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十五 碗里的一块肉

  采访的内容很多,精华就是这些。

  吃饱了的郭凯森已经回家了,打开网,认真看了两遍,除了无奈就是无奈。以前如果她这么说,他还会有感觉,会气愤,甚至还会委屈,如今都不会了。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清者自清。

  琪姐激动的骂了半天之后,也是这么说的。还再三再四的提醒他,不管事件如何发酵,置之不理就是了。

  可还是睡不着觉。

  林丹华的话,最让郭凯森走心思。这个新闻一旦发酵,对于他代言的G品牌,是个不小的考验。

  积极、健康的生活理念,是人家产品推广的主旨,找的代言人必须是阳光、正面、尽量零瑕疵的,如果是个靠绯闻上位,而且性取向还有问题的艺人,必将影响品牌的质素。

  说这些的时候,林丹华一个劲儿的叹气。公司的艺人能代言这么重要的品牌,是个很大的事了。经济利益抛开不说,社会影响力也是很不一般了。可如今……

  真的要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个郭凯森还真是个招黑的体质,好端端的怎么就被米菲菲这么个癞蛤蟆给盯上了?而且还就一而再再而三了呢?

  郭凯森整夜未眠。

  他可以不在乎别人说他什么,什么兔子不兔子的,他自己清楚就行了;他可以不在乎红或者不红,从来也没这个野心,自己几斤几两,从来都是清清楚楚的。可他在乎钱,别提多在乎了。他担心代言的事黄了,担心以后不能再有挣大钱的机会。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瞬间,郭凯森甚至有了个荒唐的想法,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米菲菲,求求她,放过自己行不行?

  这段时间,他实在太需要钱了。

  雷军总算从生命垂危中走出来了,可要想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后续治疗会非常的漫长。

  洪梅是医生,说话从来都有一说一,各种后遗症分析的头头是道。每次听她说,郭凯森就连脚心都能变得冰凉。当然,洪大博士每次也给出了希望。只是这个希望不便宜。

  按照顺序,首先要解决心脏问题。雷军想基本达到正常人的标准,还要做两到三次的介入手术,估计T市这边还做不了,设备不行,估计得去北京或者上海,各种费用估计得上百万。

  然后是腰伤。雷军的腰伤很严重,也很危险。经过这次伤害,现在看,瘫痪的可能有6成,甚至更高。保守治疗根本不行了,除了手术,没有其他办法。

  这个手术T市可以做,但去广州成功的概率更高,要是看效果,当然,如果财力允许,请洪梅德国的老师来做就更好了。

  还得说费用。就是在T市做,最低也得准备二三十万,上限就不好说了。

  呼延礼跟洪梅都是有门道的人,能为雷军追到最高的国家赔偿,但再高也是有标准的,对于后续治疗来说,这些钱真的算是微不足道啊!

  洪梅说这些的时候,梅晓洁眼睛都没眨:“就我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又涨价了,200多万,轻轻松松就买了。加上积蓄,我还能跟我爸妈借,反正只要能让他身体恢复好了,多少钱我都认头。人家不都说,钱能解决的事,就都不算事吗?”

  洪梅也说:“对。钱我们也能帮衬一部分的。我公公给军军留了20万的存款,在阿丰那里呢,我们也有些积蓄,都可以拿出来的。婚前我有一套房子,现在空着,也是可以变现的。”

  当时郭凯森可嘚瑟了,大手一挥大言不惭的说:“哪用得着啊!嫂子,姐,有弟弟呢,就咱现在这实力还用卖房子吗?怎么就总不记得,弟弟现在是明星了,还能代言了。下半年我再多上几部戏,再上个真人秀,那钱还不是大大的。嫂子,您就想怎么着对我哥的病有好处,不考虑钱的事。钱的事,都交给我,姐也不用操心。”

  两个女人敬佩的看着他,洪梅忍不住说:“军军有你这么个弟弟真是有福气。”

  梅晓洁没说话,却伸出手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神,都是感激。

  郭凯森深叹一口气。

  “你们不知道,我刚进孤儿院的时候,我哥哥是全院最不听话的小孩。天天跟人打架,天天都要挨罚。除了跟我笑过,跟谁都不笑。”

  郭凯森突然就说起了孤儿院的事了。

  关于孤儿院的事,洪梅和梅晓洁都没听他们俩讲过。尤其是洪梅,很想知道,又很怕知道。今天郭凯森突然说了起来,她们很想听。

  “我也不知道哥哥我为什么就喜欢我了。我小时候是特别讨人厌的。三天两头的生病,周围只要一有人感冒,下一个病的肯定就是我。整天不是发烧就是咳嗦,还总流鼻涕,又不长个,还笨,还馋,特别馋,要不然我爸爸妈妈也不会就把给扔了啊!我想哥肯定是瞎了,没人觉得我好,除了他。他肯定是瞎了。一直瞎到现在,呵呵呵!”

  一席话说得人心酸不已,两个女人的眼圈都红了。

  “我们在孤儿院的那会儿,院里有个小加工厂,做塑料花。大家都要做,这个活儿我们干了好多年,后来还给工钱了。开始的时候没有钱,只是做得多的小朋友会有奖励。奖励一般都是吃的。就是晚餐的时候,给个鸡腿或是排骨什么的,还有红烧肉。我年龄小,手又笨,从来都是最慢的一个,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奖励。哥哥也没有得过奖励,他不爱做这个活,老师说他他也不听,有时候做得比我还少,不但没奖励,还经常的挨罚。那时候,一到放饭的时候差不多会有一多半的人都有肉吃,我和哥哥永远是那一小半的。哥哥从来都不馋,根本不在乎吃不吃肉。可我不行,每次看人家吃肉,我都馋的要命,有几次还情不自禁的流了口水。结果让小朋友看见了,笑话我,给我起外号。叫我馋猫,叫我哈喇子精,说我是大笨蛋。人家骂我,损我,我也不会别的,只有哭呗。我哥就急了,把笑话我的人挨个打了一遍。那天晚上,我哥被罚连饭都没得吃……”

  说到这儿,郭凯森的心骤然一紧。

  那个晚上,郭凯森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天晚饭的时候,郭凯森趁老师不注意,偷偷藏了个馒头在口袋里。等到熄灯了,屋里的小朋友都睡了,鞋业不敢穿,悄悄跑到雷军的床边。

  当时雷军已经睡着了,却被一只软软的小手扒拉醒了。

  “哥哥,哥哥,馒头。吃个馒头吧。”

  刚刚睁开眼睛的雷军,在一片黑暗中,除了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什么都看不清。

  伸手拿过小孩递过的馒头,雷军什么都没说,咬了一大口之后,沉了一下,又掰了一半递给郭凯森。

  “你也吃。”

  小孩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伴着阵阵鼾声,俩人很快就把馒头吃完了。吃完了最后一口,郭凯森舔舔嘴唇,立刻开始后悔了。

  “哥哥,你没吃饱吧?对不起,我又馋了,这馒头是给你的,我不应该也吃馒头的。”

  晚饭吃了一个馒头,喝了两碗稀饭,到了这会儿还觉得饿,哥哥什么都没吃,就一个馒头,自己还跟着分了一半。

  真是馋的没法救药了!哥哥为了自己,才跟别人打架,才被罚没饭吃的。想着这些,郭凯森忍不住又哭了。

  就是个夜晚,让俩个人都没法忘怀的夜晚。

  后来雷军总说,森森是个小天使,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对于郭凯森来说,雷军亦然。没有雷军的护佑与关爱,羸弱的他如何能抵挡生活中的寒潮?如何能尝到快乐的滋味?

  雷军那双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把小孩可怜巴巴的样子看了个清楚。眼泪流过苍白的小脸,漂亮的眼睛里藏着那么多的心酸与无助。

  不知为什么,雷军一下子难受得要命。比挨饿难受好几倍。

  一边伸手给郭凯森擦眼泪,一边轻声说:

  “都说了,别这么爱哭,怎么也不听呢?你是男孩子,总哭不好,没出息的。馒头是我让你吃的,你就吃。对了,睡觉之前我想了个事,我要告诉你。我想了,以后我要当好孩子,要多干活,也不随便跟人打架了,这样就能也得奖励,奖了鸡腿呀,肉呀都分给你一半,那样,你就不会馋别人的了,就不会流哈喇子让人家笑话了,好不好?不就是做花吗?一点都不难,我要想做,不拿第一也能拿前五名的。”

  小孩子一下子就高兴了。伸手抱着雷军的头,轻轻亲了他一口:“哥哥你最好了!以后我也能吃到肉了!哥哥你不用分给我一半,给我一点就行。”

  雷军大方的摆摆手:“最少给你一半,都给你也行!森森你等着,等我能挣钱了,你爱吃什么我都给卖给你吃,而且绝对让你吃足了。”

  郭凯森用力点点头。他知道雷军说得是实话。

  果然,说到做到。原来的坏孩子雷军,一夜之间变了个人。

  本来就心灵手巧的雷军,很快就成了工艺小能手。做得花又快又好,比他大5、6岁的小孩都不如他,好多女孩子也没他厉害。而且只要没人招惹他,他就不再跟人打架。

  一个好孩子从此诞生,原因就是为了给郭凯森的碗里加一块肉。

八十五 碗里的一块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