。余斌无奈的耸耸肩,苦笑了一下。

  米菲菲来了这么一手,让余斌很有些始料未及。

  先是闵辰打电话过来,说很有些喜欢米菲菲,想接她到北京,然后安排她参加几个他参与的项目。“她是你的人,行不行自然得听你的。我让她把房子还有车都留下,你要是觉得还亏,说个数,我补给你。”

  一番话说得余斌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平日和闵辰很少有交集。说心里话,余斌压根就看不起这个所谓的官二代。

  在余斌的眼里,闵辰所有的成绩,应该都是他爹的。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与他个人没有任何关系。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闵辰总以为自己占得先机,总以为自己是最棒的,其实,他所有的财富积累又有几分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得来的呢?

  余斌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他也不认为这个世界有什么好人。好与坏不过是相对的,对你的好,对他未必就好,对你来说的好人,在他眼里也就不一定是好了。

  所以,在余斌的心里,能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就好。有独立的人格,有独立的思想,成年以后,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肯担当。至于在别人眼里你的价值如何,并不重要。

  至于闵辰,就离余斌的标准有些距离。他所有的好,不过是其他人赋予的,而赋予他这些的人,哪个不是心怀叵测,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捧杀或棒杀一个到了四十岁,还言必称我家老头如何如何的巨婴、傻逼呢!

  当然,余斌就是捧杀他的一员。尽管心里如何厌恶,如何鄙视,但还是会把他想要的尊重、尊敬系数送出去。

  于是当闵辰提出要米菲菲的时候,余斌尽管恶心,依旧连眼睛都没眨,立刻就答应了。因为也只有这样的蠢货才会跟他说这样傻逼话,提这样傻逼的要求。

八十六 烦恼且愤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